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三十四章 砸锅卖铁
    对少年赵夺来说,那天的一切简直就是场噩梦,生死与共的兄弟胡小仙不理他了,看着他长大的巫医长要置他于众矢之的。

     我究竟做错了什么?这个问题在他脑海中挥之不去,坚持自己认为对的事,难道有错?让巫蛊族从此不受战争之苦,难道有错?不想让两个好人产生误解,难道有错?心里的憋屈没处发泄,赵夺对着一颗大树猛然轰出一拳,倒霉的树轰然倒塌,还是不过瘾,浑身的灵力如火山爆发一般。

     “啊——”

     狂吼一声,赵夺在丛林中狂奔了起来,杂乱的树木、坑洼不平的道路、暗处受惊的野兽,一切都不能阻挡他的脚步,除了不停奔跑,他别无所求。

     如果奔跑能将这些烦心事甩得远远的,他宁愿一直这么跑下去。

     直到跑出丛林,终于恢复了些许神智,赵夺大概辨别了一下方向,越过这片浩瀚的草场,前方应该就是人类的龙腾帝国,身后的树林是他生活是十几年的巫蛊领地。

     进还是退,只在一念之间。

     我还有家可回吗?无奈地苦笑了一下,赵夺最后看了一眼那片郁郁葱葱的树林,再见了,大祭司,再见了,巫医长。转身大步向前。

     赵夺,从现在起,一切都要靠你自己了。

     少年咬紧牙关,眼底满是坚定。龙腾帝国,我来了!

     一夜步行,赵夺又渴又饿,无奈身上又没有钱。当东方的天际泛出一线鱼肚白,一座宏伟的城池终于出现在赵夺眼前。高大的城墙,尖尖的塔顶,这是一座纯白色的城市。时逢日出,在霞光的映衬下,整座城池洁白地甚至泛出了淡淡的光晕,就如同它的名字——光明之城。也只有这样直白纯粹的字眼能够概括这座城池的宏伟。

     “乖乖,外面的世界果然不同。”

     听说这只是龙腾帝国普通的主城之一,如果是都城青龙城,那得是何等壮观。赵夺抹了抹口水,真不敢相信世界上竟有如此华丽的地方。这,便是征程的第一站。

     城外不远处的村庄,矮矮的安逸的草屋冒出袅袅翠烟,普通人家开始了男耕女织忙碌而幸福的一天,此时陆续有农夫挑着自家种出的小菜想要赶早进城卖个好价钱,赵夺一身平凡的打扮,混在这群人中倒也不显得突兀,只是那只眼罩轻易便暴露了他的身份。

     戒备森严的城门口早已排气一条长队,引起人们不满的议论。

     “这两天怎么回事,天天严查。”

     “就是啊,一点不肯通融,上次我忘了带身份牌,那守卫明明认得我,以前进进出出没少给他送新鲜果子,愣是让我回去拿,你说气人不气人。”

     “可不是吗,我这一筐菜就卖个新鲜,这么一耽误,你看看,菜都蔫了。”

     ……

     ……

     赵夺郁闷地发现周围的人手上都拿着一只小圆牌,大部分都是木质的,偶尔有一两个铁质的,一看那些拿着铁质圆牌的人就知道一定是练家子,身上肌肉突起,像一只只小耗子。赵夺注意到有一个拿着银质圆牌的年轻人安静地站在人群中,赵夺明显感觉到他的修为在自己之上,肯定是凝水期了。

     感觉到有人在窥伺自己,少年转头向着赵夺点了点头,算是打招呼,反倒弄得赵夺有些不好意思,做坏事被人抓到了一般。

     看样子只有有这个小圆牌才能进城,人类真是麻烦,看到他们手中的牌子,赵夺想起巫蛊族莫争大叔家后院养的一群猪猡,一个个的被编了号以便区分。…,

     “大哥,我今天出门太急,忘了带身份牌,怎么办呢?”

     “那你就只能回去取了。”

     旁边的人显然等得不耐烦了,回答赵夺的态度多了几分恶劣。赵夺无所谓地耸耸肩,厚着脸皮继续追问:

     “大哥,我家里有急事,从远处赶回来的,现在回去取肯定来不及了,有什么别的办法吗?”

     “哪那么多废话!没有身份牌就站后头去!等下别耽误老子进城!”

     说着那人不客气地把赵夺向后推搡,后面的人当然愿意前头少一个人排队,纷纷响应,排在前面的人表情冷漠,有些眼睛里带着看好戏的精光,恨不得两人立刻打起来。

     赵夺虽是个孤儿,可是毕竟名义上他是樱七的养子,又颇受长老和巫医长疼爱,即使有一些人看他不顺眼,也不满如此明目张胆地欺负,表面上还是要客客气气的。赵夺在巫蛊族哪受过这个气,倔脾气一上来,就要释放灵力教训这群人。

     “啪。”

     没等赵夺出手,推搡他的人已经倒在地上了,一旁,刚刚那个拿着银质圆牌的少年手上的浮尘轻轻一甩。

     “该死的下贱,我的人你们也敢动,活腻了吧!”

