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三十三章 众叛亲离
    巫医长冷漠地看了胡小仙一眼。

     “你算不上坏人,但我不会帮你的,这里是巫蛊族营地,我们不欢迎兽族,你走吧。”

     胡小仙显然低估了眼前这位老者的智慧,也许下午那般拙劣的表现就是他故意装出来的。赵夺的情绪几近崩溃,他用为数不多的狼不断提醒自己此行的目的,最后深深看了一眼宇哥哥,抽了抽鼻子。

     “正因为战争残酷,让我们的族人妻离子散,我才想永远告别战争,做一次能够一劳永逸的尝试。我相信胡小仙。”

     强迫着自己压低哭腔说出这番话,深呼吸一下赵夺都觉得整个肺部在抽筋。

     “如果人马部首领接替了兽族族长的位置,不出两个月,他必然再次发动战争。巫医长,眼下咱们绝无再战的能力了,兽族族长已经答应,他在位一天便一天不进犯我巫蛊族。”

     巫医长恶狠狠地瞪了赵夺一眼。

     “你白跟着樱七长大了,她的聪明一点都没学到!竟然相信兽族的话,我巫蛊族比现在弱小的时候不是没有,什么时候求过兽族,偏偏你这个没骨气的,哼!”

     对于巫医长的说法,胡小仙并没有表现出任何不爽的情绪,他对兽族的感情似乎很淡漠,如果有人这么说巫蛊族,赵夺一定是不乐意的。

     “这么说,无论如何您都不答应了?”

     胡小仙挑挑眉,一副惋惜的样子。

     “不答应!”

     “赵夺,委屈你了。”

     “啊?”

     胡小仙手中不知何时多出一把匕首,他左臂勾住赵夺的脖颈,匕首贴得很紧,恰到好处地陷入皮肤,形成一道凹痕,又不会伤了赵夺。

     计划的时候有这一出吗?赵夺一下子懵了,他向来是什么都写在脸上的人,巫医长看他的表情就知道胡小仙是玩真的了。

     “你放了他!”

     “当然要放,只是现在还不是时候,我跟您打个赌怎么样?我赌在你心里这小子的命比你对兽族的恨多一点,赌赢了,自然把他还你。

     我会制造幻象托梦给你,三天以后在我指定的地方见,就你一个人来,否则这小子死定了。”

     临出门前胡小仙郑重地拍了拍赵夺的肩膀,故意给巫医长看到。

     “兄弟,演得不错。”

     赵夺一把拍开他的手。

     “巫医长,不是的!刚刚……”

     “有命活着回来再解释吧。”

     放出一团灵力裹挟着赵夺迅速向着两人第一次正式碰面的山洞腾空而去,后面紧跟着罗曼和婴莲。巫医长颓然,席地而坐,老人家瞬间更沧桑了。

     “你们这是何苦,樱七,你早料到他们会用这招,所以故意避开的吧?那个兽族族长就这么重要吗?比我万余战士的冤魂还重要?比赵夺的命还重要?”

     巫医长自嘲地笑了一下,我一个糟老头子能有什么办法,你们都想帮那个兽族族长,好,我答应你们。报应来时,但愿你们不要后悔。

     “你干什么!”

     刚一落地,赵夺一把推开胡小仙。

     “你凭什么让他伤心?!你连一个一辈子行医的老人都欺负!无耻!”

     话一出口,赵夺自己先愣了一下,这不是与我生死患难的胡小仙吗?原本是我先说了谎,怎么能对他说出这样的话。赵夺心虚地看了胡小仙一眼,嬉笑收敛,面无表情的胡小仙看上去显得格外孤独。…,

     “我是无耻,就委屈你三天。放心,巫医长不来我也会让你走,三天以后你再也不必见我这个无耻的人。”

     语气中的凄凉和决绝让人心痛,胡小仙淡淡地说完这些,转身进入山洞,雷破天听见外面的动静,一看是胡小仙,一张脸笑得皱纹都拧在一起,他好像一下苍老了,再也没有战场上初见的那股霸气。

     整整三天,赵夺和胡小仙一句话都没说,有几次赵夺瞅准了机会想要道歉,胡小仙一见他来就躲瘟神一般避开,搞得他灰头土脸,气氛很是尴尬。

     三天后,巫医长准时来到山洞口,赵夺虽然垂头丧气,总算还算周全,没有缺胳膊少腿。巫医长表面上狠狠瞪了他一眼,心里却长舒了一口气,赵夺从小到大都是招人喜欢的孩子,被人如此不待见还是头一回,羞愧得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

     “你就是兽族族长?”

     雷破天长得人高马大,有两个巫医长那么高,修为虽然废了,气势却一点不减。

     “是我,都怪我无能,没有极力阻止这场战事,对不住了。”

     雷破天的诚恳只换来巫医长一声冷哼,漂亮话谁不会说,若不是你现在有求于我,你会认错?

     “拿来吧。”

     巫医长头都懒得抬一下,向着胡小仙一伸手。

     “什么?……哦……那个,发生了一点小意外,血祭婴莲被她吃了。”

     “吃了?”

