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章 自己的葬礼
    “艾丽莎小姐的遗体明天就要下葬啦!”

     艾丽莎刚一睁眼,就听见自己近处有个尖细的嗓音在喊着这样一句话,语气莫名喜庆。

     她整个人还是懵的,脑袋里嗡嗡作响却又空茫茫,脑门甚至有点隐隐作痛。

     好半天,她找回一点意识,眼睛也适应了光亮,便迫不及待地张嘴问话:“艾……丽…………?葬……?!”

     只是等她开口发声了,她才感到,自己只能嘶哑地吐出几个破碎字节,音量微弱得几听不见。

     喉咙火烧火燎地疼,像被东大陆劣质的火烛蜡油灼烤过一样。

     这感觉太难受了。

     艾丽莎再也说不出话,只能躺在床上扶着脖子猛咳。鼻间弥漫着一股廉价刺鼻的脂粉味,天旋地转间,她看到了头顶白里泛黄的老旧天花板,角落有几处墙皮脱落,露出灰扑扑的砖石。

     停住咳嗽,她抹干净眼里因剧烈咳嗽带出的泪花,接着就听到刚刚那个嗓音又在她近前高声说道:“就是乡下克莱伯家的艾丽莎小姐呀!一个半月前死掉的那个!最近全帝都闻名的!哎呀,你是不是又睡傻了?”

     听到这话语,艾丽莎有一瞬间的恍惚。

     她就是那个克莱伯家的艾丽莎,孤独地病死在了克莱伯家的乡下庄园里,现在本应是个死人了。

     失神了一秒,她随即清醒过来。对于她来说,不久前她才从病痛中缓缓死去,而对于别人来说,她却已经死了一个半月。她不知道在这一个半月中发生过什么,自己的大名竟然传开了。

     她一边迟缓地思考着,一边看到一个年轻姑娘的身影出现在自己眼中,微微圆润的身材,微微圆润的脸颊,衣裙宽松,走路时带起一串踢踏的脚步声。

     这个姑娘又开始絮絮叨叨,声音尖细,正是方才说话的那个人:“你看看你,明明嗓子都哑了还要硬撑着说话!”她给艾丽莎递来一杯温水继续道,“明天送葬的队伍会经过青月大道,你要不要也去凑热闹?去吧去吧陪我一起去吧!提尔大人亲自送葬呢!”

     诧异的情绪在艾丽莎心中划过。

     提尔大人……

     凭她生前的身份,她的葬礼也能劳驾到这位大人?

     她拖着身子坐起来小小喝了口水,喉管里撕痛的不适终于被压了下去。

     微胖姑娘见艾丽莎喝完水后还是没回应她的问题,便不死心地又问了遍:“我们明天也去看看送葬的队伍吧?去吧!我敢肯定,全帝都的人都对这个葬礼好奇得不得了!”

     艾丽莎沉静地看着手中的粗糙瓷杯,杯中清水在晃动中荡起水纹,一圈一圈扩散。摇曳的光影间映出她此刻的样貌,淡金色长发,脸颊苍白消瘦,五官秀美——

     果然不是她自己的样子。

     她轻轻点头同意去看葬礼,水影中的人也跟着一道动起头颅。

     去吧,去看看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她也对葬礼无比好奇。

     微胖姑娘看到艾丽莎终于点头同意,欢呼一声,轻快道:“那我明早再过来找你!你好好休息,别再到处惹麻烦啦!”

     微胖姑娘走后,艾丽莎就真的一直听话地待在了住处。

     她花了一整天时间消化了自己死而复生后的新身份。

     她这具身体主人就是那个曾经小有名气过一阵子的苍蓝歌姬——叶琳娜。即使是长期生活在乡间的艾丽莎,在生前对这个名号也略有耳闻。

     然而,风光一时的叶琳娜,很快就变得过气了。她失去了她最宝贵的嗓音,变得口不能言。

     她的嗓子哑了。

     后来的叶琳娜,整日只在帝国歌剧院打着零工,靠给人伴舞为生,没有财富,没有名望,更没有地位。她住的地方是剧院简陋的宿舍,钱袋里的三银币是她的全部财产。

     艾丽莎想不起叶琳娜是怎么落魄到这种境况的。

     无论怎样回想,她都只能回忆起这具身体近三个月内的记忆。再深入回忆,脑袋就会像被千万钧重锤捶打过一样,疼得厉害。

     除此以外,叶琳娜的这具身体还十分虚弱,全身乏力精神困倦,不知原因地总是让她提不起劲。

     面对这样一个处处受到制约的新身份,艾丽莎只想一声叹息。

     但不管如何,她还是得努力活下去。因为死亡实在太难捱了。孤独,疼痛,灵魂像是被黑暗的爪牙撕成一片一片。她经历过死亡,所以清楚地知道那种痛苦。她不想再死第二次。

     从此刻起,她就叫叶琳娜了。钱袋里的三银币,她得省着点花。

     她得努力地,活下去。

     ……

     次日艾丽莎醒来的时候照旧先茫然了一会,然后才想起自己新的身份与生活。

     她不久要顶着这个新身份,去参加自己的葬礼。

     翻出柜子里唯一一件黑色长裙穿上,淡金的长发认真地梳好盘起,发间插上一朵淡白的暮光花发饰,再将这张陌生的面容仔细抹上脂粉点缀一下,艾丽莎就把自己收拾好了。

     自己去参加自己的葬礼虽然听起来有点怪,但是她还是想尽可能把自己收拾得隆重一点,毕竟,她是要去向自己的遗体告别——向自己的过去告别。

     昨日那位微胖的姑娘名叫安妮,她带艾丽莎去了城区大路。青月大道是城中最宽最长的道路,从城外一直通往城中心的圣祭坛,一眼望去看不到路尽头。

     这一天实在是个好天。

     九月了,气温不暑不寒惬意得很,太阳光线懒懒地晒在建筑群的外墙浮雕上,天穹湛蓝洗练得像永生之海中的宝石。金樨花开得正盛,小小的金黄花朵细细碎碎落满铺着白色石砖的长街。

