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十六章 深渊寻药
    夜幕降临,周明也已经把周围几十米内的杂草清理完,中间堆了一大堆的枯枝杂草。深渊中渐渐冒起股股寒意,随风袭来。

     周明双手紧抱,缩了缩身子,往山上看了看。犹豫了一下,从柴堆里扯出一把干草生起了火堆。火光熊熊燃起,周明内心稍安,两眼盯着包里的干粮咽了咽口水,又往山上看了一眼。终于还是忍着饥饿,专注的烧起了火堆。

     此起彼伏的虫鸣,不仅没有让人感觉到热闹,反而更衬托出山林的寂静。周明呆呆的看着火光,涌起一股忧郁的寂寞,想起了与雪琪一起在野外的时候,虽然害怕,却没有过这种难受的孤独寂寞的感觉……。

     周明突然之间很想哭,眼睛红红的,眼眶泛出了泪光……。

     周明深深吸了一口气,抹了抹眼,挺直了胸,暗暗咬牙:“我要坚强,我一定行。阿妹我一定会把你找回来,你等着。”“忽”的一下,周明突然站了起来,围着火堆练起了身法。

     火堆周围,渐渐的全是周明的身影,然而,无数的身影只维持了一会之后又渐渐的消失了,慢慢的,最后所有的身影全部都不见了,可是在火堆边,竟然出现了三个一模一样的周明,就像是三个人各自悠闲地做着自己的事情。

     “呼!”一根树枝从黑暗中向着其中一个周明砸了过去,周明漠然的看着树枝袭来,却是不躲不避。转眼之间,树枝穿过周明的身体掉到了地上,毫无阻挡,同时,三个周明又突然消失变成了一个站在火堆的另一边。

     “老爹,你回来啦?”周明对着黑暗中喊了一声。

     “嗯,你进步很大。”老爹背着一筐满满的草药缓缓从暗影中走了过来。

     “谢谢你,老爹。”周明低下头看着火光道。

     “你不需要谢我,帮你也只是为了帮我自己。”老爹放下药筐,在火堆旁坐了下来道:“拿东西出来吃吧。”

     “嗯!”周明迅速从包里拿出了各种干粮。

     “老爹,这个是什么做的肉巴?真好吃。”

     “不知道,可能是野牛肉吧。”

     “你做的也不知道吗?”

     “不是我做的,都是猎户们做好了给我的。”

     “哦!”

     “老爹,药都采完了吗?”

     “其实除了一种药必须要到这里采,其他药都不难采,但是这种药必须要等到正午阳光最猛烈的时候才能下去采。”

     “是什么药?为什么一定要等正午才能去采?”周明好奇起来。

     “这种药叫鬼头菇,生长在阴湿并且瘴气浓重的地方,瘴气越重的地方长出来的鬼头菇药效也越好。”

     “哦!就是长在下面这个深渊里面的吗?是怎么样的?老爹你不是说不能下去的吗?下去就死人的那怎么采?”

     “点着火把就能下去,但是也必须要在正午阳光最烈的时候才行。鬼头菇是靠着吸取瘴气生长的,所以蕴含剧毒,被沾到皮肤都能毒死人,明天你看到了可千万不能大意。这种菇有脑袋那么大,墨黑色的,上面有一些颜色的斑块,如同口眼耳鼻,远远看去就像一个恶鬼的脑袋,很容易辨认。”

     周明大为惊讶:“有剧毒?那之前老爹给我烧水的那些药里没有这种吧?”

