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十章 真相没有命重要
    刘易的话可谓是嚣张至极,玄杰子和雌雄雕听了,自然是眉头一紧。

     码的这小子未免也太看不起人了!

     可又能怎样呢?

     事实就血淋淋地摆在眼前,人家一出手就直接秒杀了四个结丹境二重的高手,有这个资本啊!

     能怎么办?

     打是肯定打不过了,不如,做个交易?

     玄杰子拿定主意后,变脸一般换上了一副人畜无害的笑容,道:“玄灵子师弟,我觉得我们可以谈一谈。”

     “哦?是吗?谈什么?

     你刚才不是还想速战速决的吗?

     我这也是不想你失信于人嘛。

     怎么,我还不够快?”

     刘易明知道这玄杰子在故意拖延时间,却仍不急不缓地配合着他演戏,这对玄杰子来说,绝对是比杀了他还痛苦的折磨。

     但玄杰子却并没有发飙,只是嘴角抽了抽,深深地吸了口气,似乎在压制心里的怒火。

     “不是不是,哪里的话。牙齿不也还有咬着舌头的时候嘛,总不能因为咬了一下舌头就敲掉满口的牙吧,你说是吧?

     我们师兄弟之间,对,是有点小误会。

     这都怪我,我应该相信玄灵子师弟你的为人,不应该听信玄机子那蠢货的一面之词的。

     但我也挺冤枉的,你说这平日里看起来老实巴交的玄机子,怎么会有这般歹毒的心思呢?

     日防夜防,家贼难防啊!

     当然,之前我没调查清楚就草率地禀报了师父,是我的不对,我向你道歉,对不起。

     但好在我现在终于是调查清楚了,不信你问雌雄雕,这整件事就是玄机子伙同这高矮虎和胖瘦豹一起做的。

     他们嫉妒你的天赋与地位,所以就偷了这这藏经阁里的丹药,然后栽赃于你,贼喊捉贼,实在是无耻至极。

     你别冲动,等师父回来,我一定把这件事跟他老人家说清楚,还你一个清白!

     到时候师弟你回来了,还是掌管这灵子旗,怎么样?”

     “哦,是这样啊。原来是玄机子啊!

     啧啧,真是要不得!亏我平日里对他那么好,让人寒心呐!”

     “对对对!就是玄机子!

     还有这高矮虎和胖瘦豹!

     就是他们一起诬陷的你!

     你放心吧,我一定会……”

     “会死的。”

     “哈?”

     “天降神罚!”

     话音刚落,白光一闪,三条电龙便真如神罚一般,直接朝着玄杰子和雌雄雕劈去。

     “轰”地一声,一条电龙直接劈在了玄杰子的头顶上。

     玄杰子连哼都没来得及哼一声,便冒着黑烟直接栽倒在了地上。

     “轰!”

     “轰!”

     另外两条电龙却是直接轰在了地板上,把那地板直接轰出了两个触目惊心的大洞。

     “刷!”

     “刷!”

     原本应该被雷劈倒的雌雄雕,此刻正一左一右地如大雕猎食一般朝着刘易疾速袭来。

     刘易早已看得清楚,却没有闪避。

     他在等一个时机。

     近点!

     再近点!

     就是现在!

     “幻雷电网!”

     刘易拿准时机,在那两道黑影即将触碰到自己的前一刻,突然一声暴喝,无数电流组成的网状大钟,直接就将他罩在了里面。

     躲闪不及的雌雄雕,被这电网强大的电流直接就给弹飞了出去,在空中翻飞了好几个圈才狼狈落地。

     二人一脸懵逼地看着刘易,眼神里既有愤恨不甘,又有惊疑诧异。

     这小子究竟隐藏了多少实力?!

     为什么战斗起来的招式不但诡异犀利,还不带重样的?

     不对啊,这玄灵子那天明明是被震断了奇经八脉的啊!

     难不成这人根本就不是玄灵子,而只是长了一张玄灵子的皮?

     还是这玄灵子遇见了什么高人?

     种种疑问在这雌雄雕心中升起,然而却没有答案。

     雌雄雕眼神里的闪烁,刘易都清楚地看在了眼里。

     “雌雄雕,当日玄杰子伙同玄机子诬陷我的时候,我记得你们两个已经被师父选进了内院,开始看守这藏经阁了吧?”

     电网上的电流嗤嗤地流转着,昏暗的房间被这电网照得雪亮,被电网庇护着的刘易,犹如雷神降临一般耸立在那里,强大的气场给雌雄雕二人带来了莫大的压力。

     “是又如何?”

     雌雕不惧,冷然答道。

     “既然那时你们已经进了内院,那我有没有违反禁令,有没有偷师父的丹药,你们应该是很清楚的,对吧?”

     刘易声音不大,但气场却很足,问起话来自有一股威严在里面。

     “清楚又如何?不清楚又如何?

     你玄灵子最后还不是成了玄天派创派以来,第一个被师父亲自震断奇经八脉的废人。”

     “那我这个废人再问你们一句,当时知道真相的你们,为何不为我辩解,为何不给我一个清白?”

     “哈哈哈哈!真相很重要吗?

     玄灵子,我现在总算是明白师父当初为何选玄杰子而不选你了。

     因为你是在是太蠢了啊!

     哈哈哈哈……”

     “你什么意思?”

     “什么意思?你是真蠢还是假蠢?

     难道你还不明白吗?

     就凭玄机子那漏洞百出的说辞,就凭玄杰子那假得不能再假的证物,傻子都知道他们在撒谎,在诬陷你。

     可为什么师父却相信他们呢?

     你是有点名气没错,但处置你是门派内部的事情,为什么会惊动皇室呢?

     本来以你的罪名,是应该直接处死的,为什么师父却只震断了你的奇经八脉、废了你一身修为呢?

     这些问题,难道你都没想过?

     也是了,你要是能想得这么多,也不会被师父当着皇室的面给打成废人了。

     说到底,终归还是太天真。

     小子,今天落在你手里,是我技不如人,要杀要剐,悉听尊便,绝无怨言。

     但我奉劝你一句,这件事就到此打止了,不要再回来了,真相没有命重要。”

     刘易闻言,眼角跳了跳,心里千万只草.泥.马奔腾而过。

     码的这都什么鬼啊?!

     怎么感觉这李虎的死不简单啊?!

     古装版纸牌屋?!

     “好一句‘真相没有命重要’!

     的确,我这次回来,就是来复仇的。

     但听你这么一说,好像这整件事,并没有表面上看上去那么简单啊。

     你还知道什么?

     说出来,说出来你就可以走了。

     你不是说真相没有命重要吗?

     那我也送你一句话,秘密没有命重要。

     说吧,说出来你就可以走了,我决不食言。”

     “玄灵子,不得不承认,你的实力的确很强,就算我们七个人一起上,都不一定是你的对手。

     但山外有山,人外有人,你的这点实力,在那个人面前,根本不值一提,就算……

     噗!”

     雌雕话都还没说完,突然就喷出一片血雾,噗通一声倒在了地上。

     刘易心中一惊,码的我没动手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