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十七章 生死杀机(下)
    砰!

     拳头大的火球一射而出,直奔方云而来。

     迎着李大头扑过去的方云,瞬间小脸被照亮,灼热的温度烤得他眉毛和发须都卷曲起来,眼看下一刻火球就正中他胸口,不论他再有什么底牌,都会被烧成灰烬。

     李大头死死盯着,火光将他的面容映照得扭曲丑陋,他似乎看到方云被火球击中,胸口炸开了一个血窟窿,在地上翻滚哀嚎,痛苦半天才死去。

     甚至远在他身后的赵小飞,也微微张开了嘴巴,呆呆地看着,心中在想方云这一下肯定死定了,他死了后,自己该如何抱紧李大头的大腿,求他把这飞剑的本事传给自己,到时候自己也能像李师兄般厉害了。

     这一刻,时间仿佛停滞了那么一瞬!

     在这一瞬间,方云根本就没有想那么多,他自始自终只有一个念头,自己的命是青云村全村老少的命换回来的,是李叔一家替自己死换来的,是师父在三年前那大雪纷飞、天寒地冻的门外捡回来的。

     自己的命不属于自己,它承载着许许多多人的生命,它存在的意义只是为了复仇,替所有人讨还一个公道!

     这一瞬间,方云热血沸腾,浑身充满了力量,两眼射出比火球还灼热的光芒,仿佛自己化作了一把利剑,无坚不摧!

     他把左臂一举,手指对准了飞来的火球。

     李大头看到这一幕,不由得冷笑一下,“拿血肉之躯对抗仙家火球术,这小子太蠢!”

     方云感到自己此时的心神和古剑联通,不知怎的古剑一颤,唰的一下,一头大鱼虚影就从古剑中蹿了出来,顺着他的指尖就飞向了火球。

     在李大头看来,就像是方云手指尖飞出了一头大鱼,摇头摆尾冲向火球,然后张开大嘴一口吞下火球。

     砰!

     火球在大鱼的肚子里炸开,两者同归于尽,灼热的气浪把两人都顶得眼睛一闭,身子向后飞出了好几尺。

     烟雾翻滚,许久……烟消云散。

     李大头脸上被烟火熏得黑一块白一块,骇然地看着方云,嘴唇哆嗦,“你……你是何人?你是修仙者吗?”

     另一边的赵小飞,更是吓得目瞪口呆,手中绳索一松,山崖下传来唐海的惊呼声。

     方云就觉自己浑身力气都似乎被那大鱼给抽走了,他很想就此闭上眼睛睡过去,但他知道一旦给对方机会,就能发觉自己古剑的秘密,现在只有一鼓作气杀了对方才行!

     他强提一口气,摇摇晃晃地走了过去,将左手高高举起,对准了李大头的脑门。

     “你……你别杀我!”李大头真得害怕了,下意识地求饶,忽然看到方云眼中的杀气,他不顾一切地怪叫起来,“我……我跟你拼了!”手中飞剑对准方云一指,尖端最后一个火球正跃然而出。

     不过方云不会再给他机会了,手掌往他脑门一拍,催动古剑蹿出,一下刺入他的脑门,然后猛地一吸。

     “啊!啊啊!”李大头整个脸都扭曲了,显得极为可怕,浑身剧烈颤抖,飞剑的火球也熄灭了,“这……这是什么?啊啊,别拉我!我不去啊!我不去啊!”

     赵小飞整个人都被吓傻了,他根本就没有看出什么变化,只能看到李大头坐在地上,浑身抽搐,说着一些胡言乱语的话,“妖术”两个字不禁浮上他心头。

     但在方云看来,另一个李大头的虚影正从头顶天灵穴冒出来,拼命挣扎着想要摆脱古剑的吸力,两者一时维持在了一个平衡的状态。

     方云暗暗焦急,他真正的底牌就是这古剑,他早就想好如果打不过李大头的话,就用古剑吸走李大头的魂魄。不过之前古剑只是吸走过野兽的魂魄,还从来没吸过人的魂魄,真要冒险这么干的话,会发生什么结果根本就无法预料,所以之前没有贸然使用。

     与此同时,赵小飞那边绳索快速地滑动,山崖下传来的唐海惊呼声越来越远,方云心知自己必须要尽快解决掉李大头,否则迟上片刻唐海就救不回来了。

     他拼命一催丹田里仅剩不多的一丝气息,哇地一下喷出一大口鲜血,掌心古剑猛地一颤,忽然吸力大增,那李大头的魂魄仅仅僵持了片刻,就发出凄厉地惨叫被吸了进去。

     啪嗒一声,失去了魂魄的躯体软软地瘫倒在地,两眼黯淡无光。

     就在这时,古剑空间开启,一股庞大的吸力开始发出,要把方云的魂魄也吸入进去。

     方云哪敢在此时进入,放在平时他欢喜都来不及,可是现在每一瞬息都很宝贵,他猛一咬牙,不知哪里又生出一股力量,右手攥拳冲着心口的古剑狠狠一捶,同时意识竭力地抵挡古剑发出的吸力。

     这一捶,顿时捶得古剑一震,那发出吸力的洞口不稳,只维持了一息就关闭了。

     方云大喜,迈开大步一冲,直奔数尺外早就吓得目瞪口呆的赵小飞而去。

     此时,绳索已经滑落了十之八九,只剩下最后一圈缠绕在赵小飞的腰上,结果他整个人被坠力一拉,踉踉跄跄就往崖边冲去。

     他瞬间吓醒,赶紧全身用力,竭力抵抗坠力,尝试稳住身形。

     但坠力实在太大,虽然他吃奶的劲都使出来了,还是被一步步拉到了悬崖边,当山风吹过,看到山崖下弥漫的云雾时,他眼中露出了绝望。

     忽然,一只手紧紧抓住了他的肩膀,他转头望去,只见满头大汗的方云正竭尽全力拉住自己,双眼射出灼热的光芒。

     这一刻,赵小飞实在感到有些荒谬,不久以前自己还想方设法害死的人,居然会来救自己,这实在是太可笑了!

     ……

     半柱香之后,赵小飞和方云合力把已经吓得半死的唐海从山崖下拉了上来。

     赵小飞和方云累得筋疲力尽,两人都瘫倒在地上,呼呼喘着粗气;唐海则是被吊了半日,又受到了过度惊吓,一时也无力地瘫倒在地。

     过了好半天,赵小飞缓过一丝力气,连忙挣扎爬起,对着方云和唐海跪下,惭愧地道:“哑巴兄弟,唐海兄弟,真是对不住了,我也是受那李大头的蒙蔽,一切都是他逼我干的,我本不想害你俩啊!我若不答应,他就要整死我啊!”

     “去你妈的!你为了你那条狗命,你就要来害别人,你还是不是个人?”唐海一跃而起,一脚把他踹翻在地,口中忿忿骂道:“你害得哑巴兄弟差点死了,你害得老子喝饱了山风,在半空一上一下,你他妈还害得老子差点吓尿了裤子!你去死!去死!”一边骂着,一边连连去踹。

     赵小飞抱头翻滚,心里想说:“你吓尿裤子怎么跟我有什么干系?”但怕惹恼了唐海,也不敢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