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三章 混沌初开
    孺子不可教,朽木不可雕啊。长老无奈地看着赵夺的馋相。

     “咳咳……修炼得好自然有鸡吃。对了,把它戴上。”

     说着长老递给赵夺一个眼罩,黑底上一道红线分外抢眼。

     “这是七步赤练蛇皮做成的,与蛇眼相生相克,你还太弱,控制不了蛇眼,戴上它不至于误伤了别人。”

     赵夺戴上眼罩,又是冰凉的触感,像蛇王的皮肤,那种感觉深深地烙在他的记忆中,让他忍不住浑身战栗。

     “巫蛊族的孩子是否修炼由不得自己选择。婴儿满月当天大祭司樱七会为他们举行占星仪式,如果星宿显示孩子拥有修真的体格,大祭司则为孩子种上“开元蛊”。开元蛊是巫蛊族比较普通的虫蛊,无毒无害,带有少量灵力,在你体内长年累月地游走,不仅能打通经脉,更能强劲体格。”

     “我也被种上了,对吧?”

     “你被捡回来的当天樱七不顾上下反对给你占星,最终种上了开元蛊。六岁那年,开元蛊在你体内结茧,化为开元晶,停留在丹田,就是所谓的开元期。想来你也是极有天赋的,开元蛊只有在人体内吸收了充足的灵气才会结晶,结晶时间越短说明人体内的灵气越充盈,巫蛊族最有天赋的孩子跟你一样6岁结晶,其余的孩子大都是8、9岁,最晚的14岁。”

     难道自己真的是天才?赵夺伸伸胳膊蹬蹬腿,好像没什么奇特的地方嘛!

     “巫蛊族最有天赋的孩子是谁?他很伟大吗?我一定好好修炼,超过他。”

     长老眼角抽了抽。

     “是我。”

     赵夺满头黑线地吐吐舌头,长老继续道:

     “开元蛊让巫蛊族成为天资最好的种族,但也正因为如此,巫蛊族的修炼与其他种族截然不同。开元蛊是巫蛊族少年要驯化的第一只蛊,由生致死它都将跟随你,是你身体的一部分。你的修炼分为四层:固本、凝水、聚气、无形,每上升一个层次,体内灵气将更加浑厚。你现在就在固本这一层,要经历开元、蛊变、入微、洗练四个阶段,这是修炼心法,按照上面的方法修炼,即为蛊变。把这颗炙练丹吃下去,修炼会更快。”

     说着长老给了赵夺一粒丹药和一张写满了字的纸,纸上的字是长老手抄的,赵夺小心地收好。只是那丹药的名字听起来让人不太舒服。懒得多想了,反正在巫医长那里偷吃过的丹药不计其数,管他呢,长老给的不会有错,赵夺一扬脖子将丹药吞了下去。

     “从今天起,修行全凭你自己努力了,赵夺,不要让巫蛊族失望。”

     长老说完长舒了一口气,起身离开。赵夺虽然平时调皮了些,但修炼起来绝对是族里最认真的孩子,他很放心。

     元蛊不断在巫蛊族的孩童体内游走,每当一个孩子周身的经脉被开,樱七就根据其经脉特点单独教导他运气之法,赵夺学习的时候年纪最小,却学得最用功,长老都看在眼里了,这孩子头脑灵活,虽然贪玩,但即使是跟伙伴们捉迷藏,也能抽空练习一会儿运气。

     赵夺打开那张纸。

     “创世之初,昆仑山脉孕一神人,名一甲,发若狮鬃,背如山脊,手尤巨斧,眼同日月。

     初现洪荒,见天地混沌,一甲怒,坐化,身为万丈烈火,燃于地,首为千年寒冰,玄于天。

     玄冰渐化为雨,洗尽混沌,浇灭烈火,于是天朗地厚,天地明净,乃开元。”…,

     懂,又好像不懂,看故事一般。赵夺摇摇头,此时刚刚吃下炙炼丹,他觉得丹田处微微地发烧,有效果了?先修炼吧。

     让意念在周身经脉中游走一圈,除了丹田处越来越炙热以外,并没有一丝异常。赵夺将意念完全集中在丹田。那炙炼丹并没有融化,而是疯狂地旋转着,丹体通红,上方隐隐燃烧着蓝色的火苗,开元晶在炙炼丹下方安静地沉睡。不是吧,莫非我要被这玩意烤死?太冤枉了吧!

     赵夺突然明白了那段话的意思,莫非是要用这炙炼丹烤化开元晶?眼下只能试试了。

     赵夺想将炙炼丹移到开元晶下方,试了几次都没有成功,那炙炼丹停留在他身体的正中心,不偏不倚,挪动一丝都会烤到自己,怎么办?灵机一动,只能这样了,试试吧。他将意念转移到浑身的经脉,慢慢把周身的热量向体表的皮肤逼去,又将体内的寒气引入丹田,此时他体表温度极高,浑身大汗淋漓,但丹田奇冷,一冷一热在丹田相遇,少年丹田的位置开始冒出蒸汽。

     哈,差不多了,可以开始了。

     赵夺不断增加体内的压力,将那股冷气压制在炙炼丹周围,丹田处一下子舒服了许多。他一边控制冷气,一边将炙炼丹缓缓下移。

     有效!赵夺心中一阵狂喜,压制下喜悦,静心挪动着炙炼丹。此时他的所有意识都在这枚炙炼丹上,天地间一片虚无,连他自己都不存在了,只剩下这枚丹。

     不知过了多久,炙炼丹被移到开元晶正下方,赵夺悬着的心终于放下了。他慢慢将团冷气开了一个小缺口,炙炼丹上蓝色的火苗一下子蹿了出来。

     好热!

