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十六章 兵分两路3
    “大祭司!我们来了!”

     同伴的呼喊声让巫蛊族士气大振,一名高级蛊师率领着万余名蛊师加入战斗,顿时外围的一大片人马兵中了毒蛊的攻击,大大缓解了樱七这边的压力。

     “杀了他们,给死去的族人报仇!”

     “对,杀了他们!”

     喊杀声震天响,摄人心魂。

     “哼,就这点人也敢出来丢人?”

     远处山坡上,一只浑身披着金色铠甲的人马高傲地俯视着战场上的巫蛊族。

     “增派3倍兵力!”

     “是。”

     更多人马兵不断从山坡涌入战场,本就不大的战场瞬间被挤满了,后面的人马兵不断推搡,根本不顾同伴的死活。巫蛊族本就不擅长近战,包围圈迅速缩小,后来的万余蛊师很快陷入敌人的车轮战,自顾不暇,更别说救援了。

     “我们被包围了,怎么办?”

     “大祭司有危险!”

     为首的老者眼看着战局再次被扭转,他一边指挥着族人防御,一边飞速思考。

     “停止攻击!高级蛊师来我身边开启虚空之门,召唤灵蛊,其余蛊师在外围防御。”

     “是!”

     哼,竟然被摆了一道,雷破天这个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的,明明说要截杀巫蛊族其它人,自己只要负责拖住樱七就行,怎么放过来这么多人,害老子麻烦。

     时间就是生命,阵型迅速变换。

     虚空之门是巫蛊族特有的高级召唤术,需要多名高级蛊师合力完成,耗时长,一旦虚空之门打开,将释大量已死毒蛊的魂魄,就是灵蛊,灵蛊比一般的毒蛊厉害几倍甚至几十倍,杀伤性极强。这种召唤术及其消耗蛊师的灵力,而且还要折损参与者的寿命,如果不是到了危难关头,老人绝不会做这样的决定。虽然知道要被折损寿命,所有的高级法师仍义不容辞地快速向老者汇聚,很快外围只剩下大量中级和初级蛊师,守护好召唤术,他们才有活命的机会,灵力的消耗如流水一般,一些灵力耗尽的蛊师几乎是在用自己的身躯阻挡人马铁骑。

     “虚空之神,请您收走我卑微的寿命,让我的族人免于苦难。”

     老者高举自己的养蛊瓶放声吟唱,所有的高级蛊师都跟着他吟唱起来。

     “虚空之神,请您收走我卑微的寿命,让我的族人免于苦难。”

     “请怜悯您的信奉者,不要让他们的鲜血染红土地,不要让他们的灵魂居无定所,不要让他们的意志消殒。”

     “请怜悯您的信奉者,不要让他们的鲜血染红土地,不要让他们的灵魂居无定所,不要让他们的意志消殒。”

     随着众人吟唱,成千上万的养蛊瓶缓缓飘起。高级蛊师的养蛊瓶往往带有不同的灵力,闪着华光,如星辰一般,绚烂多麽。

     樱七看着冉冉升起的光彩,泪水打湿了眼眶,成千上万族人因为自己的错而折寿,她愧疚得心口绞痛。

     养蛊瓶上升的速度极慢,随着上升不断变化位置。人马的车轮战让人没有一丝喘息的机会,外围的蛊师大片大片地倒下,俨然已经变成了一场屠杀。他们血红了双眼,有人被砍断了一只手臂,就用另一只手臂与人马搏斗,毒蛊完全暴露在人马的铁蹄之下,有些直接被踏成肉泥,余下的也顾不得防卫,拼死保护着主人,一时间血流遍地。

     一个年轻的中级蛊师灵力早已耗尽,最后的一只蝎蛊被人马踏飞的瞬间高高翘起尾巴将几滴毒液注入人马腿部。年轻蛊师拔出腰间的匕首刺去,那头人抡于倒下了。紧接着他就被旁边的另一头人马刺中,张剑贯穿了他的身体,直入心脏。…,

     倒下的瞬间,他向着高级蛊师的阵法望去,一名年轻的女性蛊师正全神贯注地施展着灵力。

     “丫头,我以后怕是没办法保护你了,照顾好自己。”

     默念了最后一句话,带着不舍,少年缓缓合上了眼睛。他是死在战场上的光荣的巫蛊族战士。

     包围圈再度缩小,蛊师们用人墙构筑起的防御岌岌可危,空中的养蛊瓶仍不紧不慢地变换着位置。此时樱七这边的100名高级蛊师仅剩下十几名,眼看就要被碾碎了,樱七的灵力几乎枯竭,连勉强保护为数不多的族人也做不到了。给族人加上最后一重防御结界,这个矮小的女子也拔出匕首加入了肉搏战之中。

     独角麒麟兽全身都被鲜血染红了,它一直守护在主人身边,头上的独角越来越暗淡,几乎看不见光芒了,樱七好几次差点被人马兵劈中,它矫捷地帮她挡了下来,身上逐渐出现伤口,眼看阵法形成得太慢,麒麟兽大急。

     “主人,照顾好自己。”

     “不!”

