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三十九章 临水追杀2
    赵夺只觉得脑袋轰的一声,眼前满是黎小小笑颜如花,两只大眼睛闪啊闪,他根本不敢往下细想。

     “小小!”

     “我说这房门怎么大开着,深更半夜的,你跑人家姑娘房里干什么?”

     胡小仙嘴角戏谑味十足,白色的睡袍,赤足,头发软软地披在肩上,臂弯里一身黑色睡袍的姑娘平静地依在他胸前,一手从后面环上胡小仙的腰。

     赵夺根本顾不得好奇这姑娘是哪来的,跟胡小仙什么关系,他暴躁得像头雄狮。

     “黎小小不见了!”

     双眉紧锁地环视一周。

     “什么时候发现的?”

     “刚刚。”

     “你为什么来她房里?”

     问这问题的时候胡小仙口吻中添了一丝暧昧,赵夺心中大骂,你以为人人都像你一样?!

     “有人行刺我,徐山去追,黎小小不见了。”

     简短的陈述,胡小仙已经明白了大概。温柔地抚了抚臂弯里的面颊。

     “先回去,关好房门,不要出来,我有点事。”

     那姑娘懂事地点点头,整理了一下些许凌乱的睡袍,独自离去。

     “现在怎么办?”

     焦虑让赵夺丧失了正常的思考能力,他很清楚,自己理思绪还不如直接问胡小仙。

     “我对这个黎小小真的很好奇,她究竟有什么秘密?”

     “什么意思?”

     “首先,我是听到你破门的声音才过来的,这房间当时的情况应该是门窗紧锁,如果她是被人劫走,那劫她的人未免也太从容了,你看有没有这种可能?她是自己出去的,为了掩人耳目,用了手段在里头锁住房门,对于法师,这并不难。再看看这被褥,根本没有动过,她很清楚自己半夜就会回来睡觉了,所以没必要伪装,不像我。”

     胡小仙挥挥手一副老生常谈的样子。

     “我确定今儿个晚上肯定不在自己房里过,还故意把被褥弄出有人睡过的样子。”

     听着胡小仙冷静的分析,赵夺心中也产生了疑问。

     “那,她是去干什么了?”

     “拜你所赐,刚刚搞出那么大的动静,她要是就在附近,肯定早跑了。当然,还有一种可能。”

     “什么?”

     赵夺看向胡小仙的眼神带着不可思议,他甚至轻轻摇了摇头,潜意识里,赵夺不愿听到这样的说法。

     “刺杀你的人,可能就是黎小小。”

     沉默。

     为什么我总是要做这些痛苦的选择?为了驯服灵兽,眼看着自己最好的朋友化身兽魂,根本不知道他内心是否真的愿意;为了停止战争的痛苦,和胡小仙一起逼迫最最敬爱的巫医长帮助雷破天恢复修为,根本不知道他有多失望;为了保证军团内其余三人的安全,而去怀疑那个……自己……喜欢的……人。

     应该是喜欢的吧?赵夺痛苦地摇了摇头,与他亲近的人并不少,大祭司、巫医长、长老、莫邪、胡小仙,可与他们相比,对黎小小的感觉更特殊些,究竟哪里不一样赵夺也说不清楚,反正就是想一直看着她笑下去,她一皱眉都能让他的心跟着打起褶皱。

     “现在怎么办?”

     “等,我估计徐山那边不会有结果,敢单独出来行刺,修为肯定不弱,如果徐山都能逮住他,就不用出来混了。至于黎小小,今天的事只有你我知道,连徐山都不要告诉,如果她回来,我们一起演一出戏怎么样?”…,

     掩上房门,胡小仙放出一道灵力拨动里面的门闩,将房间恢复到什么都没发生的状态。他不再避讳赵夺,脚下一点飞身而起,在河面上又是一番蜻蜓点水,闪身进入对面的一间厢房。

     应该是刚刚那女子的房间吧。

     徐山沮丧地回来,冲着赵夺摇了摇头,什么都没说转身回到自己房间。

     睡意全无,心思烦躁,干脆盘腿坐下开始修炼,很久没有这样专门修炼了,赵夺意识到这样的修炼能帮助自己驾驭灵力,很多时候,驾驭自己比控制别人难多了,诱惑太多,想在这物欲的洪流中保存心智谈何容易,而修炼本身就是与自己的沟通。

     首先感受了一下左眼内的情况,自那次与不忠之魂大战受伤,小邪就一直沉睡着,气息沉稳,没有丝毫醒来的迹象,左眼内一股灵力包裹着蛇身,帮助它缓缓治愈,不知什么时候才能醒来。赵夺倒是不着急,有了小邪自己难免倦怠,什么事都要靠它帮忙,反倒局限了修炼,安心地睡吧,等你醒来,我要变强,我要有个主人的样子,好好地保护你。

