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4章 觉醒
    “天黑了,你怎么还不回来?”漆黑走廊下,叶末抬头往外面张望,期望可以看见熟悉的身影走进来,幽深的黑暗吞没了一切,无论他怎么睁大眼睛,视线也无法透过浓浓黑夜。

     她一定会回来了的,她不会丢下我的。叶末内心重复着告诉自己,她说过的,只需要等待就好。

     深深的垃圾院子里,时不时响起男孩儿咳嗽的声音,夜风吹拂,没有了少女的震慑,一只一只的夜猫从阴暗角落中偷偷爬出来,还有一堆一堆的老鼠。

     它们身上沾满了脏污,毛发都被污垢凝成一撮一撮的。

     一双双猩红细小的眼眸点亮了黑暗,小男孩儿呆呆望着宽阔的院子,他慢慢抬头,朝它们看去。

     “咳咳!咳咳!”咳嗽越来越严重了,是生病了吗?不知道。叶末尝试站起来,身子却无力极了。

     已经不可能再虚弱,他弓着瘦弱的身子,双手撑着床板,无比缓慢的站起来。

     眼前好多猩红的眼珠在四处晃动,叶末双手撑着膝盖,用力摇头,以为自己出现幻觉了。

     “你们…”连说话都变得吃力,“是想,吃了我么?咳咳…”

     野猫发出咕噜咕噜的低鸣,老鼠们叽叽喳喳的吵闹。

     窸窸窣窣的爬动声从四周角落传来,更多血红的眼眸浮现。

     转眼间,一层密密麻麻的老鼠出现在周围,覆盖了整个垃圾场,它们围着中间的男孩儿,那些野猫也开始伸出爪子朝这里移动。

     被一群老鼠或者猫咬死,啃噬骨肉,吸干鲜血,这样的画面浮现在叶末脑海。

     必须得做点什么,她还没回来,我怎么可以死呢!

     “怎么可以!”院子里响起男孩儿愤怒的嘶吼,瘦弱的身影迈开脚步冲了出去,周围一层层的老鼠纷纷退后一步,尖嘴上胡须抖动,嘴角流着粘液。

     一米的距离,叶末跪倒在地上,双手撑着地面,柔软黑发拖下来遮蔽了眼帘,大口呼吸几次,他再次咳嗽起来,这次咳嗽更严重了,根本不能停止,似要把五脏六腑都给咳出来一般。

     脑袋在发烫,苍白的脸渐渐血红,黑发随着咳嗽抖动,神色充满憎恶的男孩儿抬眼,目光透过发丝的缝隙看向这群最卑微肮脏的猎食者。

     眼珠晃动,每一双猩红的眼眸都浮现在他眼中。

     “吃了他!”

     “看上去很美味!”

     “咬碎他的血肉!”

     “眼珠是我的!”

     …

     幻觉么,听懂这些低等动物的语言了?

     “咳咳…”不住的咳嗽吸气,男孩儿神色狰狞的抬头,“来啊!”

     院子里顿时响起无数叽叽的声音,一大群匍匐在屋顶的野猫里,一只白色的猫伸长脖子发出一声尖锐的嘶鸣。

     “喵!!!”

     仿佛约定好了一样,密密麻麻的老鼠如黑色潮水朝中间的男孩儿涌去。

     这一瞬间里,紧张害怕的情绪滋生,叶末趴在地上迅速的扭动脖子,睁大的眼睛死死盯着那些丑陋的恶心的东西。

     来了!

     根本来不及做出任何的反应,一眨眼的功夫,男孩儿被层层叠叠的鼠潮淹没,四周还有大量的老鼠堆上去。

     地面上形成一座黑色的山,一只一只老鼠下面,叶末撑着双臂脸色火红,一丝丝热气从全身蒸腾,脑袋仿佛让滚烫的烈焰给包裹了,这烈焰烧毁了他的意识。

     幻象丛生,脑海一片混乱,火焰在吞没那个软弱的身影,他看见熟悉的一切都被烧毁,他们都在远去。想伸手挽留,什么也留不住。

     焦急,暴躁,愤恨的情绪充斥了叶末的脑海,他稚嫩的脸更加狰狞,身体被鼠潮压着,雪白尖锐的利齿正在撕咬他的血肉。

     “你们,都该死!”模糊不清的咆哮,如同野兽一般嘶吼出来。

     黑暗笼罩的垃圾场,堆成山的老鼠,地面上忽然卷起一股狂暴的力量,这力量从那鼠堆底下爆发,随着男孩儿的一声嘶吼,这股力量形成一团气流以他为中心炸开。

     呼的一声,仿佛有什么东西被撕碎了,紧跟着是无数老鼠的惨叫。

     堆压在叶末身上的鼠潮被散发的气劲荡飞,满天的黑鼠尖叫着落向地面发出啪啪的响声,外面那一层老鼠虽然没品尝到人肉,却侥幸保留了性命,靠里面的黑鼠全被狂暴的气流撕碎。

     天空中飞滚的黑鼠在坠落,更多的,却是鲜血和碎肉。

     阴影中,跪趴在地上的叶末缓慢的抬头,咳嗽停止了,他脸上充满了暴虐的情绪,身体表面一缕一缕的烈焰气流在翻滚,被这烈焰气流所包裹,仿佛整个人都沸腾起来,血液似乎也在燃烧,带来一股兴奋,甚至,像是得意的情绪在反馈给自己。

     “杀光它们,杀光这些蝼蚁,这些卑贱的渣滓。”内心深处传来一阵呼唤,声音飘渺,却带着一股不容抗拒的命令。

     叶末脸上露出一抹冷笑,站起来回头看向后面的黑暗,如同是在凝视自己的内心,脸色不甘而愤怒的吼道:“凭什么听你的,凭什么?”

