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1章 重头开始吧
    实际上艾丽莎由于先前在俱乐部的工作,她悄悄存下了一点钱,现在手头大概有一枚金币和几十枚银币的存款。这些钱足够她过上好几个月稍微宽裕的日子。

     只不过房东的出现有点突然。如果要她马上搬出去的话,找住处实在是个有点麻烦的事,而她在城中也没别的可以借宿的朋友,唯一在刚重生时认识的安妮也回老家探亲去了。

     艾丽莎的眉头细微地皱了下。她有些自责,自责自己经验浅薄,没有提早注意到住宿上的问题。

     她捏着衣摆思考,思考要改怎样开口对面的中年房东,才能让这个中年妇女多宽限她几天。她面上显得有些犹豫。

     只不过房东却早已经等不及了,扯着高亢的嗓子大喊大叫:“已经让你在这里多赖了这么多天了!你今天必须从这里滚出去!”房东的双手插在自己圆滚滚的腰上,“别以为你是个哑巴我就不敢拿你怎么样!我可不怕被人说欺负一个哑巴!”

     奚落讽刺的言语听在艾丽莎耳中无比刺耳。

     房东嘹亮的嗓门引来了不少同住一层楼的人们探头探脑的窥视,然而却没有一人上前为艾丽莎说一句话。

     那些人眼中都是什么神色呢?

     艾丽莎的眼角余光扫过去,只看到每双眼里都带着看好戏般的幸灾乐祸。

     她内心里忽然就有些忿忿不平起来——明明不是她的过错,明明是这具身体原来的主人叶琳娜招惹下来的恶果,为什么偏都要她来承担后果?

     可是现在的艾丽莎再怎么想发作,也还是需要先面对眼前的问题。她咽了咽喉咙忍住紊乱的气息,然后开始尝试向房东有条理地解释求情,并快速用笔在纸上写下要说的话。

     但即使这样,她解释的行为也没起到什么作用——房东直接粗鲁地闯入了她的房间内。

     “钥匙!钥匙给我交出来!不然我就要请人用魔法把钥匙‘找’出来了!”

     艾丽莎受不了这种粗暴,急急收起方才摆放出来的物件,然后将一把铜制钥匙甩给房东。

     看来此时她只能马上搬离这个住处了。

     她不再解释,开始整理自己的行李。叶琳娜的东西并不多,全部加起来才刚刚塞满一个箱子,很快就收拾好了。

     当艾丽莎拎着手中陈旧磨损的皮箱走出位于下城区的这栋公寓楼时,正值午后日照最强烈的时刻。

     没有人与她道别,只有看热闹的人从楼上窗户里探出脑袋,伸着手对她指指点点;检查完房间的房东站在一边监视着她,生怕她又闹出什么祸事。

     艾丽莎站在楼门口抬眼看了下日头,天正好,干燥微凉的秋意浸透了整个街区的蔚蓝天空。

     她望向不远处坡道下微光粼粼的细河,盘算着,其实自己是该如释重负了。

     叶琳娜的负债已结清,不正经的工作也与自己没了关系,自己手中还有了一些钱。

     失去了暂时可以容身的地方是有点麻烦,但是再找一个就好了。

     所以——

     重头开始吧。

     远离叶琳娜曾经给她带来的麻烦,随便在家炼金店铺里从学徒当起,就这么活下去吧。

     皮箱有些沉重,艾丽莎换了只手继续拎着,然后准备起步前行。

     关于她生前的父母亲人,她从未想过要去寻找投靠他们。先不说在活着的时候,她与家人的关系就算不上好,光是现在她这个在她人身上复活重生的身份就会被当做怪物处理;就算家里接纳了她,她禁忌的身份也可能会连累家族。

     艾丽莎就这么想着,才踏出一步,巷子的入口处就远远地传来马蹄的声响,步声规整有力,夹杂着车轮滚地的声音,像来了一辆马车。

     她定睛朝前看去,只一瞬的功夫,果然有一辆高大华丽的马车向这边驶来,金丝风木的车厢外刻着一个形状奇怪的魔法阵图案。

     艾丽莎的这个住所很少有车辆往来,平时这里的人们出行也大都都是步行或者搭乘公共交通工工具,所以这俩马车来得很是突兀。不过她认得这辆马车,这是马修家的车。

     马车稳稳地停在那栋公寓楼前,艾丽莎也停住将要前行的脚步。

     她惊讶地看着穿着丝质衬衣的马修从马车里施施然走下来,金发熠熠,浑身上下冒着上流世界的味道,与这满布青苔砖灰的穷酸巷子格格不入。

     房东站在门边瞪大了眼,在窗口探头探脑的好事者们也相互交头接耳起来。

     马修走到艾丽莎跟前,从容一笑:“亲爱的叶琳娜小姐,我们又见面了。”

     艾丽莎看着他一如之前的温和面容,心里疑惑。

     像是看出来她眼中的疑问,马修友善地解释:“对于昨晚让你受惊的事情,我感到非常抱歉,又听闻你的住处有了些困难,所以我想我一定能有可以帮到你的地方。”