     巫医长围着婴莲打量了一圈。

     “就这么……吃了?”

     婴莲怯怯地看了一眼罗曼,两人紧紧牵着手。

     “对不起,我当时不知道。”

     “不要紧。”

     巫医长转向胡小仙和雷破天。

     “吃了也无妨,把这少女炼化,血祭婴莲的果实自然还能剩下。”

     “不行!”

     四人异口同声,罗曼迅速挡在婴莲身前,金丹初期实力,防御中带着冷峻的杀气,谁敢进犯一步——杀!胡小仙和雷破天也挡在婴莲身前,谨慎地盯着巫医长,只有赵夺像看陌生人一般看着巫医长。

     这是他认识的巫医长吗?他认识的那个老人仁慈宽厚,即使是战场上受伤的敌人,只要抬到他面前,也绝对尽力医治。

     “你不是要帮他恢复修为吗?杀了她呀,杀了她我就有办法恢复他的修为。”

     巫医长嘴角一丝冷笑,此时的他,像一只苍老狰狞的怪物。

     “不必了。”

     雷破天打破了僵持的局面。

     “修为不恢复也罢,你们走吧,都走吧,我自己静一静。”

     这么说着,他丢下众人独自回到山洞里。巫医长长长舒了一口气,脸上担忧的神情有所减缓。

     “刚才,对不起了。”

     巫医长向着婴莲做了个揖,这个善良的老人心中从未动过杀机。刚刚一听说那少女吃了血祭婴莲的果子,巫医长计上心来,不如试试这个雷破天,如果嗜杀成性一定会不惜一切代价让自己恢复修为,如果是这样……那个青衣少年修为强到连自己都无法感知了,他自然会对付他们。

     “哎——但愿他真的与以往的族长不同,就帮他一次吧。”

     以胡小仙的聪明,听见巫医长喃喃自语,他自然明白了刚刚这一切发生的原因。果然姜还是老的辣啊,如果雷破天急于求成,以他现普通人的体格,恐怕早被那个变态的罗曼一掌拍成灰了。

     “多谢您了。”…,

     胡小仙大步走进山洞,得尽快把这个好消息告诉雷破天。

     “帮他恢复修为还得请姑娘帮忙,刚在实在是冒犯了,不过请放心,我老头子一定保护你周全。”

     婴莲和罗曼对视一眼,从樱七口中罗曼得知巫医长是值得信任的人,言出必行,他向爱人投出一个鼓励的眼神。

     “不要紧,有我在,没人能伤你。”

     众人都离去,只剩下赵夺和巫医长。赵夺心虚地拿脚搓着地面。

     “巫医长,我真的不是要骗你,我不知……”

     “不必说了,回去以后我会把这件事公布,所有族人都有权利知道他们未来的长老在大战之后做了什么,他们当然也有权决定是否继续接受你。”

     赵夺这几天处处碰钉子,心情本就奇差,巫医长几句话正戳在他的痛处。自小无父无母,虽然整个巫蛊族都接纳并且承认了他,但他终究是个异类,莫邪曾经嫌弃他是“外人”,“猫眼绿”也一样,赵夺开朗的表面下藏了多少小心翼一有他自己知道。

     现在又提起“大家是否接受你”这样的话题,并且是从巫医长口中说出的,赵夺觉得心里某个地方被狠狠刺了一下。

     “这么多年了,原来你也把我当外人。”

     与巫医长斗嘴时的伶牙俐齿完全不见了,任何言语形容他失望的情绪都显得苍白,很久很久,赵夺脑海中一片空白,仿佛失去了语言能力,口型变换了好几次终究不知道开口该说些什么。

     终于赵夺也放弃了,他摆了摆手,神情落寞地冲巫医长深深鞠了一躬。

     “这些年,谢谢您的照顾,再见了。”

     转身的瞬间,眼泪夺眶而出,赵夺强忍着不让自己的肩膀抽搐,他不想让巫医长看出来,可怜的自尊不能容忍自己成了别人眼中的笑话。

     巫医长张了张口,终究也没说什么,话是重了些,那还不是你们逼出来的?年轻人啊,总要经些历练吃些亏才知道小心驶得万年船,也才能想得开吧。

     雷破天的修为恢复得差不多的时候,巫蛊族士兵也该离开营地回到住所了。离开的那天巫医长在赵夺临时的房间门口站立了许久,心中怅然。

     臭小子,就这么走了,真的跟我这个老头子生气?

     转身的瞬间,谁也没有看到灰色斗篷下老人微微湿润的眼中充满慈祥。

     长老对赵夺的走很是不解,一堆问题全被樱七一句“命里注定,星象如此”堵了回去。巫蛊族的人们仍是修炼打猎,日出而作日落而息,除了长老、樱七和巫医长,没有人会专门留意这个孩子,也许,赵夺的感觉真的是对的,也许,他真的很委屈吧,看着忙碌的人影,巫医长总有这样的想法,如果以前再对他好点,就好了。

     (回复两更,蚊子写得挺爽,希望你也看得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