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八章 扭转乾坤
    离战场很近了,不时有受伤的族人被抬出来,巫医紧张地营救每一条宝贵的生命。远远地,赵夺看见兽族的兵力比巫蛊族多了一倍有余,这应该只是他们的前锋部队。

     战场是一块地域开阔的草地,没有树木遮掩,巫蛊族一下子丧失了体形矮小易于隐藏的优势,蛊师们暴露在兽族的铁蹄之下。兽族狮吼兵凭借灵活的体型左冲右突,一边躲闪虫蛊,一边寻找机会近身攻击蛊师。

     樱七站在列队当中,她控制着几只高级虫蛊,还要不时放出法术保护族人。独角麒麟兽愤怒地嘶吼着,头上的角接连放出防御法术,角上的光芒立刻弱了下来,狮吼兵一看有机可乘潮水般扑了上来,顿时一片蛊师丧命。

     赵夺心急如焚,飞奔到战场边缘,顾不上喘气,一把掏出养蛊瓶,一路上绿影和莫邪已经告诉他操纵养蛊瓶的方法了,来不及演练了,用吧!

     打开瓶盖,一股力量作为引子进入养蛊瓶,他能感到那里面是一个无穷一般的巨大空间,大量巨尾蜂横冲直闯,发出“嗡嗡”的声响,此时这声音让他觉得无比亲切。

     巨尾蜂感受到这股奇异的力量,争先恐后地跟了出来,赵夺赶紧控制着力量抽离,大量巨尾蜂几乎是从养蛊瓶里喷涌而出。几只个头硕大的雄蜂足有人的胳膊那么长,瞪着血红的双眼满身怨气地朝着战场冲了过去。

     这一转变立刻扭转了战局,蛊师们自幼与虫蛊为伴,这些巨尾蜂对巫蛊族有着某种亲切感,直接绕过蛊师向着兽族飞驰而去。

     为首的狮吼兵一看情况不对,刚想退却被后面冲上来的同伴拦了下来,转眼就被叮得一身包,壮硕的身躯倒在地上奄奄一息。

     后面的狮吼兵看见这凶残的情况知道巫蛊族是拼命了,开始后退,可是他们奔跑的速度哪里赶得上巨尾蜂飞行的速度。逃跑的队伍里惨叫声连连,巫蛊族士气大振,蛊师们纷纷指挥自己的毒蛊向狮吼兵疯狂攻击。

     感觉巨尾蜂快要超出自己能够控制的范围了,赵夺赶紧用内力将养蛊瓶托得老高。

     “收!”

     巨尾蜂像是听到命令一般老老实实地回到养蛊瓶里,残暴的煞气减弱了不少。

     初战告捷,绿影不知何时已经消失不见了,族人们纷纷向逆转了战局的两位英雄挥手致敬。赵夺远远看尽樱七向他们点了点头,单薄瘦小的身子晃了晃终于支撑不住倒了下去,独角麒麟兽跟她通了灵性,赶紧接住她,向着巫医长的方向奔去。

     “大祭司!”

     蛊师们纷纷跟随麒麟兽的脚步,紧张地注视着他们的大祭司。她是军队的统领,为了保护族人几乎透支了所有灵力,再加上急火攻心,气息微弱。

     兽族的先锋部队竟然这么快就神不知鬼不觉地进入巫蛊族领地了,后面的大部队更难对付,看来以后要小心了,虽然他们现在有巨尾蜂,但仍然无法与巫蛊族大部队抗衡,当务之急是赶紧找到那头灵兽。大祭司的独角麒麟兽擅长的是防御,并不能给予敌人重创,巫蛊族急需一只更强的灵兽加入战斗。

     “大祭司怎么样了?”

     赵夺焦急地在樱七身边直打转,虽然他从未喊过她母亲,但在他心中,她俨然是自己的亲人,都怪自己能力太弱了!赵夺从未像现在这样希望自己能强大起来,保护那些重要的人,保护自己的家园。…,

     “没有大碍,调养1天就能好。哎!连她都拼命了,看来这次形式很严峻啊。”

     巫医长脸色阴沉,樱七是个极有天赋的孩子,他是看着她一步步走上大祭司的位置的,虽然她沉默严厉,但处处为族人着想。作为占星师,她洞察着族人的命运,知道得越多背负的就越多。几乎所有族人都在命运的关键时刻都受过樱七的帮助,如果没有占星师,巫蛊族这个小民族根本不可能在辛维泽大陆占有一席之地,成为四大种族之一。

     关于这次战役,樱七曾经占星推演过,她表现的自信满满,却对占星的结果只字不提,连长老问起都是搪塞而过,一定有蹊跷,她究竟看到了什么?

     巫医长摇着头叹了口气,算了,如果注定了要由她一个人来背负,我们也只能尽力做好本分的事,让一切在她的掌控中发生,如果注定了结局是失败,至少此刻他们还有希望。

     樱七缓缓抬了抬手,示意赵夺过来,她脸上仍旧蒙着黑纱,没有人见过她的面容,即使昏迷了,即使是巫医长也不敢摘掉那块薄纱。

     “大祭司,我在,怎么了?”

     赵夺俯下身,轻轻握住她孱弱的手,将耳朵凑到她嘴边,周围的人识趣地退了出去。

     “去找灵兽,你跟莫邪一起去,时间不多了,快去!”

     “那你呢?”

     “我不要紧,快去!”