     幸好没有抽走所有冷气,不然真要变成烤鸡了。

     赵夺小心地维持着那个小缺口,让炙炼丹的火焰慢慢烘烤着。此时他全身最热的地方就是丹田,他就像一枚夹心的面包,热——冷——热。

     这样烘烤了不知有多久,开元晶突然微微颤抖了一下,轻微的一颤就归于平静,赵夺紧张地注意着丹田处一丝一毫的变化,一滴非常微弱的透明液体从开元晶最上方流淌下来,滴向蓝色的火苗,瞬间挥发入五脏六腑,不见了。

     经这枚液体一浇,炙炼丹的火苗小了不少,也不像原先那般炙热了。赵夺只好把炙炼丹又向上挪了半分,将冷气开口扩大一倍,确保火苗正好烤在开元晶上。

     也许是因为炙炼丹的热量不足了,第二滴液体比第一滴经历得时间更久,液体滴落以后炙炼丹上的火苗就完全熄灭了。丹体也不再滚烫,成了一颗温吞吞的药丸。

     赵夺让包裹着炙炼丹的冷气散去,恢复了身体的冷热平衡。他赶紧控制着意念在周身经脉中游走起来。

     游走一周以后,原本若有若无的一丝灵气变强了许多,当他的意念接触到这股灵气,醍醐灌顶一般,脑海中的某一处轰隆隆地崩碎,在一片混沌钟重新构建出更完美的结构。

     意识在这股灵力中来回穿梭,渐渐这细小的灵力也有了灵性,顺着他的经脉游走起来,游过的地方像是被甘洌的温泉清洗,舒服极了。

     这股力量在赵夺体内游走了7周,虽然还并不浑厚,却已经是灵力的雏形。

     赵夺缓缓睁开眼。

     又是重影!

     他赶紧戴上长老给的眼罩,用一只眼睛看着围坐在自己周围的长老、大祭司和巫医长。他们正慈爱地看着他,就连平日里冷冰冰的樱七也温和了不少,隔着遮脸的黑纱,赵夺恍若感觉到的她嘴角正扬起微笑。…,

     “小子,不愧是蛇王选中的人,有你的。”

     巫医长哈哈大笑着,捧出食盒里的满满的一盆鸡汤,顿时香气四溢。此刻闻着香味赵夺的肚子不禁“咕咕”地叫了起来。他两眼都冒了绿光,抱过鸡汤开始大口吃喝。

     “三天没吃东西,果然饿惨了。”

     “三天?那么久?……咕噜咕噜”

     说着话赵夺也不忘往嘴里灌鸡汤。

     “小子,你慢点吃,没人跟你抢。”

     “咕噜咕噜……我可三天没吃东西了……咳咳……”

     “你看,抢到了吧,让你慢慢吃嘛。”

     樱七一直没有说话,只是在赵夺呛到的时候帮他拍了拍后背。

     “我第二天清晨就回来看你了,见你还在修炼,就没有打扰,没想到竟然一下子修炼了三天,大祭司怕你身体顶不住,正打算进入你的意识将你唤醒,你便醒来了。”

     赵夺感激地看了樱七一眼,虽然她言辞少得可怜,却一直默默关心自己。两人早已相濡以沫心照不宣。

     “今晚你随大祭司回去好好休息,我和巫医长有事商量,你们先回去吧。”

     “是。”

     赵夺郑重地向着长老鞠了一躬,是这个老人指引着自己走上了修炼的道路。

     “这小子好像沉稳了些。”

     “是啊,开元晶已经开始液化了,算是正式进入开元期。希望他真的就是传说中的那个人吧。”

     两人沉默着从神庙出来,一个矮小精壮的身影偷偷从树林隐了出来,目露凶光,是选拔长老那天第一个被淘汰的少年,叫莫邪。樱七不经意地一转身,朝少年的方向看了一眼,他赶紧闪躲,隐藏起来不见了。

     “大祭司,我能问你个问题吗?”

     “说。”

     “你当年给我种开元蛊,只是为了让我融入巫蛊族吗?”

     “是。”

     “那你给我占星了吗?”

     “当然。”

     “你看到什么?”

     “没什么,一个普通人而已。”

     “哦。”

     新泽大路上,每个修真的孩子都有一个关于英雄和神灵的梦想,他们总希望别人承认自己是与众不同的,这样的回答让赵夺有些失落。

     樱七隐藏在黑纱中的眉头皱了皱。他当然不是个普通人,他的星象是她见过的最奇特的:

     赵夺是个被打断的孩子。这一直让樱七焦虑,被打断前的部分虽然比其他人都坎坷,却是坚韧的,打断后一般人就不会在有星象了,他却有,而且是混乱的无论如何都参不透的星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