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十八章 暴怒之地3
    “你们知道这里为什么叫暴怒之地吗?世间所有嗜杀的魂魄都聚集于此,而我吸收了万余魂魄的精髓,污秽和浑浊让我强大。你们两个就是我太极初期最好的祭品!让这愤怒燃烧吧!我要开始品尝它鲜美的味道了。”

     “嗖——”

     少年轻轻点地,如一只灵巧的鸟飞身而起,与一名分身一擦肩,那分身便化为灰烬。

     “暴怒啊,给死亡穿上华丽的衣裳吧!”

     “嗖——”

     又一名分身化为粉末。

     “最后一个了呢!”

     随着少年嘴角扬起一抹血腥的笑,最后一名分身也消失了。三道光芒接连飞入胡小仙胸口,疼痛让他虚弱无比,九名分身全部夭折,看着自己苦心修炼的结果付之东流,胡小仙没有一丝愤怒,他平静地立在原地,该来的终究要来。赵夺也意识到这很有可能是他生命中最后的一刻了,那就再为兄弟尽一份力吧。

     两人默契地跃起,胡小仙身受重创,速度还没有以往的一半快,赵夺的灵力严重透支,速度慢得和常人没有分别,即使这样,他们也不愿在气势上输给对方,即使要死,也要带着尊严死去。

     “哈哈,我已经迫不及待了,来吧!”

     少年双手一勾,两人速度顿时快了不少,身体却已经不受自己控制。

     “还不求饶吗?”

     少年一挑眉,真想看看他们临死前的乞求呢。

     双手离两人脖颈足足三寸有余,将两人的身体高高举起,赵夺痛苦地蹬着腿,呼吸不畅让他浑身无力,断臂上鲜血滴答滴答地在他身旁的地面汇聚出一团盛开的鲜红,蛇眼暴凸,狰狞而无助。胡小仙驾驭者仅剩一点的灵力为自己挤出一丝呼吸的空间,可是压迫感来自四面八方,争先恐后地掠夺着为数不多的空气,很快,他就没有进气只剩出气了。

     “赵夺……”

     “恩?”

     “若有……来世,咱们……还……做……兄弟。”

     “好。”

     “只是……咳……你……可不能……像现在这样……弱……了……”

     “咳咳……哈……哈……哈……好!”

     意识逐渐模糊,是真的要死了吧。赵夺看待十几年来的生活如走马灯一般在眼前回放着,樱七冰冷背后柔软温暖的心,长老深邃的目光和淳淳教导,巫医长大笑的时候下巴上的肉瘤一颤一颤,山药炖野鸡蒸腾出湿润的哈气,就连冬日里最严寒难耐的日子也明丽了起来,夏天与一群巫蛊族孩子在树林里玩疯了,第一次跟莫邪比试的场景。

     赵夺在心中轻叹了一口气。

     小邪,对不起了,以后怕是不能照顾你了,去找个强一点的主人吧,那样才能不被人欺负啊!

     “住手!”

     樱七的声音在脑海中响起!那声音凄厉地颤抖着,是幻觉吧?她可是从未如此失态过啊!

     脖颈上的力道一松,赵夺最后一眼看到了疾驰而来的樱七和满脸焦灼的巫医长。我是死了吗?能看见你们真好!倒地的瞬间,两人一起昏了过去,身体太过虚弱,连呼吸都微弱的几不可闻。

     “罗曼!你住手!”

     少年的动作停顿了一下,狐疑地看向来者。

     “竟然知道我的名字?看来是老朋友呢!”

     他微笑着打量了一番樱七,笑容中看不出一点暴虐的气息,普通的巫蛊族,没有任何特别之处,仔细回想,自己好像跟巫蛊族没什么交集啊。樱七不紧不慢地做出一个占星的基本手势,少年恍然大悟。…,

     “原来是你!你是……”

     “没错!是我!”

     巫医长疑惑地看了樱七一眼,却没有得到想要的解释。

     “你先带他们回去,我跟这位老友叙叙旧。”

     巫医长扫视了一眼倒在血泊中的两人,看到赵夺左臂上狰狞的伤眉头大皱。小子,你到底隐瞒了什么?究竟是什么让你如此拼命?

     两团守护结界带着温暖的光晕包裹了虚弱的两人,赵夺觉得浑身都舒服了,只清醒了片刻,眼前是巫医长关切的表情。

     “血祭婴莲。”

     只吐出了四个字,他再度昏厥。巫医长脑海中响起一记洪钟。两人对话的场景再度浮现,做这些难道是为了……

     不解、愤怒、心痛一起袭来,这个年过百岁的老人无法接受这样的答案。自己疼爱的赵夺,自己眼看着长大的赵夺,竟然会去帮助敌人恢复修为,这是对他最大的背叛,其它的都好说,但是这件事,怎么能不伤心呢。

     巫医长脑海中一片空白,机械地托起两团守护结界离开。

     少年不舍地看着巫医长带走两人,最终还是没有阻拦。

     “这么说,他们是冲着血祭婴莲来的?”

