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三章 误入蛮荒
    士兵已离开了许久,周明依然趴着不敢动弹,忽听雪琪道:“哥,我饿。“周明急忙小声道:“嘘,别出声,危险,你不要命啦?”“可是我饿”周明小心抬起头仔细看了很久,确定没人了才嘘了一口气坐了起来,瞪着雪琪道:“刚才那么危险也敢乱说话,真是不知死活,哼,没文化,真可怕!”雪琪也坐了起来,嘟着嘴道:“哼,你才没文化,饿了会死人的,连这都不知道!”周明扯开包袱,对雪琪道:“你自己找吃的,我看看阿爹怎么说。”

     周明打开阿爹留下的信,只见信里写着:明儿,因你亲阿爷的原故,你我的身份特殊,若被人发现,就会被人利用,虽不一定死,也极度危险。如今你看到了阿爹的信,说明你我的身份已被人发现,万不可现在回家,阿爹若是被抓,阿爷知道了一定会来找你们,如果你们遇不到阿爷,就在荒林边缘躲上十天半月待风声过后,再悄悄回家,不要被人发现。一定要照顾好妹妹,小心防备野兽,荒林中极其危险,千万不可深入。无论如何,一定要和妹妹平安回来,见到太爷爷就能没事了。

     看完,周明哭丧着脸,一边拿着一个窝头吃,一边说道:“阿爹不给我们回家,怎么办?”雪琪从包里翻出一块兽皮,放在嘴里用力扯咬,却怎么也咬不动,不由不高兴的喊道:“生的,没煮过怎么吃?那个笨蛋收进来的。”周明抢过兽皮翻来覆去看了一会,嚷道:“你才笨蛋,这是地图,不是吃的,一定是阿爹让我们去躲的地方,差点就被你搞坏了,真是,没文化,真可怕,地图也不懂。”雪琪嘟着嘴,不满道:“哼,不就跟太爷爷读过几年书吗,有什么了不起,回去叫太爷爷教我,一定比你识字多。”两人吃饱,背起包袱又往荒林方向走去,没有了大人跟随,反倒是兴奋莫明,时而奔跑大呼小叫,时而趴地而躺,却是根本不知害怕,只是包袱沉重,起码有二三十多斤,令周明极其不高兴,可也知道里面都是食物不能丢弃。

     临天黑时,已到了荒林地带。雪琪问:“哥,天黑了,我们睡那里?”周明挠着头,一脸苦恼:“阿爹没说,我也不知道。”雪琪鄙夷道:“笨蛋。”周明恼羞道:“你知道你说。”雪琪把头一侧:“哼,读了书还那么笨”周明脸红耳赤辩道:“那你说啊,你知道我叫你姐。”雪琪“哇哇”拍手喊着跳了起来,哈哈笑道:“是不是以后都听我的?”周明满脸不信,大声道:“是。”雪琪立刻把头一侧仰,显得很是傲慢:“哼!今晚就睡在这里”说完,已是抢过包袱就地坐下翻找食物了。

     周明呆立憋了半晌,才喊:“你耍赖”。雪琪却是一边啃着窝头一边从包里拿出一把小砍刀递给周明:“哥,去割点草来,屁股硌得好疼”周明看看天色已快完全黑了,急忙跑周围去割草,此处已是荒林边缘,荒草却也极多,许多枯草无需刀割,直接扒成一堆便可抱回,很快便收集了一大堆枯草在旁边。待两人吃饱,天已完全黑了。

     二人钻进草堆,雪琪害怕道:“哥,会不会有野兽来吃我们?”周明心里也害怕,迟疑道:“我们躲在草堆里别动别出声,不给野兽知道,应该就没事了”雪琪轻轻哭着:“我想回家!我怕”周明拍着雪琪道:“别怕,有哥呢。”雪琪问:“哥,你不怕吗?”周明趴在草堆里,伸着头正提心吊胆地四周打量着,听了之后硬着头皮:“哥不怕!”隔了半晌,雪琪又道:“哥,你抖得好厉害,我睡不着。”周明愣了一下:“你怎么知道?”雪琪嘟了嘟嘴:“你的手扒在我的肩膀上呢!”“呃!”周明尴尬地把手缩回掩饰:“哥真的不怕!”