     “当然有了,能够把你身体里的灰彻底清理掉的药就是这种鬼头菇了。这种菇非常嗜毒,新鲜的时候因为吸满了瘴气所以有剧毒,不能碰不能闻。但是它的毒是瘴气毒,采回来经过烈日暴晒毒性就会蒸发,彻底晒干以后还不到你的拳头大小,毒性也会没了,但是它依然嗜毒,不仅能够吸取你身体里的各种杂质,不管你中了什么毒它也一样都能吸出来。只要是毒,它都吸。”

     “那岂不是万能的解毒药?”周明更为惊讶。

     “不错,任何毒它都能解,但是也有缺陷。它不是解毒,而是吸毒,吃它毫无药效,只能外用,所以需要的时间也长,一旦中毒也许没等它把毒吸完出来你就先被毒死了。而且保存也很重要,必须单独密封的保存,一旦它吸了别的毒,它的作用就废了。”

     “哇!居然有这么神奇的东西。”周明惊叹道。

     “哼,这个世界神奇的东西多不胜数,有什么好大惊小怪的。”

     “要是我有很多很多这种菇,那我也可以做专门解毒的神医了。”

     “说多不多,说少不少。这种菇在其他有毒的地方也会长,但不是瘴气毒不能去除,都不能用,否则不仅解不了毒,还会加重中毒。”

     “为什么?”

     “这种菇不管生长在什么地方都是剧毒无比,但是只有瘴气毒能够清除干净。”

     “哦!”周明喃喃道:“这种药真奇怪,有可能是毒药,也有可能是解毒神药,不是自己采的都不敢相信了。”

     “这么珍贵的药用来泡澡,好可惜啊!”周明显得有点心疼。

     “这种药分文不值。”刘老爹笑了笑道。

     周明瞪大眼睛看着老爹,满脸不信。

     “整个修真凡界,无人会用。若说有人用的话,那也只是当毒药用。”

     “哦!”周明恍然。

     “这么神奇的药,为什么居然没人会用呢?”

     “因为它的特性太复杂了,这东西并不稀少,许多地方都有生长,人们需要的时候随便在安全的地方采去就可以了,没必要冒着极大的危险进瘴气中去采,自然就没人会发觉瘴气中的鬼头菇与其他地方的鬼头菇有什么不同了。即使有人在瘴气中采到了,不懂它的特性也还是没用。一样都是毒药。”

     “什么特性?”

     “必须暴晒到它完全没有半点毒性的时候才有用。没了毒性的鬼头菇就如一只饥不择食的饿鬼,只要是污秽之物或是毒都吸。但只要它还有半点毒性,或者吸到了些许污秽或毒,那它不仅不会再吸毒,还会放毒。所以只有在把它暴晒到完全没毒的时候及时把它密封起来,不能让它接触到任何东西,包括空气,否则,只要摆放一天就会失效。”

     “原来这样……”

     老爹起身从柴堆里扯出一大堆枯草堆在离火稍远的地方躺下道:“你要看着火不能让它小了,更不能让火熄了。”

     “哦!”周明呆呆的看着火堆,心里还在想着那神奇的鬼头菇。

     对着火堆发呆了很久,突然感觉有异,抬头往山坡上看了一眼,只见几点绿幽幽的光点在空中游荡,吓得周明“啊!”的一声跳了起来对着老爹大喊:“有鬼啊!”

     老爹躺在草堆里毫无动静,周明稍稍定了定神,才感觉这些光点有点熟悉,揣测不安的仔细看了一会:“是狼!”一下子又惊慌起来:“狼啊!老爹,有狼啊!”

     老爹依然无动于衷,周明又惊又急,第一时间就想着要搬石头,围着火堆找了一圈,才发现石头不好找啊!要么是大块的搬不动,要么就没有。急得周明赶紧在柴堆里拖出了一根手臂粗的树枝,树枝尾还拖着一大蓬小枝叶,对着坡上的狼紧张戒备着,心里惊惧万分,带着哭腔颤声不停的喊着:“有狼啊!老爹,快醒醒啊!有狼啊!……”

     “嗷呜……”坡上的狼突然嚎叫起来,吓得周明一哆嗦,差点就要尿裤子了。紧接着,远处又隐隐传来了呼应的狼嚎声“嗷呜……”。

     不一会,坡上的光点越聚越多,那数量只怕不会少于五六十只,上百多的光点隐没于黑暗中不停游荡,如半边天的繁星一般。

     周明再也坚持不住,惊恐得终于哭了起来:“呜呜……我要死了,呜呜,太爷爷,我见不到你了,你快叫大伯来救我啊!呜呜呜……我要死了,快来救我啊……!”

