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六十九章 被困
    写错了答案就弄死,猜对了答案就炸上天。

     这种脑回路的圣人,刘易从没在任何小说里见过,估计也没有哪个作者会去这么写。

     你说你爆炸就爆炸吧,就权当是在鸣炮庆贺算了。

     可为什么自己这一身修为竟然也给炸没了?

     圣人收徒弟,都习惯先废去其一身修为的?

     一个修为尽毁的徒弟,收了干什么?

     妈/个/蛋!

     这都叫什么事儿!

     小说里可都不是这么写的啊!

     人家小说里的主角,可都是在修为奇低甚至是废人一个的情况下获得圣人传承,然后开始了开挂逆袭的旅途的。

     怎么到了我这里,却特么要反着来?

     原本以为有这无敌修仙兑换系统傍身,这接下来肯定就是开挂逆袭之路了。

     可没想到,只不过是在心里说了句“朝闻道,夕死可矣”而已,就被这石碑一炸,什么都没了!

     我特么冤啊!

     这句话不是我说的啊!

     这特么是孔老夫子的名言啊!

     要炸你去炸他啊!

     炸我算是怎么一回事?!

     更可气的是,你特么炸都炸了,为什么传承重宝一样都没给我?!

     气归气,骂过之后,刘易便发现了不对劲的地方。

     他的丹田里,真气充盈!

     一个修为尽毁的人,丹田里怎会有如此充盈的真气?!

     而且那颗金丹还在,甚至隐隐间还有化形之势!

     原本自己极速升级,丹田里的那颗金丹因为缺少灵气滋养,还只是一个没有成形的小小的种子。

     可现在这颗种子竟像是吸饱了水的海绵一般,已经快要化形成丹了!

     这绝不是一个修为尽毁的人应该有的状态!

     分明就是境界要突破的节奏啊!

     然并卵。

     刘易试了试,依然无法调动体内的真气。

     真气再多,你调动不了,跟没有真气有啥区别?

     还不如没有!

     无法调动体内真气,自然就无法催动功法,别说是逃跑了,现在动一下都成了奢望。

     更草/蛋的是,特么的连魔法也用不了了!

     虽然这《异兽召唤秘法》里有很多召唤咒语,可现在自己无法调动真气,也就等于没有了精神力。

     没有精神力,念这异兽召唤咒语作甚?

     异兽出来后,压制得住?

     这不是找死吗?

     刘易可以肯定,自己身体出现的这些异样,和那爆炸脱不了干系,但又绝不是爆炸能造成的结果。

     回想起来,爆炸声响起之前,那石碑中似有一束金光闪现,而自己刚好就被那束金光给击中,然后……

     妈/个/蛋!

     不会错了!

     一定是那束金光的问题!

     那束金光是从石碑中射出来的,而且是在我的脑中蹦出那句话之后才射出来的。

     要是这法阵里真有什么传承重宝的话,也只能是在这束金光里了,毕竟它给了我充沛的真气。

     可你给就给吧,干嘛把它们全给封死在了丹田里?!

     这特么几个意思?

     刘易几乎不能动弹,也不敢发声,只能是期望这该死的封印闹够了之后能赶快解除。

     阿芙拉现在就躺在他的边上,那两只小白兔软软地趴在他的胸口,随着彼此的呼在他胸/口沉沉浮浮的,在这黑暗里,让他有些意乱神迷。

     在认识莎莎前,刘易曾有很长的一段时间是天天泡在酒吧里的。

     酒吧里形形色色的女子他都见过,也“深入交流”过。

     曾有那么一段时间,他很热衷于“捡尸体”。

     所谓“捡尸体”,其实就是有所需求的男子刻意把女子灌醉,再带走进行“深入交流”。

     也有专门守在酒吧门口的游击队,待得烂醉的女子摇摇晃晃出来之后,便会挑有姿色的去扶。

     这一扶,就给扶上了的士,扶进了房,然后就开始“深入交流”了。

     多数沉迷于此的“玩家”认为,“捡尸体”与“喊外卖”是决然不同的。

     喊外卖存粹就是一种交易,是存粹的为了发泄自己的瘦/欲而已,远没有“捡尸体”时那种不可预知成功与否所带来的征服快感。

     捡尸人的圈子里,有一个不成文的规矩,那就是全尸不要,只捡半尸。

     所谓“全尸”,就是醉到不省人事的女子,因有尸臭味(酒味),还会吐,所以很恶心,除非饥不择食,否则不会有人去捡。

     而“半尸”则只有约七分醉,虽然醉了,却仍有知觉,加上酒助人兴,这种女子一般都处于意乱神迷的状态,“深入交流”时会更主动,很受“捡尸人”欢迎。

     刘易捡尸有“三不二有”原则。

     所谓“三不”,就是不找有男伴的女子、不请同类酒、不带回家过夜。

     所谓“二有”,即有酒量,有子弹(钱)。

     即便他一直坚持自己的原则,但他也曾差点出事。

     有次在酒吧,刘易捡了一个堪称尤/物的“尸体”,在酒店进行“深入交流”后,仍觉得不过瘾,索性就在一起过了夜。

     隔天醒来,那女子开口就要五万块,不然就报警告他墙间罪。

     其实这种事一个巴掌是拍不响的,很多“尸体”早上醒来,都会发现自己全身光/溜/溜地躺在一个陌生的房间。

     至于昨晚和自己“深入交流”的是谁,有时根本就不知道,也不需要知道。

     一般都是穿衣退房,回归生活,不再提起。

     可根据刑法的规定,在当时那种情况下,是符合墙间罪的犯罪构成的,因为她根本就无力反抗。

     可刘易也不是善茬,经过讨价还价,最终以一万元bao养其一个月解决了这件事。

     “尸体”都是被灌酒制造出来的,把女子灌个七八分醉,通常都能成功带走。

     但也不能随便找个漂亮的女子就开始灌,一般都会先邀请女子去跳舞,而在跳舞时,会有搂腰测试。

     正所谓“男子头,女子腰”,一个成年的女子被陌生男子搂了腰却不排斥,基本就可以认定是答应了,就可以看准时机带回家进行“深入交流”了。

     刘易此刻虽然有些鸡动,但却还保持着一份清醒。

     一来这阿芙拉是为了救自己才累成这样的,虽然自己也想以身相许,但还不至于乘人之危,哦不,乘龙之危,如果自己真的那样做了的话,那可就真的是太不像话了。

     二来现在也不是进行“深入交流”的时候,那些老不死的正在到处搜寻自己,如果就为了那几秒钟的快感而暴露了藏身之地,那自己绝对会死得很惨,而且是蠢死的。

     可就这么一直躺在这里,也不是办法。

     那些老不死的不是寻常人,找到自己只是时间问题。

     而且这里温度这么低,自己又没有真气护体,如果再不赶快想办法,只怕是会被活活冻死在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