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十章 要怪,就怪你自己吧
    背对着他的男人缓缓转身,王威猛地睁大眼睛喃喃道:“二,二少,”他赶忙走上前战战兢兢的说:“二少,您怎么来了?不,属下的意思是您什么时候来的,怎么不通知属下一声。这样,属下也好安排,您的房间一直给您留着,在二楼,您和三少楼上请!”

     刘副经理看着自家经理战战兢兢的模样再联想到这个长着一双桃花眼长得像女人一样的男人说的话时不由得心里一惊,一股不好的预感涌上心头。

     果然,辛恪淡淡的扫了他一眼:“王威,我的规矩,忘了吗?”云淡风轻的话语让王威绷紧了神经,二少的规矩他当然不敢忘,就是因为记得太清楚他才会战战兢兢,别看‘辛家二少’平时一副谦谦公子的模样,那只是没有触到他那根逆鳞罢了,辛家老二那才是一位杀人不见血的主!

     想到这里王威绷紧声音连忙应道:“二少的规矩属下一直记在心里,从不敢忘,属下知错,请二少责罚!”王威这个恨啊,好你个刘涛,也不看看是什么人你就挖坑让老子跳,一想到二少的规矩他就忍不住肝疼,这次只怕是要折在这里了。想到这里他忍不住转过头死死地盯着刘涛仿佛要在他身上挖出个洞来。

     王威充满杀意的眼睛让刘涛忍不住后退了一步,他怎么也没想到这两个人就是京城有名的‘辛老二’和‘佟老三’。

     辛老二是出了名的温润谦公子,永远一副好好先生模样。杀人于无形说的就是他,因为你永远不知道他什么时候会生气,永远一副和颜悦色的模样!至于佟老三则和辛老二是完全不一样的两个性格,与辛老二的洁身自好相比他则是出了名的花花公子,换女人比换衣服还勤,可就是这样两个性格完全极端的人是出了名的生死之交!

     佟老三的脾气更是阴沉不定,上一秒还对你笑眯眯,下一秒就让你生不如死!想到这里刘涛忍不住吞了吞口水看了看躺在地上不知死活的弟弟,暗道,这次恐怕是凶多吉少了!

     尽管如此他还是上前几步谦卑的道:“小的有眼不识泰山,不知道是两位少爷,得罪之处还望见谅!”不出所料的,几人越过他向二楼走去,辛恪云淡风轻的声音又一次响起:“你知道该怎么做。”

     王威的眼眸暗了暗:“属下知道了!”他挥挥手示意抓住刘涛,走近刘涛用低的只有他们两人听见的声音道:“二少的规矩你也知道,怪就怪你自己吧!”此时此刻刘涛才感觉到死亡离自己越来越近,他惊恐的望着王威,用力挣扎起来刚想开口惊叫便被一名大汉捂住嘴巴拖拽着向后门走去。

     王威望着众人的表情拱拱手客气道:“今天发生的事情希望大家能守口如瓶,我王威在此谢谢大家了!”尽管口中说着客气的话可看着王威的表情和刚刚那发生的一切不难想到如果不守口如瓶的下场,但这也更让众人好奇刚才两人的身份。

     罗溪不情不愿的跟在两人身后,她这会悔的肠子都青了,你说她好好的来什么酒吧?来就来吧还刚好是老舅的酒吧,还刚好碰到老舅也在这,她运气怎么就这么正!想到之后的场景她就忍不住头疼。

     前面的辛恪突然站定罗溪一时不察直接撞了上去痛的她眼泪险些冒出来,刚想骂人就看到老舅那‘阴险’的笑容吓得她连忙举起双手无辜的道:“老舅,我坦白,坦白从宽,我可是一个好孩子。”辛恪勾唇一笑打开门把罗溪推了进去坐沙发上好整以暇的望着她。

     罗溪咽了咽口水:“老舅,你什么时候来的?我爸妈知不知道?我妈要是知道你来了一定要高兴坏了!”看着无动于衷的辛恪,罗溪尴尬的扯了扯嘴角。

     旁边的佟思忍着笑意开口道:“小丫头,你还没有解释你为什么这么晚会出现在这里?”罗溪狠狠的瞪着佟思,这个佟思绝对是故意的,哪壶不开提哪壶,真讨厌,难怪看着他就不顺眼!

     罗溪上前几步坐在沙发上抱着辛恪的胳膊狗腿道:“老舅啊,我出现在这里可都是为了你啊,你可千万不能和我爸妈说,我妈会剥了我的皮的,老舅?”看着罗溪期待的表情辛恪挑高了眉一副等你说下去的模样。

     罗溪见此咬咬牙,“我妈,哦,也就是你姐说我的外婆一直担心老舅你的终身大事,害怕你嫁不出去,毕竟老舅你今年都已经27了,也不年轻了,在不嫁人就晚了!所以,你亲爱的外甥女也就是我,主动请缨接下这个艰巨的任务,发誓给老舅你找到一个温柔贤惠的舅母。于是,我就来到了这个传说女人最多的地方!”说到这里她停顿了一下可怜兮兮的望着辛恪

     “老舅,我这也是为了你好,你一定不会告诉我妈的,对吗?”辛恪看着她这个样子抽了抽嘴角不等他说话旁边的佟思就捂着肚子哈哈笑起来:“哈哈,笑死我了,辛老二,你也有今天,”

     转头望着罗溪道:“小丫头,怎么样,有没有给你老舅找到一个合适的对象争取让他今年就嫁出去!”

     罗溪白了他一眼:“佟叔叔,我看,您还是操心操心您自己吧!我可是听我外婆说佟爷爷也给您找着对象呢,说是让您今年也顺利地出嫁呢!”笑声孑然而止看着佟思一脸便秘的表情罗溪心中暗爽,我让你嘚瑟,嘚瑟啊!

     辛恪看着得意的罗溪问出他上楼后说的第一句话:“罗溪,我希望你能给我解释解释你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的原因。”罗溪耷拉着脑袋,就知道他老舅不是那么容易就被糊弄过去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