     “你实在是太蠢了。”老爹慢吞吞的在草堆里坐了起来看着周明。

     周明一看老爹终于醒了,如遇救星,大喜过望,大喊道:“老爹,有狼啊!怎么办?”

     “你是老爹我见过的就算不是最蠢的那一个,也差不多了。”老爹摇了摇头,如同看着傻子一样说道。

     “是真的啊,是真的有好多狼啊!”

     “是真的又怎么样?”

     “它们会冲过来吃了我们的啊!”周明着急道。

     “你练那套身法有什么用的?”

     “扛东西不用力啊!”

     “你练那套身法就是为了扛东西?”老爹笑了起来讥讽道。

     周明突然明白了过来,红着脸小声道:“我……我忘记了。”顿了一下又辩解道:“可是那么多狼,用身法也不一定能躲得开啊。要是它们扑向老爹怎么办?”

     “嘿嘿,你连自己都救不了,还想着救老爹我?该说你善良呢?还是该说你蠢呢?”

     周明红着脸低下头,细声问:“那现在怎么办?那么多狼在坡上。”周明醒悟过来自己练过的身法能够躲避狼,心安了许多,不再那么恐惧,但依然有点揣揣不安。

     老爹从包里拿出了几个蜡封的竹筒道:“你把竹筒里的东西拿出来,运灵力于手,往狼群里扔过去,狼就会跑光了。要快,别磨蹭。”

     “哦。”周明略微疑惑地拆开竹筒,倒出了一个灰黑色如小拳头大小的一个小圆球,也不知道是什么东西,迅速往狼群里扔去,只见小圆球刚飞到狼群上方就突然“呼”的一下变成了一个巨大的火球,数米大小,强烈的光及熊熊大火向着狼群滚去,只吓得群狼四处逃窜。周明惊讶道:“老爹你要烧山?”

     “少啰嗦,快往有狼的地方多扔两个”

     周明不敢多说,赶紧又往逃窜的狼群里连续扔了两个,三个巨大的火球瞬间把半个山峰都照亮了,不仅狼群疯狂逃窜,连飞鸟及其他隐藏的动物都疯狂地往远处逃窜,一时间兽声大作。

     不一会的功夫,周围所有的动物都已经逃得无影无踪,火球依然熊熊燃烧。周明担心地问道:“老爹,这样不会烧山吗?”

     “你不会自己看有没有烧起来吗?”

     周明又仔细看了一会,果然就只是火球在燃烧,看似可怕,周围的草木却没有烧起来。

     “奇怪,怎么那些草都烧不着的?”

     “不是那些草烧不着,是这些火根本就烧不着任何东西。”老爹说完,又躺回草堆里道:“别再吵我睡觉。”

     “哦,可是那些火……”

     “这些都是冷火,很快就没了,多加点柴到火堆,睡吧。”

     “哦……!”周明学着老爹,也躺进了草堆,只是双眼还是盯着那几个还没烧完的火球,直到火球终于熄灭了,周明才迷迷糊糊的睡了过去。

     周明看到雪琪带着大伯,阿爹还有阿爷来到了黑熊洞前寻找周明,喜出望外,一边拼命往黑熊洞跑去一边兴奋大喊着:“阿爷,阿爹,大伯,雪琪,我在这里……”

     突然间,黑熊从洞中冲了出来,狠狠地扑向周明,雪琪他们瞬间全部消失不见了。周明惊恐大喊一声:“阿爹。”猛然坐了起来,睁眼就看到老爹把他抱了起来,立刻揪着老爹红着眼激动地吼道:“你这个大黑熊,还我阿爹……。”

     老爹抱着周明转身在火堆边放下:“你醒了就好,火堆没添柴,火苗小了,你被瘴气飘到了。”老爹放下周明后边说边往火堆里添柴。周明呆呆的站在火边好一会才慢慢清醒。尴尬道:“哦!老爹,我不知道,我不是故意的,你,你不是大黑熊,我,我没有那个意思。”

     “那你的意思老爹是大老虎?”

