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十五章 鬼医指点
    三毛跳到水里把泥沙洗干净,捡起两个空木桶悻悻的回到院子一丢,“哼”了一声瞪了一眼两个幸灾乐祸的小伙伴轻骂了一句:“骗子。”

     笑了一会,周明把衣服一脱,跑到池子边试了一下水温:“我要进去泡澡了。”

     “喂,你泡这个药水有什么用的?”三毛围在池子边好奇地问。

     “我也不知道啊,老爹要我泡的。但是泡完这个药水后就觉得特别有精神特别有力气了。”

     “真的?怪不得你那么大的力气,我也要泡。”三毛不管三七二十一把衣服一脱光就跳进池子。

     “不要,别进去……”周明急喊道。

     “哎呀!我的妈呀……!”三毛刚跳进池子就被烫得跳了起来,手脚并用地爬了出来。

     “哎呦哇!我的脚熟啦!死周明,你害我……。”

     “我已经喊你啦……。”

     “你干嘛不迟点再喊,你等我烫死了再喊啊!”三毛不满地大声喊道。

     “我怎么知道你要跳进去啊?”

     “废话你,刚才你试过水就说要泡澡了,谁不以为水温合适啊?你怎么不说等下凉了再泡澡啊?”

     “……”

     “要么你就是白痴,要么你就是故意害我……。”

     卢彪在一边已经笑得快直不起腰了:“哈哈哈,就故意害你了又怎么样?谁让你死要面子又死要占便宜?活该!把你烫个半死最好,老爹是神医呢,怕什么,死不了。”

     “去你的,死卢彪,你等着,总有一天让你好看,哼!君子报仇,十年不晚。”

     “哈哈哈!好啊!好啊!我等着。来啊,来啊,随时都可以。”

     “好!你给我记着。”三毛恨恨道。

     “哈哈哈哈。”

     “喂,周明,去拿点冷水倒进去啊。”

     周明摇摇头:“不行啊,倒了冷水进去就没用了,要等药水慢慢凉才行的。”

     “哼!那有那么多讲究?你是不是又在骗我?”三毛怀疑地看着周明。

     “我骗你干什么?老爹就是这么说的。”

     “谁知道你骗我干什么?也许你怕我比你厉害,所以就骗我,不想给我进去泡药水。”

     “……”

     “周明,我能进去一起泡吗?”卢彪期盼地看着周明问。

     “可以啊,反正又不是吃的,一起泡要什么紧啊。”

     “好啊!谢谢!”卢彪兴奋的快速把衣服也脱光了。

     三个小孩围着水池小心的不停地试水,卢彪还偶尔故意把水泼到三毛身上,三毛自然也不甘示弱,不仅手脚还击,嘴巴也没停着,三人玩得不亦乐乎。

     水池只有一米多大小,一人略微大点,两人刚好,三人就略嫌小了。幸好三个都是小孩,勉强能一起泡进水池,只是摩擦矛盾就免不了多了起来,于是三人都毫无意外的呛到了药水,那滋味又苦又辣,于是各种哭爹骂娘不停,连周明都忍不住跟着骂起娘了……。

     几个人吵闹不休,时间过得很快,转眼已是日落偏西,远处隐隐传来阵阵呼喊声“卢彪~”“严知礼~”“卢彪~”“严知礼~”

     “糟了,忘记回家了。”卢彪和三毛急急忙忙爬出水池穿衣服。

     “严知礼是谁?”周明奇怪地问。

     “呶,这家伙。”卢彪一边穿衣服一边对着三毛一嘟嘴。

     “原来你是叫严知礼啊?那怎么个个都叫你三毛不叫你名字啊?”

     “我呸!全村子最可恶最不知礼的人就是这家伙了,知礼个屁。谁愿意叫他知礼啊?”卢彪鄙视道。

     “去你的,老子还不稀罕你们叫我知礼呢!”

     “喂!严知礼,严知礼,你要严知礼。哈哈,还真是感觉有点怪怪的。”周明喊了几声哈哈笑道。

     “喂,周明,这药水要不要去洗干净?”三毛闻了闻自己的腋窝问。

     “洗毛啊!回去迟了想吃棍子啊?快走。”卢彪一边往外跑一边套上衣服骂道。

     三毛赶紧跟着跑了出去,周明在后面喊道:“我不知道啊!昨天我也没洗,应该没事吧。”

     周明趴在水池边喃喃道:“这么着急?回去不会真的被打吧?”

