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2章 灾变之夜
    “小末儿,姐姐会一直保护你的,不要怕,不要怕。”女孩儿轻轻的拍叶末的后背,喃喃的安慰着弟弟,她自己却没有丝毫的悲伤。

     那个妇人把她养大,就像亲生母亲一样的疼爱,此时妇人不在了,她更多的只是沉默,仿佛许久以前一样,沉默,甚至冷漠的看这个世界,这些人。只有目光放在小男孩儿身上的时候,眼神里才会露出些许的温柔。

     列车忽然传来巨震,整街车厢抖起来好几公分,又轰隆的撞在轨道。列车里顿时响起一片惊叫声,大人瑟瑟发抖搂着孩童,传教士跪在那儿祈祷细语,列车员满脸凝重。

     叶末擦干眼泪惊慌的抬起头来,彷徨不安的看着周围,瘦弱的身子被姐姐紧紧搂着,从未察觉到姐姐的力量如此的大,感觉自己在她怀里轻若无物。

     列车行驶了不到半个小时,停在半道上。已经无法再往前了,轨道前方被一头青皮怪物的身体挡住。

     这怪物仰躺在大地上,半边手臂足有半个火车头那么大,极速行驶的列车撞得怪物手臂碎烂,它却无动于衷,身体流淌着潺潺血液,血液是青红色的。

     车门由外面的卫士拉开,一名穿着合金铠甲的战士嗡声吼道:“所有乘客立即下车,余下的路程步行前往烈阳城。”

     这节车厢里所有的人都盯着那个卫士,仿佛他是救世主一样,可当人们听完他说的话,神色都陷入短暂的呆滞。

     盔甲里,这卫士的眼神显得有些于心不忍,他张了张嘴,沙哑的声音说:“我们会护送大家的,请大家放心!”

     列车员也跟着催促大家下车,陈胡子是个退役的老兵,他看了叶末姐弟俩一眼,沧桑的声音和声道:“走吧,路还很长呢,可不能松懈哦。”

     “弟弟。”新月把叶末牵着站起来,“姐姐在,不要怕。”

     少女凝望着男孩儿不安的眼神,握紧了男孩儿的小手,凑近了些,柔和的说:“姐姐是值得信任的依靠,你要相信姐姐,明白吗?”

     叶末瘪嘴想哭,他已经不是什么都不懂的小不点了,他明白那个善良的人再也不会回来。

     如果你是人了,那么,你一定要坚强,才能活下去。很久以前,机械女这样对叶末说过,那时叶末还没有名字,一个对于自己来说,独一无二的名字。

     要坚强,所以不能哭泣。男孩咬紧了牙,仰头泪盈盈的嗯了一声。

     新月咧嘴微笑,笑起来弯弯的眼睛很美,叶末望着姐姐的脸,几乎忘了内心所有的悲伤。

     以前的姐姐,可是很冷漠的,还以为她讨厌自己呢,叶末这样想。

     “那以后你要听姐姐的话,知道吗?”新月溺爱的揉了揉叶末乱糟糟的黑发,叶末点头。

     陈胡子面露欣慰的笑容,“走吧,大家都下车了。”

     姐弟俩应了一声,跟着陈胡子去牵了三匹老马下了车,随在长长的人群后面沿着火车道,朝远方行去。

     逃难的人还带着牲畜,很难想象那种混乱的场景,叶末后面的一家三口挎着锅碗瓢盆,一个小胖子死命的拉着一头肥猪,挣红了脸,不停的吼:“爹咱家肥妞也太难伺候了,要不把它宰了吧!”说着还擦鼻涕。

     他父亲满脸胡渣的魁梧大汉,粗声粗气的骂道:“你个兔崽子,那可是生小猪仔的母猪,把它宰了咱家以后拿什么卖猪肉。”

     叶末看他那副傻样,微微撇嘴目光有些羡慕。

     火车道上躺着的怪物尸体,像一头巨大的人形的牛,它穿着简易的皮甲,路过时,陈胡子轻声说:“是牛头怪,深渊中常见的兵种,魔龙麾下最悍勇的战士。”

     叶末微微低头,幼小的他手放在姐姐的手里,跟在姐姐的身后,目光有意无意的去看牛头怪的尸体,眼神麻木不仁,更多的是迷茫。

     炎铁部落崇尚太阳神,一个信奉神的文明,总会拥有一些世人无法理解的本领。

     比如说,神宫祭坛的祭司,传闻他们能感知星空中太阳的力量,并通过祭坛引导,传达到部落里幼小的战士身上,在成年仪式上,一群为数不多的光明骑士会再次诞生,引领族人延续未来。

     再比如说部落的神庙,那里面世世代代居住着部落的巫女,传闻巫女能预知未来,关于深渊魔龙降临的预言,十年前部落里就有传言了,时常有人会提起,五龙的时代即将到来,深渊魔龙会从大地的东部苏醒。

     深渊魔龙是最先出现的,预言曾指引,深渊魔龙从大地崛起,云空之龙会从天穹坠落,海洋之龙从深海复出,元素魔龙会从人族里诞生,那时远古巨龙将会归来,给大地带来无尽的灾厄。最终,虚空男爵降临,虚空会吞噬这片星河!

