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5章 破音
    萨莱曼对艾丽莎的决定没有任何异议,他很快便为她准备好了前往都城中心区的马车,随行的还有两位仆从。

     元老院与议政厅大楼都在这个帝都城最中心的地方,离皇帝的宫殿也不远。

     而叶利夫在被艾丽莎扇过一巴掌后,反应却有些奇怪。

     他愣了一会,表情空洞地瞪着艾丽莎,过一会又奇怪地大笑起来。他声调奇异地对艾丽莎说:

     “好!我们去见马修大人!我们去见他…………他也有钱……很多很多亮闪闪的金币……看在你的面上他一定会帮我的……我的好妹妹……”

     几句简单的话语被他混乱地不断重复,时不时夹杂着呼吸深重的抽搐声。

     他赤红着双目,眼里透着空洞与迷幻,整张脸涨红成猪肝色,凹陷进面颊的五官早已变形扭曲,好像陷入了一种更加疯狂可怜的状态里。

     直到登上马车的时候,叶利夫依旧是这种怪异样子。

     艾丽莎有些烦恼地看了眼同行的萨莱曼,后者无奈地摇头:

     “您的兄长也许吸食了过量蛇信草花合剂,这种合剂的魔法效力对普通人来说大概难以承受……目前已经给他施过镇静术,但是没办法完全压制合剂的力量。”

     艾丽莎的脸色变得复杂起来,看着叶利夫沉醉在自我的精神世界里,心中说不出是什么感受。

     蛇信草花合剂,它还有个更为通俗的名字——强效魔法致幻剂。

     药性猛烈致人上瘾,能麻痹普通服用者的意志,摧毁他们的头脑,需要用大量金钱维持日常用量,不少本来光鲜平和的家庭因此家破人亡。

     许多年前便被律法条文列为了禁药,但仍有不少人冒着风险在背地里偷偷进行交易。

     艾丽莎估计着叶利夫已经吸食了很长一段时间的致幻剂。

     她不清楚他从哪里弄来的货源,也不知道他是怎么会沾染上这种危险的物品,但有一点可以肯定,叶利夫现在大概已经完全被药剂掌控了精神世界,如果脱离了对药物的依赖,她无法肯定他会做出哪些冲动危险的举动出来。

     可是马车行至途中,叶利夫又好像突然变得正常了。

     像是回光返照般,他端正地坐好,面色恢复了平静。他看了会窗外,语调缓和地开口:

     “嘿,叶琳娜。你还记得我们还在依阿华乡下海滨的生活吗?那时候你还不出名,只是个爱唱歌的小女孩。”

     “我以为我会在海边做一辈子的渔民,可没想到你在镇上结识了巡察的马修大人,他一路将你从兴登堡捧红到了银风城。我第一次见识到了金钱与权势的真正力量,那真是令人着迷……”

     艾丽莎其实一点也不记得,反而有些惊讶。但她没有表示,只缓缓眨眼让叶利夫继续说下去。

     “我后来常常会想念在衣阿华的日子,怀念闪金的海滩——不过这些比起金灿灿的钱币又算得了什么?我更喜欢流连在上流酒会里的生活。本来你差一点就要名利双收了!可是你为什么要半途而废?!明明你被马修玩了那么久,为他干了那么多事!”

     说着说着叶利夫的情绪又陡然变得激动起来:

     “从云端跌落泥地你不会难受吗?!我不能接受现在的生活,我不能接受!!不,不对!马修大人还是喜欢你的!他为你建的豪宅还空置着!郊外有他为你准备的幻境海岸!你快去跟他认错!”

     “几个月前他还派人送了纾解药剂给我享用,他是真正的好人!我待会一定也要见见他……!啊!”叶利夫一声痛呼,暂时晕了过去。

     越听这些疯言疯语,艾丽莎越感到有些心惊肉跳。她有点急着想找马修确认一些事情。

     她不着痕迹地看了眼待在一旁的萨莱曼和随行侍从,见他们眼观鼻鼻观心,不安的心稍稍回落。

     好在马车没过多久就到了目的地。

     马车车厢外刻有咒印,经过森严的把守时发出了亮银色的夺目光辉,很快便通过了重重关卡与魔法阵的校验。

     传送入政务院内部庭院,车辆在萨莱曼的指引下,又直接向马修所在的魔法署奔去。

     广阔的庭院里几乎看不到人影,艾丽莎忽然感到有些紧张。

     无论是高耸入天的大楼高塔,还是中心巨大的银龙塑像,亦或是寂静无语的喷泉花洒林荫大道,都莫名透着股严肃压抑的气息,像是与她整个人都格格不入。

     但是她不能就此退缩了,她还有不得不去做的一些事情;尤其是在车上听到叶利夫那一番话语后,她更有必要去搞清楚一些事。

     艾丽莎本想先自己独自一人找马修出来,但叶利夫偏偏在这个时候醒过来了。他身子摇摇晃晃紧随艾丽莎踏上魔法署的办公楼。

     然而在即将进入魔法署大门时,他们都被一道结界卡在了门外。

     守卫脸色不悦地正要来盘问,一个亲和的声音忽然出现拯救了他们:“不必了。他们是我的朋友。”

     艾丽莎转头一看,果然是马修。

     他穿着剪裁得体的浅色正装,金色头发在午后日照下闪闪发亮,此时正从建筑内的长廊上走来,身后跟着一大帮长袍法师和正装官员,像是刚开完会议的样子。

     马修依然是一贯的温和无害,笑容也恰到好处地温润。但是想到这些天他的作为与他人口中的评价,艾丽莎不禁觉得对眼前的这个人有些一言难尽。

     马修将艾丽莎复杂的表情尽收眼底,但他没有任何不快,只是平和地说道:“亲爱的叶琳娜小姐,你怎么来了?令兄怎么也有空肯赏光敝署?”他走过来,毫无芥蒂地牵起艾丽莎的手腕,“真巧,我刚忙完,有一些话想找你谈谈。”