     不知何时5米开外的地方多出一道黑影,赵夺认出了正是一起驯服巨尾蜂的人。他和莫邪一步三回头地跟着黑影向树林深处走去。

     “等等,把这个带上。”

     巫医长三步并作两步地追了出来,将两个小瓶子塞到赵夺手里。

     “红色瓶子里的药丸能快速治愈伤口,蓝色瓶子里的药丸能短时间内回复灵气。收好了。”

     赵夺看着这个老人眼神中流露出的关心,郑重地收起两个小瓶子。放心吧,我一定驯服灵兽,保护好你们,再也不让巫蛊族受人欺负了。

     “灵兽找到了?”

     “还没有,大致方位已经确定了。”

     赵夺咬了咬牙,他发誓无论如何一定要驯服那头灵兽,早日帮助族人打败入侵者,他再也不想看到樱七瘦弱的身躯独自阻挡当强大的攻击,再也不想看到巫医长紧皱的眉头,只有变强,才能守护至亲的人!

     三人一路前行,虽然努力分辨着方向,最终也没看出个东南西北,只觉得离营地越来越远了,多离开一寸,他的心里便多了一分牵挂。

     一夜疾驰,黑影终于带着他们与其他的黑衣人汇合了。

     “猫眼绿,灵兽在哪?快带我们去!”

     赵夺焦急地催促着,猫眼绿无奈地摇了摇头。

     “我的灵眼只能感应到灵兽就在离咱们不远的地方,具体的方位就感觉不到了,下面的路全要靠他了。”

     说着,他伸手指了指莫邪。

     “我?”

     莫邪不可置信地指着自己的鼻尖。

     “你们没搞错吧?”

     几个黑衣人互望了一眼,坚定了一点头。

     “没错,就是你,你是灵兽的传承者。”

     “等等,这是怎么回事?”

     赵夺相当摸不着头脑,莫邪的水平连自己都不如,就凭他,怎么可能找得到灵兽?他与莫邪对视了一眼,对方迷茫的直摇头。

     “你身上是不是有眼镜王蛇的印记?”

     印记?眼镜王蛇?等等,自己好像在哪里见过,对了!就是今天,莫邪的后背上确实有一条眼镜王蛇的胎记,这跟灵兽有什么关系?…,

     “灵兽不像普通的虫蛊,低级虫蛊被谁收服就认谁为主,就像你的巨尾蜂,它们几乎没有思想,只知道随着主人的心愿杀戮。据说灵兽是上一界散落在辛维泽大陆上的物种,及其稀有,具有强大的能力,一只成年灵兽甚至可以打败高阶修真者。”

     “高阶修真者?长老说高阶的修真者在整个大陆上不过几百人啊。”

     “是的,所以驯服一只灵兽非常麻烦。其实没有被驯化的灵兽和普通的野兽并无差别,平常人很难区分。首先它要和传承者的灵魂融合,变成真正的灵兽,传承者的灵魂越纯净,融合后灵兽的力量就越强大。只有打败灵兽,驯化它,才能唤醒传承者的意识。灵兽心性高傲,一生只肯认一个主人,想成为它的主人实力绝对不能弱,至少要让灵兽心服口服。”

     “等等,你刚才说……莫邪是灵兽的传承者?”

     “没错。”

     “也就是说他的灵魂要跟灵兽融合?”

     “是这样的。”

     “那融合以后呢?莫邪怎么办?”

     “这个我们就不清楚了,这么多年来族里只有大祭司驯化过灵兽,而且也没人知道她是怎么驯化的,具体的细节我也说不清。”

     “不行!太危险了!”

     虽然他与莫邪成为朋友只有短短的几天,而且不久前他还企图挑战他长老继承人的位置,但赵夺知道他并不是坏人,短短几天的生死与共,两人已经建立了友情,他怎么能看着自己的朋友涉险,即使那灵兽正是他想要驯化的,但他更不愿看到朋友冒险。

     莫邪愣了一下,他没想到自己竟然会有这么一个身份,事情发生得太突然,他的大脑停顿了几秒钟,他更没想到赵夺为了他会断然拒绝灵兽的诱惑,那可是灵兽啊,谁不想有一只呢,早上还大言不惭地说要抓一只来逞威风,现在却因为他果断放弃了。

     两人同为孤儿,看到赵夺主动保护自己,莫邪的眼睛有些湿润了,许久没有这么温暖的感觉了,他本不是个冷血的人,怎么可能眼看着族人遭受兽族的屠杀。自己的一生可能很短,但有这样的人肝胆相照,有这样的温暖,足够了。

     莫邪微笑着摆了摆手。

     “没事,兵来将挡水来土掩,我可是灵兽的传承者,哪会有什么危险,快点找到灵兽吧,大祭司还等着咱们回去支援呢。”

     赵夺觉得莫邪的微笑格外刺眼,一边是战场上生死与共的朋友,一边是大批等待增援的族人,他当然知道孰重孰轻。人的感情有时候就是这么微妙,正确的选择不见得是没有痛苦的。他知道一切已经无法挽回,更加痛恨自己不够强大。赵夺决绝地看了莫邪一眼,对方给了他一个灿烂的微笑,他从未笑得这么好看过,从前从来没有笑过,好不容易开始有笑容了,却如此短暂,以后还能有机会吗?

     “猫眼绿,我怎么才能找到灵兽?好像一点感觉都没有啊”

     “静下心来,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