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八十四章 总有刁民想害朕
    老族长话音刚落,刘易就立即开启了风卷残云模式,眨眼间,一只肥壮的羊腿便从他面前的盘子中消失了。

     李飞白在敬了老者一杯酒后,也不再客气,开始大口大口地喝酒吃肉。

     自从得到进入此地找寻李飞语的命令后,他就马不停蹄地往极北之地这里赶。

     这一路寻来,风餐露宿的,别说是这样子丰盛可口的饭菜了,就是一口热茶都不曾喝过。

     没有像刘易那样风卷残云,已经是很克制了。

     更夸张的是阿芙拉,那风卷残云的样子,比刘易都有过之而无不及。

     一边吃还一边不停地赞叹说“好吃好吃”,那可爱的模样,把大家逗得哈哈直笑。

     宴席的气氛出奇的好,灯光闪烁,杯影交错,众人吃吃喝喝打打闹闹的,都很开心。

     被人不停地敬着酒的刘易,看着眼前这熟悉而又陌生的场景,恍若隔世。

     自从穿越后,他就陷入到了大小各种战斗之中,而且几乎没有什么间断。

     cao蛋的是,对手的实力一个比一个强悍,几乎让他无时不刻都处于一种稍一疏忽就死无葬生之地的境地。

     要不是他还算机灵,又有诸多神奇的机缘,恐怕早就嗝屁了。

     对于李虎的生世,刘易其实并不太感兴趣。

     一个人最重要的,是抓住现在,过于执着于过去,始终不是件好事情。

     但偏偏树欲静而风不止,那李虎人死魂不灭,一丝残念总是不肯散去,一次又一次地把自己往火坑里引。

     而且从现在的种种迹象来看,即使李虎的残念不这么执着,恐怕自己现在这幅样子,也难逃尔虞我诈的生死漩涡。

     李虎是谁?

     有何背景?

     李飞白说的那个李飞语,是不是就是那个李虎?

     李氏家族又是何势力,为什么要把李飞语派到这里来?

     李飞白找这玄鸟令牌,究竟是想做什么?

     那个万人坑又究竟是怎么回事,谁的罪孽?

     这个世界之外,是不是真的还有一个更广袤的世界?

     ‘那个人’是谁,为什么玄天宁愿杀人灭口也不让雌雕说出来?

     他那般修为的人,究竟在怕什么?

     那股金光是怎么回事?

     为什么被它射中后,自己的内丹就化形成功了?

     还有这无敌修仙兑换系统,怎么突然就不管用了?

     李飞白说自己已经得了他们的宗门传承,他们是谁?

     这个宗门又是哪个门派?

     药宗?

     ……

     刘易的脑子里,有太多太多的问题需要答案。

     可问题是现在自己根本就不想去追寻所谓的答案。

     在自己看过的那些小说里,主角要么被退婚,要么家破人亡,要么是废材从小被欺负……

     总而言之,言而总之,他们不管做什么,都是有动力有目标的。

     再看看自己,呵呵,好像并没有什么足够的理由非得去过那种刀光剑影尔虞我诈的生活。

     带着这一身diao炸天的战斗力,在这修罗大陆上随便找个地方当个山大王,左拥右抱,酒池肉林,看谁不爽就暴打一顿,谁敢不服就杀他全家,不也挺好吗?

     只是可惜啊,这李虎好像是得罪了老天似的,到哪里都不会风平浪静。

     用莎莎的话来说,就是“总有刁民想害朕!”

     从进寨开始,刘易就一直觉得这里很奇怪。

     虽然这寨子离那法阵比较远,也不在去那冰原的必经之路上,但也并非深藏之所。

     那冰原上死了那么多人,也绝非一日之功。

     这么长的时间里,那么多的人飞蛾扑火般的去到冰原里寻宝,这寨子绝不可能会没有人发现。

     基于这种情况的存在,这寨子里的人,对外人应该很警惕才对。

     可现实却刚好相反,这寨子里的人非常的热情好客。

     这很不正常。

     可“探知”视野下,却又没有发现什么异常的能量。

     怪,实在是怪。

     “小兄弟,借一步说话?”

     刘易正疑惑间,李飞白端着酒杯走了过来,借着敬酒的机会,神神秘秘的说道。

     刘易也不多说,摇摇晃晃的站起,和李飞白各自端着酒杯,勾肩搭背的就往厅外走。

     “小兄弟观察了这么久,有没有什么发现?”

     为免引起怀疑,李飞白并未走远,二人就在厅外石阶上坐了下来。

     这里还在主位的视线里,但宴厅嘈杂,在这个距离上里面的人很难听清他们的讲话。

     “观察?发现?”

     刘易换上疑惑脸,似乎不太明白李飞白在说什么。

     “小兄弟,你我之间就不必如此了吧?

     在那冰层下时,你藏身在黑暗之中,却能用风刃准确无误斩杀两个远强于你的高手,别告诉我你靠的是运气。

     说吧,你那千里眼在这里有没有发现什么?”

     “……”

     李飞白知道自己是切到了点子上,刘易这才不说话。

     他老大哥似的拍了拍刘易的肩膀,一副过来人的口吻说道:

     “我知道,小兄弟你人在江湖,身不由己。

     不信任我是对的,小心驶得万年船嘛,我懂。

     但不管怎么说,你我好歹也是一起经历过生死的人。

     我对你有没有恶意,你应该很清楚。”

     “那什么,你有没有恶意,这我还真不清楚。

     但你的牌子还在我这里,就算你有什么想法,也只能烂在肚子里。”

     “……”

     “那什么,要不这样吧,你先回答我几个问题,我再决定要不要相信你。”

     李飞白举杯和刘易碰了一个,而后将空杯子往嘴边一送,“一饮而尽”。

     “好!痛快!”

     刘易不傻,依葫芦画瓢的也干了一杯,大笑道:“痛快!”

     “说吧,你想知道什么?”

     宴厅的主位正对着大门,二人在门口的一切,老族长都看得清清楚楚。

     只是这大门口离他这里也有些距离,厅内人声鼎沸的,刘易他们在门口究竟说了些什么,他并不清楚。

     但老族长知道,以此二人的修为境界,杀人是件太容易的事情,根本就没必要避开他们去商量什么计划。

     所以他并不担心。

     他只是恨。

     恨天无眼,任奸人横行!

     恨世人无珠,是非不分!

     恨自己无能,不但走不出这法阵,还被毁掉了一身修为,只能带着小公主在这荒野老林中苟延残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