     马修的消息倒来得及时。艾丽莎提了提手中拎着的皮箱,又用手指了指巷口,示意自己没什么困难,只是要搬走重新找个住处而已。

     “原谅我的多事,但是新的房子我已经先一步命人为你准备好了,你看到了一定会喜欢——”马修这么说着,平和的声线里揣着一丝自信。

     艾丽莎来不及对他的话语做出回应,巷子口再一次传来类似马车的动静。

     “我们破烂的下城区居然也会有被豪车挤得水泄不通的时候!嘿,你说叶琳娜她到底跟过几个男人……”

     趴在楼上窗户边看热闹的人们这么窃窃私语,却在没来得及继续八卦的时候,又被映入眼帘的第二辆马车惊得没了声音。

     后来的第二辆马车——确切地说应该是车辆,因为拉着宽阔车厢的是两头比成年马匹还要高大的雄壮牡鹿,毛色银白鲜亮,头上犄角错综繁复氤氲着魔力的淡光。

     那就是银鹿吧?!

     ……养得皮毛鲜亮的珍贵银鹿居然用来拉车?拉车?!

     真不知是谁家主人如此闲极无聊地任性胡来。

     围观者酸不溜秋地在心里想,一边眼睛还眨也不眨地看着地面上的动静。

     公寓楼前的那条巷子不宽不窄,正好能容一辆马车自由进出,然而同时来两辆车子,就显得有些拥挤了。

     第二辆马车通体漆黑简洁,镶嵌缠绕着银色的装饰丝线,不比马修的车子华丽,却带着沉稳从容的气势,就连拉车的两只壮硕的牡鹿都透着几丝凌厉。

     银黑的车上走下一个上了点年纪的男人,一身黑色套装,领口用银线绣着族徽,头发梳得一丝不苟,步伐稳健。

     他朝艾丽莎的方向走来,在她近前停下了步伐,先向马修微微欠了欠身,然后又向她欠身:“叶琳娜小姐,您好。我是提尔大人府邸的管事萨莱曼。”

     其实不用他自我介绍艾丽莎也能大致猜出他的身份,只凭他衣领上绣着的族徽就可以了。银色的族徽由一柄锋刃向上的巨剑与一头展翼的银龙组成,中间缠绕青藤,这么明显的特征,显然是富特文格勒家族,就是提尔家族的族徽。

     “大人命我向您转达一件事情。他想邀请您到我们府上,按他要求帮他解决一些小麻烦,顺便陪他一阵子。不用担心,时间多则一个多星期,少则三天就够,不会有其他无理的要求。”

     “当然,关于酬劳的问题,您也不必担心。”

     ………

     ………………艾丽莎活这么大头一次听到如此离奇的雇佣。

     站在一边的马修忍不住替艾丽莎说出接下来的话:“提尔大人最近的兴趣很是特别。从前对这些事情一直保守的他最近真是越来越让人惊讶了呢。”

     管事但笑不语。

     马修平缓地继续说道:“不过很可惜,艾丽莎小姐这次不能同意大人的要求了。我会帮她安排好她后面的生活。替我向提尔大人问好。”

     马修和提尔的人同一时间出现在这里已经够让艾丽莎诧异的了,而提尔传达来的雇佣邀约与马修对她理所当然的擅自安排更让她感到诧异。

     她自认为自己与马修远没有熟悉到这种程度,仅仅是几面之缘,和半顿饭的关系。

     而提尔呢?她和提尔真要认真算起来,也是非亲非故没多大熟悉的吧?可是——

     艾丽莎面向提尔府邸的管事,双手划动轻轻做了几个手势。

     ——谢谢,我愿意接受这份工作。请带我去大人那里。

     她想见提尔,没由来地。

     不,也不是没有由来,她已经发现她对他抱有一种不太一样的情感,这种不一样的情感驱使她头脑冲动地答应了这种看起来荒诞的工作;并且,她也有点想知道,提尔需要她家族炼金手卷的原因。

     马修在她身边静静地听着,不发一言,脸上的温和笑容和来时没有两样。

     他说:“在下没能打动叶琳娜小姐的芳心,果然还是有点遗憾了。”他看着艾丽莎歉意的表情,伸手握住她的双手,“放心,以后我还是会站在你这边的。祝你在提尔大人府上过得顺利。”

     猛然间被他握住双手,艾丽莎只感到有些毛骨悚然,身体也不由地抖了下。

     马修看起来温润文弱,手劲却很大,她花了大力气才将自己的双手从他的包围里抽出来。

     管事替艾丽莎拎过她装行李的皮箱,她忙不迭地跟随管事上了提尔家的鹿车,只想快快离马修远点,连对他的道别都很粗糙。

     房东趴在门框旁看完了整个过程,一张大嘴张了合合了张,心情起起伏伏。

     原来坊间传闻是真的!那个叶琳娜居然与提尔大人和马修大人都有牵连!

     她有些担心,方才赶叶琳娜出去时,自己的态度会不会有些太差了?

     而其他人显然比她轻松得多。

     “那个惯会兴风作妖的叶琳娜果然不是个省油的灯,以为她变哑了就老实了,结果还能让男人围着她团团转!”好事者看完热闹语带羡慕地酸了两句,啪地合上窗户离开了窗边。

     而艾丽莎在登上车后,又在一卷羊皮纸上签下了契约。也不知是不是她的错觉,她在签写契约书的时候,眼角余光总感到管事的脸上偶尔会闪过一些微妙的神色。

     她想也许真的是自己的错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