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十九章 八戒八戒
    “呼——不容易啊——”

     这东西皮糙肉厚的,要不是一开始自己全力一击,可就玄了。不过……嘿嘿,以赵夺的性子,绝对不会放过嘴边的美味,刚刚那“烤猪肉”的味道馋得他口水直流,现在可好,有得吃了。

     抽出腰间的匕首,割下一大块刺猪肉,肥瘦正好,一看就是极好的肉质,在族里可是很少吃到这么凶悍的野味呢。他在周围找了一些干树枝。

     “噗。”

     一星蓝色的幽火出现在赵夺手中,先是点燃一根树枝,接着燃起一团篝火。赵夺将肉架在篝火上不断翻烤。安静的野外,香醇的美味,莫邪要是在就好了,兄弟,我一定把你救出来,就算是跟金丹巅峰的胡小仙对战也要把你救出来!

     吃到肚皮鼓起,赵夺满足地打了个饱嗝,困意袭来,他并没有睡在温暖的篝火旁,而是爬上一棵参天古树,用腰带将自己固定好,不至于掉下来,以一个不太舒服的姿势睡着了。丛林里每一秒都有可能出现危机,这可不是郊游,性命攸关,他不敢松懈。

     睡梦中听见阵阵哀嚎,声音凄厉。赵夺勉强睁开眼睛,只看了一眼就惊醒了,树下聚满了刺猪,他们围在那只死去的同伴身边,眼中射出的哀怨像毒刺一般直击赵夺。

     头痛!四肢无力!受伤的脸颊火辣辣地痛,伸手一摸,肿得老高。这刺猪果然厉害,只是擦破了一点皮就中毒了,要是被刺中岂不是当场毙命?

     赵夺很想翻个身,糟糕,动不了了!

     看见赵夺醒了,底下的野猪躁动起来,前头的几只开始用身体撞树,好在树足够粗壮,只传来了微小的震动。

     赵夺连手指都抬不起来,他深知蚂蚁撼树的道理,虽然现在影响不大,但用不了多久这群疯猪就会把树撞断。努力控制自己越来越模糊的意识,调动丹田处为数不多的灵力运转起来。当灵力经过他脑海的神识时,浑身一下子松快了不少,借着这一瞬间的缓解,赵夺坐了起来。

     此刻的赵夺心无杂念,身体像是没有重量一般悬在树枝上。除了少部分灵力留在脑海中维持清醒,其余的灵力在周身的经脉飞速游走,裹挟着体内的毒素,原本纯净的灵力此时污浊不堪,3块开元晶中唯一活跃的那块正源源不断地释放灵力。

     “哇——”

     在灵力的包裹中,一口浊血喷出,染红了衣襟,舒服多了。又这样运转了几个周期,吐了几口浊血,赵夺感到四肢渐渐恢复了知觉,五官承受的压力逐渐变小,脸也在消肿。如果以后都要顶着这张包子脸,他宁愿就此隐居山林,再也不见人了。

     地上的刺猪群看到树上的人有了动静,撞击得更疯狂了,古树根部已经出现了一个一寸深的凹陷,照这样的速度怕是坚持不了多久了。

     再吐一口为,体内的毒素就全出来了,赵夺这么估计着。

     那一小块开元晶仿佛承受不住赵夺疯狂的攫取,微微颤动着。赵夺感受到古树的震颤越来越剧烈,也顾不得循序渐进了,等下免不了跟下面的一群猪子猪孙搏斗,他可没时间矜持。

     开元晶由微微颤动变为剧烈颤动,再到飞速旋转,转速达到最快的时候“啪”地一声碰在旁边的另一块开元晶,化为点点尘埃。碰撞形成的灵力波动形成了一圈环状冲击,赵夺周围的空气都凝结了,一片落叶悬浮许久才继续了掉落之旅。…,

     被击中的那块开元晶体积更大,像是有生命一般,被撞得一愣,紧接着一股更加浑厚的灵力涌出,直破丹田,贯穿了赵夺的五脏六腑,与此同时,最后一口浊血喷出,赵夺觉得周身的经脉都纯净了。

     蛊变中期!

     赵夺耳旁似有无数洪钟齐名,仿佛天地间只剩下盘膝而坐的自己,缓缓落定的尘埃,和微微拂过的细风。

     这是赵夺从未感受过的平静,生命在这一刻被赋予与众不同的意义。他很想多停留一会儿,在这静谧中自在地呼吸。

     “吱——”

     重心微微倾斜将赵夺从大成的天地中拉回现实。古树终于禁不住刺猪群的连番轰撞,由根部裂开了。树身上断裂的位置发出的声响如生锈的铁器碰撞,不甘地与引力僵持着。几只刺猪合力一撞,古树终于倒了。

     赵夺双手撑住身下的树干,猛一用力,飞身跃起,此时他体内的灵力已经有了质的飞跃,比蛊变初期增长了不止1倍,蛇眼足以控制20米内的物体。

     赵夺双膝弯曲缓冲了惯性,稳稳落地。

     嘿嘿,这群小猪,正好让我练练手。

     刺猪属于低等智慧生物,基本上所有的行为都出于本能,身上的皮极其坚硬,即使比它们更厉害的凶兽也未必能伤了它们,所以向来在丛林里横行。其实他们的嚎叫未必是因为同类死去,更多是发现猎物的兴奋。

     撞断古树的几只刺猪兴奋极了,调转方向便向着赵夺冲了过来,眼中满是贪婪,背后的毒刺根根竖起,显示着主人的威风,有几根刺已经脱离身体,在周围悬浮着,蓄势待发。

     “嗖嗖嗖——”

     野猪还没跑到跟前,毒刺便已发射。

     来得正好,让你们尝尝蛇眼的厉害,以牙还牙!