     “卢彪倒是很少被打,三毛这小家伙被打就是家常便饭了。”

     周明回头看到老爹拿着饭锅装着米正从房间里走了出来。

     “可是我见最着急的是卢彪啊?三毛反而都不急。”

     “正因为大人一叫,卢彪就会着急地跑回家,这是听话,所以不被打。三毛却任他老爹喊到喉咙破也不紧不慢的回家,这是不听话,所以经常被打。”

     “那三毛怎么一点都不着急?他不怕被打吗?”

     “被打多了,习惯了就不怕了。”

     “被打不疼啊?这也能习惯?”

     “有什么不能习惯的?”

     “他还真可怜啊!”

     “你可怜他?你把这可怜留着以后给你自己吧。”

     “为什么?”

     老爹没理会周明,自顾烧起火做饭了。

     “你过来。”

     “哦!”

     老爹从灶里抽出一根烧得很旺的木柴递给周明:“你把这根柴火烧旺它,不许它熄火,不许添柴。”

     周明疑惑的拿着木柴,火苗已经迅速变小了,周明赶紧对着火苗吹气,不料不吹还好,这一吹,那火苗熄得更快了,不一会,木柴就只剩下了一股黑烟……。

     “只有一根木柴,根本烧不起来的啊!”

     “你练的那套身法,每一个步法就像这一根木柴,你每一个步法都要走得很标准,很完整后才继续走下一个步法,结果就不是一堆火了,而是这一根根单独的木柴。”老爹说着,又从灶里拿出几根烧得很旺的木柴一根接一根的并排在地上,很快那几根木柴也渐渐熄灭了。

     周明突然觉得好像明白了点什么,喃喃自语:“一堆火,一根木柴,一堆火,一根木柴……一套身法,一个步法,我知道了,我知道了,一套身法才是完整的,一个步法再完整也不完整,还要把顺序打乱它混在一起才能烧得旺!”周明兴奋地喊了起来:“是不是这样?老爹?”

     “中午你被药水烫到,你伸手去挡,向后躲避的时候有没有想得很清楚了才去做那些动作的?”

     “没有啊,那有时间去想啊!要是等想清楚了再躲,早就被烫到脸了,那更糟糕。”

     “想需要时间吗?想了就会让动作变慢吗?”

     周明想了一下:“当然了。”

     “你练步法的时候有没有想?”

     “有……。”周明突然又明白了什么,只是犹豫了一下又道:“可是如果不想,我怎么知道下一步应该怎么走?”

     “你躲避药水的时候没想又怎么会伸手去挡了?”

     “哦!”周明无意识地应了一声陷入沉思中。

     “你把一个步法练到非常熟悉以后,就可以不用想而融入整套身法之中,你现在是步法练熟了却不能融成一套身法。你把一桶水提在手上,也许能提一个时辰,但是一天呢?十天呢?你就不可能提那么久了。而你在运用身法的时候,因多想一秒而停顿,那桶水的重量就压在你身上了。所以你不能想,要让那桶水的重量连压在你身上一秒的机会都不给,这样你的这套身法才算是练对了。还有就是你空有灵力而不会用,你要凝神把灵力运行于手腰腿上,那里受力便爆发于那里,这样就不用想着步法也不会走错了。”

     周明恍然大悟,看着那个到脖子高的瓦罐跃跃欲试。

     “你先拿两桶水去草坪上试试,有什么不一样。”

     “哦!”周明拿起木桶,静气凝神了一会,灵力运转于小腿,注视着湖边打水的地方,突然一步踏出,只见一道黑影划过篱笆墙,快如脱兔。

     “噗通,啪,啪”几声响起,周明已经冲进了离岸七八米远的水里去了。

     “哇!好快,好爽啊!”周明兴奋的抓住木桶往回游。

     草坪上,渐渐的出现了几个不同位置周明的身影。周明第一次发现原来修炼也能如此酣畅淋漓,慢慢的进入了物我两忘的境界。

     刘老爹走到菜地里摘了一颗小白菜,顺手往草坪上一扔……。

     “啪!”“噗通!”“哎呀……!”“咕噜噜!”

     扔掉了小白菜的刘老爹转身悠悠回到土灶边又继续烧火!

     周明郁闷地捡回了木桶,蹲在老爹后面一声不吭,一肚子火完全浮在了脸上。

     “吃饭啦!”

     “不饿!”

     “练功的目的是为了什么?”

