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五十一章 王大先生
    清晨的饭桌上,徐山顶着两个硕大的黑眼圈,很明显昨天晚上连夜整理申请者的资料。五个人中唯知道如何雇佣兵团的就数他了,现在龙战军团破格升为三阶,招人是重中之重,得赶紧趁着这段时间的热乎劲儿招些可用之才。

     “赵夺,练武场咱们恐怕是去不了了,从今天起你就随我回家修炼吧。”

     “去不了了?为什么?那老东西又欺负你们了?我去找他算账!”

     赵夺张了张口,还真不知道怎么回答胡小仙的问题,他要是知道自己这倒霉师傅干出的虎头蛇尾的事肯定大牙都笑掉了,还是不说的好。

     “胡兄,就不劳你费心了,我本来也觉得那练武场没什么意思,还是随师父回家修炼得好。”

     胡小仙狐疑地看了赵夺一眼,一耸肩表示无所谓。

     许不为的家在青龙城一处僻静的地方,在城中施展灵力颇有不便,两人只好步行向目的地进发。

     途中路过任务管理处,赵夺下意识地向里面望了一眼,只看见几个守卫围在任务交接的柜台前。

     “哈哈哈,这老东西果然没用!”

     “就是!也不知道是谁的主意,竟然让他在这里丢咱们的脸。”

     此时已过晌午,进出任务管理处的人很少,几人的叫嚣声格外刺耳。

     “怎么回事?进去看看!”

     “咱们还是少惹事为……好……”

     许不为话还没说完,赵夺已经进入了任务管理处大厅,他本就不是个惹事的人,看到这样的场景躲着还来不及,这孩子,命犯太极啊!

     刚一走近赵夺的眉头就皱了起来,之前那个侏儒先生老王战战兢兢地缩在柜台后头,几个雇佣兵一边嘲弄一边将手中的铁矛捅向老王,一根铁矛迎面袭来,老王赶紧躲闪,谁知这只是虚晃一枪,背后另一根铁矛早就等在那里了,他刚一退,便被重重的扫翻在地,后背的衣服也被划出一个大口子。

     赵夺本就看不惯这样以多欺少,更别说老王的体型与巫蛊族颇有些相似,看在眼里简直就像是在欺负他的族人,这是赵夺的死穴。

     “住手!”

     一声怒喝让这场老鹰与小鸡的游戏戛然而止。赵夺来任务管理处的次数本就不多,几个雇佣兵都是生面孔,感知到赵夺的修为很弱,笑声更大了。

     “小子,这任务管理处的大厅岂是你这样的修为能随便进的,领任务去外头,别扫了爷爷的雅兴!”

     “你再说一遍!”

     冷静的眼神中传递着危险的信号,任务管理处的守卫什么人没见过啊,这些领任务的人在他们手下混饭吃,修为再高也得毕恭毕敬,就算是一些小雇佣兵团的团长见了他们也要点头哈腰,这小子嚣张个什么。

     “哈哈,我当是哪里来的英雄呢,原来是个菜鸟,正好让爷爷练练手。”

     一个中年守卫搓了搓双手,露出猥琐奸诈的笑容,看来欺负弱小确实能给他带来快感,赵夺心中一阵恶心。

     好吧,既然你们要玩,老子今天就让你们知道,不是谁都能随便欺负的!随着灵力透体而出,许不为也出了一身的汗。

     你小子惹的事自己解决,可别指望我帮你收拾烂摊子,为师我还打算继续在青龙城混呢。这么想着许不为脚底抹油迅速退到围观的几人身后,恨不得举块牌子写上“我不认识他”。…,

     “呦,有两下子,我最喜欢这样的人了,可以握在手心里,慢慢地玩死。”

     “少废话!看拳!”

     赵夺觉得与这人的恶心相比,胡小仙经典版的自我介绍只能甘拜下风,他心里只有一个念头——踩扁这张恶心的脸!

     扎扎实实的一拳轰出,附带了大量灵力,速战速决吧!

     那人的修为大概在凝水中期,当日与李大三人一战让赵夺颇涨了几分自信,凝水中期修为,不过如此。

     看赵夺出拳,嘴角挑起一抹冷笑,两手握拳,交叉在身前,一声长吼释放出浑厚的灵力屏障挡在身前。

     “砰——”

     相撞时迸发出的灵力让周围的人不得不放出防御,那人身子晃了晃,向后退了两步。他不可思议地看着赵夺。

     “这……不可能。”

     凭感觉,自己的防御根本不可能被突破,他究竟修炼的什么功法?修为不高却能这样厉害。

     “我让你知道什么是不可能!”

     接连两拳轰出,那人迅速避开一拳,再次放出灵力接住第二拳。意识到自己陷入被动,迅速变守为攻,夺过旁边同伴手中的铁矛飞身向赵夺刺去,矛尖破空时已经汇聚了大量灵力。

     危险,但不致命,让你们见识一下吧!

