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3章 苦难
    破晓降至,天空还飘着细腻的雨丝,山谷里起了大雾,远处有飞鸟的悲鸣回荡。

     模糊里,周围有哄闹声传来,叶末眨巴双眼苏醒过来,仿佛刚刚才睡下一样,黑夜变得如此短暂,醒来的时间却又漫长无比。

     在这恐慌与迷茫里,所有人都和叶末一样,宁愿沉睡在疲倦的梦乡里,也不愿去面对这逃亡的日子。

     未来在哪里?所有脸上写满茫然不安的平民,他们不知道何去何从,前方的烈阳城真的会是终点么,会是希望么,他们不知道。铁焰王不会允许一群懦弱的子民进入自己的领地,被隔绝在山野间小镇里的人,本就与放逐的人没有任何区别,即便他们被凶残的恶魔追杀蹂躏,他们的王也不会露出丝毫的怜悯,甚至会当作一种屈辱。

     软弱便是原罪,弱肉强食本就是炎铁部落的法则。

     小男孩叶末睁开的眼睛里映出姐姐美丽的容颜,新月嘴角露出僵硬的笑容,揉了揉叶末的黑发,重复着那句话,“不要害怕,姐姐在呢!”她说。

     逃难的人群再次出发,大雾伴随这恐惧遮蔽的天地,这破晓也无法驱散恶龙带来的阴霾,或许黑暗降至,世间的光明也变得稀少了吧!

     无声的沉默里,前行不会停下,他们必须一直走下去,即便是最渺小的蚂蚁,也怀抱着活下去的希望,何况他们还是一群人。

     大手拉着小手,小男孩叶末今天变得沉默了,他脸上的不安和恐惧被他逐渐收敛,与大多数的同龄人不同,叶末在短短的时间内,已经适应了失去至亲的痛苦与失去家园的彷徨,这并不是说叶末冷血无情,只是他更能学会隐藏自己的情感,让自己保持冷静,适应力比他们都强。

     仿佛一夜间就长大了一样,稚嫩的男孩儿脸色变得坚毅,麻木与迷惘都被那双幽深沉着的眼眸所吞没。

     陈胡子的目光总会有意无意的飘向叶末,作为最亲密的姐姐并未发现叶末的变化,陈胡子嘴角微微一翘,用很小的声音嘀咕着“即便是害怕的要命,也会强撑着去面对适应,不愧是她的孩子!”

     昨夜发生的异样,叶末没有和任何人提起,就算是姐姐,叶末也未曾告知,虽然只是一件小事,潜意识里叶末却有种不妙的感觉,或许,那个夜晚,就是命运改变的夜晚!

     浓雾笼罩的鉄脊山脉,一群落魄不堪的人沿着铁路走向远方,他们翻山越岭,跨过荆棘的丛林,看到了一座东部地区最高的山峰。

     雨停了,夕阳如血,一大群人站在平原上,望着远方一座高耸入云的巨山,山上漂浮着长达数十米的金色旗帜,旗帜上绣着金色的剑与盾。

     只要是炎铁部落的人,没有谁会不知道那旗帜的含义。

     破晓之盾,黎明之剑!

     相传这座山名叫巨神,是最接近神的地方,如果,神真的存在的话。

     烈阳城围绕着巨神峰建造,层层叠叠的宫殿大气磅礴,远远看去,可以隐约的看见一些人来来去去。

     夕阳映着姐弟两青涩的模样,叶末眺望着远方的城池,这里给他一种似曾相识的感觉,仿佛,以前见到过生活过一样。

     陈胡子牵着老马,回头看向那个男孩儿,面色犹豫了一下。

     你终究还是回到了这里,这样的命运摆在你的面前,也不知还会承受多少撕心裂肺的痛苦。老人目光里泪水模糊,笑着叹了叹气。

     叶末下意识的朝他看去,疑惑的问“你怎么了?”作为一个人类应有的复杂情感,叶末还不是很能理解,赤子一样空白的过去,需要更多的经历来教会他如何去做一个人。

     “没什么,看到了希望,所以有些激动啊!”陈胡子笑着说完,拉扯缰绳道:“走吧,我带你们进城!”

     叶末和姐姐跟随老人的脚步,分离了人群,朝另一条路径走去。

     “不跟大家一起了吗?”叶末被姐姐牵着,问陈胡子。

     陈胡子没有回头,只是平淡的回应“不了,各有各的归宿,我带你们进城,从今以后。”说到这儿,陈胡子猛地回头看向叶末,喃喃小声道:“你要学会独自生活!”

     有些人生来就是要独自面对并活下去的,这没什么大不了,仅仅是生活而已。

     新月若有所思的看了看陈胡子,眼中划过一抹明悟的神色,她能明白许多叶末不知道的东西,这也是她生来就该拥有的东西,只是许多往事都随着抛弃,被她藏匿了。

     大约两个小时的路程,叶末和姐姐随着陈胡子走到了城池之下,不是正门,而是一扇破旧的石门,石门边上有一排椅子,椅子上坐着个独眼的金发老人,老人用油腻的黑布擦着一柄断剑。

     三人走过来的时候,独眼老人抬头看了一眼陈胡子,浑浊的眼神微微一惊,陈胡子冲他点点头,独眼老人略微抬头看向后面的姐弟两,眼神很仔细的看了新月一眼。银发的美丽少女,冷漠里带着一丝不屑和憎恨,单纯的黑发男孩儿,目光清澈的打量着周遭的一切,眼睛里有很淡的好奇,还有一抹悲痛。

     “咳咳!”叶末忽然忍不住咳嗽两声,原本无恙的身子,令他呼吸变得有些困难。

     新月神色变得柔和,回头把弟弟揽在怀里,疼爱的拍了拍叶末的后背。

     陈胡子站在石门口,转身对姐弟两说道:“就到这里了吧,我能帮你们的就这么多了,你们从这儿进去吧!”

