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0章 心湖
    马修说话的声音并不大,是艾丽莎刚刚能听到的程度,平和的声线里仍然是他平日里的那种温文,然而话中内容却轻易地将她的注意力拉了回来。

     艾丽莎的一双眼中盛满了来不及消化的惊诧,她轻蹙眉头看向马修,握着项坠的手也僵在空中难以落下。

     在这之前,关于提尔未婚妻这个问题,她曾思考过好几次。

     为什么未婚妻的人选会是“艾丽莎”,这个生前的她?为什么要把这件事放到她死后才来宣布?而且她……因为某个预言的关系一直都不太招人喜欢。

     然而此时此刻,马修却用着最肯定平和的语气告诉她,提尔的所作所为确实别有目的,并且为了她家的炼金手卷,与她的家族间有着不干不净的牵扯。

     每个以炼金见长的家族中都独有一套特殊的炼成阵方案,是战争时代的产物,这些内容被隐秘地记载在族中的炼金手卷上,代代相传不断改良研究。

     艾丽莎生前的家族中也有一个独有的炼成阵,然而在如今的和平年代中,实用性并不高。她不清楚炼成阵的具体作用,只知道由于家族逐渐式微,从很久以前开始,她父辈便有意无意想要攀附权贵,只是银风城中的贵族大人们对她家还看不上眼。

     所以此时的艾丽莎又有了另外的疑问:如果马修所言是真,那么提尔对她家到底能有什么企图?仅仅为了一卷没有实用性的炼金手卷?

     艾丽莎还是对提尔的作为感到费解,觉得不可思议也难以令她自己信服。

     她将目光放回不远处提尔所在的方位,那位背上生出骨翼的闯入者在短短的时间内已经被人高马大的守卫圈禁了起来,绿皮小地精正忙碌地打扫被破坏得一地狼藉的环境。

     她看向提尔,却正正好撞进了他暗色的眼睛里。提尔也正在看她。

     艾丽莎惊得呼吸一窒,急忙将眼睛从他的眼瞳中转开看向别处,身体僵硬地站起行礼。

     提尔慢条斯理地把玩着右手上的指环,缓缓将目光从她脸上移到马修身上,面上似笑非笑的。他平静开口道:“马修,我的朋友。既然来了,怎么不过来打个招呼?”

     马修和气地笑开:“失礼了,我的大人。”他随意地行了个礼节姿势,接着便拉着艾丽莎一同走到了提尔的面前。

     艾丽莎拘谨地站在马修身后几步的地方,看着提尔与马修谈笑风生。

     “今天在场的其他客人都交给我处理吧。”马修这么说道,态度轻描淡写。

     “嗯。”提尔也不甚在意地点头,视线扫过周围一圈同行人员,“用餐时遇到这样的事实在遗憾……”

     他话音未落,艾丽莎却看到刚刚被捕的那名袭击者已经挣脱出守卫的束缚,抢了侍从的佩剑又直直朝提尔冲去。

     提尔不耐烦地瞥了眼袭击者,抬起手正要动作,那名袭击者却在半途忽然转变了方向,黑雾缠绕的锐利长剑猛烈地朝艾丽莎的方向刺来!

     速度太快了,艾丽莎反应不及,就看到黑色的剑尖撕裂了空气,裹着阴郁的气息朝自己心口穿刺而来。

     意料中胸口被穿透的疼痛没有袭来。

     一阵沉闷的风在室内划过,风的力道将她的身躯掀到了几步开外的地方。

     艾丽莎站立不稳跌在了地上,额角磕到了一只又冷又硬的桌腿。直到此时她才发现自己的右臂还是被袭击者的剑刃划开了一道伤口,暗红的血水携着不易被人察觉的黑雾从伤口中汨汨流淌而出。

     她又急忙抬眼去看刚刚向她袭来的袭击者,却看到不远处一道银光闪过,提尔握着从随身侍卫身上抽出的银剑,轻巧地将袭击者的头颅劈斩了下来。这么血腥的事情做下来,他却连表情都没变过一变。

     失去了脑袋的那具身体立刻不受控制地垂落到地上,骨翼耷拉下来,大量黑红的血液浸了一地。

     而那颗被斩落的头颅却骨碌碌地滚落到了艾丽莎的脚边,头发干枯凌乱,双眼大睁,保持着死前面目狰狞的表情。头颅脖颈上的切口平滑整齐,黑红皮肉中血管里泛着黑水。

     艾丽莎看了一眼眼前的头颅便觉得胃里翻江倒海,血的腥气让她恶心的不行。她避开血迹狼狈地爬起身,然而虚软的腿脚让她的身体马上又向下落去。

     这次她再没有跌在地上,因为她的腰肢被一双有力的大手扶住了。她的呼吸又变得不顺畅起来。

     那双手她熟悉得不能再熟悉,是提尔的,干净优美,完全不像是才斩下一只头颅的样子。

     提尔将她扶稳后并未马上将手撤去,而是轻轻揉着她被桌脚腿到的额角,一边观察她被刀剑划伤的右臂,问:“很疼?”

