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十四章 迟来的告别
    那个说刘易眼瞎的郭达·斯坦森,此刻早已是满头冷汗。

     因为他突然记起,师祖玄天对玄灵子身后那个蛇不是蛇鸟不是鸟的东西的称呼,也是,小女孩。

     俗话说,屎可以乱吃,但话不能乱说。

     惊觉自己说错话的郭达·斯坦森,神情紧张地盯着玄天,心里不住地求着菩萨保佑,祈望着师祖眼花耳聋,没有听到自己的胡言乱语。

     “废你不是我本意。”

     玄天道。

     “废都废了,本意不本意的,还有什么好说的,难不成还期待我感恩戴德?”

     刘易话里带刺,说的却是不争的事实。

     结果决定着结论,他人所见所要,都只是一个结果,过程永远都是对自己而言才重要,这就是现实。

     所谓“胜者为王,败者为寇”,讲的也就是这个道理。

     不管这玄天当初是出于什么目的而出手震断玄灵子的奇经八脉的,对于此时的刘易来说,都已经不重要了。

     毕竟就这结果而言,刘易其实是应该感谢玄天的。

     根据雌雕所说的来看,玄灵子这个天才的陨落,应该就是玄天和皇室暗中争斗的结果。

     天才的陨落在任何时代都是可惜的。

     但以牺牲一个人的代价来阻止一场战争的爆发,无论是对玄天还是皇室而言,这个买卖都是值得的。

     而且,如果不是玄灵子李虎的死,刘易也不会捡到这么大的便宜。

     短短半日间便拥有了他人修炼百年都难得的实力,这绝对是闻所未闻的奇迹。

     刘易也知道,在玄松子死的时候,自己心中的那股子悲愤,全来自于李虎残存的那点神识。

     但刘易早就已经发现,李虎那残存的神识,在玄杰子被自己轰死的那一刻,便彻底消失不见了。

     那一刻,刘易成了玄灵子,玄灵子便是刘易,故事,还在继续。

     “玄杰子他们我已经替你杀了,你安心地走吧,作为报答,我再帮你最后一把。”

     刘易在心里默念着,算是对李虎的一个迟来的告别。

     相比刚刚穿越过来时的新奇,这个时候的刘易,已然是彻底接受了自己在这个世界里的角色。

     他望了下眼前的人山与人海,心中已然有了对策,只见他嘴角上扬,不急不缓地说道:

     “其实我应该谢谢你,真的。那段时间我的修炼遇到了点麻烦,不管我怎么努力,都久久无法突破。

     本来我都已经准备放弃了的,可玄杰子却说他能搞得到催化丹,可以催化我体内受阻的真气,加速修炼效果。

     这个条件很诱人,说实话,我心动了。

     但他有一个条件,就是让我把玄松子师妹送给他。

     可玄松子师妹是人,哪能像个物件似的送来送去呢,对吧?

     我当然不肯,这玄杰子便恼羞成怒,串通了高矮虎、胖瘦豹他们,偷来了丹药后嫁祸于我。

     他们的证据和证词那么粗糙,其实根本就证明不了什么,连旁人都能看出来他们是在诬陷我。

     可我搞不懂,为什么你还是选择相信他们,却不信我?”

     “能捡回一条命那是你的本事,为何要谢我?”

     “因为正是你像丢垃圾一样抛弃了我,我才有机会获得新生。

     我只是不明白,为什么你会选择相信他们,却不信我?”

     玄天避重就轻地回答,并不是刘易想要的答案,于是他又问了一遍。

     玄天以一种绝对居高临下的眼神看着刘易,良久后才说到:

     “强者才有选择的权利,所以我可以选择让你生,也可以选择让你死。

     而你是没有选择的,要么忙着生存,要么赶着去死,这就是你藐视规则的结果。”

     “不,老鹰和小鸡在锅里都是肉。”

     “哈哈哈哈!没想到你都死过一次了,还是没有改掉这个臭脾气。

     玄灵子,你回来的目的,无非就是为了复仇,别着急,我一定给你这个机会。

     但在你动手之前,有些东西,我还是得和你讲一讲。

     因为我觉得,你的情绪已经影响了你的判断。

     我玄天修行参道三百多年,救过不少人,也杀过不少人,有很多朋友,也有很多仇家。

     但这无所谓,因为在这三百多年里,我终于是学会了一件事:每一个门派,每一个势力,乃至每一件事情,都有自己的游戏规则。

     不管是明的规则也好,暗的规则也罢,任何人进到任何游戏里,第一步都是学会它。

     不过很多人还没有走到这一步就已经死了,知道为什么吗?

     因为他们都自以为是。

     你也是如此。

     只不过你很幸运,死了,又活了,甚至修为都长进了。

     活着很好,人只有活着才最重要,一个人如果连命都没有了,就真的什么都没有了。

     当然,学会规则还不够,你还要懂得如何遵守,规则其实很多人都懂,但并不是每个人都能遵守。

     不管你在一个什么环境里,只要你想生存,就要懂得遵守规则。

     只有懂得遵守规则,才不会犯规,才能在游戏里勉强保住自己的性命。

     因为一个人的心思再怎么细腻,也远远比不过生活的细腻。

     生,则尚有希望;死,则万事皆空。

     你懂还是不懂?”

     “并不是很懂,不过我听得出来,你非常地不想死。”

     “既然如此,多说无益。想要复仇,先活下来再说。

     过得了十三护法这一关了,再来找我复仇吧。”

     玄天说完,场中最内圈便走出十三个高矮胖瘦各不相同的中年男子,在向玄天恭敬地敬了个礼之后,个个都冷若冰霜地盯着刘易。

     那眼神,就像在看一个死人。

     场内突然出现了一股熟悉而陌生的威压,并开始慢慢地向围观众人扑来。

     外围站着的,都是些无甚修为的外门弟子,这股来自强者的绝对威压,已经使得他们当中的一些人无声息地倒了下去。

     内层站着的,则都是有些修为的内门弟子,虽然一时半会儿地还不至于瘫倒,但却有人已经开始出现了莫名的焦躁。

     “还不至于吧?”

     刘易也察觉到了这股子磅礴的威慑力,他试着感受了下,马上就找到了它的来源。

     果然是阿芙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