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7章 桃粉北岸
    艾丽莎的腰部和背部湿了一大片,酒水清凉地黏腻在皮肤之上。

     她顺着发声青年的目光看到了站在她身前近处的提尔。银色的头发张扬傲慢,优雅简洁的修身衣着衬得他整个人都透着股清贵凛冽。

     他沉默地看了眼自己被酒水沾湿的袖口,再看向撞向他的侍从与艾丽莎,目光凉凉的。

     艾丽莎被这目光看得心中一紧,没来得及惊讶便立刻低下头去表示歉意。

     现在的提尔比她之前所见到的样子更加令她心中紧张。

     而就在此时,俱乐部的那位哥布林老板也急匆匆赶来了。他操着他那副特有的尖细嗓音卖力道歉,并用眼神示意闯祸的侍从与艾丽莎赶紧处理干净,眼神恶狠狠的。

     老板向站在提尔身边的那位华衣青年殷勤道:

     “马修少爷!没能及时迎接您并且还发生了这样的事我真的感到非常抱歉!!为表歉意,请允许本店为您准备的——”

     那青年淡金发色,面容温和地打断老板:“谢谢。我没什么大碍,只不过我身边的这位朋友袖子有些小麻烦。”

     “当然当然!没问题没问题!”老板忙不迭应声。

     他亲自拿起干净的手帕来到提尔身边,小心翼翼为他擦拭,一面低声下气问:“请问该怎样称呼您?”

     提尔收了被擦拭干净的手腕,瞥了眼身高只高至他大腿的哥布林老板,慢条斯理地挽起袖口:“提尔。”声音低沉清冷。

     哥布林老板终于惊恐地瞪大眼珠,说话也磕磕绊绊起来,不复常日精明伶俐的模样:“大……大人光临蔽店,小店蓬荜生辉,不……不胜惶恐!”

     提尔无声地勾了勾唇角算是客气回应,目光却越过他直接看向了一个在金银灯火中向里处匆忙而去的窈窕背影。

     只看了两秒,他便收回目光,随同唯唯诺诺的老板去向了二楼。

     艾丽莎道过歉后就又羞又迥地匆匆忙忙回去重新换衣服了。

     没多久哥布林老板怒气冲冲找过来,跳着脚指着艾丽莎的鼻子劈头盖脸就是一大串骂,引得在休息室的同事注目纷纷。

     过气的哑巴、毫无业绩的无能者、穷鬼闯祸精,所有难听的词汇全都向她身上招呼而来。

     艾丽莎被这些词语羞辱得愤恨又难以反驳,只能攥住长裙的下摆,低头咬牙默默听完他的发泄。

     周围的目光还是太让她难堪了点,如芒刺在背。直到老板离开休息室后好一会,她才缓过来。

     努力平复下自己的心绪,艾丽莎整理好头发服装,深吸口气又准备回去前厅,她还得按照老板的吩咐去给提尔……谢罪。

     还没走出休息室的门,她便听到有个平淡的女声在自己耳边响起:“你注意点吧。”艾丽莎转头一看,发现是个同在俱乐部工作的混血精灵在对自己说话,“提尔是个危险人物。”

     混血精灵一直都是夜场中最受客人欢迎的种族,她们相貌美丽,四肢纤长,发色肤色和眸色都极淡,在所有陪酒女中的地位也是最高。

     艾丽莎有些讶异地看着眼前这个双手抱胸的混血精灵女,却见她又强调了句:“他很危险。别惹祸上身。”然后便拖着裙摆冷淡地走开了。

     艾丽莎不明所以,无法从她没头没脑的提醒中听出什么所以然来,便只当是普通人对提尔的寻常议论。

     她走出休息室,向酒保要了老板吩咐的酒,然后带着酒杯托盘去了提尔所在的二楼。二楼走廊灯光幽暗,脚步踩在绒毯上寂静无声。她之前从没有来过二楼,没有资格,也没人指名。

     站在提尔所在的房间门口踌躇片刻,艾丽莎叩开了门扉。

     推门而入,屋内女人娇软的调笑声马上传了过来。艾丽莎向室内看去,不算明亮的光线下,她的同事正坐在沙发陪着几个人类男子饮酒嬉笑,而提尔则坐在中央,双腿交叠,样子随意闲,左右分别坐着怯生生的姑娘。这样的他少了之前的锋利沉肃,此时在房间明灭的灯影下,倒更有了名流公子的模样。

