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六十二章 唯一方法
    蛊毒,指的是一种以神秘方式配制的、巫化了的毒物。

     它是一种以毒虫作祟害人的巫术,古老神秘、恐怖骇人。

     而巫术,相传来自于一个叫做巫咸的部落。

     这个部落由一群巫师组成,最为出名的有巫咸、巫即、巫彭、巫姑、巫礼、巫抵、巫罗等十个巫师。

     他们左手握着一条红蛇,右手握着一条青蛇,常常从登葆山上到天庭,把人民的意愿传达给天帝。

     随后又从天庭下来,向人民转达天帝的意旨,并顺道采集一些名贵的仙药,替民间的百姓治病。

     实际上,巫术是上古时对道术、咒术、方术、医术等等神秘术法的一种统称。

     在西方,巫术则换了一个名字,叫做“魔法”。

     上古的时候,巫术并不像现在这般声名狼藉,而是只有祭司这类身份高贵的人才能接触的高级知识,是造福于民的工具。

     但随着人类文明的兴起,尤其是城市的形成,人与自然日渐分离,道术、咒术、医术等术法也逐渐从巫术里分离出来,一种新的精神开始出现。

     物竞天择、适者生存的情形,在城市里比任何一个地方更激烈,人类开始发展他的野心和侵略性。

     只有骑到别人头上,自己才可以出头。

     在这种情形下,精简后巫术逐渐变成个人斗争的恐怖工具,并发展出许多残忍至极的术法,逐渐成为大多数人所唾弃的邪恶术法,蛊毒便是这里面比较出名的一个分支。

     传说中制造毒蛊的方法,一般是将多种带有剧毒的毒虫如蛇蝎、蜥蜴等放进同一器物内,使其互相啮食、残杀,最后剩下的唯一存活的毒虫便是蛊。

     蛊的种类极多,影响较大的有蛇蛊、犬蛊、猫鬼蛊、蝎蛊、蛤蟆蛊、虫蛊、飞蛊等。

     虽然蛊表面上看是有形之物,但自古以来,蛊就被认为是能飞游、变幻、发光,像鬼怪一样来去无踪的神秘之物。

     而造蛊者,则可以用法术遥控蛊虫给施术对象带来各种疾病甚至将其害死。

     蛊毒不仅种类多,而且善变化以至无穷,让人防不胜防。

     恰如古籍所说:“盒有怪物,若鬼,其妖形变化,杂类殊种.或为猪狗,或为虫蛇,其人皆自知其形状。常行之于百姓,所中皆死。”

     而“老夫”掺在丹药里的这种蛊毒,便是虫蛊里的一种非常特殊的蛊,叫做音虫蛊。

     这种音虫蛊的蛊虫对声音非常敏感,所以养蛊之人在每次喂食之前,都会击响一面为它特制的小鼓。

     逐渐的,这蛊虫只要一听到这面鼓的声音,便知道是有东西吃了。

     中了这种蛊毒的人,平日里与常人无异,只要定时服药(包裹了虫食的一种药丸,可以克制蛊虫,让其沉睡),便不会毒发,完全无碍。

     但一旦没有按时服药,或是这蛊虫听到了那面鼓的声音,它便会从沉睡中醒来,开始进食。

     但由于没有虫食可吃,蛊虫便会变得非常暴躁,不顾一切地噬咬宿主,不死不休。

     这种蛊毒,一般都是用来胁迫他人为自己做一些见不得人的勾当的,是一种阴险歹毒控人之术。

     “老夫”将这种蛊毒掺在丹药里给人服用,也确实是抱着这种目的。

     只是可惜,刘易在被系统接好奇筋八脉的时候,其体内的蛊毒也被系统一并清除干净了。

     刘易在听到鼓音的时候所做出的反应,其实多半就是来自于自然的神经反射,只是他以为自己是看多了小说罢了。

     “小子,你果然还是经不住诱惑,服下了那颗丹药。

     这就怪不得老夫了,老夫可没有逼你。

     老老实实地将那‘玄鸟令牌’寻来交给老夫,老夫自然会为你解了身上的毒。

     以你的资质,不出五十年,定将踏入元婴小圆满境界。

     到时莫说是复仇,这整个修罗大陆,只要你愿意,都将成为你的囊中之物。

     老夫奉劝你一句,切莫因小失大,此时若是惹恼了老夫,一气之下取了你的性命,你可就什么都没有了。”说完,“老夫”收起那面小鼓,等着刘易向他屈服。

     然而,并没有。

     虽然启动戒指内的魔法阵只需要少于精神力,但如果想长时间维持魔法阵的运行,其所耗费的精神力也是相当可观的。

     此地是法阵的核心区域,虽然威压最是强盛,但那些触之便非死即伤的能量,却并不能进入这个区域。

     换句话说,这片核心区域,就是这个法阵内最大的破绽之所在。

     这一点,刘易早已通过“探知”看得清楚,否则此等危绝之地,他也不敢随随便便就关掉那空间魔法阵。

     “老夫”出来的时候,刘易也曾偷偷地开启过空间魔法阵,“探知”的视野下,“老夫”的修为境界可谓是一目了然。

     不过结丹境九重而已,而且还是个残疾,有元婴境的龙神阿芙拉在此,不足为惧。

     刘易现在唯一不清楚的是,究竟一个结丹境九重的炼药师,能不能布下一个能量如此巨大的法阵?

     系统内根本就没有炼药师这个职业可选,当然也就没有这方面的资料可以提供给刘易参考。

     刘易唯一知道的,就是传说中的药宗非常强大,炼药师的实力非常变态。

     传说都是“很久很久以前”,至于到底有多久,没有人能给个确定的年限。

     结丹境,阳寿不过600余年,还不足以让一个强大的门派变成一个久远的传说。

     因此刘易断定,这“老夫”应该不是炼药师。

     而就在刘易和“老夫”勾心斗角的同时,玄天派的十二护法经过并不算艰难的跋涉,也终于来到了法阵前。

     他们不像刘易一样有“探知”可以依赖,所以在他们眼里,法阵所在之地,不过是茫茫冰原中的一片空白。

     说那法阵所处之地不过是一片空白,准确,也不准确。

     不准确,是因为在片冰原之上,除了偶尔有的小片林子,到处都是空白。

     准确,是因为相对于冰层下那数量可观的黑影来说,法阵所处之地,就是一片空白。

     “冰原之上,被尸体围住的一片空白,即是那法阵所在。”

     这是玄天告诉大护法的,用以辨识那法阵所在的唯一方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