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五十七章 我非鱼肉
    “这小子长得不错啊,味道一定很鲜美,哈哈哈……”

     “放开我!你们这群强盗!”

     杂乱的脚步声,愤怒的低吼,都被那尖酸的语调压制着,让人心中格外压抑。赵夺旁边的牢房门“桄榔”一声打开了,接着是有人被推进去摔倒的沉闷声响。

     尖笑声渐行渐远,角度的关系,赵夺看不见究竟发生了什么,但凭感觉,他能猜个八九不离十,旁边应该是个精灵,好奇心驱使着他很想看看那神秘的种族究竟长什么样。

     先出去再说吧。

     对徐山使了个眼色,赵夺猫在门下的死角,徐山大吼起来。

     “有人逃跑了!快来人啊!那小子逃了!”

     从脚步声判断,一共来了3个人,尽力一搏应该可以对付!

     “哪里?谁跑了?”

     徐山惊慌地指着对面的牢房。

     “那小子跑了!”

     “嗯?”

     守卫狐疑地看了一眼紧锁的牢门。

     “就是那里,我看得清清楚楚,MD!竟然自己跑了!”

     从门上的小窗仔细向里看。

     “真的不见了!”

     徐山目光紧盯着守卫掏出的一长串钥匙,很快他摸出其中的一把,插入锁孔,“哗啦”一声推开了牢门。

     赵夺早已蓄势待发,门刚一开,便是一记带着灵力的老拳,直轰向守卫的面门,开门的守卫猝不及防,被轰翻在地,钥匙也掉落在一旁。

     “抓住他!”

     “上!”

     余下的两名守卫,一个在凝水中期,另一个凝水后期,都不好对付。

     试试我的烈蛇拳!

     散落在经脉内的灵力同时迸发,一条小蛇在赵夺两手之间若隐若现,那蛇已经和赵夺的手臂一样粗细,冷冷地吐着灵力幻化出的芯子,霸气外露,嘴角挑起一抹冷酷的笑。

     “现在,你们该尝尝我为鱼肉的感觉了!去吧!”

     明显比一般的蛇灵活,专攻对方破绽,很快与那凝水后期的人纠缠起来,赵夺先发制人,冲着凝水中期的人接连轰出几拳。

     赵夺的心思并不在战斗上,对方有两人,而且都在凝水期,即使放出烈蛇拳也不好对付。蛇眼早已顶上了掉在地上的那串钥匙。

     究竟是哪一个?

     不断地尝试打开徐山的牢门,可钥匙太多了,眼看对手已经开始反击,那第一个被打翻在地的人摇摇晃晃地起身向赵夺逼近。

     快点啊!求求你了,究竟是哪个啊?

     两人四拳并出围击赵夺,索性放弃对抗,释放所有灵力建立起最厚实的防御屏障,所有意识都集中在那串钥匙上。

     第五把了,快啊!

     “砰砰砰——”

     拳头如雨点般砸下,赵夺根本无心顾及那越来越脆弱的防御屏障,徐山一会儿看看钥匙开门的情况,一会儿又忧虑地看着几近崩溃边缘的赵夺。

     两人同时感到不妥,那少年的防御,怎么带着视死如归的意味,顺着他那带着伤疤的左眼的视线看去,终于发现了倪端,一开始被打倒的人迅速脱离战斗,向着几步之外的钥匙奔去。

     第8把,一定得是你啊!

     几乎是拼劲了全力,钥匙插入锁孔,赵夺的心提到了嗓子眼。用蛇眼控制着整串钥匙,轻轻一扭,转动了!

     奔过去的人看到那旋转,瞳孔缩小的犹如针尖。

     “哗啦——”

     徐山早已按耐不住,一个奔跑直接撞断了铁门,武修强壮的身躯小山一般压向面前的敌人。…,

     “拿命来!”

     人还未到,气刃已经劈出。

     对这群食人的恶魔,徐山憋了一肚子火,这种畜生,就不该留着!那气刃也是使了十二分的力气。

     对方火急火燎地奔着钥匙去的,根本来不及防御,感觉到自己被一股浓烈的杀气锁定,惊慌之下向着一旁躲闪,徐山那肯给他机会,再次劈出气刃。

     距离太近,没有任何可以躲避的角度,徐山的一掌几乎是紧接着气刃劈到那人天顶盖上。瞬间脑浆迸溅。

     “很好!”

     战斗中的赵夺看见这一幕,没有丝毫恻隐之心,连恶心都省去了,这群臭虫,就应该是这般死法!

     剩下的两人对视一眼,也拼了全力,赵夺越战越冷静,不能拖延太久,这打斗声音太大,恐怕已经惊动了其他守卫,他们可没时间耗下去了。紧移几步,将两人的对战场地移至走廊,另一人仍在牢房内与那烈蛇缠斗。

     “回来!”

     一瞬间,烈蛇消失了,紧接着,赵夺将所有防御的灵力转为攻击,猛出一拳,对方一躲,赵夺顺势而收。

     不好!

     虽然极力挽回,但刚刚那一拳气势太盛,对面的人全力躲闪,眼看着那烈蛇攻后方扑向自己,却被惯性带着,拼劲全力地改变自己倒向的位置终究也是于事无补。

     “啊!”

     烈蛇巨口一叼,四颗灵力幻化出的尖牙穿肉透骨,那人只觉得浑身的灵力都被这尖牙疯狂吸收,运气所有意念阻止。

     太晚了!

