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五章 兵临城下
    “怎么可能!”

     莫邪一直在暗处观察赵夺修炼,他并没有练习过这招,他怎么也会?这是怎么做到的?这一招自己可是苦练了两个月啊。赵夺自然没有练过这招,但他体内有六颗炙炼丹,修炼速度比莫邪快了不止一倍,再加上蛇眼本身带有灵力,对他的修炼起到了很大的帮助。相比之下赵夺体内的力量更加浑厚,只是他一门心思地修炼,并没有研究攻击的招数。

     莫邪赶紧调动所有灵力,形成一股气旋,想从正面硬接下这次攻击。

     “晚了!”

     将所有意念聚集在蛇眼上,赵夺紧紧盯着打出去的那一拳。

     “变!”

     瞳孔中红色的光芒大盛,蛇眼仿佛一个无底洞,疯狂地吸收着赵夺体内剩余的力量,很快他就支撑不住了,被榨干了一般,连站立都飘渺起来。

     就在这一拳即将打上莫邪的防御时,气流骤然改变方向,擦着防御的屏障一路“嘶嘶”地绕到了莫邪毫无防备的左侧。

     “哈,你太弱……”

     莫邪的话还没说完,只觉得左侧一股恐怖的力量疯狂地袭来,近在咫尺,根本来不及躲闪。

     “怎么可能。”

     赵夺对蛇眼的控制能力还太弱,方向改变得晚了些,这股力量被莫邪的防御消耗掉了一半,但对于毫无防备的左侧来说,足够了。赵夺身体里的力量几乎枯竭,随时有可能倒下,但此时他嘴角的笑更诡异了。

     “嘭——”

     虽然莫邪努力做出防御的姿势,但想用肉身抵御灵力的攻击还是太弱了,他的身体被轰飞,呈一道并不优美的抛物线,重重砸在不远处的地上,扬起一小片尘土。莫邪嘴角挂着一丝鲜血,左边的肋骨至少断了2根,双手努力挣扎,却无力起身。

     “呼——”

     赵夺松了口气,不可置信地看着自己的双手,我竟然也有攻击的力量了,太好了!他看着在地上挣扎的莫邪,哎,先送他去疗伤吧。

     他不由分说地扶起莫邪。

     “我不用你扶,你走!”

     也不知道这个虚弱的人哪里来的力气,他一把推开赵夺,自己再次摔倒在地。

     “喂,你伤的很严重。”

     “我不用你管,我败了,你杀了我啊!”

     “啊?”

     “我……败给你了,你杀了我啊!”

     “一次比试而已,什么败不败杀不杀的。”

     赵夺云淡风轻地笑了笑,赢了吗?真好。又不解地看了看倒在地上的人,那么较真干嘛呢?这么想着,他不再说话,扛起地上的人大步朝着巫医长的住处走去。

     “喂,你放我下来!喂!”

     ……

     “哎呦,这是怎么了!”

     巫医长远远看到被扛着的莫邪赶紧跑了过来。

     “他不小心摔的,你给他治治吧。”

     摔的?懵谁啊?莫邪能把自己的肋骨摔断?巫医长撇了撇嘴,什么都没说,开始了治疗。

     他为什么不说实话?是自己挑战了他,败了,说实话不是更好吗?自己会受惩罚,他也能树立威信。带着疑问,莫邪终于顶不住伤势的侵袭,昏了过去。

     哈哈,我当然不会说实话了,樱七要是知道我打伤了人指不定怎么收拾我呢,一想到樱七可怕的沉默,简直就是冷暴力,赵夺眼角不禁抽了抽。但愿那小子聪明,别说出去。不过今天也有收获,看来以后修炼的时候要注重研究攻击和防御之法,还有这只蛇眼,好像可以控制一定范围内的东西。…,

     来到神庙,赵夺将眼罩放在桌上,站在离桌子5米远的地方,将所有灵力集中在蛇眼上。

     “起!”

     眼罩摇摆了几下,缓缓升起,太好玩了!他闭上蛇眼,向后退了一大步,再次尝试,眼罩又升了起来,只是明显比上一次吃力。

     这么连续退了5步,眼罩就不受控制了。恩,看来我现在能控制10米内的东西。赵夺将眼罩戴上。经过这一番折腾,体内的力量所剩无几,他赶紧盘腿而坐,开始了新的一轮修炼。

     此时开元晶已经到了极限,再怎么烘烤都蒸发不出一丝水分了,他甚至同时引燃了六颗炙炼丹,仍是不行,赵夺有些懊恼,怎么回事?随着他不断尝试,体内的灵气已经恢复了大半,那开元晶却没有丝毫动静。

     “不错,果然很有天赋。”

     “谁?”

     赵夺赶紧从修炼的状态中出来,睁开眼睛。原来是长老。他起身行了个礼,修炼让他心神更加纯净,行为更沉稳了。

     “没想到你这么快就到蛊变巅峰的水平了。”

     “蛊变巅峰?”

     “开元晶已经没有水分可让你蒸发了吧?”

     “是的。”

     “可见你已经达到蛊变期巅峰了,臭小子,你偷吃了多少炙炼丹?”

     哎呀,被发现了,赵夺心虚地不敢看长老。

     “也没多少,几颗,就几颗。”

     “哼,胆子倒是不小,接下来的修炼已经不能依靠炙炼丹了,只能看你自己的能力,还有机缘巧合……”

     “报——”

     一个名族人闯入神庙,他浑身挂满大片的树叶,活像一丛灌木,一看就是族内的探子。他飞快地冲到祭祀台前,跪下。

     “正东方向发现大批兽族部队,正向着我们的领地挺进,请长老速速定夺!”