     竟然来了不少围观的人,分立在宽阔的道路两旁,人堆里还夹杂着不少矮人地精、兽人精灵。

     围观的气氛不怎么严肃,窃窃私语交头接耳,“北方魔女”“预言”“不详”“终于死了”之类的词汇不断从人堆里飘出来。

     艾丽莎垂眼沉默地听着。

     如果不是北边钟楼响起了丧钟鸣铃,大概这些议论会一直持续下去吧。

     “铛——”“铛——”的丧钟声,又沉又缓,闷闷地锤击在她的心灵上。

     空气变得沉闷压抑。

     钟声里,浩大庄重银色骑兵从宽广的白色大道尽头行来;平行于地面的天空之上,有骑着长翼银鹰的骑士团,整齐的队列中间就托着装有艾丽莎遗体的黑色棺木。

     飞行于天的骑士团遮住了阳光,乌云盖顶一般压住明媚的天气,投下的巨大阴影缓缓掠过艾丽莎头顶。

     场面一下子被镇住了。

     天空骑士团的领头是一头双翼大张的青铜龙,扬着高贵的头颅,气势汹汹。

     而人们的目光却不由自主地被骑在青铜龙背上的身影吸引——

     他穿了一身黑色的修身制服,脚蹬长靴,身姿挺拔,缓缓向前的背影凛冽得像一柄利刃,破开前行的虚空游云。

     那便是银发的提尔大人——帝国最高裁判官,皇帝身边唯一的辅政官,万千力量与荣誉的化身。

     比起手握重权的风雅大臣,此时的他更像一名沉肃内敛的军官。

     艾丽莎站在地上遥遥地望向天际的队列,看着提尔大人的模糊身影,内心忽然有些触动。

     龙是大陆上最稀有高傲的动物。她长这么大头一次见到真的龙,而且是头青铜龙。

     有龙有提尔大人给她送葬,不管这场葬礼的背后有怎样的目的,也值得了吧?她觉得值了。

     此刻,地上的所有民众也和艾丽莎一样,敬仰、畏惧又痴迷地看着队列,直到葬仪队消失在眼界。

     人群自发涌到长街尽头的圣坛广场前。

     黑沉沉的棺木高高地被摆放到圣坛正中央的魔法阵里。

     艾丽莎挤在人群中,抬起头就看到,在繁复华贵的棺椁上,除了泛着莹光的魔咒刻印,还镶嵌了一圈薄红色的暮光花,花瓣狭长,新鲜娇艳。薄红的暮光花是稀有品种,暮春初夏才会绽放,反季开放的暮光花几乎不存在。

     这种搭配依旧挺奇怪的。

     但是她无暇思考太多,她的遗体很快就要正式下葬了,她要抓紧时间跟她的身体作最后的告别。每个生物死后,*与灵魂都会化成四散的千风,重新回归大地,这便是所谓的入土;而在葬礼上,则还会有祭司举行大地引渡的仪式。

     然而就在此时,一阵大力忽然向艾丽莎撞来,接着她的手腕一轻。

     她反应了两秒,才惯性地用另一只手往腕上摸去,发现挂在手腕上的钱袋不见了!

     她的脸刷得变白。她遇到了趁机窃取钱财的盗贼。

     她马上向四周探去,看到了一个在人群中灵活逃窜的侏儒盗贼身影,于是急忙追过去。

     钱袋里装着她仅剩的三枚银币,她不能弄丢。

     可是她的身材比起侏儒实在太不方便了,在拥挤的人潮中,她很快便被推挤得东倒西歪,最后居然直直倒向了圣坛阶梯前铺着银毯的道路上!

     在道路两边,本是有大贤者设下透明的魔法结界,防止民众随意闯入的,就连高阶法师也破不了这样的结界。

     然而艾丽莎却结结实实地掉了进去。什么都没做,便冲破了贤者的结界!

     她还没从地上起身,马上便有护卫的法师用透明的咒语扼住了她的咽喉。四面八方投来的目光如利箭一样刺得她发寒,银甲的士兵正朝她的方向快步走来。

     她的心脏猛烈地跳动起来。

     运气不好的话,她绝对会被当成刺客处死。

     艾丽莎不敢乱动,也无法说话,只好惶恐地朝圣坛上的最高位看去,看向手握最后生死权的提尔,期望他能在这个特殊的日子大发慈悲。

     提尔背对众人正朝着棺木走去,背影冷淡。

     他察觉到响动,脚步停了下来,也没转身,只是轻轻抬起左手,长指微动做了个手势。

     士兵会意,立刻将她从道路上拖走,抓人的力气大得她眼泪都出来了。

     艾丽莎呼吸变得困难,体温骤然冷凝,绝望开始渗透到心脏里。

     她怎么能期望提尔的慈悲呢?她怎么能忘了,提尔大人独|裁冷漠的传言?!

     自己的葬礼之日变成了自己第二个死亡之日,命运和她开的玩笑真是太恶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