     赵夺嘴角的冷笑宣示着死亡的来临,在一片黑暗中,那人却无比清晰地看到了少年左眼上的两条疤痕,就像是通向地狱的路,锋利到能割伤人的灵魂。

     仿佛很漫长,但这一切都发生在几个喘息间,当最后一丝灵力流尽,生命消陨。

     “接下来,轮到你了!”

     最后一名守卫满眼惊慌,一切发生得太快,本来是要教训这个修为不高的人,没想到他竟然能在以一敌三的情况下对局势洞若观火,不仅保全了自己,还放出了伙伴,一举扭转局势。

     大势已去,唯一活下来的希望就是拖延时间,等待其他守卫支援。

     “你们……”

     “我在这。”

     带着笑意的平静声音从身后传出,先前被抢走的匕首早已重新出现在赵夺手中,紧接着是脖颈上一股热腾腾的液体喷涌而出。寒冷让他浑身颤栗,凝水后期修为,竟然会在这样一个普通少年面前落得如此下场,他不甘心!

     强大并不意味着胜利。赵夺对长老最初的那句话多了一分理解。

     这世界上,强大固然好,可比强大更重要的东西更多。

     “哼,凝水后期,不过如此。”

     赵夺捡起原先捆绑自己和徐山的两节绳子,将那一串钥匙扯开,分给徐山一些,两人配合默契,迅速打开了周围的三个牢门。

     第一个打开的就是赵夺旁边的那个牢房,刚刚被关进来的人皮肤白皙,白得在这黝黑的环境中甚至泛出点点光芒。那人长长的头发银白如雪,尖尖的耳朵,虽是男子,五官却精致得比赵夺见过的任何女子还要美,甚至要超过古灵精怪的黎小小。他在心中暗叹,怪不得,如此灵秀的种族,若是暴露在外,一定引起人类的窥伺,兴许他们本身都会变成被买卖的商品。人类对所有的美好事物都有一种贪婪,这贪婪仿佛已经写入骨髓,只要利益够大,完全可以背离内心。…,

     “你怎么样?”

     俊秀的人大眼闪动,惊恐地看着满脸是血的赵夺。凭感觉这精灵修为不算低,应该是在凝水后期,只是被那绳子捆着,再多灵力也无用武之地。

     “不用怕,我们这就救你出去!”

     不由分说地割断了绳子,顺手又将那绳子收入怀中。那精灵当然也不傻,早就听到了外头的动静,虽然不知道赵夺和徐山的身份,但至少和那群吃人的魔鬼不是一伙的,他宁愿被赵夺一刀杀了,也不愿成为食人族口中的食物。

     越来越多的精灵被放了出来,他们有的受了轻伤,被绳索限制,无法动用灵力疗伤,伤口已经开始腐烂,有的长时间没有进食,虚弱无比。赵夺数了一下,总共救出来18个人,其中一半人保存着战斗力。

     “比预想中要好一些。”

     最先被救出的精灵先是查看了一下同伴的伤势,迅速放出几个治愈魔法,那些受伤的人伤口迅速愈合着。

     莫非这就是巫医长以前提到过的治愈系精灵?

     “行走在地面上的植物之灵啊!请你们透过这层层的黑暗,将治愈的力量降临于我,让我的族人脱离伤痛、恐惧和荼毒吧!”

     无数绿色的亮光从头顶厚实的砖缝中透了出来。那是泥土中的树根感应到了精灵的召唤,对森林里的伙伴伸出了援手。那绿色的光点不断汇聚,形成一个竹篮大小的光球,缓缓上升。

     “终级提升之——灵者的守护!”

     “砰——”

     这声音完全出自赵夺内心,绿色的光球就这么一闪,轻轻碰上头顶的墙砖,顿时化为一阵绿雨,爆发出绚丽的光芒,每当有一片光芒落在自己身上,赵夺就觉得体内的灵力暴涨了一成,浑身的经脉都嘶嘶地响着,争相吸收着这股温润的灵力。

     自从炼化了开元晶,赵夺的丹田空空如也,所有灵力都分散到了经脉,此时他觉察到丹田处出现了一条小蛇,正是那条烈蛇。

     烈蛇仿佛正经历着某种痛苦,蛇身翻滚,时而盘坐一团,时而横扫蛇尾,搅得赵夺的丹田内一阵波动。随着烈蛇的挣扎越来越弱,一层薄薄的灵力蛇衣蜕了下来。

     原来它在蜕皮!这灵力幻化出的蛇经验也要蜕皮!

     小蛇蜕完了皮,使出最后一分力气,没入赵夺的经脉,再也找不见了,顿时经脉中的灵力涨了几分,烈蛇拳二转境界!烈蛇拳终于突破了!师傅,弟子终于突破了!可以回去见你了!

     经脉中的灵力更浑厚,入微中期!赵夺明显感到一部分开元晶的粉末不见了,仔细体会,那却是比之前又细小了无数倍的粉末,混在灵力中,几乎不可察觉,但体内的灵力却发生了巨大的变化。原先赵夺总觉得是灵力裹挟着这些粉末,现在看来并不是这样,所有的灵力都是开元晶散发出来的,现在开元晶粉末更加细腻,就要跟这灵力融为一体一般。

     其余的精灵受到绿雨洗礼,那些原本虚弱的精灵也随着灵力恢复而打起了精神,整支队伍士气大振。那治愈系精灵微微冲赵夺点了下头,算是感谢。

     “接下来,血洗地下洞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