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三十二章 巫蛊归来
    “昨晚的天象,是什么意思?”

     青龙城,王宫内。唐朔眉头紧锁,一名老者梳着简单的发髻,旧得发白的袍子上北斗七星图案磨损得都快看不出来了。与朴素的穿着形成鲜明对比,老者的表情倒是很丰富,看得出来是个不好的消息,他正绞尽脑汁组织一些温和的说辞,不至于惹王生气。

     “回答我!”

     唐朔显然是缺乏耐心的,要不是他占星的能力最好,才没有人愿意跟这个老古董打交道,要是她还在就好了……

     看出王在走神,老者小心地观察着,唐朔刚一回神他刚好开口,时间把握的分毫不差。

     “昨晚的奇异天象,并未预示任何信息,而是有人利用占星术借了星宿之力。”

     “是谁?”

     “还不知道,但可以确定,并不是已知占星师中的任何一个,因为,那人非常强大。”

     “有多强大?”

     “比我强。”

     “这次的事,和巫兽两族的战争有关系吗?”

     “表面上看没有关系。说来也奇怪,但凡是与巫蛊族有关的星象,都无比错综复杂,有些甚至老身穷极学识也看不透。听说这次两败俱伤,咱们是否出面调停以示天威?”

     “哼!天威!本来还想把巫蛊族收买了,可那老头子软硬不吃,撑到现在,这次兽族大军压境也不肯向我求援,现在巴巴地跑去干什么?让人笑话?!”

     当怒斥爆发到最后一个高音,老者被那沉重的威严压迫得差点跪下,他紧张地注视着王的表情变化,而王根本不屑搭理他,独自陷入了沉思。前几天刚刚出现一个太极境界,现在又来一个如此强大的占星者,好像有一股势力正在暗地里蠢蠢欲动,却又抓不到一丝线索,这个巫蛊族究竟有什么见不得人的?虽然他唐朔打个喷嚏整个辛泽大陆都要哆嗦一下,可是要对付太极境界的人,再加上整个大陆最厉害的占星师,就是自己出手也未必有全胜的把握,更别说手下那群了。

     “明天起,全国戒严,所有凝水巅峰以上修真者,进入腾龙帝国必须经修真管理所登记,尤其是巫蛊族和兽族,要仔细盘查,拒绝登记的——杀。”

     唐朔起身甩了甩衣袖,今天是怎么了,连衣服都不大合身了。高处不胜寒,旁人只看得到他的风光权势,有谁能知道那权势背后的提心吊胆如履薄冰,自从出现种族部落,自从各种族部落出现首领,迄今为止还没有任何一个被赶下台的首领得以周全。唐朔的的双手被权利撑得越满,就越是抓不住安全感。

     孤灯冷案,如果当年肯退一步,至少现在她还在这里吧。这世上最完美的莫过于“如果”。思念汹涌,唐朔就这么趴在案几上睡着了,背影有几分落寞。

     胡小仙一行一进营地就引来了巫蛊族众人观望,他们深居简出,除了赵夺,很少见到人类,三个人男的英俊女的俏丽,让这群单纯善良的人怎么都看不够。赵夺远远看见大祭司和胡小仙,不是吧,他胡小仙长得再帅也不至于要引起围观吧?嗯?怎么还有两个人?

     看清来者正是几天前打得他满地找牙的少年,赵夺的嘴巴再也合不上了,对这个少年,他又怒又怕,没有拿到那该死的血祭婴莲也就罢了,怎么还找上门来了。

     “大祭司。”

     赵夺谨慎地跟樱七打着招呼,站得显然比平时远了一截,樱七在心里笑出了声,这小子,总算知道怕了,这顿揍没白挨。…,

     胡小仙早就猜出了赵夺的心思,大步上前勾住他的肩。

     “赵夺小弟,关键时刻还是你大哥我厉害,血祭婴莲已经找回来了,那个变态——”

     小声嘀咕着,胡小仙朝罗曼怒了努嘴。

     “那个变态,也被哥哥我制服了。”

     赵夺再清楚不过了,以胡小仙死要面子的个性,挨打也不会承认的,怎么着都得在口舌上扳回一局。

     “是是是,你把人家打败了,早干什么去了?害我那天差点挂了。”

     “这个……临场发挥失误。”

     “少废话,血祭婴莲的果实呢?”

     这是胡小仙最头疼的问题,要不是那个突然冒出来的女孩……哎!

     “今天稀客真多啊,恐怕我巫蛊族庙太小,装不下这么些个大佛。”

     人群自觉地向声音的方向让出一条路,巫医长满脸疲惫,看来这些天救治伤员把这个年过古稀的老人累坏了。看到他熬夜熬得眼睛微微泛红,赵夺的心钝钝地痛了起来。

     樱七快速对罗曼耳语一句,迎了上去。

     “巫医长,怎么生这么大的气啊?”

     “哼!赵夺他小,不懂事,连你这个大祭司也不懂事吗?”

