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十二章 没有万一
    半夜林安心就发起高烧来,嘴里不停的叫着爸爸妈妈。

     她看到他们不停的后退,后边就是万丈悬崖,她惊恐的张大嘴巴可是怎么也喊不出声,眼睁睁的看着他们跳了下去。只来得及听到那句对不起,他们的身影便消失在眼前。

     她放声大哭,窒息感传来她也恍若未觉。朦胧中有一双温暖的手轻轻抚摸着她的额头,她仿佛抓到一棵救命稻草般紧紧的不放手。

     辛恪看着自己被抓着的手皱了皱眉,压制住想要抽出手的冲动。拿出电话简短的说了句什么便挂断电话,垂眸望着林安心半晌不语。

     佟思推门进来看到的就是这样一副场景。安安抓着辛恪的手嘴里嘟囔着什么,而辛恪坐在床边垂眸凝视着她。

     压下心里的怪异感他走上前轻声开口:“安安怎么样了?”

     辛恪摇头,“你找的怎么样了?”

     佟思叹了口气:“万象已经去找了,还没有消息。”

     想到刚刚安安用质疑的眼光看向他时,他内心的愤怒。现在想起来,更多的却是后悔,她只是一个孩子而已又懂什么!

     凝视着林安心酡红的脸他叹了口气:“是我太着急了。”

     他确实很生气,气林父那冠冕堂皇的理由,更替姐姐不值。辛恪没有说话只是任由林安心抓着他的手。

     敲门声打断了两人的沉思,王威推开门走了进来。看到辛恪被抓住的手他垂下头掩住眼底的震惊,他们家二爷什么时候被女人近过身。

     “二爷,三少,医生来了。”敛下思绪他躬身道。

     佟思点点头,医生战战兢兢的上前有点为难的看着辛恪。佟思挑挑眉:“恪?”

     “就这样吧”,辛恪淡淡的开口。

     佟思示意医生上前,医生战战兢兢的替林安心检查:“伤口发炎引起的高烧不退,需要挂针。”

     见他迟迟不动手佟思恼怒的看向他:“你倒是挂啊!”

     医生猛的抖了抖身子,扎针时更是手抖得厉害,几次都没有找对位置。睡梦中的林安心感到疼痛皱了皱眉,辛恪淡淡的暼了他一眼,这一眼吓得他更是大气都不敢出一下。

     等出了锦山别墅他长长的出了一口气,那个男人的眼神太可怕了!

     “二爷,是属下们办事不利,人跟丢了!”王威垂下头沉声道。

     佟思皱皱眉,这人还真是厉害!辛恪神色不变:“知道了,继续找。”

     王威应了一声躬身退下,与进门的万象撞了个正着。他诧异的看向脸色难看的万象,不明白他这是怎么了。

     还没下楼便听到屋里穿来东西碎裂的声音,他心下一紧快步进了屋。

     “你说什么?”佟思赤红着双眼紧紧盯着万象。万象努力控制着让自己镇定一点,可颤抖的声音还是出卖了他。

     “弟兄们在京桥发现了林哥的车子和一只鞋。”万象拿出鞋子递到佟思的面前不敢与他对视。

     佟思颤抖的接过鞋子,这个鞋子他见过,是他姐姐的!他颤声道:“怎,怎么可能!”

     辛恪用那只没有被抓住的手紧紧抓住佟思:“阿思,冷静点!”

     佟思转头红着双眼望着他:“二哥,不会的,对不对?”

     辛恪一震,佟思有多久没有这样叫过他了,这次竟然……

     拿开林安心的手他站起身拍了拍佟思的肩膀:“还没到最后!”佟思看向睡梦中的林安心重重的点点头。

     林安心揉了揉发痛的额头坐起身打量着周围的环境。想起了什么她猛地起身光着脚就跑下了楼。

     听到动静的几人都不约而同的转头看向她。顾不得什么她跑到佟思面前着急的道:“小舅舅,找到我爸妈了吗?”

     没有回答她的问题佟思皱眉望向她赤luo着的脚:“烧才刚退,又想生病不成?”

     “小舅舅,你先回答我的问题!我爸妈呢?”林安心紧紧的抓着佟思的手臂。

     “你爸妈很好,倒是你,难道想让他们担心吗?”佟思一本正经的看着她。

     林安心看着佟思认真的表情放松了身体:“那就好!”

     佟思抱起林安心向楼上走去,边走边呵斥道:“你要是再不听话,等你妈妈回来我就向她告状说你不听你舅舅的话!”

     林安心撇撇嘴:“小舅舅,你都多大了还告状!”

     佟思顿了一下,“不管我多大永远都是姐姐眼中长不大的弟弟!”林安心自是没有听出他话里的异样。

     “我也永远是她眼中长不大的孩子!”林安心附和着他。

     “是啊,长不大的孩子!”他沉声道。

     “二爷,这行吗?万一”万象看着消失在二楼的身影不放心的道。

     辛恪回头看向他:“没有万一”,平静的话语让万象精神一震,他垂眸应是。

     “从我记事起,我的生活里就只有爸爸和姐姐。爸爸每天都忙于工作,是姐姐不厌其烦的教我学习,教我道理。”辛恪望着一脸微笑的佟思没有说话。

     “记得我小时候被人欺负,姐姐什么都没说只是替我清理伤口。可是一转眼她就满身狼狈的回家,我问她怎么了,她只告诉我是不小心摔的!可是我能看的出来,她身上的伤根本就不是摔的,后来我才知道她去找那个欺负我的男生和他打了一架。”说到这里佟思眨了眨眼。

     “我当时就在想,姐姐明明比我的力气还小,怎么会有勇气去跟那个男生打架?”他顿了顿。

     “后来我才明白,姐姐是把我当作她的命来疼!”他擦了擦湿润的眼眶。

     “其实,我是恨林峰的,恨他为什么会出现在姐姐面前,恨他把我当成命来疼的姐姐带走!”他沉默了一会。

     “可是现在我更恨我自己,恨自己听到老爷子说要把姐姐带回来时,我很高兴。终于可以把那个只把我当做命来疼的姐姐带回来!”他懊恼的抓着头发。

     “当我向姐姐提出这个要求时她拒绝了。她说她过的很好,很幸福!我也看的出来,可是我不甘心,不甘心曾经只疼我一个人的姐姐现在心里有了其他人的存在,哪怕那个人是她的丈夫和女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