     无论有多少负面的情绪在扰乱自己的心灵,叶末无动于衷,因为,他不懂,强加给他,却无法改变他。

     “哟,生气了么?能够抵挡主人的魅惑,你还真不简单,呵呵。”那个声音继续纠缠。

     叶末转过身来,目光平静的看向满地瑟瑟发抖的鼠群,他清秀的眉毛皱了皱,声音略微沙哑,“你们走吧,别再惹我。”

     奇怪的一幕出现,那些老鼠居然全都趴在地上对着叶末跪拜。

     这一刻,男孩儿脸色桀骜俯视着所有朝拜的蝼蚁。

     “滚吧,以后,这里我说了算!”叶末再次开口。

     鼠潮叽叽喳喳的叫唤几声,黑色潮水退回了阴暗角落,屋檐上一群猫徘徊不定。

     叶末的目光偏向它们,为首的一只白猫仰头冷冷盯着叶末,“不要太得意。”仿佛在告诉叶末。

     懒得多看一眼,挥手拍掉身上沾染的泥土和碎肉,只是那血腥却无法清洗,所以导致他看上去狼狈极了。

     周围再次陷入安静,她还没回来,男孩儿转身走回狭窄的走廊,坐下来擦了擦湿润的眼角。

     黑暗无边,这正好给了那神秘人的机会,能够把话语传递给叶末内心的人,她不想放弃任何一个打击或者讽刺叶末的良机。

     “无论你表现得多么强势,也改变不了你内心的软弱,你姐姐不会回来了,她骗你的,你就是个累赘,以她的姿色和天赋,活下去很容易,可带上你,她就只有死路一条。”她用懒散的口吻说出令人感到火大的话语,然后等待备受打击的男孩儿表现出她期待的样子。

     可惜结果并没有跟她预想中那样展开,叶末只是笑了笑,他已经恢复如常。

     “你笑什么?”没有看到男孩儿大哭大闹的反驳,她似乎很生气。

     “我记得你的声音,我见过你。”叶末说,“就在那天晚上。”

     她说:“那又怎样?”

     叶末平静的回答,“不怎样,我跟你不熟,你找我说话,我很烦。”

     对方沉默了一会儿,叶末正以为她知难而退了,这时她却忽然说话。

     “你明白自己的处境么,知道自己遭遇了什么吗?”

     叶末没有回应。

     “铁脊山脉以南,深渊魔龙苏醒的地方,全被深渊恶魔研究的魔药弥漫,人类脆弱的体质是无法抵挡魔药带来的改变的,你们那群人都会变成恶魔的仆从,只有源力印记强大的人类斗士才能逃过一劫。”

     叶末内心充满了惊愕,他开始怀疑这两天的经历,还有自己刚才散发出来的力量。

     神秘人又说道:“你好像根本就没有源力印记吧,说起来你还真是个奇葩,作为一个人类,连祖宗留下的印记都没有。”话语充满了嘲笑,她故作惊讶的道“哎呀,你该不会就是人类传闻的不详之人吧!”

     她开始咯咯的娇笑,“被星河之神诅咒,会给大地带来不详的人,你看他们都抛弃你了,真是凄惨的人啊!”

     不详之人,诅咒,抛弃,没有源力印记。

     “嘁”叶末表现出不屑一顾的样子,眼神却无比悲伤。

     “亲生父母抛弃了你,养母为了给你找吃的被恶魔杀了,就连唯一疼爱你的姐姐,也不要你了,现在分明是在自己的王国,却还是要东躲西藏,啧啧啧,你可真惨。”

     “你说够了么?”叶末声音冰冷的质问。

     神秘人哼了一声,很不满叶末的态度。

     以前很想做人,因为只有做人才能实在的感受到这个世界,没有多余的奢求,所以无论现在遭遇怎样的命运,叶末都不恨他们。

     因为已经是人了。

     快乐的童年不在了,养母走了,抛弃,诅咒,叶末不在乎,还有姐姐,姐姐说过,她是值得自己信奈的依靠。

     不恨,宝儿你快点来带我们离开这儿吧!又想到了机械女,总会在无助的时候想到她,以为她就是希望。

     “我决定了,要让你成为一个强大的恶魔斗士,你很有天赋,我已经送给你一枚恶魔族的源力印记,你可不要让我失望啊,好了,我还有些琐事处理,下次再聊。”

     “神经病。”叶末骂了一句,没去多想她话里透露的信息,只有一丁点疑惑,恶魔怎么长得和人类一样?

     还没回来么?叶末抬头看向外面的黑夜,已经过去好几个小时了,姐姐不会出事了吧!

     垃圾场的巷子口传来一阵脚步声,还有人在交谈。

     叶末眼神一亮,正准备起身,眉头一皱停下动作,“怎么有男人的声音?”

     “大姐头,你今天可真厉害,话说你们怎么住在这种地方啊?”

     “闭嘴,别吵到我弟弟睡觉。”新月冷漠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