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 十五章 疯子撩妹
    晌午了。

     野外天太热,又没遮荫地,一行人的脸给晒得通红,不过被油泥遮着,看不见而已,郑大海已经脱得只着个褂子,其余人也都衣襟大开,可还是热,水喝下去,马上变成汗从毛孔蒸出来,脸上还抹着泥,被汗水捂着,更觉难受。

     这个当口,小篆朱字却突然断了,王承恩他们却始终不见踪影,朱慈烺焦躁了。

     两刻钟后,转过弯,官道终于伸进了个小树林,两边有些树荫,顿时凉爽了不少,江车队伍停在路边歇脚,走得满头是汗油的朱慈烺也受不了了,刚想叫队伍停下来歇会,却一眼瞧见江家青壮全站起来了,还手按刀柄,满脸警惕。

     哎哟我去,还真把我当贼了!

     朱慈烺不屑的嗤了声,咬咬牙继续赶路。

     将要路过马车时,朱慈烺突然毫无征兆的纵情高歌:“佳人笑,烟雨遥,涛浪淘尽,红尘俗世记多娇,清风笑,竟惹寂寥,豪情还剩了,一襟晚照,苍生笑,不再寂寥,豪情仍在痴痴笑笑……”

     吼得两队人都吓了一跳。

     连沉稳的贾仁都踢着了石子扬了个趔趄,抬着崇祯帝的担架都差点翻了,江家青壮更是骇得刀剑呛啷一下就抽出来了。

     恶作剧得逞,朱慈烺的歌声戛然而止,大摇大摆的越过马车走了,只可惜,他一直用余光瞟着的车帘子并没有掀开。

     真是不给面子,好歹他前世也是麦霸级的人物,歌也唱得不赖啊!

     撩妹失败,这江小姐也太淡定了。

     一天到晚赶路赶得都这么无聊了,好不容易出现个肯牺牲自己娱乐大众的疯子,她都居然不出来看下稀奇!

     给吓了一大跳的美貌小丫头倒是不淡定了。

     她横眉竖眼的朝朱慈烺狠狠翻了几个大白眼,翻得朱慈烺都担心她眼珠子会不会掉出来!

     还别说,这丫头的小白眼翻得也真是娇俏。

     朱慈烺这方回过神来的青壮,都盯着她瞧,仿佛她脸上长了花般,随后就很明了他们的太子大人怎么突然发疯了。特别是郑大海,居然敢朝太子猥琐的眨了眨眼!

     搞得朱慈烺很无语。

     自己是那么丧心病狂的人吗?

     一个才十四、五的小丫头而已,又干又扁,还未成年,就算一张脸长得好看点,他也想都不敢想啊……

     越过江家队伍,一行人又暴晒在烈日之下,继续灰头土脸的赶路。

     多走一步就更安全一步。

     就这么拼吧。

     又行了几里,路过废弃驿站,朱慈烺实在走不动了,命队伍进去休息。

     趁他们休息这空档,江家车队又超过了他们。

     朱慈烺跟个农民工似的,撩开下摆,挽起袖子又挽裤脚,还大叉开腿坐在院门口阴凉处,拿着捡来的破木板子啪啦啪啦徒劳的扇着风,一路目送他们消失在前方,想着刚才的幼稚举动,自己都觉得可笑。

     歇了一阵,一行人又沿着官道疾走,太阳还是白晃晃的晒得人心发慌。

     中途露过一条小溪,居然还没完全断水,朱慈烺沿着小溪往上看了看,发现有个石头砌的小水塘,下面的沙石很清,水质也干净,就回来命队伍停下,拿了水囊去补水,顺便捧着水擦把汗什么的,脸还是不敢洗的,只能继续脏下去。

     补好水,又继续上路。

     不知道走了多久,转过两边荒野慢慢变成树林,下了一个长斜坡,慢慢地势险要起来,路边也很快层峦叠嶂,树荫蔽日,走得汗涔涔的人立刻感觉舒爽了许多,心头燥热都降了不少。

     此地名乱樵岭。

     朱慈烺觉得这山岭挺凶险,暗自提高了警惕。

     官道转急弯,前方无一个流民,先前的马车队伍也看不见了。

     一阵山风呼啸而过,阴悠悠的渗人,带来丝不详的血腥味,朱慈烺心里一紧,抬眼一望,半坡的杂树丛里居然露出几具残尸,分明鲜血未干。

     他立刻把搁在担架上的倭刀握在了手里。

     贾仁已经搭箭上弦,微眯着眼往林中搜寻,郑大海扯下铅弹袋,右胳膊受伤的孙传雄也抽刀保护在担架一侧。

     还没走多远,刚转过山岭,就听见喊打喊杀声自林中传来,江家的乌篷马车也翻倒在路边。

     朱慈烺神情凝重的眯起了眼。

     本太子还真是料事如神!

     贾仁揪着杂树攀上山坡往下查看几秒,沉声回话:“土匪二十余人,弓箭手三名,刀盾手三名,持刀悍匪七人,另有喽罗十余人,战力不弱。”

     娘的,这人数!这配置!

     自己小猫两三只,还有俩伤员,上去就是送死。

     朱慈烺只沉默两秒,就和成忠抬着担架继续疾步往前走。

     众人紧紧跟上。

     见太子不想营救,贾仁似乎有点失望。

     孙传雄是知道车主是谁的,神情很是不忍,欲言又止的望着太子,最后却紧抿着嘴什么也没有说。成忠脸色煞白。只有郑大海神情如常的绑好弹袋,顺手揪了根草叼在嘴里,无意识的吮来吮去。

     朱慈烺在心底叹息。

     他倒不是担心江丽人会丧命在山贼手上,以她倾国倾城的姿色,再加上她高超的医术,没有哪个男人会狠心砍死她,只是不知道会便宜了哪个狗日的山大王……

     大明版的美女与野兽,可惜一点也不香艳。

     林中交战更加激烈,匪徒们兴奋的哈嚎怪叫,兵器相交的刮擦声越发刺耳,妇孺的凄厉哀嚎声让朱慈烺眉头越皱越深,脚下越走越快,起走越快,最后居然都小跑起来了。

     他知道自己的决定绝对没有错,可毕竟还没修炼到铁石心肠的至高境界。

     眼看要就要跑过这山岭。

     突然,几声难听的、熟悉的、公鸭似的尖叫嚎哭声远远传来,瞬间击垮了他的理智。

     那是小猴子!

     不止他,所有人都停了下来,互相看了看,俱是又惊又喜。

     所有人都无比热切的望着太子。

     朱慈烺点点头,贾仁立刻摘下弓箭掉头狂奔。

     郑大海也突然亢奋起来,一口吐掉野草,举起鸟铳怪腔怪调的“哟嗬”一声,迈着螃蟹腿,飞也似的追了上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