     “不,不是,不是这个意思……”周明结巴着想要解释,脑袋却又是一片空白,不知道要怎么才能说得清楚,越急越是不知道要怎么说。

     “哦!那就是要老爹还你阿爹!”

     “不是,不是……”周明急得连连摇手:“唉!我怎么了?”

     “你别老不是了,暖和一下身子就收拾好东西。必须在正午前找到下去的路,不然今晚还得在这再呆一晚。”老爹戏愚的笑着说道。

     火堆熊熊燃起,周明冰冷的身体渐觉暖和,感觉舒服多了,头脑也终于完全清醒过来。

     “老爹你不是认识路的吗?”周明清醒了过来后才有点意外的问。

     “我又没下去过怎么知道?”

     “那以前的药……?”

     “那只是在山渊边上发现了顺便采的。”

     “哦……”

     “天都大亮了,为什么还这么冷啊?”周明感觉到火堆外袭来的冷风,呆在火堆边不肯挪动。

     “没看到四面都是高山,阳光照不进来吗?”

     老爹不再理会周明,点起一根火把慢慢围着渊口查看。

     山渊口只有五六十米宽,两边都是高耸入云的山峰,若是延着两侧山路往里走去,则是越来越深的悬崖,根本无路可下。唯一的路就只能是长满了杂草的渊口了。

     老爹转过身对着周明喊道:“你拿着砍刀过来,把山渊口这一路杂草全清理干净了,然后放火把下面的杂草烧出一条路来。”

     周明瞪大了眼睛:“这么多?要砍到什么时候?”

     “今天砍不完,那就明天再继续。”

     “要是一路烧到渊底,烧到明天也烧不完啊。”

     “瘴气之下就不会有多少草了,见不到阳光草也长不了。只是渊口下面几十米长满杂草而已,烧掉路就通了。”

     周明不情愿的犹豫了一下,还是转身拿起砍刀了。

     看着非常多,但其实真正动起手来,速度也是挺快的。再加上老爹一直站在身边举着火把,周明又不敢偷懒,时而老爹还指点一下周明运力的技巧,虽说周明年纪不大,但同样也异于常人,灵力运于手,只见一丛丛的杂草飞快的倒下,只是过了一个多时辰,就已经砍出了一条七八米宽的隔离带。

     “好了,你去多找些枯枝推在那里。”老爹指着山渊一侧的山崖上说道。那里往下,正是山渊口往下二三十米的地方。

     周明一肚子火,一肚子的委屈。正想反驳拒绝,脑海中突然响起了老爹昨晚的话“不是你帮老爹,是老爹我帮你……”

     周明赶紧收摄心神“嗯!”了一声立刻跑去搬枯枝了。

     很快,一堆接着一堆烧旺的火被推下了山渊口下,终于从渊口下燃起了大火。

     “啊……!”周明长呼一声,累得躺在了崖边上,忙了几乎一个早上,总算是可以停下来了。周明舒服的躺在崖壁上看着滚滚黑烟与火光,开心的笑了起来。

     “是不是觉得很开心?”

     “是啊!我也不知道为什么,就是觉得好开心的。”周明笑着说道。

     老爹微微一笑,不在说话。两人就这样静静的呆在崖上等待着。

     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眼看就快要到正午了,可是渊口里的杂草才烧掉了三分之二多点。周明开始焦虑起来。

     “老爹,来不来得及烧完啊?”

     “也许差点。”

     “那来不及怎么办?”

     “没怎么办,那就等明天再下去了。”

     “还要在这呆一晚?”周明喊了起来:“没有办法让它烧得快点了吗?”