     周明把脸拧过了一边。

     “你这套身法的作用,主要就是逃命的,结果一颗小白菜就能把你打趴下了,你还练来有什么用?”

     周明听了一愣,神色慢慢缓了下来,回头看了看老爹,站了起来去装饭。

     扒了几口饭,周明停了下来细声辩解:“那是因为我只练了风行万里一个身法,要是把其他身法也练完就不会让白菜打到我了。”

     “是这样吗?是因为只会一个身法所以躲不开还是你根本就没躲?你根本就不知道有白菜飞过来吧?我根本没看你在什么位置,只是随手把白菜往你的路径上丟过去而已,所以根本不是白菜打你,而是你自己往白菜上撞过去的,不是吗?”

     周明把头压得低低的不停地扒饭。

     “如果那不是白菜,而是一把刀,或者石头或者木棍,你还有没有命在?”

     周明的头压得更低了。

     “你把所有的精神与力量都用在身法上了。没错,速度确实快了不少,若之前是婴儿学步,现在也算是能跑了。但是你的精神与力用得太尽了,没有剩余的精神留意周围的情况,即使发现了意外你也没有了力量去躲避了。”

     “任何时候都应记着,意留九分,力剩三分。”

     周明扒饭的手慢慢停了下来,抬眼看着老爹惊讶地问:“老爹你意思只能用一分的精神在身形步法上?那还能使出身法吗?”

     “精神本来就应该用在对敌与周围情况上,用在自身上一分都是多的。”

     “那怎么使用身法?”

     “熟能生巧你不知道吗?”

     “……”

     “你泡澡的药材没有了,明天跟我到山里面去采药,来回两三天,吃完饭就收拾一下你需要用的东西。”

     “我不会采药啊!”

     “会背东西就行。”

     “……”

     周明扛着一大袋比他还大的包袱,歪歪斜斜地奔跑在老爹前面,直到跑出了很远,回头也看不到老爹了才放下包袱停下来等。

     等了许久,才看到老爹慢悠悠地走来。

     “老爹,你是故意的吧?去采药而已,用得着搬家一样吗?”

     “这些东西都是要用的。”

     “我不信,难道你每次去采药都要带这么多东西吗?”

     “我自己去不用带这些东西。这些东西都是你需要的。”

     “才怪,大半包的火把,让我吃吗?你就是故意的。”

     “过了前面那个山头,你可不能跑在前面了,很多猛兽会出现,当然,最大的威胁是大量的各种陷阱。你必须紧跟着我走。”

     “你走得那么慢!跟你后面还怎么用身法?用不了身法我那里扛得动这么重的包?”周明嘟着嘴,一脸的委屈与郁闷。

     “使用身法需要很大的地方吗?”

     “那当然了。”

     “那在小房间里别人要杀你,你就只能束手待毙了?不会逃了?”

     周明愣了一会,反驳道:“那怎么一样?逃命又不是扛东西,又不需要卸力。”

     “都一样。”

     “不一样!”

     “一百步,你可以跑一百米,但是你也可以在两米里面反复跑够一百步。”

     周明一呆,陷入沉思,喃喃着:“反复跑一百步?”脚跟移动,围着地上的包袱开始转起了身法。转了一会停下来道:“好像是可以!我尽管试试,要是不行可别怪我不扛东西。”

     “老爹,进山采药啊?”前面六七个大汉迎面走来,每个人身上都扛满了猎物,热情地与老爹打招呼,眼睛却都奇怪地看着老爹身后扛着大包如同醉酒一般行走的周明。

     “卢二,收获不错!”老爹笑笑,也打了个招呼。

     “嗨!不多,我们进山三天了,才这么点。那些野兽越来越逃得远,近点的都难找了。”

     “老爹,这娃子就是你救回来的那个啊?咋这么小就给他喝酒啊?”

     “没钱付药费让他帮你去采药吧?那么小让他扛那么多的东西,行不行啊?别压坏了药没采到又要倒贴药费啦!”

     “哈哈哈!还让他喝酒,老爹这可不像你啊!”

     老爹是这方圆百里十几个村子里最出色的医生,很明显非常受人尊重,众人都很热情的与老爹说说笑笑。

     老爹回头看了看周明,周明也停下来把包丟在了地上。

     “老爹我治病救人的方法,你们不懂。你们几个小猴子,可千万别受伤找我,不然让你们扛的就不是包了,是石头。”

     “老爹你可不能这样对我们啊!这次咱们打到一头好肥的獐子,回去熏好留一个大腿给你,大伙说好不好?”卢二笑喊了起来。

     “好。”众人齐声答应。

     “那老爹就先谢过了。老爹可没什么好东西送你们的。”

     “嗨……!看你说的,你送我们也不敢要啊!我们这些人,谁家没个头晕身热的?这不都受过老爹的恩惠吗?”