     隔了许久,忽听雪琪又道:“哥,我怕,睡不着,我想回家。”周明依然瞪眼看着周围,闻言硬着头皮道:“别怕。阿爹说现在不能回家,有人来害我们,会死的。”“那太爷爷他们怎么办?会不会死?”周明想了一会,才说:“阿爹说那些人只是为了我和阿爹,太爷爷他们应该没事吧”“那要是野兽来了,会是吃你还是吃我?”

     周明犹豫了一下:“大人们都说野兽最爱吃小孩,你是小孩,应该会吃你吧。”“哇”的一声,雪琪吓得大哭起来,周明吓得惊慌失措,焦急道:“别喊,快别喊,野兽会听到的!”

     雪琪呜呜咽咽地嚷着:“我要回家,我要找阿娘”周明无奈哭丧着“我也想回家,可是回去会被坏人捉走的,阿爹已经被捉了,我们更不能回去了”说着,也跟着呜咽哭了起来。

     “那些坏人为什么要捉我?我又没惹他们,呜呜!”“呜呜!大概因为你是我的媳妇儿吧!”“呜呜!我不做你媳妇儿还不行吗?”“你不做我媳妇儿他们又不知道,呜呜!”两人哭着哭着,迷迷糊糊地睡着了。

     一夜有惊无险直至第二天临近午晌,二人才惊醒过来。待二人发现天已大亮,却是平安无事,惊喜地欢呼起来,“哇哇”地喊了好一会后才安静下来,却又开始犯了愁。

     二人坐在草堆上啃着干粮,边吃边‘商量’起了‘未来大计’。

     周明拿着兽皮仔细辨认,远远地打量着周围,虽是似懂非懂,却似也隐隐看出了一点迹象。

     雪琪边吃边问:“不能回家,那去找阿娘不行吗?”“不行,那些人会找得到的,行的话阿爹早带我们去了”突然,周明指着远处一坐大石山惊喜喊道:“你看那边的石头是不是和这地图上画得很象”说着举起手中兽皮,与雪琪一起仔细辨认,画中只是小小一块石头,形状却与远处石山极为相似。一条刻出的黑线正是从画中石头边蜿蜒向上,连接到另一块更为巨大的石头上的一个黑点,特别标注着“黑熊洞”三个字。

     找到了目标,二人欢天喜地直奔而去,忘乎所以,昨夜的惊恐早丢九宵云外去了。待二人奔到山脚下,周明却是傻了眼,石山高耸无比,一些奇形怪状的树木零丁长在石山之上,山下周围却是草木茂盛,许多是参天大树,郁郁葱葱但跟本没有任何路径,更看不到画上黑线,从何处进,往何处走,一无所知。

     雪琪看着周明问:“哥,往那里走?”周明生怕又被雪琪说笨蛋,不敢说不知道,连忙心虚地说:“别急,累了,先歇好了再走。”说完,就地坐下故意又找东西吃。

     雪琪一见有吃的,倒是什么也不管了。周明却是一肚子犯愁,比对着兽皮,左看右看,就是看不出一点迹象,几乎就想哭起来,若不是因为有雪琪在,想必已经哭了。心中不停的哭丧着:为什么没有路?为什么没有路?等到雪琪吃得肚子鼓胀,便扯着周明:“哥,走了”周明终于无可奈何:“哥不知道怎么走了”“那我们回家”雪琪回答得极为干脆。

     周明往林泽县的方向看去,心里犹豫着喃喃:“那些人把阿爹捉走了,不知道走了没有。”“我们偷偷跑回去看看,要是没走我们再偷偷跑出来。”“可是阿爹说”周明突然想起了阿爹的话,便下定了决心:“不行,他们一定会等着捉我们的”。