     小邪好像能感受到主人温柔的劝慰,蛇头蠕动,小尾巴轻轻摆了一下,不知它的梦中是否没有杀戮一片祥和。

     蛊变后期,丹田处的两块开元晶已经碎成一小撮安静的粉末,最后也是最大的一块开元晶缓缓释放出灵力。通过近几日对胡小仙、徐山和黎小小的观察,赵夺感到巫蛊族的修炼在前期明显比其它种族复杂和困难得多,其他种族最初的聚气期只分为初阶、中阶、高阶和巅峰四个阶段,而巫蛊族第一阶段的固本要经历开元、蛊变、入微、洗练四个阶段,每个阶段均要经历初阶、中阶、高阶和巅峰四个时期,这意味着仅是修炼初期,巫蛊族就比其它种族要多出4倍时间。

     赵夺心中暗暗着急,这岂不是意味着等黎小小到了凝水甚至金丹阶段,自己有可能还是停留在固本时期。

     绝对不行!

     赵夺无法容忍自己不如心爱的人,如果是这样,还有什么资格喜欢她?虽然深知黎小小身份还不明朗,不能信任,但这个简单的少年无法欺骗自己自己,喜欢就是喜欢。

     清晨,当赵夺来到大厅的饭堂就看到徐山和黎小小有说有笑地吃着包子,黎小小满含笑意的眼睛看得赵夺心里一阵不舒服,该怎么面对她呢?

     “赵夺,怎么脸色不好?”

     “哼,昨晚有人想刺杀他。”

     “什么时候!”

     关心中带着焦急感叹的语气,赵夺能感觉到,黎小小很怕她昨晚不在的事暴露。

     “不是什么大事,所以没有喊你,昨晚睡得好吗?”

     赵夺真为自己的出谎成章感到汗颜,内心忐忑着,表面上还要故作镇定。

     “嗯,挺好的,你怎么样?昨天怎么回事?”

     回答的语气中显带着一丝保守秘密的侥幸。

     “哎呀呀,昨天可惊险了,你看我们的小夺夺小脸都成菜色的了,来,快吃个肉包子补补。”

     胡小仙一边跟赵夺开玩笑,一边搂着一个劲装的女子坐到桌边,正是昨天穿黑色睡袍的人。

     “这位是?”

     两人走在大街上回头率绝对是百分之百,刚一出现就惹得厅堂内的人一阵侧目,徐山看着这对金童玉女颇也有些艳羡。

     “介绍一下,桃九,我的女人。”…,

     胡小仙轻描淡写地一句,这……也太露骨了点,搞得桌上其余三人反倒些不自在,好奇心一下子被打破的徐山不知所措地盯着手中的包子猛啃,赵夺与黎小小对视一眼,脸红到了脖子根。你胡小仙就是长得帅也不至于这样吧,简直是在挑衅堂内所有单身男性嘛。

     “吃饭吃饭。”

     黎小小好心地塞给桃九一个包子,自己也狂吃起来。

     “昨天晚上赵夺被刺客袭击了,我很担心呢。”

     胡小仙一本正经起来反而让赵夺有些不好意思。

     “劳胡兄操心了,这不是好好的吗,没事没事。”

     嫌弃地撇了赵夺一眼。

     “谁担心你了,我是担心我们家桃九,一个弱女子只身在外,好在有我保护,万一一个人遇到刺客了可怎么办。”

     某人既汗颜又心虚地看了一眼胡小仙,胡小仙也不理他,接着说道:

     “所以,你们女孩子单独住太危险了。考虑了一早上,我只好忍痛割爱,先让桃九和黎小小住一起吧,这样相互有个照应,我搬到你们旁边,有什么事尽管喊我。”

     实在是高!

     胡小仙脑子怎么就那么好用呢,赵夺一边在心里赞叹一边偷偷观察黎小小的反应。她眼神中的笑意突然收敛了一下,满是困扰,只一瞬间,就恢复如常。

     “好啊!能跟桃九姐姐做个伴当然好!姐姐什么时候搬来呢?”

     桃九低着头,没有理睬黎小小,气氛顿时有些尴尬。

     “今天就搬。”

     狐小仙这么爱面子的人,竟然没有责怪桃九失礼,反而宠溺地看了她一眼,赵夺隐隐觉得两人的关系绝对不像自己想的那般肤浅,人家的私事,再加上自己也是涉世未深,还是不问为好,况且刚刚感应了一番,桃九的修为绝对在黎小小之上,队伍里多加入一名强者他当然求之不得。

     四人的房间依次排开,赵夺和黎小小的在中间,胡小仙挨着赵夺,徐山挨着黎小小,桃九搬到黎小小的房间,胡小仙和徐山也换了房间。网已经布好,就等着黎小小露出出马脚了。

     半夜,桃九轻轻推了推黎小小,确定她已经睡着了,蹑手蹑脚地出门溜进了胡小仙的房间。

     一进屋就被一个宽大的怀抱圈住,胡小仙捻起桃九的一撮头发放在鼻下嗅了嗅。

     “万事俱备,东风也有了,小姑娘,这盘棋你打算怎么下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