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五十四章 就怕流氓有文化
    东汉时期,重视厚葬,墓碑由此风行。

     那时候,不仅王公贵族墓前会树碑,就连一般的庶民百姓乃至童孩墓前也要树碑。

     而且这一时期的墓碑,已经从木质发展到了石质,而且铭有碑文,制作精致,大多经过磨光。

     但在三国两晋时期,统治者却又一改东汉的厚葬之风,崇尚薄葬,禁碑之风盛行。

     帝王陵墓之前都已经不设石碑,而门阀土族也只有经过皇帝特许,方可在墓前树碑。

     到了南朝,虽有碑禁,但却已成一纸空文,帝王陵墓神道石刻中,石碑与石柱、石兽均成对出现,成为一项固定的制度。

     而那时托负石碑的,还不是如今世人熟知的敝屣,而是乌龟。

     因为古人认为,龟是灵物,耐饥渴,有很长的寿命,所以便用它托碑。

     五代以后,社会上开始流传“一龙生九子,九子各不同”的说法,并且根据每个龙子不同性格、爱好等特点,把它们装饰在了不同的器物上。

     龙之九子分别是:

     霸下,善于负重,形似龟,多为碑下托负状;

     鸱吻,喜欢眺望,装饰在屋檐上;

     饕餮,习性贪馋,装饰在食具上;

     睚眦,性凶恶,喜杀戮,装饰在兵器上;

     狴犴,憎恨犯罪,装饰在监狱门上;

     狻猊,喜好烟火,装饰在香炉盖上;

     叭夏,喜欢水,装饰在桥栏杆上;

     椒图,讨厌生人,装饰在大门口;

     蒲牢,爱好音乐,装饰在钟纽上。

     刘易虽然读书不多,但这龙之九子还是认得的。

     但眼前这古朴的石碑之下,却并无托碑的龟状灵物,反倒是在这石碑顶上,刻有一怒目圆睁的虎头。

     刘易看得清楚,此虎头,正是那龙生九子中的第七子,急公好义的狴犴。

     狴犴(bi an),又名宪章,传说中的神兽。

     龙生九子中,它排行第七,长得像只老虎,但比虎威猛,急公好义,威力无穷。

     一般监狱大门上部雕刻的那些虎头形的装饰,便是其图像。

     传说中,狴犴不仅急公好义,仗义执言,而且能明辨是非,秉公而断。

     再加上它的形象威风凛凛,因此除了装饰在狱门之上外,它的形象还被雕成石像,匐伏在官衙的大堂两侧。

     但像眼前这般,将其形象雕刻于石碑顶的,根本就没有见过。

     当然,这些都是穿越前的那个世界的知识,在这全民修仙的修罗大陆,即使和那个世界有再大的出入,也都是正常的。

     当然,真正令刘易惊异的,倒不是这违反常规的狴犴雕像,而是这石碑上的文字。

     那是一溜没有标点符号的刻文。

     其曰:“天雨虽宽不润无根之草道法虽广不渡无缘之人”。

     这特么!

     书到用时方恨少啊!

     特么的连个标点符号都没有,谁特么看得懂啊?!

     要不是自己曾学过一段时间的书法,临摹过几个古文字,就这溜文字究竟写的是个什么鬼,恐怕都看不出。

     可,现在看出来了又能怎样?

     没有标点符号的古文字书写的东西,跟天书又有什么差别?

     其实,刘易有这种想法并不奇怪。

     因为古文在书写上,原本是没有标点符号的设计的。

     但是在阅读时,为了保证语气的顺畅和正确的传达意思,就需要注意文句的起承转合。

     因此,读书人便会在阅读文章的时候自行加注记号,这,便是句读。

     古人用字是极其讲究的,说是惜字如金也不为过。

     加之古文在书写当中都是没有标点符号的,因此,要读懂一篇古文,就必须要“明句读”。

     如果不懂得句读之法,往往就会造成对原意的误读,从而产生误解。

     所谓“句读之不知,惑之不解,或师焉,或不焉,小学而大遗,吾未见其明也”,就是这个意思。

     关于句读的重要性,这里还要一个故事。

     话说古时有一个秀才,他家里很穷,天天都吃不饱,有时甚至都没得吃。

     换句话说,这秀才就是个读了点书的穷/屌/丝。

     屌丝也想活命,为了果腹,所以就得想办法去外面混口饭吃。

     而他刚好就有这么一个挺富裕的朋友,吃喝不愁,富得流油。

     所以每当人家差不多要开饭的时候,他就会到人家家里“拜访拜访”。

     每次来拜访的时候,他不但空手而来,还会编出各种各样的理由,让他朋友留他下来吃饭。

     其实就是蹭饭,大家都心知肚明,但读书人好面子,都不戳破而已。

     这一天,秀才又来“拜访”友人。

     友人实在想不出什么理由让他离开,就打算看看情形再说。

     就在两人心照不宣而又尴尬不已地打哈哈的时候,老天突然下起了雨。

     因为古有“下雨天留客”的说法,所以穷秀才见状,兴奋地大喊道:“下大雨啦!”

     友人心中千万只羊驼奔过,却又不好直接赶人走,想来想去,就留下一张纸条,而后自己就进房去了。

     秀才上前一看,见字条上写的是:下雨天留客天留人不留。

     按这友人的意思,这句话换成人话来说,其实就是:“下雨天就要留客(下雨天留客?)?天留你,但我不留你(天留,人不留)。”

     在房里待了一阵子之后,那友人估计这穷/屌/丝应该是自觉地回去了,于是便出房间来准备吃饭。

     可谁曾想,一出房间门,就见那穷秀才还在客厅坐着,忍不住就问:“呀,你怎么还在这儿,你不走吗?”

     秀才就说:“是你叫我留下的啊。”

     那友人就奇怪了,我特么明明是让你赶紧麻溜的滚蛋,哪里留你了,于是便问:“我哪里留你了?”

     秀才指着那张纸条,郎朗念道:“下雨天留客天,留人不?留!”

     那友人气绝,看着眼前这位一脸得意的屌丝朋友,实在哭笑不得,只得留他吃饭。

     这个故事充分的说明了句读的重要性,同时也告诉我们一个道理:流氓无赖不可怕,就怕流氓有文化。

     刘易不是穷/屌/丝,但却有点文化。

     他突然想到,这一溜文字,可能是副对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