     雪琪见周明不肯回家,顿觉无趣,转着小脑袋周围打量。过了一会,抬头看着石山道:“这山好高啊,我想上去玩。”周明看着陡峭的石山,摇了摇头:“不行,你那么小,会摔下来的”雪琪不高兴地嘟起嘴:“这也不行,那也不行,比我大点就很了不起吗?哼!”过了好一会,周明也觉无聊,便背起包袱道:“要不,我们先走着看看吧,要是陡了,我们就回来。”雪琪一听,却是兴奋起来“好啊,好啊。”

     二人小心奕奕顺着山脚边缘慢慢走去。不知不觉间,二人只是顾着小心攀爬脚下的石头,也不知道过了多久,终于看到一块比较巨大的石块平台,急忙爬过去躺在石块上,大口喘着气,周明连喊着“好累啊!”雪琪脸色苍白,却是说不出话来。

     歇了许久,周明才坐起来四面打量,惊讶道“咦?这是那里?”只见参天大树已是在脚底之下,而来时之路却早已不见,前方却是崇山峻岭,巨石悬崖,下方巨木森林延绵不绝,远远看去,无数飞鸟此起彼伏。

     雪琪缓过气来,也坐了起来,跟着却大喊:“哇!好美啊,好玩啊!”原来二人延着石山斜行,无意间已是转到侧后山的半山腰处了。而往里侧面,石山却是一座连着一座,竟似是一座比一座高,下面则是悬崖峭壁,有些石山下面却是中空的,山顶便似一座架于天空中的石桥一般纵深而去。

     周明又往山脚下看去,顿时觉得头晕目眩,吓得连忙缩了回来,不由得哭了起来。雪琪看着远处的鸟儿飞起落下,正是开心的时候,听到周明哭泣,奇怪地问:“哥,你哭什么?”周明呜咽道:“我不知道怎么办了。”

     雪琪只是奇怪的看着周明,却是不懂周明说什么。“下面好高,我不敢下去了,怎么回家?”雪琪好奇地站了起来,吓得周明急忙抓住:“不能走过去,会摔下去的,趴下爬过去。”吓得雪琪赶紧趴了下来,周明不放心,便抓着雪琪小心的慢慢爬到大石边,两人慢慢伸出头往下看去,果然是令人头晕目眩,如同天地翻转,身体似是无法自控一般吓人,幸好两人已有准备,不至于再吓哭,急忙退爬了回来。

     二人脸色苍白,呆坐了一会,周明又“呜呜”哭了起来“我们下不去了,怎么回家?”雪琪茫然:“这么高,我们为什么能上来呢?”周明看着雪琪“有一半是你自己走的,有一半是我推着你上来的”“我们上来的时候明明就不高”过了好一会,周明才平静下来,喃喃道:“我们回不去了,又找不到阿爹的山洞,阿爷会找不到我们的,我们会饿死在这里了。”

     二人既累又怕,只是呆呆的靠着山壁一直坐着,直到天黑下来,雪琪看不到飞鸟了,便吵着吃东西,二人翻开包袱拿出干粮默默地吃,又把包里的几件衣服全拿了出来盖在身上,周明斜靠着崖壁,雪琪则趴在周明身上沉沉睡去,二人已是累得不知害怕了。

     及至天色才朦朦亮时,周明便已被冷得醒了过来,雪琪紧紧抱着周明亦是微微直颤抖。周明急忙把几件衣服全盖在雪琪身上,却是用处不大。所幸天色已渐渐大亮,寒气亦渐渐散去,虽然难受,却也还能挺过去。待天色大亮,雪琪也迷迷糊糊醒了过来。

     周明依然心中彷徨,只好拿着兽皮地图反复翻看,看着看着,望向侧面相连而进的一列石山喃喃道:“会不会是从这些石山里进去呢?”雪琪听到周明喃喃自语,也伸过头来看地图,她却不知道该怎么看,只是看那弯弯曲曲的黑线两边也画着许多和第一块差不多的小石头,便肯定地点了点头:“是”周明鄙夷道:“你又看不懂,乱说什么?”雪琪不服:“哼!笨蛋,就只有那里的石头才有这么多。”周明又打量了一会,忽然觉得雪琪说的很有道理,兴奋起来:“那我们走,找到山洞阿爷就能接我们回去了。”雪琪却默不作声直摇头。