     艾丽莎习惯性地摇头,见提尔看向她的脸,又用唇语说道:

     ——不疼的,感谢大人相救。

     其实伤口还是挺疼的,她很怕疼。但是在这情况下再说些不合场面的话恐怕就有点不识好歹了吧?

     提尔看着艾丽莎的目光变得让人难以捉摸起来。

     他用手巾拭去她伤口上的血迹,顺了顺她的头发才说道:“你的伤口不深,不要担心。”

     提尔看着艾丽莎面上表情因他的动作和话语而变得丰富起来,他被袭击者打扰的心情似乎也变得好了些。她苍白的双唇被咬得有了血色,一双水蓝色的眼睛里似有千言万语要说。

     他半垂双眸,指尖不轻不重点了点艾丽莎唇角:“你能说话就好了。我想听听你的声音。”

     提尔的这两句话也如同他点向艾丽莎唇角的力度一样,不轻不重的,甚至也许只是随口一说,但却像一颗投入她柔软心湖的石子,在她心底翻起了阵阵涟漪。

     他话音刚落,便放下双手招来马修,让他用法术将艾丽莎的伤口处理好。

     马修的魔法修为显然是十分高深的。白魔法的治愈光辉闪了一瞬,被刀刃破开的伤口便洁净了不少。

     “剩下的让伤口自动愈合吧,让魔法催速恢复总是会有些副作用。”马修说。

     艾丽莎认真地点头,对马修感谢完后再向提尔看去,却发现他已经转过身走了回去。她有些失望地抿住下唇唇角,手也不自觉地再一次抚上脖子上的那条项坠。

     这时走了几步的提尔忽然回过头来。他注视了一会艾丽莎苍白的脸色,又看向她破皮翻卷的伤口,还是那个令人难以捉摸的眼神。最后他开口:

     “伤口如果疼,就要表示出来。”

     说完他就离开了已经被打扫恢复得完全看不出发生过异状的餐厅,远去的高大身影在壁花摇曳的灯光里似真似幻。

     艾丽莎还在回味提尔说的最后一句话,只是很快便被马修拉回了现实。

     马修有些抱歉地对她说:“本来只想和你愉快地度过晚餐时间,没想到却让你受惊了。”他指挥了一些侍从处理餐厅的后续,接着继续对艾丽莎说道,“我也没想到提尔大人真的会不悦到亲自动手处死袭击者。血腥的场面没吓到你吧?”

     艾丽莎继续惯性地摇头。马修像是放下心来,露出一个安心的笑容:“那就好。改天我再做招待。待会我还要留在这里处理一些后续的小麻烦,所以只能先让马车送你回家了。”

     当艾丽莎坐上马修那辆华丽宽敞的马车时才缓过神来。一路上她东想西想,从餐厅里突如其来的袭击者,袭击者口中对提尔的控诉,到马修对提尔意有所指的评价,再到提尔挥剑斩杀时的轻巧淡漠,再到提尔帮助她时若有似无的暧昧……

     提尔提尔提尔,全都是关于提尔。她觉得自己大概中了某种咒术,脑袋里无论思考何种问题都只能想起提尔。

     艾丽莎有些泄气地打开马车的窗户,远处灯火阑珊,泠泠月光罩在法师高塔群的尖顶上。她努力转移自己的注意力,想着马修曾经在哪一座法师塔里学习魔法这类无聊的问题,然而过不了多久思维还是转回到了提尔身上。

     回到家的第二天,艾丽莎突发奇想地整理起了自己的物品。大部分是叶琳娜之前的东西,各种鸡零狗碎的日常物件,还有一小部分是艾丽莎遇到提尔之后得到的物品。

     一条简洁典雅的长裙,一枚被做成吊坠的蓝色宝石指环,一柄沉重的黑色雨伞,一只花朵枯萎的暮光花花饰。

     艾丽莎把这些东西并排成一排放到自己眼前,然后就看着它们发愣。

     她早已隐隐约约察觉到,自己心底的某些情感心绪早已悄然无声地发生了变化。但到底是什么变化,她一时半伙还无法明确地说上来。提尔不轻不重的几句话时时飘在她耳边,他说他想听听她的声音……

     艾丽莎正愣着胡思乱想,房门骤然响起的“砰砰砰”砸门声惊醒了她。一个粗鲁的中年女声在门外叫道:“叶琳娜!滚出来!从今天起赶紧给我收拾东西搬走滚蛋!”

     艾丽莎一头雾水地开门,之后才了解到,原来是房东要赶她走。

     这栋简陋的公寓宿舍本就是当初剧院租下的地盘,后来她被剧院炒了,理应早该搬出这里。

     她看看眼前气势汹汹的中年妇女又回头看看室内萧然的四壁,纠结地攥上了自己的裙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