     他紧紧抓着艾丽莎的手腕回头朝其他人说:“抱歉诸位,我和这位小姐有些问题需要单独解决,先失陪了。”接着拉起艾丽莎,头也不回地朝传送法阵走去,完全不管身后人们飘来的各种暧昧目光。

     艾丽莎被马修抓来了最顶层。这里只有一间宽敞的办公室和一个漂亮的空中花园。

     然而刚来到顶层,她还没来得及欣赏花园的美景,马修就把她用力甩进办公室,而后迅速反手关上门扣上门锁。

     艾丽莎本能地感到危机。

     她的手腕依旧被他牢牢攥着,越发收紧的力量掐着细瘦的手腕关节,很快让她有了痛意。

     她看向马修,看到他的面上还是挂着同方才一样的温和笑容,柔和的眼神却让她觉得阴气森森。

     他说:“叶琳娜,我亲爱的,你还想和我闹脾气到什么时候?”语气温柔得让艾丽莎觉得恶心。

     艾丽莎看向他晦暗的眼睛里,然后肯定地摇了摇头,另一只手也试图一根一根掰开他圈住自己手腕的手指。

     她反抗的动作马上变引起马修不悦的钳制。他一把扯过艾丽莎的另一只手,将她的双手都放入自己的禁锢之内,阻止她试图逃脱的动作。

     “贱女人,放你自由了几个月你就这么快勾搭上了新的男人。”马修的语气很轻很淡,但其中的恶毒却超出了艾丽莎的想象,“我好声好气对你,你却一副假清高的恶心样子。别忘了当初是谁让你在银风城里站稳脚跟的!”

     靠得近了,艾丽莎敏感地察觉到马修身上的科隆水味,强烈地刺激着她紧绷的神经。她想心平气和地与马修把一切谈清楚,但显然现实不允许她这样做。

     “你知道么,每次看到你和别的男人说话,我都恨不得把他们统统撕烂。啊,可是那怎么行,我可是优雅的魔法师,可不像提尔那个血腥的人。”马修圈着她说,另一只手甚至环上了她的腰肢,这让她浑身汗毛都立起来了,她颤抖着虚弱的身体想要挣扎。

     可他似乎也陷入了某种疯狂的情绪里,平静又喋喋不休,阴柔的话语不断从他嘴里吐出:

     “你和提尔做过了吧?感觉可还好?只有提尔能满足你了么?不过我很放心,提尔永远不会爱上你。而且我知道,你离不开我!那些时间你帮我谋杀的政敌,收受的贿赂,侵吞的资产还有让你知道的数不清的机密,足够让你死上几十次!”

     “没有我保护你,你怎么活得下去呀?还是难道真的甘愿做提尔的玩物?”

     马修无处不在的气息搅得艾丽莎胃里一阵阵的恶心,生平难闻的侮辱性话语使她忍不住干呕起来。

     够了,够了!

     别再说了!

     仅剩的意志力驱使她用尽全身力量反抗起来。她没想到叶琳娜与马修的过往从他口中听来比自己想象中还要不堪、令人厌恶。

     只不过她的力气实在太微弱了,挣扎间,只碰碎了壁角一个装饰用的花瓶。

     “乒!”的一声,玻璃滚地的碎响刺耳地回荡在宽阔的室内,碎屑散落在他们脚边。

     可是马修一点也没在意,他完完全全沉浸在了自己的情绪世界里。

     他将艾丽莎的身躯抵在墙上,面庞也慢慢靠近她的脸颊。他不紧不慢地说:

     “叶琳娜,我亲爱的,听话。我们和好吧,我原谅你。嗓子的解药我一开始就准备好了,你哥哥我也会让他老老实实的。乖一点。”

     他的脸颊蹭了蹭她的,接着温热的鼻息与嘴唇也凑了过来。

     “不,不要——————!!!”

     忽然一声凌厉的尖啸传遍室内。

     一股悲悸与激愤从艾丽莎胸腔里迸发而出,顺着声带溯流而上,直直地将反抗的声音完完整整传达出来。

     她也不知从何而来的力量,在马修凑过来的顷刻间全部爆发了出来。

     马修对这突如其来的声音始料未及,愣了一瞬。

     艾丽莎就在他这尚未来得及反应的时刻,从他身边逃了出去。泪花在她眼眶中似掉非掉,她颤着身体深深呼吸,将泪水逼回眼里。

     埋藏在这具身体深处的记忆渐渐苏醒,曾经的一幕幕慢慢在她脑海里有了模糊的画面,那是不属于她的记忆。

     她抖着双唇尝试发声:“你不能这样,这是彻彻底底错误的!”她看着马修又在逼近,继续说道,“你眷恋的叶琳娜,早就在自愿饮下毒.药毁去嗓音的时候就消失在世界上了!”

     艾丽莎带着沙哑的坚定话音刚落,外头就响起了叩门声,只有两下,很快门就被自动打开了。

     提尔的身影出现在门外。他的表情很淡,似乎无波无澜,暗色的眼睛也看不出情绪。

     他扫了一眼有些狼藉的室内沉沉开口:“马修,看来你在忙。”

     语气平静,却让停在半路的马修看到了一闪而逝的杀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