     叶末再次疑惑的看向他:“你呢,不跟我们一起走了吗?”

     “不了!”陈胡子笑着摇头,目光里一丝不忍被他强行隐藏。

     “我们走。”新月好像一点也不觉得奇怪,她拉着弟弟就往石门走去。

     叶末拉住姐姐的手,停在石门口,转身看向后方。

     陈胡子牵着三匹老马,身后黑色的破烂披风飘荡,旧损的斗笠下,他沧桑的胡渣脸含着微笑,朝叶末挥着手。

     叶末也跟着挥了挥小手,姐姐用力一拉,叶末哎哟一声,被姐姐拽着走向了昏暗的甬道。

     ……

     不到几分钟的时间,姐弟俩从狭窄的甬道进了烈阳城,从黑暗里走出来时,顿时四周涌来嘈杂的声音,光芒撒下,姐弟两站在矮小的洞口看向四周。

     眼前一条大街通往前方,两边密密麻麻的房屋,街上来来去去的人数不清有多少,其中更有一队队身穿金色铠甲的守卫在巡逻。

     小男孩怔怔的望着眼前的一切,耳边哄闹声不断,内心却无比的安静。

     这时一队铠甲守卫朝这边走来,其中国字脸的矮壮男子粗绳喊道:“都给我仔细的查,最近因为恶龙事件,许多放逐之人偷偷闯入城内,举报者可领赏一金币,藏匿者死!神圣的烈阳城不容渣滓玷污!”

     叶末听闻那大喊呆了呆,内心无数的情绪滋生。

     这里,不是大家的希望吗?为什么……

     “走!”新月一把抱起叶末,飞身跳过面前一条三米宽的臭水沟,轻若飘红的跳到对面,脚步无比灵巧的抱着弟弟跑向前方长街。

     姐姐怀里的叶末低着头,眼神瞳孔放大,内心滋生一股没来由的不甘和恨意。

     为什么,为什么大家拼了命要去的地方,最终却是这样的结果?

     没有人可以告诉叶末答案,有些答案,一辈子也无法找到。

     狂奔的少女抱着瘦弱的男孩儿,他们模样狼狈,脸上脏污,看上去仿佛乞丐一样,周围看到的人都嫌弃而鄙夷的躲开,生怕被他们碰到。

     不知道跑了多远,感受到姐姐的心跳和逐渐急促的呼吸,叶末来不及惊讶姐姐的能力,担忧的小声说道:“姐姐,歇会儿吧,他们追不到的。“

     少女一步停在一条隐蔽的巷子口,那里面是一片垃圾场,恶臭弥漫,老鼠野猫野狗的乐园。

     她用力喘着气,抱着弟弟放慢脚步朝里面走去,明亮而美丽的眼眸晃动着,脑子里不断思索着活路,她只要一条活路,带着可爱单纯的弟弟活下去。

     少女冷漠的站在垃圾场中间,四周的老鼠野猫都好奇的看着这姐弟两,穿梭跑来跑去,叽叽喳喳的叫个不停。

     “滚!“少女声音森冷的朝周围一吼。

     周围的野猫耗子仿佛听到了恶魔的嘶鸣,瞬间吓得炸毛,全都急速奔走朝四方跑去,眨眼的功夫,垃圾场安静下来。

     叶末躺在姐姐怀里,刚刚那一瞬,只感觉姐姐无比的陌生,陌生到让叶末畏惧。

     少女低头看向怀里的弟弟,男孩儿畏惧的目光令她内心一颤,神色立刻变得柔和,微笑道:“别怕,有姐姐在,你不会有事的。”

     再次找回熟悉的感觉,叶末内心的不安消散,嗯了一声,苍白的脸露出痛苦的神色,忍不住咳嗽两声。

     少女双眸滑动,“是不是饿了?”她问。说着她轻柔的把叶末放下来,在垃圾场里面搜寻了一会儿,找出一条被丢弃的被褥,还有一张瘸脚的桌子,两个破旧的板凳,环形的垃圾场四周有四条拱形的走廊,其中三条都堆满了垃圾,只有靠里面的一条还有几米宽的缝隙,而且那里堆的全是腐烂的木材。

     叶末站在走廊下看着姐姐忙碌,用碎木块铺了一张床,摆好桌椅,翻出几本破书,还有一个生锈的铁罐子。

     做完这一切,她才拉着叶末坐在刚铺好的床边上歇息一下,拍了拍脏污的手,低头看向萎靡不振的弟弟。

     “姐姐出去给你找吃的,你不要乱跑,知道吗?”新月低头搂着叶末的肩膀,轻声说道。

     叶末点点头嗯了一声,“你一定要早点回来。”

     “会的。”少女不自然的笑了笑,她很少微笑,所以显得不自然。

     叶末坐在小床上看着姐姐离去,夕阳正在坠入大地,垃圾场被黑暗拥抱。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