     这是第一次,有人敢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训斥樱七,即使他是巫医长,那也是不应该的,在族人眼中,樱七就是强大的代名词,是她用占星之术让这个小小的种族躲避一次次灾祸,逐渐踏入大族的行列,所有人都带着不可思议,当然,还有一点新鲜刺激的心情看着樱七,猜想着这个从来不以面目示人的大祭司发起怒来是什么样子。

     “您说得对,这事我不应该插手。”

     樱七的回答谦逊诚恳,就是一个晚辈向长辈的认错,顿时一片哗然。

     “赵夺已经不是小孩子了,他要肩负起统领巫蛊族的责任,很多事我们的确不该再管了,他有能力自己做决定。”

     樱七的话分明带了几分暗示,巫医长当然听得出来,樱七的意思是干脆放任,他也别插手了。赵夺感激地看了樱七一眼,这是在帮自己啊。

     “巫医长,既然我樱七做错了,就要有悔过的样子,赵夺的事我不再插手了,我希望他能自己做出正确的决定。长老两天前就派人传信让我回去,一直拖着可不好,我现在就出发,赵夺就由您来照顾吧。”

     说完,樱七一侧身从巫医长身旁闪过,快速走向远处自己的房间。

     “您就是赵夺常跟我说起的巫医长把?久仰久仰!”

     于是胡小仙的个性中又增加了一条“人来熟”。巫医长本是来兴师问罪的,被樱七一番软刀子割得先就输了气势,再说了伸手不打笑脸人,那胡小仙可正把那张帅到天下绝唱的脸笑得比花还灿烂,看得巫蛊族少女蛊师脸红得像十二月的柿子。

     “哼!少给我装!那天救你耗费了我不少草药,起码100两银子,拿钱来!”

     赵夺郁闷得暗暗跺脚,老小子,怪不得每次斗嘴你都输,胡小仙一看就是个有钱的主儿啊,要是换做我,怎么着也得收他500两。胡小仙要是知道财迷赵夺在想什么,绝对吐血而亡。

     “好说好说,您受累了,我狐小仙何德何能,竟然有机会受巫医长您救命之恩,这是多少银子都买不来的。”

     说着胡小仙干脆掏出一把金子,那可是金子,显然比巫医长说的100两银子高昂多了。胡小夏却没有半点显摆的意思,毕恭毕敬地将金子放入巫医长手中,又向着老人深深做了个揖。巫医长完全懵了,自己分明是来势汹汹的啊,分明是来教训这群人的啊,怎么反倒被他们弄得没了脾气,倒好像是自己无理取闹一样?实在是太郁闷了,太太太郁闷了。…,

     无论怎样,终究是胡小仙和赵夺有求于他,想让这个倔强的人开口答应绝对不是件容易事。罗曼表示在保证婴莲周全的前提下可以答应让巫医长尝试,至于如何说服巫医长,恢复修为能否成功,他一概不管。

     回归二人组,赵夺和胡小仙计划一番,觉得比较稳妥了,才像巫医长的住处走去。巫医长正在照顾一个受伤的族人,那人一条腿断了,残肢虽然经过精细的包扎,又添加了很多植物熬出的汤汁,仍有血水不停渗出。那人脸色蜡黄,两眼空洞,不呻吟也不叫喊,安静得可怕。巫医长的脸色也不好看,感觉到赵夺和胡小仙来了,故意不回头,看都不看他们一眼。

     “赵夺,你过来看看,你看着他。他叫何宇,比你大6岁,你小时候跟他一起玩,天天‘宇哥哥,宇哥哥’地喊,你还记得吗?”

     赵夺只觉得脑袋里嗡嗡地响,这个人,这个没有一点生气的人,这个可怜的只剩下一条腿的人,是宇哥哥?他仔细端详着那人的容貌,想要找出一点倪端立即否定长老的话。可是越看越觉得像,消瘦的脸上,两道飞扬的剑眉和宇哥哥一样,虽然是塌鼻梁,但比一般巫蛊族还是要高出一点,和宇哥哥一样,嘴很大,笑起来可以爽朗到远远看去整张脸上只剩下一张嘴了,和宇哥哥一样。

     “不是的,这不是真的!”

     赵夺不停摇头,眼泪已经不可抑制地夺眶而出,心里酸得浑身发软。他抽噎着轻轻拍了拍躺着的人。

     “宇……宇哥哥……我是小夺啊……宇哥哥……你看看我啊……”

     躺着的人被照度推得一阵摇晃,可眼神始终停留在眼前的一小片空气中,任由赵夺哭喊,眼睛眨都不眨一下。

     “像他这样的人不计其数。200年了,这是我见过的最残酷的战争,你好好看看他,把你今天看到的牢牢记住。你是巫蛊族未来的长老,今天他们欠下的债,以后要由你讨回来!”

     (明天起恢复每天2章,蚊子决定不再求票求收藏什么的了,专心码字,就这样。我想文字对蚊子来说,最重要的不是成绩如何,不是有多少人看,而是能有几个小友,听我娓娓道来,最重要的莫过于不要丢了做事的初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