     ……

     “下雨了?”男孩儿伸出左手去接坠落的雨滴,眯着眼睛小声说。

     人群仍在安静的前行,姐姐嗯了一声,前方是看不到尽头的大山,夜色将要到来,逃亡的旅途中,时间缓慢的流逝,白天黑夜,他们都在默默的前行,迎着飘落的风雨,走向未知死亡远方。

     空气里萦绕着一股酸臭的气息,仿佛病毒一样,笼罩这片山脉,它的源头在不远处的一个村落,村落早已不复存在,只有一个恐怖的黑洞,黑洞里无数猩红的眼眸在凝望这片天空。

     “咳咳。”的声音在长长的人龙队伍中时不时的响起。

     赶路的时间过了一天多,人们的精神显得萎靡不振,咳嗽的声音更多了。

     护卫队跟在人群两侧,穿着封闭的铠甲,背负能量炮,手里提着剑。

     “大家原地歇息一会儿吧!”身穿银色甲胄的男子扬手吼,沿途卫士开始迅速传达他的指令。

     叶末三人停下来,陈胡子从口袋里掏出几块粗粮饼递给两人。

     “谢谢。”女孩儿说,她把大块儿的饼递给男孩儿。

     叶末靠着姐姐的身子,呼吸显得有些困难,接过饼,他咳嗽两声,摇了摇头,“我不饿。”叶末无精打采的说。

     “不饿也得吃!”少女把大饼塞给叶末,眼神严厉道:“听话,知道吗?”

     叶末心里很不情愿,迫于姐姐的威严,还是拿着饼子啃了一口,不知为何,一点食欲也没有,虽然身体在反馈饥饿的信号,眼前的饼却给不了叶末任何进食的欲望。

     为了不让姐姐担心,叶末强忍着不适吃掉了饼。

     干糙的饼就像一团石头卡在叶末的胃里,差点让他吐出来,新月急忙搂着叶末,轻轻拍抚叶末的胸口。

     “小末儿,你哪里不舒服吗?”连夜的赶路,少女的脸看起来有些憔悴,她目光担忧的看着叶末。

     叶末努力的吞咽口水,制止自己呕吐的欲望,脸色苍白的摇摇头,“没,没事。”

     “不舒服一定要说出来,知道吗?”新月把叶末搂在怀里,以为这样雨水就淋不到他们了,叶末点点头,心里难受极了。

     几匹老马躺在草地上打盹儿,陈胡子靠着马儿抽着烟,目光无神的眺望远方,眼中的余光偶尔会看一眼叶末。

     所有人都原地停下歇息,护卫队的队长建议大家黎明时分出发。

     也许是大家真的很累了,长途跋涉,一路担惊受怕,心灵与身体的疲倦,许多人才停下来,就互相依靠着睡着了,尽管天空还飘着冰冷的雨丝。

     黑夜吞没叶末内心的不安,夜风席卷,他挣扎着从姐姐怀里爬起来,动作很轻,生怕吵醒她。

     一步一步的走到黑暗的角落里,叶末一下子跪在湿腻腻的草地。早已无法忍受身体的不适,肠胃在翻滚,刚刚这几步路都差点让叶末难受得昏厥。

     腹部鼓动几次,叶末睁大眼睛,大口大口的吐出了吃下去的食物,不断的吐着,坚硬又膈应的食物混成一团团从喉咙里挤出来,包裹着胃里的黏液,一下子全吐在地上。

     仰头跪在地上大口的呼吸,任由这漫天大雨淋在脸上,如释重负的男孩儿脸色更加苍白,但身体却畅快无比,仿佛连血液都在欢愉,心跳变得更加有力。

     暗夜里,一道挺拔的身影浮现在叶末的身前,她低头看着面前的男孩儿,暗红色的眼珠露出惊愕,如同钻石一样洁白的肌肤,手摸着下巴,柔软的发丝飘荡。

     “这么快就适应了,好特别的体质!”

     耳边传来女性磁感慵懒的声音,叶末猛地回头朝前方看去。

     叶末顿时一惊,无比紧张的望着她,颤抖的问:“你,你是谁?”

     穿着一身暗红的皮衣,衣摆很长,皮裤紧紧裹着她修长的腿,一双黑色的靴子,左边腰部挎着左轮一样的银色手枪。

     打扮对于叶末来说非常怪异,所以叶末很惊愕,对于未知的事物,叶末总会感到恐慌,而眼前的女子虽然看似面露微笑,笑容也很美,可她却给叶末一种心惊肉跳的感觉。

     面对叶末的提问,女子淡淡的看着他,语气懒散的道:“好好享受恶魔的礼物吧,如果你能够保持自我,我会再来找你的。”

     话才说完,她转身纵跃消失在黑暗里。

     叶末急忙爬起来四处张望,再也没找到那身影。

     内心被一阵阵浓浓的不安笼罩,仿若木头一样,叶末回到了姐姐身边,呆呆的坐下来。

     睡梦里,新月习惯性的伸手去拥抱,叶末仿佛做错事的孩童慌张的趴下来,任由姐姐搂着自己。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