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四十二章 变形咒
    刘易忘了,他现在还在战场之上。

     虽然十三护法的威胁已经解除,但这里毕竟是玄天派的老窝,即便有魔神阿斯莫德在此,但她已经被解除封印,全然没了契约的制约,一旦发生危险,以她的身份,估计是不会帮刘易的。

     可刘易居然忘了这件事,还当着这些护法和少数不怕死的观战门人的面,和大魔神阿斯莫德做起了交易。

     而作为修罗大陆上少有的高手的玄天,此刻也是眉头紧皱,若有所思。

     按计划,不杀死刘易,是为了引出他身后的势力,毕竟一个天赋这么好的人,背景却那么干净,一定有问题。

     但玄杰子那个蠢货,居然背着自己派人去杀他,亏得是这玄灵子命大,不然老头子们的计划肯定要泡汤。

     可不知怎的,这事情接下来的发展,突然就不受控制了。

     首先是这已成废物的玄灵子,非但没死,还因祸得福有了一番奇遇,不但恢复了身体,实力也是突飞猛进,居然差点将就玄杰子他们给杀个干净。

     本以为只要有这十三护法在,就算他们一人一妖有帮手,也不足为惧,却没想到他们的帮手居然是实力强横的八个小妖精,十人联手,硬是将这修罗大陆上人人闻风丧胆的十三护法给压制住了。

     难不成这玄灵子背后的势力,真的是就不踏足人世的妖族?

     不应该啊。

     且不说现在妖族式微,基本都在深山藏匿修炼,无暇于山外俗事,就算是妖族想卷土重来,却也断然不会选择在这个时候轻易暴露自己啊。

     更何况这次来的妖族个个实力不俗,特别是这最后出来的这位,一身实力更是难以揣度,明明没看见她出手,却愣是将这十三护法给收拾了。

     如果妖族真的有利用我玄天派势力卷土重来之意,是断然不会有如此举动的,毕竟这样做了之后,再想故技重施混进门派里把控大权,就没有机会了。

     可事实却是,他们就这么明目张胆地做了。看来之前自己对玄灵子李虎的判断,是真的错了。

     现在看来,这妖族和玄灵子一样,只是先头兵罢了,他们背后,应该还藏着更神秘的势力。

     能让妖族唯命是从的势力,普天之下,就只剩传说中的那些人了。

     如果真是这样的话,那这件事就不是自己所能掌控得了的了,就算是老头子他们,也不见得能把控得住。

     为今之计,就是赶紧把这里的事情告诉老头子他们,虽然现在情况尚不明朗,惊动他们还有点为时过早,但万一真如自己所想,到时候可就麻烦了。

     玄天心里打定了主意,随后便隐了气息,悄然退去。

     刘易这边,交易仍在继续。

     “这另一份大礼,自然是变形咒了,”阿斯莫德瞟了一眼一旁惊讶不已的阿芙拉,淡然道:“不管你现在实力如何,这变形咒对你来说,应该都是极有用的助力。”

     “变形咒?”刘易一听到这三个字,顿时就兴奋了起来。

     西方魔法世界中,无人不知变形咒。所谓变形咒,其实就是变形术,是一种将任意物体变成另一种物体的高级魔法,它可以将没有生命的物体变成鲜活的东西,反之亦然。

     有些变形咒语可以只改变事物的某一部分,比如可以将人的耳朵变成兔子的耳朵、将人的鼻子变成猪鼻子等等。

     在电影《哈利.波特》中,霍格沃茨魔法学校就有专门教授变形咒语的课程,而且是由院长级别的魔法师麦格教授亲自传授的,传言邓布利多也曾担任过这门课程的教师。

     可想而知,它非常难学。

     变形咒的具体咒语根据所变事物的不同而不尽相同,越是跨度大的变形,其所需的精神力量就越大。如将一根火柴变成一根针,其所需力量就很小,但要是想将一个人变成一只动物,或是将一只动物变成人,所需要的精神力量就异乎强大。

     其实单就攻防力量来说,这变形咒简直就是一坨屎。但不可否认的是,同样是把菜刀,在有的人手里它就只能切菜,而在有的人手里,它就可能会成为杀人不见血的神器。

     连魔神阿斯莫德都说这是一份大礼,可想而知这变形咒对于魔法师来说是多么高深的存在。

     而且,如果没猜错的话,这阿斯莫德是绝不会只是告诉自己变形咒语这么简单,估计还是会像刚才一样,在这六星戒指上施加一个变形咒语的魔法阵,以便自己操控。

     真要是这样的话,自己这回可就真的是赚大发了。

     古人常云,祸兮福所倚,福兮祸所伏。

     原本这破系统无故关闭兑换商城,自己还蛮恼火的,凭什么啊,对吧?

     明明是修仙兑换系统,却不允许我兑换东西,虽然利用漏洞极速升级是有点无耻,但也不至于完全关闭系统的兑换功能,一点机会都不给吧?

     不过现在看来,自己的运气是真的很好,白白地又捡了个大便宜,不知道这系统现在有没有气得死机,啊哈哈哈……

     刘易这里自顾自地意银,阿斯莫德那里便已经在戒指上开始施加变形咒的魔法阵,一阵炫光过后,那浮在空中的戒指便又重新回到了刘易手里。

     刘易将那戒指重新带上,仔细端详了一会儿,甚是满意,再去和那阿斯莫德搭话时,却发现她早已不知踪迹。

     “给我!”刘易正失神的时候,阿芙拉却是不客气地伸出了手。

     “什么?”刘易装傻道。

     “戒指!给我!”

     “明明是我的!”

     “你的就是我的!我的还是我的!拿来!”

     我.擦.嘞!你个兽奴居然用这种态度跟我说话!

     刘易看着一脸理所当然的阿芙拉,心中不禁暗暗叫苦,我特么要不是打不过你,我非得把你给办了!

     “这可是借给你的,”迫于压力的刘易一脸不舍地取下戒指递了过去,强调道:“要还的。”

     “想得美!”阿芙拉一把夺过戒指戴在自己手上,而后指了指身后不远处的那些渐渐清醒过来的护法,道:“他们怎么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