     脑海中的声音响起,樱七身体一颤,她知道独角麒麟兽要干什么。

     一道华光从麒麟兽的角上射出,华光一进入养蛊瓶盘旋的区域,立刻被疯狂地吸收,养蛊瓶运转的速度一下子增加了好几倍,迅速排列出六芒星的形状。星体中心出现了一块黑斑,黑斑迅速扩张蔓延,遮住了整块天幕,让人徒生敬畏。

     “是虚空之门!成功了!”

     所有的族人都沸腾了,他们有救了!

     随着第一声嘹亮的啼鸣,一只七彩长尾雀破空而出,紧接着各种奇形怪状的虫蛊潮水一般涌了出来。

     “那是什么?”

     “快退啊!”

     原本杀得热血沸腾的人马兵被这一幕惊呆了,队伍更加混乱,甚至出现了相互踩踏的情况。

     独角麒麟兽欣慰地看了樱七一眼,缓缓倒下,它用自己上千年的寿命向虚空之王献祭,缩短了召唤阵一半的时间。灵兽的忠诚震撼了在场的每一个人,樱七飞扑到它身旁,让它的头枕在自己的腿上,不断抚摸着它的脖颈。

     “你坚持一下,挺住……我这就带你去见巫医长,他……最厉害了,一定能救活你,千万别死啊,坚持住……”

     独角麒麟兽头上的角不见了,现在身体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衰竭着,他的寿命正在被透支,他能看到的只有蒙着头纱的樱七。被驯服之前它只是只普通的灵兽,虽然有着千年的寿命和让人羡慕的灵力,却终日在山野间游走,像孤魂野鬼一样,是主人让它找到生存的意义。他们心意相通,虽然主人外表冷漠,内心却充满了对族人的热爱,为保卫族人不惜自己的性命。这样的信念是它从未感受过的,现在,就让我也保护你一回吧。

     现在它像一只刚刚出生的小兽般孱弱,但有樱七在,它便什么也不怕,它觉得此刻才是自己最强大的时候。

     真困啊,睡一会儿吧……

     远处的山坡上,人马族首领看着这逆转性的一幕,心中极为震惊,这些人竟然一寸都不肯逃,那愚蠢的灵兽竟然为了这帮渺小的人牺牲自己,太可恶了。他眯起眼睛打量着空中的六芒星,不能再拖了,必须赶紧阻止。

     “全体进攻!后退者——杀无赦!”

     一边怒吼一边向着乱的如一锅粥的战场俯冲而下,强大的灵力在他体外形成了厚厚的保护屏障。偶尔有一两只灵兽像他攻击,均被他浑厚的灵力扫为灰烬。…,

     人马兵看见首领怒火冲天的样子赶紧停止后退,硬着头皮与灵兽搏斗。

     “让开!”

     首领手中长戟一挥,将一名人马兵挑翻在地,越过他的身躯继续飞驰,根本不管手下的死活。他的目标正是战场中央的上百名高级蛊师。此时他们正耗费大量灵力维持虚空之门,一些蛊师陆陆续续地吃起补充灵力的药丸,根本无暇顾及防御。

     近了,更近了……

     来吧,让我杀个痛快。

     人马首领嘴角挑起一抹血腥的笑,我就喜欢这样一点一点耗死对手,你们绝望的眼神是多么让人陶醉。

     一枪扫过,两名中级蛊师顿时身首异处,杀戮的快感让他浑身颤抖。

     “嗖——啪!”

     距离20米远的时候,长戟脱手而出,正中一个高级蛊师心口。那高级法师只转头看了他一眼,决绝的眼神,继续分表必争地维持着虚空之门。

     “嗖——”

     飞驰到那名高级蛊师跟前,一把拔出占满鲜血的长戟,喝吧喝吧,多喝点,今天我要用鲜血喂饱你。

     高级法师没吭一声,倒下的过程中透支了所有的灵力维持着自己的那只养蛊瓶。

     “对不起了,大家。”

     “啪。”

     一只养蛊瓶在空中爆裂,巨大的六芒星颤抖了一下,开始出现裂痕。

     即使死亡近在眼前也没有一个蛊师离开自己的位置,他们放弃了防御,宁愿让这虚空之门多开启一会儿,多借一些灵兽参与战斗。

     人马首领实力仅次于巫蛊族族长,长戟挥舞,好几名高级蛊师倒下,六芒星内又发生了几下爆裂,再也无法支撑,虚空迅速收缩着,很快就不见了,再也没有灵兽出来。

     见老大破坏了对方的召唤阵,人马兵再次涌来,他们一部分与灵兽缠斗,一部分步步逼近这群高级蛊师。都是他们召唤出的破灵兽,让自己没杀尽兴,他们脑海中只有一个念头——杀!

     “住手!谁敢再动我巫蛊族一根汗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