     “好,好,那老爹就不客气了!”

     “不用客气,不用客气。那老爹,我们就先回去了,回去还有得忙的,太晚就不太好了。祝老爹你满载而归啊!”几个大汉与老爹打过一轮招呼便纷纷向老爹道别。

     “好,好。”老爹点点头。

     几个大汉渐渐走远,周明坐在山路边却不肯起来。

     “怎么?是不是还想要老爹背你?”

     “我饿了。”

     “那就歇会吃点东西吧。”

     “老爹,那些修炼的人是不是不用吃饭?”

     “嗯,修炼到一定程度是可以不用吃。”

     “那他们不会饿死吗?”

     “不管是吃饭还是修炼,都是为了获得能量,人只要有足够的能量,就不会饿死。”

     “那为什么还要修炼?直接不停的吃吃吃,不就能飞天遁地啦?”

     刘老爹笑了笑:“一句话可说不清这个问题。”

     “那老爹你教我啊!”

     “虽然都是能量,但是存在的形式却完全不一样。满山的木头也是能量,但是你能吃进去吗?而且不同的形式蕴含的能量也大小不一。”

     “理论上当然可以不停的吃就不需要修炼也可以飞天遁地,但实际要受许多限制,吃了需要时间去转化为自身的能量,而普通的食物,里面的能量其实是很少的,只能维持人不会饿死。一些天材地宝或者丹药蕴含的能量就巨大了,可是如果没限制地吃,转化成自身能力的速度都来不及,那就会爆体而亡了。”

     “那要怎么样才可以没限制地吃?”

     刘老爹摇了摇头:“那就要看资质了,不同的资质就像不同的箱子,纸皮箱,木头箱或者铁皮箱,能装的东西不一样,多少也不一样。但不管什么资质,都不可能没有限度的。”

     “那资质不能改吗?”

     “这个世界没有什么不可能的。改当然能改,但是得看你要付出多大的代价了。要把一个纸皮箱不能毁灭里面东西的情况下改造成铁皮箱的代价,也许已经可以打造千万个新的铁皮箱了。有必要去改吗?又有几个改造得起?”

     “哦……”周明机械的啃着干粮怔怔出神。

     “那为什么修炼还必须要气海?不要就不能修炼吗?凡人没有气海,可是有些人也很厉害啊!我听太爷爷说过,我爷爷就是个很厉害的人。”

     “气海就像是能量的仓库。有仓库你才能装更多的东西,没仓库可以装在衣袋,扛在肩上,只是装得不多而已。凡人没什么东西,才不需要仓库。仓库也是要维护的,比如不能被虫蛀,不能被水淹火烧。仓库越大,维护的成本也会越大,所以能够有大仓库的人,首先必须是一个非常富有的人,否则死得更快。越健壮的人,就越需要吃更多的东西,否则也越容易饿死。凡人再厉害,也不过是资质更好点而已,在修炼者面前,不堪一击。你自己的资质更特殊,连灵力都能储存,老夫枉活了这么多年也是闻所未闻,但那又如何?虽然我不知道你的身体能储存多少灵力,但与气海始终是不能相提并论。你修炼的身法,遇到一般的修炼者还可以逃命,但是万万不能硬拼,不然很有可能一招就能把你打得稀巴烂。”

     “哦!”周明低着头怔怔看着自己的脚跟,郁闷的喃喃道:“阿妹很会赚钱的,她就是一个小财奴。可是我不会啊!”

     周明静静的发呆郁闷了好一会,突然醒觉老爹已经往前走了百十米,赶紧扛着包紧紧跟上。

     “要走到那里啊?都走这么久了。”

     “说了你也不懂,跟着就是了。”

     “一路走过的山上都长满草木,我不信没草药,为什么不在这找?”

