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十六章 都是套路
    若不是刚才那灵光一闪,刘易的天灵盖现在恐怕是早就被这人的头顶一掌给拍开了花。

     人有七魂六魄,这主魂便居于人之天灵盖中,专司人之生死,魂灭则人亡,没有一点余地可以商量。

     所以,这天灵盖绝对可以说是人的第一大命门,没有阶级的差异。

     普通人的天灵盖若是被人狠狠拍上一板砖,极有可能就会命丧当场。

     刘易的身体虽然被淬炼得非常强悍,但这种强悍却是相对的,若刚才他真的被拍上那么一掌,故事也就到此结束了。

     毕竟就算是玄天这样的元婴境高手,在毫无防备地情况下被一个结丹境五重以上的高手在天灵盖上这么拍上一掌,也难逃一死。

     当然,元婴境界的人,其体内真气已经被炼化成了纯能量体的元婴。

     只要元婴不毁,即便肉身已灭,仍然是可以修炼成仙的。

     这也正是修仙的诱人之处。

     普天之下,世上诸类,谁又抵得过超脱生死的诱惑呢?

     当然,这都是题外话。

     可以看出,这二人的攻击非常有策略性,应该是他们在实战中磨炼出来的一种战斗技巧。

     说白了,都是套路。

     他们一个从刘易身后直接攻击,看上去是出招迅捷,招式狠厉,不躲则亡。

     但实际上却是在逼迫刘易闪躲,所以应该算是一次佯攻。

     毕竟修为再高的人,也不可能傻站在那里等着挨打。

     因为人在遇到危险的时候,都会本能地去躲避,而不是迎头抗击。

     更何况,在当时那种情况下,刘易根本就没有时间反身去接这一掌。

     否则的话,开花的还是他的脑袋,只是花蕊位置从后脑勺换成了脸罢了。

     这另一个人则一直在一边等着、观察着。

     只待刘易闪躲,就可以在刘易准备躲闪的瞬间,根据他肩膀上的动静,快速判断出刘易想要躲闪的方向。

     然后他便可以仗着自己迅疾的身法,抢先一步到达刘易所要躲闪的位置。

     只待刘易一到,便迅速出手攻击,直接将刘易毙命在当场。

     这种策略虽然算不上高超,但却非常地实用。

     若不是刘易当时突然灵光一闪,他们现在就已经得逞了。

     幸亏这李虎留给刘易的记忆里,有着非常丰富的实战经验,否则刘易也不可能在这个时候闪出灵光来。

     刘易的土林石城非常的有震撼力,若不是想保存点实力,他还能让这些石笋再多上好几圈、高上好几丈。

     但他知道,自己不能操之过急。

     他根本就不清楚自己当时是怎么扛住玄杰子的攻击的。

     也不知道从背后攻击自己的这个人是怎么抓掉自己一大块头皮的。

     或许这就是结丹境一重和五重的差距?

     不管怎样,若不是这《洪荒五灵诀》已经被他修炼到了登峰造极的地步,加之那有如神助地灵光一闪,否则以刘易这结丹境一重的实力,根本就没办法躲过二人的攻击。

     虽然调用了土之灵,但刘易却没有显露过多的实力。

     毕竟这里还有十一个结丹境五重以上的高手在旁边看着呢。

     若是一下子就显露太多实力的话,极有可能会引来他们的群攻。

     倘若如此,可就真的脱身无望了。

     这十三护法原本一开始就不相信被废掉的玄灵子还能回来复仇。

     虽然刚见到刘易时,他们内心的这种想法还有所动摇。

     但在见识了刘易这种从未见过的招式后,这种想法就又稳固了,甚至比之前还要更牢。

     一个被废掉奇经八脉的人,能站起来就已经是奇迹了,带着一身结丹境一重的实力来复仇?

     呵呵。

     眼见得自己一击失败,这二人迅速地就更换调整了自己的攻击策略,从之前的声东击西,变成了现在的二力合一。

     那个被石笋戳伤的人,虽然身上布满了血洞,鲜血横流的样子看起来比较恐怖,但实际上却没什么大碍。

     刘易攻防兼备的石林虽然很有效果,但他的修为对十三护法而言,毕竟还是浅了点。

     而且他出手时心中还有所顾虑,所以这一招对那个人所造成的实际伤害度并不是很高。

     “刷!”

     “刷!”

     那两人对望一眼后,一下子又消失在了刘易眼前。

     被石林包裹着的刘易并没有听到周围有什么动静,但他心里却反而更加不安起来。

     未知从来都是可怕的。

     这十三护法成立的时间,要比李虎进门的时间早很多很多。

     虽然当时李虎是玄天身边的大红人,但关于十三护法的情况,他和其他弟子一样,了解的并不多。

     所以,和这些杀人不眨眼、视人命如草芥的人对阵,除了实力和经验之外,更需要的是勇气和临场应变能力。

     虽然勇气还差了点火候,但刘易的临场应变能力却不错。

     相比之前在藏经阁里的那种紧张,此时的刘易,情绪还是平稳了很多。

     刚来这个世界时的那股子吊儿郎当劲也已经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一种被自信包裹着的凝重。

     冷风裹着沙尘在院内盘旋而过,刘易的脑后没了头皮,被这风沙一摸,疼得打了好几个激灵。

     鲜血已经染红了他的半边肩膀,他也没时间去处理。

     没办法,情势紧迫,只能忍着。

     阿芙拉在一边倒是看得清楚,却一直没敢动手。

     她得帮刘易看着场边的那十一个人,以防他们突然出手偷袭刘易。

     如果被他们偷袭成功,以刘易现在的实力,她敢肯定,刘易将必死无疑。

     刘易死了的话,她刚和他订立血之契约,便会因为失去宿主而马上失效。

     到时这阿芙拉就会被拉回她口中的那个破岛,直到下一个召唤者出现,她才有机会出来。

     这对阿芙拉来说,简直要比杀了她还让她难以接受。

     因此,仅仅就这点而言,她就必须保护好刘易,不能让他有什么不测。

     一荣俱荣,一损俱损,就是如此。

     刘易闭着眼睛,努力地在风中搜寻着那二人的痕迹。

     可是后脑勺处传来的阵阵隐痛,却使得刘易无法集中精神。

     虽然隐隐可以捕捉到一点信息,却马上就如滴墨入海,瞬间就没了踪影。

     “赫!”

     一声熟悉的破空之音传来。

     其声之近,已在耳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