     周明看着里面的石山,虽然比外面的石山更高更大了,可是山石接缝、石块之间更宽阔了。想了一会,便说:“不怕,我们不站起来,爬着过去,就看不见下面了,到了那边,我们在石缝里面走,就掉不下去了。”雪琪还是摇头。

     “呆在这里会饿死的,我不想死在这里”……“以后就再也看不到太爷爷了,他们会哭得很伤心的”……“这里晚上有鬼,昨晚哥看见了,还有狼会爬上来吃了你的,昨晚哥也听到狼嚎了”周明好说呆说,雪琪却终是摇头。

     周明不由得心中郁闷,却又发作不得,忍不住对天发泄大吼:“啊……”雪琪吓了一跳。待周明吼声落下,却又听到远方也传来“啊……”的吼声回音,紧接着,又传来“呜……”“嗷……”“吼……”各种各样野兽的吼叫声,此起彼伏,极其波澜壮阔。

     雪琪兴奋的瞪大了眼睛,跳起来“咔咔”大笑,拍着手喊着“好多野兽啊”待声音渐落,雪琪也吼了起来,但声音却小了许多,回音也很小,根本就没有兽吼被激起。雪琪很不满意,便扯着周明“哥,你再喊”周明也很兴奋,便再次大吼“啊……”声音虽然比雪琪大了许多,但却与第一次相差太远了,仅有零落的几声兽吼传来,却再也没有之前的效果了。

     雪琪很不满意,嘟着嘴道:“哥,你大声点啊!”周明尴尬道:“我喊不大声了”“骗人”“真的,不骗你,我也不知道为什么第一次能喊那么大声!”周明紧接着道“不如我们去看野兽吧”雪琪眼睛亮了起来“好啊!好啊!”

     “声音从那边传过来的,只要到了那边石山,一定能看到野兽”雪琪看着侧面的石山,却又犹豫了。

     周明又道:“那边一定有许多老虎狮子大象,说不定还能捉到一只大鸟自己养,还可以骑在大鸟身上飞上天呢”雪琪眼睛一亮,又是满脸不信地说道:“你骗人,大鸟那么大,你怎么捉?”

     “笨蛋,鸟窝都是在石山上的,我们去找鸟窝,把鸟蛋掏回来自己孵出小鸟,那不就是我们的啦?”雪琪听着觉得好像真的挺容易的,兴奋起来:“好啊,好啊,我们去掏鸟窝”说完,便急不可耐地往侧面石山爬去,周明急得大喊:“慢点!慢点!等等我,身子趴低点。”雪琪缓了下来,一脸不屑的突然道:“胆小鬼!”

     二人时爬时停,谨慎地找尽可能宽阔的路径缓缓前行,再不敢象之前那样鲁莽的只知一味地往上爬了。

     直过了晌午时分,已清楚看到了两座石山连接的地方,竟是比二人所在的地方还要低矮,如同一个U字的形状连接着。

     石山又如分界线一般,这边是茂密森林及深不见底的悬崖峭壁,而另一边竟是草原一般,树木稀零却杂草从生,远远还看到中间有一个很大的湖泊,大群大群的各种野兽遍地皆是。

     而连接石山的崖石一边直竖深不见底,另一边却是斜坡一直缓缓伸延到平原上,崖石顶上却宽阔得象一条大路直通对面石山,而对面的石山就如一根被从中破开的竹笋,刀劈的一面向着森林,有竹壳的一面对着平原,连接的崖石却是唯一登上石山的入口,连接在最下一层竹壳似的崖山上,相对于石山而言,这一层竹壳已是山脚,但距平地却依然有二三十米高。

     雪琪也已看到了这一幕完全不一样的景象,竟是哇哇地叫了起来。急得周明连连喊停,大声喊叫:“小心,这里还是悬崖,等爬到了那里我们再看。”一边说着还一边紧张地用手按着雪琪,生怕她突然站起来。