     “采药的学问大着呢。不仅要看天时,还要看地形。不同的时间温度,不同的地方长的草药都不一样。这里不会有你需要的其中一味主药。”

     周明不再说话。一老一少在山林中穿行,刘老爹不紧不慢的在前面,周明依然像醉汉一般在后面紧跟。山路十八弯,路小难行坡也多,周明摔倒了好几次。但是身形步法却也运用得更自然纯熟,还使用了不少其他未曾练习的步法。比如上坡就尝试着用了紫电踏云的步法,下坡则用到了倒影流沙。这一路上对这套身法又有了许多很深的感悟。

     虽说是烈日当空,但是在密林中穿行却让人感觉阴森恐怖。鸟语虫鸣不绝于耳,时而又有猛兽的吼叫声,偶尔还有一些莫名其妙的响声,说不出是叫声还是风声,又或者是什么动物逃窜发出的声音。周明有点心虚,跟着老爹更紧了,紧张注意着周围的情况,随时准备着及时逃命。

     不时还会出现一些狮虎猛兽的踪迹,但奇怪的是,每次正当周明紧张万分的时候,那些猛兽不仅没有扑过来,反而远远逃遁了。周明很惊讶,几次想问老爹,但看到老爹若无其事,神情自若,嘴巴张了张,还是作罢没有吭声。

     两人一前一后闷声不吭地一直走到了日落偏西,老爹突然停了下来:“到了。”

     “哦!”周明一听到了,立刻把大包往地上一扔,整个人就趴到了草地上,嘴里喊着:“累死了。”

     “你还不能躺着,起来把这周围的树砍了,把砍下来的树在周围围一圈,然后去找干枯的草木枝回来堆放中间,越多越好。”

     “我动不了了,明天再砍不行吗?”

     “不行。你如果不去找枯草回来,你这小命可过不了明天。”

     “老爹你吓我?”

     “你知道这里是什么地方吗?”

     周明摇摇头。

     “这里叫阴鬼渊,瘴气最重的地方,到了晚上,瘴气就会溢出来,没有火,你死了都不知道怎么回事。”

     周明很不情愿的坐了起来打量周围,四周山峰高耸入云,前面不远处是一片蜿蜒向下的山渊,一直延伸到深处,远处被山峰阻挡了视线,也不知有多远。树木虽然稀少,但却密密麻麻长满了比人还高的野草,蔓藤,荆棘,山渊里笼罩着灰蒙蒙的瘴气,让人看不到底,根本无路可走。

     “既然这里有瘴气,为什么要在这里过夜啊?”周明不满道。

     “只有这里才有你需要的药,你再慢吞吞的不动手,老爹可不管你死活了。”

     周明满腹牢骚,绷紧着脸非常不情愿地从包里翻砍刀喊道:“那要砍多大的地方啊?”

     “周围二三十米距离的草木都清了,不能让火蔓延出去,砍完记得多找枯草树木。老爹现在到山上去采其他药。下面这个山渊,你万万不能下去,否则有死无生。”老爹说完也不再管周明,径直往山上走去了。

     周明一边翻着包找砍刀,一边双眼恨恨地瞪着老爹背影,那表情恨不得要把老爹生吞了。

     幸好在周围的树木并不多,也没有什么大树,这里似乎并不适合树木的生长,但是杂草丛生,要清理完周围也得费很大的力。

     周明有一刀没一刀,慢条斯理的砍着杂草,整个人显得有气无力,万分委屈。

     “你这样砍到明天也砍不了多少,若是这样砍,你也活不到明天了。你是不是觉得老爹逼你很委屈?你以为自己是什么身份?豪门之后?还是权贵之家?什么事情都有人帮你做好?知不知道现在的你就是一个孤儿?老爹我若不管你,你自己能不能活得过一个月不被饿死?别以为自己很了不起,搞不清楚自己所处的身份地位,自视过高的人,最后的结果都只有一个,失败。你现在连自己的处境都搞不清楚,还指望着要回家?要寻回你阿妹?我要说你是聪明还是愚蠢?”

     周明转过身,看到老爹突然又转了回来站在坡上冷冷的看着他。周明心虚的低下头,一声不吭。

     “别自以为是的以为别人天生就要对你好。这个世界很残忍,你对别人有利,别人才会对你好,你对别人无用,你生死都不会有人管你,你若对别人不利,别人还会千方百计要毁掉你。”

     “到这里来采药,采的是你需要用的药,不是你来帮老爹,是老爹我帮你。你也别以为老爹对你有多好,你若对老爹我没有一点用处,老爹一样也不会管你生死。你自己好自为之。”

     老爹冷冷的说完才再次转身往山上走去。

     周明紧紧咬着嘴唇,一股强烈的屈辱直冲脑海,强忍着眼泪,嘴唇隐隐现出了血痕。突然转身,疯狂地砍向杂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