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六章 初涉修真
    周明二人的特殊身份,很快在一些高层人士中悄然传开,不久,连城主也知道了。众人反应不一,超级世家从不在世人面前出现,即使有弟子出世历练,也绝不会表露身份,根本不会让人知道,谁也不知道该如何应对,应对得让人家开心了,那自然皆大欢喜,可万一应对得人家不开心,一根手指头就能把自己灭了,这不能不让人谨慎。尤其是这两小孩不是正常跑出来的,很明显是不知什么原因被关禁闭后不服而偷跑出来,意外来了此地,又因年幼才泄露了超级世家的身份,基于这些原因,就更难应对了,这是两个犯错偷跑的小孩,对他们好了,人家不一定高兴,不好那肯定不行,再说了,若是人家认为你知道了世家隐秘,顺手把你灭了也不是不可能。是示好还是故作不知?这一千年难题迅速摆在众人面前,是一个迅速腾飞的机会还是一个举家灭族的祸端?最忌惮还是最后一个原因,人家会不会认为你是故意接近以探知世家隐秘?最后,才一致决定,一面静观其变,另一方面,策划各种最自然的偶遇,能够交好认识又能故作不知其身份的最佳对策。

     周明雪琪这两个落难且最普通的小孩浑然不知在一个最美丽的误会下,摇身一变却成了最高贵的存在,如今正在醉仙楼里狼吞虎咽,吃相之狼狈令方、严二人瞠目结舌,根本不知这二人没见过更没吃过如此美味的灵兽肉。不过,这不妨碍方、严二人的理解,二人对看一眼,无比羡慕的摇了摇头,这两小孩一定是从小就只能吃灵药及各种天才地宝,不能吃如此普通的食物,故此才会这样狼吞虎咽,怕是第一次吃这种低级食物吧!

     好不容易,几人才吃了个心满意足,相互也熟络了许多,周明便心急的打听起了回家的路来。“林泽县?”严老二皱眉想了一下摇了摇头“从来没听说过这个地方”“道锋大陆浩瀚无边,我们不知道的地方太多了,或许只有到中央大世界那些地方才能打听到林泽县的消息”方浩接着说道。“那,中央大世界在那里?”“那可就远了,那里是一片辽阔的地域,就算是踏气飞行飞着去,只怕也要飞数十年,而且要经过无数险地,能不能安全飞到也成问题,若是传送阵去,倒是很快,只是耗费的灵石可不是一般人能承受得起的,没个十万八万甚至几十万的上品灵石,怕是去不到,我们都没去过,具体也不知道。”周明虽听得一知半解,但也知道一时之间是根本回不了家了,不禁又发起愁来“真的只能到那里才能知道回家的路吗?”“公子其实不用担心,且在我严家暂时住下,待我去打听到切实消息必第一时间告知公子,如何?”周明一时也不知道怎么办,难得有人雪中送炭,便很自然的点了点头,黯然的也不再说话。方浩也宽慰道:“公子但请放心,老夫必尽心替公子打听消息。”方、严二人确实根本不担心周明二人回不了家,以超级世家那些大能的手段,无论多远,只要探知了二人方位,撕裂空间而来也只是瞬间的事情,知道小孩不懂才担心,但又不能明说,不然就等于承认自己知道了两个小孩的身份,搞不好还会弄巧成拙,所以才会顺着周明的话安慰。

     回到严家,严老二得意地跑去向家主严承表功交好了超级世家,满心欢喜一定能得大哥夸奖,不料严承也已知此事,叹气道“二弟啊,此事你做得太过急躁了,祸福难料啊。如今各家主连城主都知此事,却无人敢轻举妄动,可见非你所想那么简单。只是如今你已是骑虎难下,你也唯有尽心交好于他,但严家人须得适当保持距离,权当不知,仅是你个人私交,你可理解?”严路飞见大哥如此说,不由一阵沮丧,但事已至此,不禁又想,富贵险中求,我只须诚心交好,不起歹心也不去好奇,又岂会有事?便也放下心来,不再当回事。