     兽族?哼,这群家伙吃的败仗还不够吗?还敢来?两国的交锋并不是稀罕事,兽族虽然屡屡进犯,却没有尝到任何甜头,莫邪的父母正是死于上一次的战争。

     “来了多少人?”

     “兽族族长亲自率领20万大军。”

     这么多人?虽然打仗常有,但兽族从来没有出动过这么大规模的军队,看来这次兽族族长下了决心,不打败我们誓不罢休。

     长老皱眉沉思了许久,赵夺气愤地握紧了拳头,虽然他是个异类,但巫蛊族就是他的家,兽族实在是欺人太甚,公然发动大军进犯我家园!

     “长老,让我参加战斗吧!我要保护巫蛊族!”

     长老缓缓睁开眼睛,深深地看了赵夺一眼。

     “哎!该来的总会来!”

     不知为何,赵夺觉得此时的长老非常忧伤,那是他从未见过的表情,那是他从未感受过的情绪。大祭司和巫医长飞速进入神庙,只一瞬间,长老恢复了坚毅果敢的样子。

     “巫蛊族大祭司。”

     “在。”

     从容到有些冷漠的声音,樱七向前站出一步。

     “你带领所有蛊师火速赶往东方建立防线,我们的军力无法与兽族相比,切忌正面冲突,找出破绽,用蛊击退他们。”

     “是!”

     “巫蛊族巫医长。”

     “在。”

     巫医长一扫往日嘻嘻哈哈的老顽童形象,目露寒光,有大量敌军正在逼近他的家园,他誓死守卫巫蛊族的每一寸土地。

     “你带领所有巫医负责医疗及后勤补给,你要发誓珍惜所有族人的生命。”

     “我发誓,我不放弃任何一个族人!”…,

     回答的时候他下巴上的肉瘤颤抖着,说不出的威严,他身上再也没有一丝滑稽,完全是一个让人敬仰的长者。

     “还有一件事。你们两个吧赵夺带上,这是个历练的机会。”

     “长老,这……恐怕不妥吧。赵夺他还太小,而且能力也……”

     “我要去!我是蛇王选中的人,未来的长老,兽族进犯我家园,我怎么能够袖手旁观!我一定要去!”

     “那就这么定了,立刻出发!”

     樱七一直没有说话,巫医长还想阻止,长老严厉地看了他一眼,他张了张嘴,把到嘴边的话咽了下去。

     “你们别拦我!我要见长老!长老!让我去!我要去为我爹娘报仇!”

     外面的喧哗声让神庙内的人皱了皱眉,是莫邪,这孩子几乎是在愤怒地咆哮。巫医长的治疗术真不是吹的。一下午而已,这小子就生龙活虎的了。同为孤儿,赵夺其实最能理解他,如果换做自己,也会拼命吧。

     也不知道莫邪哪来的蛮力,竟然冲破守卫的防线,进入了神庙。

     “长老!我也要去!”

     他噗通一声跪在地上,满眼的恳求。

     “莫邪,别胡闹,太危险,以后有得是机会报仇。”

     长老实在不忍责怪他,只能耐心劝慰,这劝慰在此时显得格外苍白。

     “让他来吧,也许,他能跟赵夺相处得不错。”

     樱七再次开口,赵夺眼角抽了几下,相处得不错?怎么听起来话里有话?莫非她都知道了?而且,真能相处得不错吗?……

     “没时间了,长老,我们现在就出发,莫邪你也来。”

     长老沉默地点了点头,算是默许,几人急急地退了出去。

     一个时辰后,巫蛊族军队集结完毕,当族人知道兽族挥军进犯他们的家园,愤怒笼罩在整个巫蛊族上空,所有的村落都沸腾了,父母送别壮年的儿子,年轻的蛊师夫妇相互鼓励,准备一起上战场书写巫蛊族的荣耀。

     赵夺看到神庙前的大广场上黑压压的一片人,人海一直延伸到树林深处,仿佛要淹没这片古老的土地。

     大祭司威严地扫视了一下,虽然士气高涨,但只有两万人,这已经是巫蛊族所有的兵力了,这一战,只能胜,不能败,一旦前方的防线溃败,族内留守的妇孺将惨死兽族的屠刀之下。

     “你们是巫蛊族最伟大的族人!是你们决定在今天改变巫蛊族的命运!我们的后代将传颂今天的故事!巫蛊族全体蛊师,听我命令——”

     威严的女声,赵夺无法想象樱七那比他矮得多的甚至有些瘦小单薄的身躯如何发得出如此浑厚的声音。

     所有族人都沉默着,没有想象中的呐喊,没有离别的哭泣,只有沉默,那一刻,赵夺深深被这个种族忍辱负重生生不息的力量打动,那是源自每个族人内心的最原始的力量,即使面对兽族的20万大军,即使明天就有可能葬身战场,但此时,没有人退缩,他们只是一群想要保卫家园的人,他们想要的仅仅是保卫家园。

     “出发!”

     随着大祭司一声令下,一队个头格外矮小的族人如鬼魅般游离了出去,速度之快甚至让人怀疑他们是否真的存在过。赵夺的目力很好,清楚地看到这一队人离开,他们这是干嘛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