     艾丽莎习惯性地抿抿下唇向房间里处走去,将酒水工整规矩地放置在沙发前的月石桌面上,然后递出托盘上一张精致花哨的卡片,将它递到提尔面前。

     上面用墨水写着——“向尊敬的提尔大人致以最诚挚的歉意。”

     提尔看着卡片无动于衷。

     而席间男人女人们的目光则向艾丽莎看过来,看着她做完一整套动作后,手又不太麻利地为一只只酒杯倒酒。

     然而还未倒至一半,艾丽莎突然感到自己的手腕被人抓住了。

     “我是不是在哪里见过你?”

     握住她手腕的正是方才在一楼遇见的那位金发华服青年,声音温和,手劲却很大。

     艾丽莎循声看去,就见他眉目清秀和善,眼里闪着润泽的光,可是她对他依旧没什么印象。她尴尬茫然地笑笑,谨慎微小地摇摇头。

     旁人起哄:“马修少爷纵横情场万花丛中过,自然看哪位美丽的小姐都有似曾相识之感!”

     被称为“马修”的青年大方地任由他们调笑。

     艾丽莎觉得“马修”这个名字十分熟悉,但一时没来得及回想先前是在哪里听过这个名字,因为座上已经有客人把她认了出来:

     “这不是前两年红极一时的那位歌姬小姐叶琳娜嘛!怎么居然在这种地方干活?!”

     艾丽莎其实很不耐烦别人提及这个话题,但也只能做出一副不在意的样子低头抿唇而笑。她动了动手腕想要从马修的手里挣脱出来继续倒酒,没成功,结果却是有另一只手将她从马修的手掌间解救了出来。一只她所无比熟悉的手,是提尔。

     提尔拉着她的手腕,轻轻侧头,用下颔点着他身旁的座位对她说:“坐。”

     他的身边不知何时已经空出来一个位置。

     艾丽莎没多再犹豫,又轻又拘谨地落坐在了他旁边,心里还在紧张着。男性独有的气息带着清浅的酒香马上从她身侧传来,这气味勾得她心跳猛地快速跳动起来。

     她低垂着脑袋,一声不响地开始继续斟酒,周围人也识趣地继续欢笑作乐。

     提尔的手指摩挲着她递给他的那张花哨卡片,指尖从墨水字迹上划过:“不是你写的。”语气肯定。

     这字迹确实不是出自艾丽莎,而是老板亲笔书写的。艾丽莎放下酒瓶开始用手比划着解释,嘴唇无声地开合说出话语。

     然而马上有一根手指点上了她的红唇。还是提尔戴手套的那只左手,布料摩擦的触感不轻不重覆在唇上。

     “你写给我看。”提尔说,声音低沉宁静。

     艾丽莎停下动作偏头看去,看到他牵起她的手,将手放到了他的右手掌心。他垂头注视着,目光专注,唇角微微向上弯起,像是一个若有似无的笑。

     她的呼吸也不顺畅了。屏住气息,五指在提尔掌心蜷缩了下,然后再羞怯地舒展开,她小心地伸出食指在他的右手手掌一笔一划写下方才的话。

     提尔的掌心一如她曾经所感受过的那样微凉冷硬,掌纹脉络清晰,起伏的骨节间带着养尊处优的痕迹,几乎无法让人感觉到这只手曾常年握剑。

     白皙的指尖轻巧柔软地从掌中滑过,也划得艾丽莎心尖发痒。她脑中恍然想起那一天在雨中,提尔独自打伞的背影,心头一动,鬼使神差地又接着在他掌心写下一句话:

     ——提尔大人会魔法吗?

     写完她才后悔起来,自己大概是僭越了,缩着手就想要收回。只不过她的手很快便被提尔收起的长指包住了,牢牢地被圈在他的掌心,玲珑的指环磕在她的手背。

     提尔注视着交叠紧握在一起的两只手,眼睫微垂,鼻腔间发出一个简单的字音:“嗯。”舒缓旖旎,像一股清流直要流淌到人心里去。

     艾丽莎受到了鼓舞。虽然提尔会魔法,但他却从不显露,而是选择用用最平凡的方式在雨中前行。

     她鼓起勇气再次抬头看向他,发现他从口袋中拿出了一个小巧的物件。

     那是一朵淡白色的暮光花发饰,花瓣狭长带着点滴血迹,静静沉睡在他戴着白色手套的左手中,正是艾丽莎之前佩戴的那一只。然而此时的暮光花好似枯萎了大半,花瓣枯黄卷曲,形容黯淡。