     次日,在严路飞和方浩热情的带领解释下,畅游帝仙城,周明雪琪才真正初步了解了这个神奇的地方,居然和家乡大不一样,好在两个都还是小孩,就算对原来的世界也不是很了解,接受的能力也很强,很快适应了这个不一样的世界。正在四人在街上游兴正浓的时候,天空中出现了两只大鸟,每只鸟上各有二人,还有一人却是踩在一把剑上飞行,五个人从天空直往城主府而去。雪琪看到这一幕,立刻便喊了起来:“哇,他们会飞,我也要飞,哥,快教我怎么飞。”方浩看着飞过去的五个人,疑惑地说:“居然是清海山的人,他们怎么会来帝仙城了?”严路飞看了一下周明雪琪“难道因为他们?这消息也太灵通了吧?”方浩摇了摇头“不好说。”周明也听到了方、严的谈话,好奇地问:“清海山是什么地方?为什么因为我们来?我又不认识他们。”方浩笑了笑:“清海山在帝仙城往南大约八百里的海上,离海边还有二百里,是我们东南最强大的一个门派,帝仙城也是在他们的保护之下,至于为什么而来,我们也不知道,只是胡乱猜测罢了。”雪琪插嘴问:“他们为什么能在天上飞?”严路飞脸带羡慕又遗憾的说道:“功力修炼高深到金丹期就自然能御剑而飞了,可惜我这辈子怕是没办法修炼到那种程度了。”“这里会飞的人多吗?我也想学飞。”雪琪又问。严路飞笑道:“会飞的人确实很多,不过在帝仙城里就只有城主能够踏剑飞行,其他人就不行了。以雪琪小姐和周公子的资质,会飞是早晚的事,一点问题都没有,而且肯定还不止仅仅是飞呢!”“还有比飞更厉害的吗?”“那当然,更厉害的能瞬移,再厉害点的就能撕裂空间了。我肯定,雪琪小姐和周公子有一天一定能达到撕裂空间的程度。”“可是我现在就想会飞了”雪琪听了却嘟着嘴,很不开心现在不能飞,看着飞远的大鸟喃喃“我要是有一只大鸟就好了”“那大鸟可不便宜啊,养起来更费钱,天天要吃灵兽肉的,我们也养不起。”严路飞叹了一声。周明也看着飞远的大鸟喃喃道:“要是我能飞,就可以回家了。”

     五个在空中飞过的人正是清海山二长老的亲传弟子刘斌带领着四个内门弟子奉掌门之命前往城主府,此时,已在城主府前落下,帝仙城城主吴江华出门迎接,面显讶异,刘斌对吴城主拱手一礼道:“在下清海山亲传弟子刘斌及四位师弟奉掌门之命前来拜见吴城主,有事相商。”吴城主连忙说道:“几位公子快快请进。”说着,侧身做了一个请的动作,引领五人进了大厅入坐。待坐下奉茶后,不等吴城主询问,刘斌便开口说道:“昨日,长老们察觉到在帝仙城方向有剧烈空间波动,掌门唯恐是什么怪物出现作乱为祸,故命我等几人前来探查监测,还请吴城主协助,不知吴城主可有异常发现?”吴城主一听,心中便已有所猜测,略微沉吟后便道:“若说异常嘛,倒也没见什么怪物,若说没异常嘛,却也不见得。”刘斌稍觉奇怪,问道:“不知吴城主此话怎么说?”“昨日城中倒是出现了两个小孩。”“竟是什么样的小孩能令城主注意?”“倒是两个挺有意思的小孩”吴城主笑了笑,接着详细地把那两个小孩的各种奇怪表现以及说过的话都一一告知了刘斌,但对其身份的猜测却只字不提,最后说道:“我与城中各家主如今也为此事不知该作何反应,若有清海山共同商议,那是最好不过。”刘斌听完,心中亦若有所悟:“如今,不知这两小孩身在何处?城主可否告知?”“据下属所报,暂居于严家,现在只怕还在城中游玩。”“吴城主莫非认为那空间波动是那两个小孩而造成?”吴城主点点头“两者都是同时出现,极有可能,或许是因无知错误发动了大型传送阵,才会意外来到此地,也才会有剧烈空间波动,除此还有什么原因能造成空间波动及同时意外出现两个奇怪小孩?”刘斌沉吟良久,才说道:“此事在下实不知该如何决断,容在下这就回禀掌门定夺再前来拜会吴城主”吴城主点点头,笑着说道:“也好,此事确实不易决断。”刘斌五人站起来一拱手:“那我等就先行告辞了。”吴城主亦站了起来“请”。五人匆匆而来,在城主府停留不到一个时辰又匆匆离开。半个多时辰后,已是回到了清海山。刘斌迅速前去拜见掌门,详细把探查回来的消息禀告。掌门张杰沉吟片刻,便对刘斌道:“你且与几位师弟们去把各位长老们请来议事吧”“是,弟子告退。”却不料,过了许久,刘斌才回来禀告三长老和六长老正在炼药,而五长老和七长老正在炼器,都来不了。清海山有八位长老,倒有一半来不了。张杰无奈的苦笑道:“这帮家伙,门派的事都不肯管。”对刘斌道:“你再跑一次,告知各位长老,把议事的时间推迟至明日吧。”“是,弟子立刻去,弟子告退。”

