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六十一章 帝王之眼
    刘易跪着没说话。

     一般小说里剧情发展到这一步,都是这么个套路。

     这个时候如果不按套路走,那这戏就没法再唱下去。

     一旁的阿芙拉有点懵,虽然是刚接触不久,但因为龙元的关系,刘易的性情,她多少还是摸到了一点节奏。

     但现在这个画面,却显然不是刘易的风格。

     可她什么也没说。

     法阵内就属这里的威压最盛,虽然不知道这刘易究竟在搞什么鬼,但她不傻,这种分寸她还是懂得如何拿捏的。

     刘易就这么跪在那里不说话,那“老夫”也还以沉默。

     果不其然,如此僵持了半响后,那“老夫”终于忍不住了,自己推着自己出现在了破茅草屋的门口。

     “老夫”是真的老,一张不怒自威的脸上尽是皱纹与白须。

     白眉道长一般的眉毛下,是一双并不算大的眼睛,但却很有神,透着和他这个年龄全然不符的精光。

     用古人的话说,“老夫”的这双眼睛,有鹰视狼顾之相,是真正的帝王之眼。

     一看到“老夫”的这双眼睛,刘易的脑子里突然就想蹦出了那个传说。

     难不成这上任国主,真如传说中所说的那样,根本就没死,而是躲这儿来了?

     有可能。

     但刘易却不敢肯定,毕竟他从来没有见过上任国主。

     不过就刘易所知,这历史上有名的帝王将相很多,但有鹰视狼顾之相的人,有史记载的,却只有两个。

     一个是三国时期的司马仲达,另一个就是清朝末年的袁世凯。

     前者是三国名将,与诸葛亮齐名的大军师,是史书记载的“鹰视狼顾”第一人。

     他助曹丕夺得世子之位,打退了诸葛孔明的两次北伐,吞并了东吴,由此奠定了西晋的宏图基业。

     后者则是北洋名将,世人谓之“仲达第二”,虽功过难定,褒贬不一,但确实是个非常了不起的人物。

     他曾密谋刺杀过摄政王,也曾以少敌多将小/日/本打得落花流水,后来又抢了孙文的革命成果,自己当了皇帝。

     此二人,无不心机深沉,目光锐利,而且为人狠戾,杀伐果决。

     要不是现在这剧情非要这么走,刘易在见到这双眼睛的时候,满脑子里能想的就都是如何脱身了。

     “老夫”坐在一张木制轮椅上,虽然身形较之常人要矮上半截,但他身上的那股子气势,却是常人所没有的霸道,丝毫没有因为坐上了轮椅而有所衰减。

     可以想象,这个“老夫”即使不是传说中的那个国主,当年也一定是个相当了不得的人物。

     只是不知道,又是怎样的人物,才能将“老夫”这样的人搞得半身不遂,让他只能蜗居在这法阵之中,了却残生?

     “老夫此生最恨的就是被人胁迫,小友如此,可曾想过后果?”那“老夫”将自己推到刘易身前,阴测测地说道。

     刘易很清楚,像“老夫”这样的人,不但心机深沉,而且自视甚高,性情复杂琢磨不定,拍马屁没什么用,逆着来更是找死。

     但人都是有弱点的,这种人也不是不能对付,只是比较难而已。

     刘易看过不少类似的权斗小说,知道“投其所好”与“急其所需”这八个字的威力。

     只不过,他和“老夫”这才是第一次见面,很多的信息,他只能靠猜测,但时间又这么紧迫,所以,他决定赌一把。

     “都说男儿膝下有黄金,晚辈此生,跪天跪地跪父母。

     前辈救过晚辈一命,有如再生父母,当受此一拜。”

     说完,刘易认认真真地又磕了个头,而后站起了身来,继续道:“晚辈此番前来,是诚心求药的。但破境丹这种东西,晚辈也不会白拿。”

     “老夫”玩味似的看着刘易,道:“哦?听你这意思,你好像是准备跟我谈条件?

     那你倒是说说看,你准备拿什么东西来换我的破境丹?

     首先跟你说,你这贱命我可不要。”

     “俗话说得好啊,好死不如赖活着,前辈放心,我这命虽贱,却也不换。

     晚辈倒是想问问前辈,您在此地等了这么久,到今天为止,能发现这个阵法并寻至此地的,能有几人?”

     “老夫”闻言,欲言又止,嘴角抽了抽,似乎在冷笑。

     刘易注意到了“老夫”脸上的这一点变化,但却没有在意,继续道:“想来就算有,也少得可怜。

     那这少得可怜的人里,像晚辈这样未将事情办成,却仍如约而至的,又有几人?”

     “老夫”眼里的嘲讽之色明显褪去许多,而且多了丝丝落寞。

     “能像晚辈这样带着人进来,却又毫发无损的,又有几人?”

     “老夫”冷哼了一声,道:“你当真以为我不敢杀你不成?”

     “您当然敢。只是舍不得。”

     “哈哈哈……小子,有你的!

     没错,老夫现在的确舍不得杀你,但你可能忘了,老夫能让你生不如死!

     要知道,老夫这一辈子最恨的,就是被人威胁!”

     说完,就见那“老夫”手一扬,一面小鼓便出现在了他的手中,也不待刘易在说什么,直接就“咚咚咚……”地敲了起来。

     清脆的鼓声刚一响起,刘易便暗骂了声马个蛋,捂着肚子就倒在地上打起滚来。

     是蛊毒!

     马个蛋的!

     这剧情能不能不要总是这么出人意料的反转?!

     特么的凑字数也不是这么凑的啊沙比作者!

     然而滚了两圈后刘易却发现,自己的肚子,根本什么反应也没有!

     刚才这“老夫”一拿出那面小鼓,刘易几乎就条件反射似的想到了“蛊毒”这个东西。

     当“老夫”敲起小鼓的时候,他的肚子也是真的疼了那么两下。

     不过也就那么两下而已,之后便再也没有了反应。

     看多了此类小说的刘易,实在是太熟悉这些万年不变的套路了。

     以至于让他在小鼓敲起的那一刻,条件反射地直接就倒在地上滚了起来。

     可事实却并非如他所想。

     他的身上并没有蛊毒。

     额……

     这特么就尴尬了。

     事实上,李虎当初是服了那颗丹药的。

     而且这枚丹药,确实掺有蛊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