     “你急什么?还说想修炼?你知不知道修炼无岁月?修炼最忌的就是心急。”

     “我又不是修炼者,为什么不能急?我不想再呆一个晚上了。老爹你帮我想想办法好不好?”周明着急地哀求老爹。

     “就算今天能下去,也未必就一定能找到鬼头菇。那也一样要再呆一晚。”

     周明呆了一下,依然心急地说道:“那至少能下去找过了啊!也许就找到了呢?如果今天不能下去,明天下去又找不到,那不是又要多呆一晚啦?老爹,你就想想办法啊!”

     “你去包里找一个黄色的袋子,里面的粉末拿一半均匀地撒在那些还没烧到以及正在烧着的那些杂草上。记得一定要留下一半,不能撒完,否则就不用下去找药,可以直接回家了。”

     “哦,我知道了。”周明急急忙忙就往大包跑去。

     “呼……”“呼……”那些粉末才刚刚撒进草丛中,立刻便火光大作,火势迅猛剧烈地燃烧了起来。

     “哇!老爹,你这些粉末好厉害啊!这是什么东西,为什么不多带点来啊?”

     “我已经带得够多了,否则你能拿一半去引火吗?”

     转眼之间,最后的那些杂草都已经烧了起来。

     “太好了,终于来得及了。”周明开心地喊了起来:“老爹,这是什么东西?真好用。”

     “不过是硫磺而已。”老爹说着,起身走到大包旁,把里面的许多食物等东西都拿了出来。

     “马上就要下去了,你快过来准备一下。先把这堆火烧旺了,多放大块木头,让它能烧久一点。”

     “哦!”周明兴奋地跑过来往火堆添柴。

     “为什么白天也要烧火?”

     “你是想把这些东西都背到山渊下面呢?还是送给野兽?”

     “都不想。可是这和烧火有什么关系吗?”

     “东西放这里,有火野兽就不敢靠近了。”

     “下去以后千万不要乱摸乱碰,野草小虫都可能会有剧毒,甚至泥土石块都可能是有毒的。若是火把突然熄了,要立刻屏息退回头并尽快点燃火把,少说话,最好别说话。”

     “哦!记住了。”

     老爹把硫磺粉撒在两块布片上递给周明:“这两块有硫磺粉的布包住手脚,这块包着头脸,除了眼睛,任何地方都不能露出来,包紧了。”

     老爹一样样的叮嘱周明做着各种准备。

     山渊口下二三十米瘴气层下面,果然和老爹说的一样,草木稀少,只有一些蔓藤及青苔一类低矮湿滑的植物。两人各举着一个火把,老爹背着空药筐,周明则背着半大包的火把谨慎地一步步往下走去。

     火把是经过特制泡过桐油的,燃烧得特别旺,如同一个小火堆,把身体周围的瘴气纷纷驱散。

     也没用多久,两人弓着身已到了山渊下百多米深处,正午的阳光都照不到了,阴暗潮湿,到处都是滴答声,一些崖壁上还挂着冰,阴寒无比。周围黑蒙蒙一片,火光下,不时的看到一些不知名的小虫子迅速逃窜,山渊下也没有平路,凹凸不平,一个V字形的斜坡底,还长满了青苔,稍不留意就会滑倒摔伤,更有可能会因此中毒而一命呜呼。

     周明从未经历过如此险恶的环境,不由得紧张万分,举着火把的手都微微颤抖,手心早已攥出了汗。

     老爹突然停了下来,缓缓蹲下,一只手轻摆示意周明停下。

     周明初初被吓了一跳,赶紧蹲下,全身轻轻颤抖紧张的看着老爹,也分不清是害怕还是寒冷。

     老爹回过头看了周明一眼,伸手从周明背后的包里抽出两根火把点燃,然后把一根递给周明,示意拿好。周明点点头,接过火把。老爹又指了指周明的脚,然后点了几下步法方位,又往周围指了指。周明明白过来,又点了点头。老爹这才举着两根火把继续往下走去。