     此时,周明与雪琪均已无心观赏城中景色,雪琪总想着要能飞上天那该多好玩啊,周明却想着若能飞就可以马上回家了。周明雪琪心情郁闷,都不再说话,方浩严路飞都是圆滑世故之人,自也不敢出声,四人默默在街上行走。过了许久,周明突然问:“这里的钱都是怎么样的?比如你们说的中品上品灵石都有什么区别?”自从见过下品灵石,周明就已猜测自己带来的石头也是灵石,只是不知道是几品,故此相问。方浩回答道:“越是精纯的灵石就越是高级,价值更高,比如中品,就显洁白混浊,值一百下品,而上品在帝仙城也比较少见,略显泛蓝,比中品更显晶莹,也相当于一百中品,至于极品嘛,老夫活一辈子了,也无缘得见啊,唯有中央大世界那样的地方才有,只听说,晶莹剔透,绚丽无比,对光可见五彩斑斓如同彩虹。值一百上品,也就一百万下品。可是在这个地方,你就算有一千万下品,怕是也换不到极品吧,根本就没有。”“那,在那里可以换灵石呢?”“在灵石堂就可以换,公子莫非要换灵石?”方浩问。严路飞急忙说道:“公子若想要什么,就由路飞去买来便是,公子何须客气?”周明想了一会,说道:“我是有一块灵石,只是不知几品。老花你们的钱,总是不好,我想买的东西,也许很多,现在我也不知道。”说着,拿出一块石头道:“你们帮我看看这是几品?”正是井底带出来的那些石头,周明不敢说有多少,只是说了有一块。方浩严路飞一见大惊,严路飞迅速用袖子一挡,焦急地说道:“快快收起来再说。”周明急忙收回石头。方、严二人已是满头冷汗,四处打量了一下,看到没人注意他们,才放下心来说道:“公子以后切莫轻易拿出来给人看到,我两人虽没见过极品灵石,可也能认出这是极品灵石无疑,没想到公子竟是随身带着如此贵重之物,若是被人知悉,只怕会有危险。”二人心中均暗想:可不是人人都知道你们两个小孩的身份的,果真是世家子弟,一点都不知道人心险恶,想起昨天周明收拾灵药时看到包里另有一包用衣服包着的东西,现在知道那定都是极品灵石了。若非惧怕其背后的世家,两人想必也会心生歹意了。“那,可以去换吗?”“公子当真要换?”“嗯,还是换了吧。”方浩与严路飞对看了一眼,便道:“那,就由我二人出面,也许还能多换一些。”周明点点头“好。”