     在兴奋的心情下,二人终于有惊无险的跳上宽阔的崖顶上,雪琪立刻哇哇的大喊起来:“好美啊!好美啊!好多野兽。阿哥我们去捉来吃。我们不回去啦!……”紧接着,周明却看到了坡底下横卧着几只老虎,立刻紧张起来,雪琪依然在大呼小叫,但那几只老虎或者太远没听到,或者不饿,又或者终究爬上来太费力,并没有丝毫反应。但周明还是非常紧张,赶紧拉着雪琪说:“我们快走,到了那边山上再看。”

     终于爬上了对面石山,找到了一个前面有石块遮挡,不用担心会滑落的地方,紧张了两天的周明终于舒服地躺了下来。

     雪琪却是捡起小石块,哇哇喊着“我要吃老虎肉。”奋力往老虎方向扔去,兴奋莫名。

     不知扔了多少石头,却都飞出不远就直掉山底了,距离老虎千远万远。最后泄气了,便转身拉着周明“哥快起来,帮我砸死一个老虎,我要吃老虎肉,快起来!”

     周明没好气道“想吃自己砸”“我砸不到”周明坐了起来,看着远处忽然道:“你看那边,好多野牛,还有大象,羚羊,狮子。你说那些羚羊为什么不怕狮子?那狮子又为什么不去捉羚羊吃呢?”雪琪摇摇头“不知道,为什么?”“我也不知道”周明摇摇头。

     “笨蛋”雪琪突然鄙夷地说道:“一定是狮子没牙齿了,不能吃肉,只能吃草,和太爷爷一样”

     “太爷爷又不吃草,太爷爷吃菜”周明很是不服被喊笨蛋。雪琪却是不屑地说:“狮子会煮菜吗?”周明张大了嘴却说不出话来,便“哼”了一声又躺下了。

     雪琪却也不再说话,被远处的大群各种野兽吸引,趴在石块上看得津津有味。周明躺了一会,还是忍不住好奇又坐了起来也趴在石块上看着这片神奇的平原。

     严格说来,这并非真正的平原,在这平原的两边,一边是高耸的石山,另一边则是丘陵大山森林。这块平原的形状,更象是一根横卧着的大树向荒林深处延伸。

     雪琪见周明起来了,看着远处的动物喃喃道:“哥,我好想吃肉啊。”周明同样也看着远处的动物说:“是啊,我也好想吃肉。要是遇到阿爷就好了,阿爷一定能打到。”

     “哥你砸死一个不行吗”。周明看了看山脚下,除了不远处的几只老虎,再无其它,想了想:“你看那几只老虎在这里,其它野兽都不敢过来了,要不我们到另一边去找找看,能不能砸死一个。”“好啊,好啊。”二人顺着石山一路慢慢攀行,一路寻找山脚下有否动物,不知觉间已是日近黄昏,竟又接近了下一座石山相连处。二人沮丧地停了下来,周明道:“天要黑了,不能再走了,再走怕野兽能爬上来了”雪琪不开心的呜呜着:“我不想吃干粮了。”周明也很不开心,靠着崖石一言不发,苦恼不已。

     雪琪不高兴地磨蹭了好一会,最终还是啃起了干粮。周明瞪着远方发呆,喃喃自语:“要是我能飞,那该多好啊!”“哼,会飞有什么用?又捉不到野兽。”雪琪很不开心的反驳。

     “你懂什么,会飞就能马上找到山洞见到阿爷,就能叫阿爷打猎吃肉了”“笨蛋”

     周明瞪大眼睛:“干嘛又说我笨蛋?”“会飞直接回家还用找阿爷吗?”