     又走了二三百米,灰白的瘴气已经变得灰黑色,似乎更浓更厚了,火把的火焰也被压了下来,变小了许多。

     经过一块崖壁时,老爹突然又停了下来示意了一下。紧紧跟着的周明也赶紧停下。

     老爹缓缓回头往上看去,周明也顺着老爹的视线往上看,在火把闪烁不定的弱光中,突然发现一个面目狰狞,似青面獠牙,怒目圆睁的恶鬼,在周明头上不到一米处,张着血盆大口向周明咬来……。周明惊恐地“啊”了一声用手紧紧捂住嘴巴,手上的火把差点甩掉。心跳得“砰砰”作响,全身震颤,两脚发软,久久不能平静。

     老爹从背后药筐中拿出一根长柄布兜,对着那个恶鬼罩下去轻轻一拉,便往背后药筐放去。随后,从周明背后的包里又扯出了两根火把和一个药瓶,从瓶子里取出一颗鸽蛋大小的药丸递给周明:“含着。”

     周明点点头,掀起一角布片把药丸塞到了嘴里,一股冰冷及浓郁的香味令周明瞬间觉得特别清醒,心情也迅速恢复平静。

     老爹把三支火把搁到地上,用绳子紧紧捆在了一起,其中一支拉出了一截,手刚好能握住,递给周明替换下手上的两支,再次把另外三支火把紧紧捆在一起。

     三支同时燃烧的特制火把,被瘴气压制着烧出来的火焰,却只有外面时一支火把燃烧时的火焰一般大小。老爹做完这一切后,并没有继续往前走,而是再次举起火把往崖壁上来回寻找,果然,再往上往前一点,与之前的鬼头菇相隔不到两米,一个略凹进去的崖壁上,又找到了一个。

     老爹继续在原地慢慢举着火把寻找。周明此时也平静下来了,也学着老爹一样在原地周围慢慢寻找。紧接着,两人都分别再次在崖壁对面,相隔七八米外的渊底一个小水窝往上一两米,以及水窝另一边的四五米处发现了鬼头菇。周明独自找到了一个鬼头菇,使他从刚才的极度恐惧变成了极度兴奋,开心的飞速摆动着火把示意老爹过来采。

     老爹走了过来,看着周明摇了摇头。周明一呆,不明所以。老爹指着周明的胸口又摇了摇头。周明明白了过来,深吸了一口气,手抚了抚胸口对老爹点点头。

     在崖壁附近采到了四个鬼头菇后两人又找了一会,但是再没有发现了。于是又再次往前走。

     周围的瘴气已经变成了墨黑色,到处都是大块大块的冰,也更冰寒刺骨。火把也扎成了四支,两支已经燃尽丟掉了。

     又靠近了一块崖壁,但是老爹这次并没有走近,而是远远站定,神色谨慎,紧紧盯着崖壁缓缓蹲下,伸手指着崖壁示意周明留意。

     一路走来,虽说阴深恐怖,充满危险,但只要自己谨慎,谨防中毒,也能相对无事,小毒虫虽然也不少,但几乎都是惧光怕火,纷纷逃窜,没有一个会主动攻击的。周明也从最初的紧张恢复得轻松自然。

     周明小心走到老爹身边蹲下,仔细看着老爹手指的方向,一块凹凸不平的崖壁,漆黑掺杂着不规则的灰白色,火光照在潮湿的壁面上,闪烁不定的透出反光,并没有什么特殊的地方。周明有点疑惑不解,但是看到老爹认真而谨慎的举动,还是非常仔细地看着有什么不同。但看了好一会还是没看出什么,便想走近了再仔细看看。但才跨出了一步,老爹便低沉地喝了一声:“别走近。”

     周明急忙停住脚步,就在这时,崖壁上突如其来闪过一道黑影,对着周明疾射而来,迅如闪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