     赵夺一把扯下眼罩,嘴角扬起的笑容淡定从容,伴随着实力提升,他的自信也增长了不少。睁开左眼,两道伤痕被眼皮周围的肌肤扯动,活了一般,更诡异了,血红色的瞳孔紧缩,像是随时都能射出毒液。

     此时毒刺的飞行速度在赵夺眼中逐渐减慢,他甚至可以看到毒刺周围被搅乱了的气流。仿佛受到了巨大的阻力,毒刺开始剧烈地晃动,速度更慢了。

     只是一瞬间,所有毒刺调转了方向向着飞奔而来的刺猪刺去。这一切发生得太快,刺猪还没明白是怎么回事就眼前一黑,倒在了地上,眼睛上传来的剧痛让它们的身体不断颤抖着。

     5只,均是双眼被刺瞎,它们怎么也想不明白,自己放出的毒刺怎么会来攻击自己。

     尖锐的嚎叫声刺激着同伴的耳膜,唤醒来自灵魂深处的恐惧。刺猪们面面相觑,在这丛林深处,他们一向横行,这样强劲的对手实在少见,可他们仍在数量上占有绝对的优势。

     “哈哈,一起来吧,我可没时间在这陪你们玩。”

     刺猪的阵型变换,从两边包抄了过去,形成一个包围圈。

     赵夺扎了一个稳稳的马步,双拳齐发,霸道的气浪掀飞了为首的几头刺猪,左眼红光大盛,皮肉拉扯的声音“嘶嘶”地响起,那几头刺猪后背的刺竟然连着血肉被尽数拔出,凄惨的嘶吼声响彻整片树林。

     赵夺单手一扬,被拔出的刺带着破空的声响刺向背后偷袭的几头。这次他们学聪明了,赶紧掉转头保护自己最脆弱的眼睛,用坚实的后背接下了这一击,即便如此,后背还是被轰得如同筛子一般破烂,满背的刺根本分不清是自己的还是同伴的。…,

     这是在短时间内能做出的最强攻击了,两侧的刺猪已经近在咫尺,攻防都来不及了。赵夺一脚踏地,高高跃起,迎面而来的两拨刺猪根本停不下脚,互相撞得猪仰马翻。正迷茫时,上方一股恐怖的压力袭来,赵夺双拳合拢,火箭般从上空直射而下,巨大的力量在地面上扬起了一片飞沙走石。

     “去——死——吧——”

     刺猪们感觉到了死亡的威胁,却并没有慌张,他们是常年群居的动物,比一般人还懂得协作,大量的倒刺汇聚着,形成一块黑压压的屏障,刺尖对准赵夺,隐隐泛出寒光,位于中心的几只刺猪更是抱着必死的决心,不闪不躲,放出所有灵力支撑着屏障。

     “不好!”

     赵夺以一个刁钻的角度一闪身,避开了与刺群的正面冲撞,速度太快无法控制,他在空中调动所有灵力为自己布好屏障,重重地砸在了地上。

     赵夺在地上打了几个滚,率得满身泥土,非常狼狈,他心中大怒,无奈上百支毒刺紧随而来,让他避之不及,蛇眼控制了一部分毒刺,另一部分虽然速度有所减慢,最终却没能控制。

     这种千钧一发的时候,人反而更容易镇定,他用蛇眼牵动着那些被控制的毒刺,在空中旋转了起来,顿时刺雨被搅得乱做一团,有少部分毒刺冲破阻碍飞了过来,纷纷被赵夺的灵力阻挡,掉落在地。

     赵夺深知毒刺的厉害,丝毫不敢松懈,本来侧一侧身就可以躲过去的,也用防御硬接了下来,他可不想再经历中毒的痛苦了。

     刺雨终于平息,灵力消耗太快,赵夺重重地喘着气,刺猪犹如疯了一般,一刻不停地向着赵夺冲来,他们后背的刺已经少了大半,狼狈不堪,小眼睛里闪着冰冷的仇恨,一旦落败,赵夺必然被他们碎尸万段。

     还有几十根毒刺被蛇眼控制着悬浮在空中,就用你们了!

     蛇眼将他体内剩余的灵力尽数吸收,毒刺以最快的速度向为首的3头刺猪飞去。顿时三个倒霉蛋的脸上插满了毒刺,惯性带着他们的身体向后狂飙,撞倒了十几只同类,直到撞上三颗大树,毒刺深深地订入树身,三个痛苦的家伙终于得到了解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