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四十六章 我有大气运
    这魔煞一出,顿时洞**阴风大作,血光冲天,方云感到自己全身的汗毛倒竖,血液几乎都要凝固。

     他心神绷到极致,两眼紧紧盯在那飞来的魔煞上,不敢有一丝一毫的疏忽,心知这可是生死之间,一个应对不当自己的小命就没了!

     猛提一口内气,单指一点寒蓝针,化作一道蓝线极速飞向魔煞,由于速度极快,甚至破空发出一道尖鸣,与此同时左手扣住古剑,以防寒蓝针抵挡不住,留一招后手。

     蒋智成嘴角露出一丝讥讽,似乎极为不屑方云的抵挡,五指成抓往前一抓,那魔煞忽然张开血盆大口,喷出一道血光,将寒蓝针一卷而入。

     “什么?不好!”方云大惊,就感觉一股强大的血污之力袭来,将寒蓝针与自己的心神联系一下隔绝,再想催动就毫无反应了。

     只见魔煞脸上显出不屑,嘴里咀嚼几下,噗的一声吐出一物,约有枣核大小,通体血光弥漫,方云凝神看去,正是自己的寒蓝针被血污重重包裹,已是没有了丝毫心神联系。

     蒋智成把手一招,那被血污包裹的寒蓝针就跳到他手中,两指捏着一看,不由眼中透出一丝讶色,“咦?这竟是一把灵剑,似乎是……就是焦瓒赏赐的那把?你……你到底做了什么,让它变得这般小?”将目光投向方云,眼神惊诧之中透出一丝贪婪。

     作为一名能自己铸剑的弟子,蒋智成对铸剑之术颇有研究,他一眼就看出这灵剑的锻打极为不凡,通体圆润光泽,根本没有二次铸造的痕迹,反而其中杂质大量析出,看着就像焕发了二次生命一样。

     方云一个刚刚晋升的乙等杂役,如何能掌握这样的铸造锻打之术?再联系方云一杀十五的厉害,蒋智成有了一些不好的联想,这方云掌握的秘密似乎不亚于自己啊?

     他望向方云的眼神充满了贪婪,这样的眼神方云曾在李大头眼中见过,明白对方这是起了贪婪之心,一定要夺走自己的宝贝了。

     方云冷哼一声,古剑是自己复仇的希望,不论是谁觊觎它,就等于阻挠自己复仇,阻挠自己替师父和青云村上下一百多口伸张正义!

     这一刻方云心中热血涌动,大踏步中宫突进,手中铁锤连贯挥出——竖砸!竖砸!竖砸!

     神秘锤法的第一招极为刚猛,方云领悟了四年,配合上不浅的内气,已是能随心所欲连续使出,这三锤一出,简直就如石破天惊,威力简直大得无穷。

     蒋智成陡然见到这样匪夷所思的锤法,仿佛看到三颗巨石般大的锤影向着自己当头砸来,心中大惊:“这是什么锤法?”

     他不敢迟疑,一点身前魔煞,咆哮一声,迎头顶上。

     第一锤,魔煞浑身一震,挡了下来,蒋智成闷哼一声,嘴角沁出一丝鲜血。

     第二锤,魔煞怪叫一声,周身魔气弥漫,又给挡了下来,蒋智成倒退一步,嘴里呛出鲜血。

     第三锤,魔煞凄厉地大叫一声,头顶被打得凹陷下去,身形也在剧烈颤抖,眼看就要溃散。

     蒋智成一大口鲜血喷出,哗啦一下淋到魔煞身上,狂叫一声:“方云,我不服!我才是有大气运之人!跟我斗,死得是你!”

     他披头散发,满身鲜血,手臂奇张,纵身往前一扑,竟于魔煞融为一体,变成了一个人形怪物,满脸都是血色纹络,看着甚是骇人!