     四人进了灵石堂,方浩摆出一副漫不经心豪富的模样,老神在在的说道:“掌柜的,和你谈笔大生意。”店伙计一听此话,急忙说道:“老板稍等,我这就去请掌柜出来。”说完急忙跑进内堂,不一会,掌柜便跟着伙计迎了出来问道:“不知这位老板要谈什么样的大生意?”“要换一颗极品灵石,你能给多少下品灵石啊?”“呵呵,按市价那当然是一百万了”“那我拿一百万下品来换一颗极品灵石吧”“这……老板这不是为难我吗,帝仙城里我可找不到极品灵石。”“那我换给你,二百万一颗。”掌柜一听,连连摇头“虽说我是找不出极品灵石,可我若是真要二百万换了,在这地方需要的人也极少,我必亏无疑,这是万万不能成交的。这样,我多出一万来换”交涉良久,最后掌柜勉强答应以一百一十万交换,再不让步了。价格商定后,周明却带不了那么多的灵石,储物戒指仅二十几个立方大小而已,里面的空间也就长宽高二三米大小,掌柜建议拿灵石卡,但周明一想到回林泽县,就立刻摇头,最后,换了五万下品,四千五百中品,六十上品。

     出了灵石堂,周明便直奔书局而去

     买了许多基础书籍,有认识灵药的,有认识灵兽的,还有修真基础功法的,及法器灵器地理等等。买完也只花了不到二百下品灵石。看得方、严二人心里直嘀咕,他二人家族的功法都比店里卖的初浅功法高级得多,却都不敢教周明二人,人家背后可是超级世家,修炼的可都是极品功法,你现在教人家低级功法,到时候人家家长知道了来问罪,谁能担当得起?但又不敢劝说周明不要买这么低级的功法,总不能说:以后你家族自会有极品功法给你修炼,万不可炼这种低级功法误了将来吧?二人只好继续装糊涂,什么都不知,什么都不过问。周明买好书也无心再逛街了,一心想回去研究修炼,早日可以飞了回家。方、严二人面面相觑,心里暗暗焦急,修炼有几个极为重要的关口,第一道关口便是选一门极品功法在丹田开辟气海,功法越好,开辟的气海也越坚实宽大,也就能容纳更多更纯的灵力,以后修炼上也会一路坦途,否则再难有进境,气海一旦开辟出来,就固定了,就算再好的功法也不能改变了。二人内心焦急,却又不敢明说,只好默默祈祷周明买回去只是了解参考,而不是修炼的。最后,二人也只有自我安慰,最起码,修炼不成,两小孩的身份还在。回到严家,周明便迫不及待躲在房里看起书来,雪琪没事可做了也被迫着读书认字了。

     第二天,清海山掌门议事殿内,掌门与八位长老正就那突然出现的小孩议论。“以灵药为食物,灵力居然还能凝而不散?居然有这种体质?”“莫非是先天灵体?”“不会,不经修炼先天灵体也不能留住灵力不散”“据我所知,根本不会有这样体质的人”“可现在就摆在眼前。”“若能收入门派,它日我派岂不是能成为超级大派?”“如果顺利,自然可以,但别忘了,他们背后的家人,万一这两小孩在我派掉根汗毛,怕是我们都吃罪不起”“据我所知,只有一些万物孕育之灵才会有类似体质,比如经千万年孕育而产生灵性意识的木灵,无须修炼,能以吃食植物为灵力之源,雷灵则可以吞噬雷电为自身灵力之源等等,这两个小孩喜吃灵药,会不会是经千万年孕育而生的药灵?”“你可听说过有如此与人无异的万物之灵?而且这千万年难得一见的竟一次出现两个?虽有相似之处,却差别更大,况且万物之灵更不会在人前出现,还有,万物之灵可不会吃五谷杂粮,而这两小孩昨日在醉仙楼曾大吃一顿。”“这也不行,那也不是,那我们该当如何才行?”“我派在此地虽是大派,但在大陆上却是小派而已,不知若是其他大门派知道此事,又该如何做?”“莫非想告知别派?”“不是,想象一下以作参考。”“若是超级大门派,遇到如此资质的小孩,自是吸纳为己用,只要能保护小孩不受伤害,即便超级世家前来,也能交涉一翻。”“既如此,何不吸纳入我派善待于他?”“若是人家嫌弃我派功法垃圾却用来误了人家子弟,岂非惹了大祸?”“这……”“如此说来,收入我派定是不可了,唯有以贵客相待一途可行。”“不错”“不错”“确是如此”……