     周明张着嘴一时说不出话,很不服的“哼”了一声,想了一会,忽然觉得有理由了立刻大声说:“你才是笨蛋,阿爹说现在不能回家的”“哼”雪琪却不屑的把头拧过一边,装作没听到。

     第二天一早,二人又是被冷得醒了过来,一边在石山上避开野兽爬行一边找山脚下的野兽,却终是找不到,过了两个石山却发现走不了了。

     这座石山从山顶连接着另一座石山,下面却是空的,就象一座拱桥。看着半空中的拱桥山顶,二人清楚无论如何不可能爬上去了,看着山底下茂密的树木草从,中间还有一条小溪流穿过。周明发愁道:“怎么办?要在下面才过得去了,草那么多,万一有猛兽躲在里面怎么办?”

     雪琪却盯着小溪问:“哥,你说下面有没有鱼?”“那么小,应该没有吧。”“我们爬下去看看!”周明犹豫着“万一遇到野兽怎么办?”雪琪不满地嚷嚷:“胆小鬼,又不远,下面又看不到野兽。”

     “谁胆小啦,谁胆小啦,你那么小,我还不是怕遇到野兽你又跑不快。”周明感觉万分委屈“阿爹要我照顾好你的!”“你那么笨,我才不要你照顾呢。”周明一听气结,赌气道:“下去就下去,遇到野兽你可别哭喊。”

     周明从包里翻出小砍刀拿在手里,看到三个水袋也只剩一袋水了,就又把两个空水袋递给雪琪“你拿着水袋,等下装满水。”雪琪不高兴了“为什么要我拿?我还是小孩呢。”周明郁闷的举着手里的砍刀道:“哥要赶野兽,你不拿谁拿?”说完背好包袱,逼着雪琪拿好水袋率先向下爬去,然后又伸手接住雪琪往下爬了。

     到了平地,二人却是跑得极为轻松了,转眼就到了小溪边,装了水,淌过小溪很快就安然跑到了对面的石山下。周明拉过雪琪正想往山上爬,雪琪却不肯了,一屁股坐下:“我不要在山上爬了,累死人,这里又没野兽,为什么不能在这里走”周明看了看四周,野兽基本都集中在平原中央,越往边缘越少,山脚下确实很少看到野兽,犹豫了一下:“要不,我们就在下面走,遇到野兽靠近我们就爬上山,晚上我们就到山上过夜。”雪琪连连点头:“好啊,好啊。”。

     二人延着石山脚下谨慎万分的慢慢往里走去,远远看到猛兽不能躲开的就爬到山上靠近,再从山上大呼小叫,猛扔石块,直把猛兽吓跑走远才又下山前行,遇到小野兽如野兔,小羚羊,野鹿一类的就穷追猛赶,意图猎杀吃肉,却是连野兔也不曾捉住一个,直气得雪琪连连大骂周明“笨蛋,十足大笨蛋。”

     如此也不知走了多少天,不知走了多远,连方向也不知道了,二人胆子却是越来越大,不仅不害怕反而兴奋不已,只是肉没吃到,而干粮却没有多少了,背着的包袱绑在腰间也不觉得累赘了,只怕再过两三天就没吃的了。

     就这一天,二人转过一座石山脚正走着走着,周明突然站着不动了,雪琪拉着周明问:“怎么不走啦?”周明盯着前面“我看着这里有点眼熟。”

     只见前面一座巨大无比的石山,高耸直入云霄,高不见顶,只见到山腰间云雾缭绕。山脚下斜躺着一块碎裂的巨大岩石,碎裂的石块层层叠叠一直延伸向平原,大如同一个小山,似是巨石山上崩塌下来的,形成一个斜坡与石山连接在一起。在崩塌的石块与石山连接上方显现出一个黑呼呼的洞口,却仅有二三米大小,若非留意,尚不容易发觉,虽有碎石坡连在一起不觉得险峻,但其实距地面也有上千米之高。

     周明拿出地图仔细看了一会,终于确定没有看错,不由得开心的兴奋大喊起来:“就是这里,就是这里,终于找到了,喔~喔~!可以见到阿爷咯!终于可以回家啦!哇啊!哇~~!”雪琪一听,也兴奋地一边大喊着“阿爷,阿爷……!”一边往山洞直奔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