     提尔凑近过来,抬起左手撩起艾丽莎鬓角的发丝,将花朵再次别在了她发间,动作细致优雅。

     艾丽莎神经紧绷地只能呆呆看着他被稍稍挽起的袖口。袖口上还沾着方才被泼洒到的暗色酒渍,顺着袖口似乎还能看到线条匀称的小臂肌肉。

     脸颊慢慢泛红,她慌乱地收回目光,匆忙间却在提尔那只白色手套下看到了些许异样。手套开口处的侧腕上,有着如同黑色藤蔓一样的印记,从手背的皮肤一直蔓延到侧腕,纠缠狰狞,像是某种邪恶的力量。

     只有从她这么近的距离角度才看得到,只是这画面也仅仅只持续了一瞬,提尔便将手收回。

     艾丽莎脑中一片茫然,怔愣间感到提尔轻拍了两下自己的手背。他说:“走吧。”

     走?去哪里?

     不待她表达出疑问,她就被提尔强硬地牵起身,离开了座位。侍从为提尔披上长外套,亦步亦趋跟在他身后。

     整个房间的人都诧异又小心地看着他们。马修见状也讶异地一挑眉毛,随即面露笑容示意他们安心离去。

     出了门立刻感受到夜晚的寒气。

     夜已深,整条大街却依然还是歌舞升平灯火通明的样子。空气中湿气加重,酒水与香水脂粉的气味愈加浓烈。

     提尔一路领着艾丽莎走到绚丽的大街上。他问:“去没去过风之湖的北岸?”低沉清冷的声音在喧闹的街头依然清晰可辨。

     艾丽莎诚实地摇头。

     风之湖的北岸虽然据说比南岸这边更加刺激有趣,但也更加低俗混乱,流莺堂而皇之地站|街拉客,她是不可能去那种地方的。

     提尔侧头看了她一眼,面容平静。

     “去湖对岸吧,景色更好。”

     他这么说着,便又一路穿过魔法阵门,结界幻成的风桥,将她带到了风之湖的北岸。

     灯红酒绿、光怪陆离用来形容这块地方一点不为过。桃色的暧昧招牌林立,地下酒吧里发出绿幽幽的妖娆光亮。北岸桃红鲜绿的灯火也一并倒映到风湖里,与对岸明黄橙亮的色彩形成对比。

     艾丽莎站在湖堤旁,身后并排的几家都是魔法情趣商品店,而身前,则是整个南岸灯火辉煌一览无余的景象。

     远观的风景远比身处其中要来的震撼。

     维金大街像一条金光汹涌的河流,街道上巨大的悬浮灯盏漂在空中像无数发光发热的流萤,金碧绚烂的俱乐部盘踞在大街的一角,整条街之上的藏蓝天穹都被灯火映得像要烧起来。

     艾丽莎看得入了神,双眼一瞬不瞬,双唇也微微张开。

     “叶琳娜。”

     提尔的声音在身旁响起。这是他第一次叫这个名字。

     艾丽莎一时没反应过来叫的是自己,只充满疑惑地转头,接着才迟钝地点头向看着自己的提尔回应。

     提尔走近过来,将外套披在她肩膀。

     忽然而至的体温让她敏感地向一边走动几步。

     “别动。”他这样说着,双手捧起她的脸颊,低哑沉缓的话语就近在耳畔,“你的眼睛很漂亮。”

     下一瞬他的吻便在眉心落了下来。

     微凉柔软的唇瓣,清冽中沾着微醺的酒香。

     呼吸间满满都是他的气息。

     他的唇在她眉心缱绻绵延不知多久,她就像被施了定身术一般全身僵硬,大脑也冻结起来,手足无措。

     许久后提尔终于将她放开。

     艾丽莎后知后觉地烧红了双颊,双目无措地看向他。

     夜色中,他的瞳色深沉,摇曳着漫天的星光与灯火,还有一丝不知通向何处的浅薄怀念。

     他牵住她的手腕,拉她转身:“进店里看看。”

     提尔的表情依旧冷淡平静,艾丽莎却能感到,他此刻似乎心情愉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