     蛇眼大睁,怕引起注意,并没有摘下眼罩,铁矛刺入一片空气,赵夺就这么凭空消失了。

     又来了!许不为几乎有些期待这一刻,练武场上的那个瞬间带给他的震撼太大,他太想再看一遍弄清楚赵夺究竟是如何做到的。可即使那一刻重演,他还是什么都没看见,不可思议地揉了揉眼睛。

     “喂,我在这呢。”

     赵夺悠闲地出现在那人背后,挑衅地拍了拍他的肩膀。那人一回头就是一记老拳直冲面门而来,裹挟着灵力压迫得刚刚还洋洋自得的人阵脚大乱。

     守卫生涯注定了他实战经验更丰富,迅速一猫腰,赵夺这一拳擦着他的头顶打空了。赵夺刻意为之,拉近两人的距离,对方手中的铁矛是个大问题,必须呆在让他不能施展铁矛威力的安全范围内。

     飞起一脚正中那人小腹,经过刚刚的一躲,紧张减慢了他对灵力的驾驭能力,防御出得还是慢了些,一声闷哼,那人便倒在地上捂着小腹直打滚,嗯,只是教训一下,还不至于伤了他。

     “下一个,谁来?”

     少年负手而立,不怒自威,那些守卫本就是抱着混军饷的态度干活的,要命的事当然不愿意往前冲,大家你看看我我看看你,最终没一个人敢站出来。

     “刚才不是很嚣张吗?怎么?只敢欺负一个老人?你们也配得上身上这身军服?”

     一通质问弄得在场的守卫个个面红耳赤。赵夺不屑于看他们,膝盖微微弯曲,一个弹跳落入柜台里面,老王瑟缩在一角,看着赵夺朝自己走来,吓得浑身发抖。

     “老人家,不用怕,我是来帮你的。”

     扶起老王,又细心地帮他拍了拍身上的土。

     “你怎么会在这里干活呢?”

     看到赵夺态度和蔼,又对自己很是尊敬,老张有些不习惯地搓着衣襟。

     “我也知道自己有毛病,自小跟着开当铺的父亲练就了一番辨别物件的眼睛,这世上的珍宝大部分我看一眼就能知道真假和品级,凭这个本事才能混口饭吃。”

     “他们总欺负你吗?”…,

     老人谨慎地看了一眼站在柜台外的雇佣兵,大家串通好了一般,都回以警告的眼神。

     “没……没有,他们对我……挺好的……”

     赵夺猛一回头,狠狠瞪了离得最近的人一眼,那人立刻低下了头。

     “不用怕,反正只是混口饭,在哪混不一样,我这里倒是正缺一个像您这样的人才,不知您是否肯加入我们呢?”

     “你是?”

     “忘了自我介绍,我是龙——战——军——团——的团长,赵——夺——”

     说龙战军团和自己的名字的时候,赵夺恶狠狠地盯着一群雇佣兵,一干人等心中大惊,原来他就是赵夺!受到王室成员庇护的龙战军团团长赵夺!天哪!自己刚刚都干了些什么啊!

     那被赵夺踢倒的人本来已经缓了过来,听到这话,两眼一闭干脆晕了过去。

     “老人家,加入龙战军团吧,别的不敢保证,要是有人敢欺负你,我赵夺绝对不答应!”

     说出的话字字如钉,钉在在场的每一个人心里,许不为赞许地看着赵夺,守卫们汗如雨下,围观的其它雇佣兵团成员羡慕地看着老王,只恨自己没有早点知道龙战军团,其余散修倒是有些庆幸,个别的早已奔向雇佣兵团管理处,但愿还有名额,让我也加入吧!

     老王权衡了一番,虽说在任务管理处的工作收入不算少,但却天天遭受奚落和欺负,干脆不干了!这赵夺虽然修为不高,却有胆有谋,跟着他也许更有前途。

     “好!赵团长不嫌弃已经是天大的荣耀,老身愿效犬庐劳!”

     一回旅店,赵夺直奔徐山的房间。

     “停!”

     徐山伸手一指,赵夺定在原地,他赶紧起身,推搡两下,将赵夺撵出房间,只将门开了一条能伸出脑袋的缝。

     “赵老弟,你有什么事还是在外头说吧,可别再拆我的房子了。”

     赵夺噗嗤一笑。

     “谁稀罕进你那破房子,我可给你带了个宝贝回来。”

     “什么宝贝?”

     赵夺就够耍宝的了,他口中的宝贝肯定差不了。

     “快出来见见王先生吧,有他帮忙,你就轻松多了。”

     赵夺向旁边一闪,刚刚老王一直被他挡在身后,徐山根本就没看见,突然出现一个人,徐山觉得视觉神经受到了巨大的冲击。

     “老王?你怎么来了?你不是应该在任务管理处吗?”

     “啪。”

     一手打在徐山后脑勺上。

     “别没大没小的,我看你一个人实在太辛苦,好说歹说的人家王先生才愿意屈尊来咱们龙战军团帮忙,以后不许喊老王,得喊王先生。”

     赵夺从未在礼节上如此苛刻,大家口无遮拦惯了,他是怕老王心里不舒服,既然请人家来,就不能委屈了人家。徐山也是心地善良的人,他当然能体会赵夺所想,立刻恭敬起来。

     “王先生,以后还有劳您帮忙了。”

     老王平日里受贯了冷眼,跟着赵夺一路回来心中还有些忐忑,看到徐山身材高大,以为是个莽夫,没想到竟也如此通情达理,顿时下定了决心,要倾自己所能报答龙战军团。

     “那就承蒙几位的关照了。”

     “哈哈,这我就可以放心跟着师傅修炼了。”

     徐山颇有些感动,赵夺虽然不怎么管军团的事,却时时为他着想,一定要让龙战军团强大起来,只有强大的军团配得上这位团长。

     “兄弟,等你回来我一定交给你一个像模像样的龙战军团!”

     (一连三周没有推荐,成绩很是惨淡,但蚊子却写得颇有些自得其乐,哈哈,我说过哪怕只有一个人看也会倾尽所能地写完,蚊子说到做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