     在清海山议定对策,每个人都担心周明家人会嫌弃他们功法垃圾而不敢收入门派的同时,周明终于也看完了这个世界上真正最垃圾的修炼基础功法,开始按照书中所述方式修炼起来。雪琪则翻看着灵兽灵药的书籍,看着里面众多漂亮稀奇的图谱,倒也看得津津有味。雪琪虽然年幼,但本就天生聪明,再经井底经历后更是过目不忘,竟是因此认识了许多灵药灵兽。

     正常情况下,一般人从开始修炼到凝结出气海大约在一到两年之间,而周明仅仅在第二天就已经感觉到了灵气流经经脉,在丹田处已隐隐凝结,到第三天,已是成功地初步凝结化为了一丝灵力,如此快的速度虽然令人咋舌,但也并非说周明就是超级天才,除了因其特殊的体质,身带灵力,很容易就感应到了灵气,还有一个重要原因却是因为修炼的功法,这是一种最低级粗陋,只是给那些既无资质又贫穷的人修炼强身的功法,与好的功法相比就如同一个人需要挑一千担水把一个水池灌满成为你的气海,而现在,周明就等于只需要挑两担水就把一个小水缸灌满成了自己的气海,气海小了无数倍,速度自然快了无数倍。若是一个资质不好的人去修炼超级功法,也许十年,甚至永远也凝结不出气海,这就是因为水池大到超出了他的能力,让他永远都挑不满水池一样的道理。所以,超级功法需要有相应好的资质才能修炼。而好资质则可以修炼任周明凝结出了气海,可是心里并不高兴,他发现气海中的灵力与他体内四肢百骸中的灵力相比实在微弱得可以忽略了,最重要是凝出灵力的速度实在太慢,若是按这样的速度,只怕十年,二十年甚至更久都未必能修炼到能飞起来。

     周明停下修炼,决定找严路飞询问怎样才能更快修炼,周明就住在严路飞的院子里,出了房门就看到了严路飞和方浩二人在院子中的亭子里正殷勤的讨好雪琪,一大堆各种零食就摆在雪琪面前,这三天来方浩也成了严路飞家里的常客,知道雪琪喜欢吃肉,每天买来许多肉制及其他零食来讨好雪琪。在二人想来,讨好两个有背景的小孩比讨好两个有背景的大人容易得多了,事实当然也是如此。

     “周公子难得来了此地,怎不去游玩一翻啊,以后可未必有机会再来啊。”周明听了笑着摇了摇头,没有回答,问道:“两位大叔,我想请教下,要怎么样才能修炼得更快?”“办法倒是很多,最好当然是使用天才地宝啦。但对一般人,有点条件的就直接消耗灵石修炼了。”“服食灵丹比灵石更快,可是限制也多,就算有好的资质功法,每用一颗都要过很长时间稳固才能继续服用,若是差点的,一年也只能使用一颗罢了,若胡乱急于服用过多,体内灵力凌乱暴烈,会造成根基不稳,不可挽回,那就得不偿失了。”“根基不稳会怎么样?会死吗?”方浩笑着说道:“那倒不会,只是修炼再无进境而已。”“我不认识丹药,两位大叔能替我去买点丹药吗?”“公子要服用丹药?那可要三思啊。”“没事,只要能回到家就可以了。”周明根本不担心以后修炼再无进境,他也根本想不出,修炼那么高深干什么,只要能飞上三十多米,哪怕不是飞,能跳上三十多米,对他而言也足够了,回家以后还会不会再修炼还不一定呢,他也相信现在的自己已经有力量足够对付那些抓阿爹的坏人了。“既如此,那好吧。只是能买到的只有一二级灵药,三级以上的一般只有门派及一些拍卖会上才有。至于提升修为的只有一级培气丹和二级聚灵丹,每颗分别是五十和一百五十下品灵石,那我就帮公子买两颗培气丹回来吧。”方浩一边吃着橙子一边道。周明想了下“先买一百培气丹和五十聚灵丹吧,啊不,还是太少了,各买两百颗吧。”“噗”“咳咳……”方浩听到被呛了一下,严路飞和雪琪见了却是哈哈笑了起来。对周明有钱任性的各种古怪行为,方、严两人也已经开始习惯麻木了,不再多说。