     “看来是了。”

     “他们跟你什么关系?”

     “修为弱的那个是我的养子。”

     “哈哈,跟当年的你还真有几分像啊,为了一棵破仙草,连命都不要。”

     “你不也一样吗?为了守护那个人,宁可被终生被困在这里。”

     “至少,我还活着。”

     “我不也活着吗?”

     “我很好奇,当年我明明看到你身受重伤,根本活不下去了,你是如何做到的?而且还变成巫蛊族了。”

     “巧合而已,命大。”

     “老样子还是不改啊,秘密也只有在你这里才能成为秘密吧。我放走了那两个人,你怎么谢我呢?”

     “好说,我也救你一命就是了。”

     “就凭你?哈哈,我好像不太相信呢。”

     “一个人太久,变傻了吗?你现在虽然厉害,但你可知道这世上能够达到太极境界的还有一人。”

     “是人类的王?”

     “不错。”

     “那又怎样?”

     “你的存在是对王最大的威胁,他会放过你吗?只要你被禁锢在此地,总有一天他会找来,杀了你。”

     少年表情凝重,他见识过王族的狠辣,这个表面上宽厚慈爱的家族,阴险的勾当从来不为人知。

     “那,你有什么办法?”

     “暴怒之地的结界并非不能破解。它由龙虎十四宿汇聚而成,你忘了吗?我是这世界上最强的占星师,我有七成把握解开它,只是……”

     “只是什么?”

     “我需要一个帮手,不知为何,那个兽族少年懂得逆星之术,看来占星的本事也并不弱,他是最佳人选,不知道他肯不肯帮忙呢。”

     少年紧皱的眉舒展开来。

     “我还以为是什么难事,你把他带来,我自然有办法让他帮忙。”

     樱七冷冷地看了少年一眼。

     “你变了,当年的你并不像现在这般暴虐。”

     “收获是需要代价的,为了变强我吸收了上万暴虐之魂,但是对于重要的人,我不会变。只有变强才能保护她!”

     少年的眼神温柔如水,注视着远处一株小草,小草上三朵鲜红的小花几近开败,三颗圆滚滚的果实已经成形,远远望去小草和其余的植物并没有太大差别,丝毫不显眼,隐藏其中像只是一株普通的植物。…,

     “是血祭婴莲?”

     “不错,再有三天就结果了。”

     “给我留两颗果实怎么样?”

     少年心痛地看了一眼小草,这可是他甘愿成为暴虐之地的一名游魂日夜守护这株小草,眼看就要结果了,没想到杀出樱七这只拦路虎。

     “不行!血祭婴莲化身为人需要果实的帮助!我不能再等了!”

     “据我所知,一颗果实足够了。”

     “你……”

     “考虑一下吧,三天后我来找你,你若同意,我便帮你解除结界,还你自由。你总不希望她跟你一起困在这里吧?”

     少年的心被深深刺痛,是啊,怎么能让她跟着自己在这荒芜之地生活?而且人类的王随时都威胁这他们的安全。

     “我答应了。”

     既然做了决定,少年也不再婆婆妈妈。

     “三天后,我等你。”

     腾龙帝国。大陆上最大的种族——人类的国度。

     青龙城。辛泽大陆上最繁华的城市,腾龙帝国都城。王室宫殿坐落在城南圣山之上,夕阳的余晖为这座建筑镀上一层宏伟的色彩,白色的大理石板被喧嚷了一岑金黄,显得格外庄重。

     王宫正殿中央,金发垂肩的中年男子随意地斜身于高高在上的王座,正是辛泽大陆上权利的巅峰——人类的王唐朔,唐朔体魄强健,一看就精于修炼。

     此时的他眉头微皱,有些慵懒,有些威严,更多的,是无所适从。殿内站立的三对夫妇正是他的心腹——青龙城主、光明城主和暗黑城主夫妇,他们伴君多年,深知王的脾气,这个时候还是不说话得好。

     “这么说来,真有这回事?”

     王懒懒地瞥了他们一眼,目光由大殿左侧蔓延向右侧,他并不害怕威胁,他怕得是那遥远的未知。关于对手的底细,哪怕只是一丝一毫的疏忽,都让他寝食难安。

     “确实,据我观察,那太极境界的灵力出现在兽族境内。”

     光明城距离兽族最近,光明城主自然担负着监视兽族的重任。对于那妖怪般的灵力,他最有发言权。

     “兽族?哼!人马兵已经够让我棘手了,绝对不能再出现一个太极境界的高手!”

     唐朔双眼紧眯,像是锁定着远处的敌人。

     “暗黑城主?”

     “是。”

     “这件事交给你去办。”

     “好。”

     “去吧,希望下次再见到你们的时候,这个人已经不在了。”

     暗黑城主表面上唯命是从,心里却恶狠狠地咒骂着。

     “那可是太极境界的实力,我去办?我拿什么去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