     呼的一下扑到方云跟前,双爪如疯魔般乱挥乱舞,一瞬间连出十几招。

     方云也是第一次见到这等魔物,更可怕的是对方的气势陡然攀升,实力一下子翻了三倍,骇然之下,也不敢用古剑搏命,只能拼命用神秘锤法抵挡。

     可是锤法虽然奥妙无方,但对方的力道实在大得可怕,只是抵挡了几下就被一把抓住了铁锤,捏成了铁饼一团。

     “方云,我要喝你的血,吃你的肉,让你哀嚎而死!哇哈哈哈……”蒋智成紧紧抱住方云,如疯如魔地狂笑,这一刻他似乎已不是正常人了,隐隐透出一股魔性。

     忽然张开大口,白森森的牙齿露出,一口咬掉了方云肩膀的肉,疼得方云浑身抽搐。

     方云想要反抗,奈何对方力道实在大得惊人,更有阵阵腥臭的魔气喷出,让他头脑昏沉,浑身乏力。

     “古剑,只有用古剑拼一下了!”方云拼命催动古剑,循着左手经脉一蹿而出,从下而上狠狠一戳。

     蒋智成张开大口,一下咬住方云的左掌,狂笑道:“别挣扎了,乖乖……”

     方云猛地一催古剑,古剑张开大口,一股吸力骤然生出。

     蒋智成愣了一下,就觉得自己的魂魄震荡了一下,没等他反应过来,整个魔煞连带着他自己的魂魄忽然被剥离出去,被那股庞大吸力给吸向方云的掌心。

     在那里有一个黑黢黢的洞口,形成了一个深邃的通道,通道的另一头隐约是一个幽暗的世界。

     “这是什么?我不去!放开我!放开我!”蒋智成挣扎大叫,面色骇然。

     方云面色一沉,狠狠一催,古剑的吸力顿时又增大了几分,发出龙吟般的声音。

     “啊啊啊!吸魂大法,你竟练成了吸魂大法?”蒋智成的脸一会魔化,一会变成原样,似乎将全部的力量都使出来了,口中狂叫着,“我有大气运!你怎是我对手?还有甚么手段统统拿出来吧!”

     他的魂魄之体已被吸入了大半,只剩一张脸依然扭曲着狂叫。

     方云不禁暗叹一声,此人修炼了魔功,已经疯魔了。

     一催古剑,发出最后的一股吸力,将他一下吸了进去,发出类似饱嗝一般的声音,随即一股饱胀的满足感传来,似乎吞吃了这么强大的一个魂魄,颇为满足。

     方云刚要松一口气,忽然一股斥力从古剑洞口传来,竟然撑开了一条裂缝,蒋智成那张扭曲的脸又拼命伸出来,放声大叫:“我有大气运!方云小儿你怎是我对手?我不怕!我不怕!”

     方云不禁骇然,没想到此人如此执念,竟死缠烂打如斯,生怕再生了什么变数,右手使出神秘锤法一拳挥出,正中蒋智成的脸,将他打得倒退回去,然后猛一催古剑,将洞口死死闭合。

     尽管蒋智成被彻底吸入了古剑空间,只留下一具两眼泛白的尸体,可是方云似乎依然可以听到他的疯狂大笑回响在自己心头——“我有大气运!我不怕!我不怕!我不怕……”

     浑身打了个寒战,方云浑身的力气似乎都被抽走了,软软地坐倒在地,大口大口地喘息着。

     跟蒋智成的一战简直惊天动地,此人不愧是有大气运,若不是自己的古剑更胜一筹,死得绝对是自己啊!

     假以时日,此人必将是一飞冲天,真要是在外门对上此人,方云着实没有把握能干掉他。

     此时后怕袭来,浑身冷汗涔涔,再加上周身的伤痕和左肩掉的碗大一块血肉,方云就感觉一阵阵眩晕恶心,周身乏力。

     就在他想掏出小培元丹,好好疗伤打坐一番,忽然洞穴里发出一阵阴笑,一名中年修士缓步走出,看着方云咧嘴一笑:“方云,四年不见,你的本事大涨啊!”随手一挥,手中出现了一把柴刀。

     方云一看,顿时如坠冰窟,打了个寒战,那柴刀正是四年前自己坠落悬崖的那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