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十五章 空间转移术
    “只要大人您吩咐,是不是您的东西,我都给您拿过来。”

     夜袛不卑不亢地说道。

     她显然还是不太相信刘易的话。

     只不过这刘易已经和龙神阿芙拉签订了血之契约,拥有了龙元,那么按规矩,此时的刘易在这夜袛面前,是等同于阿芙拉的存在的。

     所以这刘易的命令,她也是没办法拒绝的。

     她说的这番话,可谓是滴水不漏。

     既没有违抗刘易的命令,又没有肯定刘易的说法,但却又不动声色地、实实在在地狠狠甩了刘易一耳光。

     比起那有什么说什么的龙神美少女阿芙拉,这夜袛倒是精明得很多。

     刘易也不傻,当然是听得出她话里的意思的。

     但听得出也没办法,他只能尴尬地笑。

     谁叫她的小白兔那么大,哦不,谁叫她强大的暗系元素操控能力是自己现在急需要的呢?

     “嗯,很好。你是夜袛,是尊贵的暗系元素精灵王,你想要拿的东西,当然就没有拿不到手的,我相信你的能力。

     只是我们能不能不要在这里浪费时间了?这里有很多强者,多待一秒,阿芙拉大人就会多一秒的危险,对吧?

     走吧,我们进去,拿到东西后,我们马上就走。”

     “对对对!夜袛,我们快别浪费时间了,现在就进去,偷了就走!”

     阿芙拉在一边早已等得不耐烦了,见刘易说要出发,忙兴奋地抢过了话。

     夜袛闻言,意味深长地看了刘易一眼,嘴角浮现出一抹比哭还难看的微笑。

     刘易被她看得浑身不自在,转头瞪了一眼阿芙拉,示意她要注意游戏规则。

     阿芙拉刚捂住自己的小嘴,这时,一阵急促地脚步声突然在刘易身后响起。

     “什么人?!”

     那脚步声来得很快,一下子就到了刘易身后。

     是一高一矮两个男子。

     “唉?怎么没人啊?刚才明明听见有人在这里讲话啊,好像还有女的来着。怎么现在什么都没有呢?”

     那高个子男子皱眉道。

     “对啊,我也听到了,声音就是从这里传来的,有男有女,好像在说什么精灵王还是什么的。怎么现在啥都没有嘞?”

     那矮个子男子摸了摸后脑勺,也是一脸的不解。

     一高一矮两个男子,就这么皱着眉在刘易身后望着,可除了光秃秃的石头外,就只剩下狂烈的风了,鬼影子都没有,更别说是人了。

     “难道是我们听错了?”

     那高个子望了一会儿,还是没有什么发现,似乎有些失望。

     “应该是吧,你看看这里,鸟屎都没一坨。”

     那矮个子倒好像挺喜欢这结果。

     “前面不远就是断魂崖,不会是有人在此私斗吧?”

     “日不私斗,你忘了?”

     “也是,多少年的规矩了,谁敢胆大包天光天化日之下就公然私斗,我非扒了他的皮不可!”

     矮个子翻了个白眼,道:“回去吧,不然师父该骂我们了……”

     于是,这一高一矮两个男子,就这么边闲聊着边走远了去。

     刘易却是惊出了一脑门子冷汗。

     这一高一矮的两个男子不是别人,正是把守这藏经阁一楼的高矮虎,结丹初期的高手,三百入室弟子的成员。

     若不是刚才夜袛及时利用暗元素启动了隐身术,后果还真是不堪设想。

     倒不是这高矮虎实力有多恐怖,毕竟龙神阿芙拉在此,秒杀他们根本不是什么难事。

     只是这里毕竟是修罗大陆,是东方修真者的世界,一旦开战,只能使用元素攻击的阿芙拉她们,很难不弄出什么动静。

     到时这动静一出,再招来几十个结丹期的看门狗的话,那可就真被自己作死了。

     好在夜袛只是启动了隐身术,而没有直接进行元素攻击,也不知道是她经验丰富,还是她太精明。

     “那些就是抢您东西的人吗?”

     夜袛带着一股耐人玩味的笑意看着刘易说道。

     “不是这两个人,但他们都是一伙儿的,没什么区别。

     他们是结丹期的高手,实力就相当于尊者级法师,一旦打起来,会很麻烦。

     这个地方一共有三百个这样的高手,而且还有一个相当于尊王级的老怪物在这里。

     所以等下我们进去的时候,一定要轻手轻脚,不然的话,会死得很惨。懂吗?”

     “不用。”

     夜袛闻言脸色变了变,她看了看一边捂着小嘴的阿芙拉,然后用一种你特么是法师吗的眼神看着刘易说道:

     “我可以用空间转移术把您送上去,以将您的风险降到最低。

     但是空间转移术属于暗元素里的终极召唤术,我一天只能使用一次。

     所以,上去之后再怎么下来的事情,需要您自己解决。”

     原本听到夜袛说可以使用空间转移术将自己送上四楼时,刘易还兴奋得一个劲地在心里直呼牛.逼。

     可当夜袛说这空间转移术她一天只能使用一次时,刘易又像块烧红的铁被突然丢进了冷水里一般,脑子都气得冒起烟来。

     这特么就有点尴尬了。

     直接上四楼,倒是真的避开了很多风险,可上了四楼之后,又要怎么下来呢?

     虽然四楼里确实有不少地阶功法武技,以及二品丹药什么的,可这些东西在系统里并不值什么钱啊。

     以自己目前的修为,想要靠这些东西换来足够的经验值,陡然跃升至可以秒杀这么多结丹期高手的境界,显然是痴人说梦。

     刘易看了看阿芙拉,想说要不今天我们就算了吧,这里的东西我以后再带你来偷,却不想这阿芙拉却兴奋得握着拳头低喊道:

     “好好玩!好刺激!下来的事就不用你管,你把我们送上去就行了!”

     “额……”

     刘易看着兴奋不已的阿芙拉,眼前黑线一挂,顿时无语。

     码的!

     不作死就不会死!

     这下可真把自己给套进去了!

     “阿芙拉大人,您……您也要进去?”

     夜袛地言语中有些犹豫,似乎不太愿意让阿芙拉也去冒这个险。

     “嗯!这个游戏听起来好刺激!好好玩!我要玩!我要进去!”

     阿芙拉已经兴奋得在原地踏起了小碎步,似乎已经完全等不及要进去偷东西了。

     夜袛怪异地看了刘易一眼,叹了口气后轻声道:“那我在老地方等你。”

     元素精灵王使用元素召唤术是不需要念咒语的,刘易都还没来得及多看夜袛那对小白兔两眼,哦不,都还没来得及跟夜袛说再见,自己眼前的空间就开始扭曲了起来。

     短暂的眩晕过后,他和阿芙拉便像大变活人一般直接就出现在了一个完全陌生的房间里。

     房间不大,却也不小,除了正中间那一张颇有些韵味的古色桌案外,整个房间再无他物。

     刘易看了阿芙拉一眼,后者似乎也很不解,一个只有一张桌子的房间,能有什么偷呢?

     是啊,能有什么偷呢?

     可是不对啊,这个房间可是连玄天派的大师兄玄杰子都进不来的地方啊,不应该是这样啊!

     刘易给了阿芙拉一个严厉的眼神,示意她恪守游戏规则,不要乱发脾气,随后他便轻手轻脚地朝着那张空无一物的桌子摸了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