     浮尘一扬眼看着就像那人劈了下去。以少年的修为,这一击那人必死无疑,赵夺没有一丝犹豫,释放出一大半灵力接下了这一招。那人早就吓傻了,倒在地上面如死灰。

     “不是什么大事,还请兄弟手下留情,赵夺谢过您肯出手相助。”

     “说得是。愚民,要不是这位兄弟替你求情,今天必然让你脑袋开花!”

     少年虽然帮了赵夺,可他说话时趾高气扬的样子着实令赵夺反感。

     “刚刚听闻你忘了带身份牌,恰好我的银质身份牌能带一名随从进出,不知兄弟是否愿意委屈一下扮作我的随从呢?”

     赵夺是个实在人,没什么心机,也不爱面子,听了这话他大喜过望,真是正瞌睡的时候有人送来枕头,别说扮随从了,就是扮成牛马驮着他也没问题。

     顺利进城,少年的身份果然不一般,那银质圆牌一亮,连满脸凶相的守城卫兵都恭敬了起来,迎面而过竟然向他行起了礼。

     看来这银质的小牌牌是好东西,以后要多收集些。

     “我叫赵夺,兄弟怎么称呼?”

     “唐十九。”

     “多谢唐兄帮忙,以后要是有什么需要我出力的,你尽管说,我赵夺绝不推脱。”

     少年当然不叫唐十九,他本名唐烨,是同辈中年龄最小的王室成员,也是王室血脉最边缘的人,出身庶子,自然低人一等,在赵夺看来,都是妈生的,根本没有任何差别嘛,可在尊卑等级制度森严的人类帝国,尤其是王室,那可是天壤地别。外人看来他是风光的“唐十九”,究竟受了多少气只有他自己清楚。

     真是个怪人,偌大的腾龙帝国竟然有人不知道他“十九爷”,有意思。

     唐烨因为帮助了这个毫不相干的怪人而心情大好,赵夺就可怜了,一方面刚才发生的事不断冲击着他的神经,为什么会有这样的种族?冷漠的荒谬的,他突然觉得这座洁白的城池里也许掩藏着不为人知的肮脏。另一方面肚子实在太饿了,赵夺决定先忘掉刚刚的事,肚子都吃不饱咱就先别追求精神食粮了。

     摸了摸口袋,一个子儿都没有,即将陷入沮丧的时候,赵夺摸到了一样东西,是从“猫眼绿”那里得来的养蛊瓶。与普通养蛊瓶不同,这一只表面泛着淡淡的蓝色光晕,有少量灵力波动,应该能值点钱吧。…,

     好一番打听,赵夺终于找到了不远处的玲珑阁,这里的人果然冷漠,问个路也这么难,赵夺在心里暗骂,妈的老子欠你们钱吗,一个个的都板着脸。

     据说玲珑阁是光明城里最大的商铺,老字号的铺子,在各大主城均有分号,但凡有好东西要出手,人们总是选在这里。玲珑阁共7曾,赵夺刚一进门就被眼前琳琅满目的商品震撼得长大了嘴巴。

     “这位公子,本店应有尽有,需要点什么?还是有宝贝要出手?”

     一名亭亭玉立的姑娘大大方方地站在赵夺面前,显然,她将全程陪同赵夺买卖,提供讲解和引导的服务。姑娘脸上职业化的笑也能显得亲切可人,可见没少练习,其实她心里正在暗骂,看样子这是个穷鬼,什么也买不起,但愿他快点走,自己好接待下一位客人,哎,真希望来个有钱的主儿,多打点赏(亲们,蚊子也求赏啊,点击推荐收藏,各种的求啊~您继续看,小女子退下了)。

     被姑娘的落落大方打动,赵夺稍微放松了一些,看了看那只养蛊瓶,虽然有些舍不得,可这东西也不能当饭吃啊。

     “我想出售这件东西,还请您给估个价。”

     那姑娘一看赵夺手中的养蛊瓶脸色立刻变了。自打巫蛊族与兽族交战,玲珑阁便再也没有入手过一件巫蛊族的东西,这只养蛊瓶品相顶多是中等,但既然能有一只,显然他有着什么神奇的门道。

     巫蛊族过着最原始的种植狩猎生活,族内几乎没有流通的货币,每隔一段时间,会有族人带着林子里盛产的灵药和狩猎得来的物品去人类光明城换成钱,再买些生活必需品带里,比如赵夺的这只蛇眼,要是放在玲珑阁,一定能卖个好价钱。

     巫蛊族的领地物产丰富,但长老严格控制物品流通,每年能流入他国的东西少之又少,长老很清楚,这世界上最可怕的莫过于贪婪,若是让别国窥伺到巫蛊族的富饶,必然又是战祸连连。这么以来,这块地域也被笼上了一层神神秘的色彩,关于巫蛊族的传说向来是孩子们最喜欢听的。

     物以稀为贵,凡是巫蛊族商人出手的商品,价格均要高出一些。这群最不会做生意的人却做成了最好的生意,让其他商人颇为眼红。运气偶尔也会跟那些钻营的人开开玩笑。

     “公子,楼上请。”

     如果说刚才那姑娘的态度是落落大方,那现在绝对是毕恭毕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