     雪琪突然道:“哥,我知道那种大鸟叫什么,在那里有了。”“叫什么?那里有?”“叫白额灵雁,在黑魔森林那里有。我们去捉一个吧。”“万万不可,黑魔森林那里还有很多高级灵兽,很厉害,很危险。”严路飞赶紧劝阻。“怕什么,我们偷偷去掏个鸟窝就回来。”雪琪满不在乎。严路飞虽然坚信两小孩一定有大能的神识保护,性命无忧,但也有万一啊,再说了,哪怕是手脚有所损伤,他也承担不起,坚决反对“你们只是小孩,又没修炼,无论如何不能去。听我大哥说下个月在北新城有一个大型拍卖会,我大哥也想派人去看看,那里有灵兽市场,到时候我去那里看看,如果有大鸟卖,我帮你们买一只回来好了,行了吧?”雪琪听到灵兽市场,立刻兴奋起来“我也要去,我也要去。”“这,去北新城一个人需要一块上品灵石呢。”“哼,阿哥有,怕什么。”“那到时候再说吧,总之,不去黑魔森林,一切都好说。”“哼,胆小鬼。”

     大约一个时辰后,方浩把丹药买了回来。周明拿着一颗培气丹,有拇指大小,碧绿油亮,问道:“直接吃下去就可以了吧。”方浩点点头“不错,不过吃了要立刻打坐修炼,把灵力炼化。”“那我先吃一颗试试。”说着,就把丹药丟进了口中。片刻之后,果然一股热流从胸腹涌起,向全身散发,顿时只见周明满脸通红,但很快,这股热流就消失了,一股灵力缓缓流入气海,这股灵力果然比之前修炼出来的粗壮厚实多了。雪琪在旁边看到周明睁开眼睛,连连问“哥,怎么样?怎么样?好吃吗。”周明想起第一次吃湖水的那种感觉,觉得差远了,雪琪吃应该也没问题,便说道:“你自己吃一颗就知道了。”“好。”周明感觉了一会,觉得除了多出一股灵力,也没其他异样,便又接着吃了一颗,一连吃了十颗才觉得气海中的灵力翻滚涌动,使周明有一种令人欲呕的感觉,这才停了下来。方浩与严路飞早就麻木了,二人在亭子另一边悄悄低语着。“方老三,十颗丹药你要多久时间消化完?”“五年左右吧,你呢?”“差不多吧。”“你见过有人把丹药当糖果吃的吗?”“见过。”“什么时候?”“现在。”“我看你买的丹药还少了,怕是过不了多少天又得去买了吧。”“嗯,下次得和老板谈谈优惠,长期大顾客可不是轻易有的,这次没谈都太亏了。”“唉,以后他的根基会不会不稳?”“我想没问题,他家里一定有秘法”“这倒是,自从见过他俩,一切都让人大开眼界。”过了一会,方浩突然很得意的微笑着说道:“老夫他日一定也能凝结金丹,御剑飞行,到时候可就能多活到三百岁啊。”严路飞瞪大眼睛“什么时候你居然有这个自信了?”“老夫可不是自信,是他信。只要能照顾得他们开心了,嘿嘿,一切都不是问题。”“果然有道理,嘿嘿”“嘿嘿”“哈哈”“哈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