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六十六章 铸剑修行(中)
    小青黑白分明的眼珠一转,撇嘴道:“这有何稀奇,方云得了我家小姐给的100灵石,区区30灵石有什么拿不出的?”

     一想起这方云凭借一块五元精铁就与小青的小姐相识,王崇喜就心中不爽,冷哼一声,心想:“且先看着,这小子这么大手大脚地花灵石,到底要干什么?”

     过了没多久,纸鹤忽忽悠悠地飞回,王崇喜眼尖,一看清纸鹤最上叼着的药瓶,顿时冷哼一声:“是养精丹,这小子真舍得买啊!”

     养精丹30灵石一瓶,一般只有外门资深弟子才能偶尔购买一瓶,实在是价值不菲!

     张立恒想起自己在铸剑授艺上,提及养精丹有补养神魂的作用,心念一动:“难不成方云要修炼神魂,真要开始铸剑了?”

     悄悄扫了小青一眼,只见这小妮子小嘴微张,也是露出一副吃惊之色,毕竟一名刚入外门没几天的新弟子就敢花费30灵石买养精丹,这在铸剑门历史上闻所未闻,着实让人吃惊啊!

     只见小青呆了片刻,忽然长长吸了口气,脱口道:“这方云到底要干什么啊?买养精丹,他真要尝试铸剑么?”

     王崇喜冷哼一声:“哗众取宠,区区一个刚从杂役升上来的外门弟子,会甚么铸剑?我倒要看看他在里面会弄出甚么玄虚来?”

     ……

     ……

     密室内,方云将养精丹从纸鹤口中拿下,掀开瓶子一看,只见三枚红通通散发奇异药香的药丸滚了出来。

     “这便是养精丹了,十枚灵石一颗,真是不便宜啊!”感叹一声,方云毫不迟疑,将一枚养精丹送入口中,运气炼化。

     小半个时辰后,张开双眼,顿时精芒一闪,不光消耗的神魂都统统补充完毕,更是增长了一点点。

     “这养精丹果然不错,继续练!”他心头一喜,又取了一只野兔,开始像先前一样修炼混元炼神诀。

     这次有了养精丹的功效,他一连灭杀了三头野兔的魂魄,才神乏困倦停下。

     在密室的软榻上睡了数个时辰,稍微恢复了一下,肚子饿起来就把死去的野兔和野鸡放到炉火中烧烤食用,然后继续修炼。

     五日之后,三颗养精丹统统用光,方云的神念之力也涨了一小截,让他大为满意,照此速度修炼,再有两个月炼神诀第一层就能突破了。

     这时他还剩下十颗不到的灵石,根本就不足以再继续购买养精丹了,而且密室的租金也快到期,再有五日就得出去了。

     不过这可难不住他,他早有算计,当即在任务榜上选了一些生铁材料,又选了几个收购六成以上精铁的任务,总共奖励二十枚灵石左右。

     纸鹤飞出,带着灵石飞出,片刻后带着生铁材料飞回。

     然后他使出神秘锤法,乒乒乓乓一通锻打,只用了三日就得到了若干纯度在六成以上的精铁,交给纸鹤带了出去。

     这一次等的时间稍长,不过他很自信,依然安稳地打坐修炼,等到半日之后,纸鹤飞回,带来了二十枚灵石。

     方云嘴角露出一丝笑意,写了一张纸条,要求将密室租期再延长20日,然后将20枚灵石放在一起,交纸鹤送出。

     ……

     ……

     王崇喜这十日守在外边,不时地看着纸鹤飞出飞进,不是嘴里叼着打铁材料,就是叼着灵石,最后竟然叼着若干纯度在六成以上的精铁飞出,这让他的脸色越来越难看。

     “该死的!这小子竟在里边做起了宗门任务!是谁发布的精铁任务?统统给我停下!”他咆哮起来。

     “这个……王师兄息怒,宗门任务本来就是开放给外门弟子做的,方云这么干也无可厚非吧?”张立恒干咳一声,在一旁劝道。

     “就是啊,方云都是按宗门规矩办事,谁也没规定不得在铸剑大殿中做打铁任务啊?”小青盘膝打坐,此时张开眼睛,嘴角挂着一丝笑意看了万崇喜一眼,觉得方云干得好,干的妙,竟把这老乌龟气得暴跳如雷,实在是厉害!

     那大殿执事这几日一直伺候在旁,见方云竟租了铸剑大殿的密室来做精铁任务,租了十日,刨除材料费和租金,二十枚灵石等于没赔没赚,甚至还略有小赔,实在是不换算啊!

     他不由在心里嘀咕:“这小子到底是什么来头,租了铸剑大殿来打铁,真是……唉!败家啊!”

     忽然看到纸鹤飞出,叼着一张纸和灵石飞到自己面前,目光一扫,看清之上内容后,不由愣住了:“这……这……”

     “又有什么事?十日将至,这小子难道还不出来了?”王崇喜焦躁地一伸手,将那纸条抓过,匆匆一扫后,顿时随手撕得粉碎,不怒反笑:“好小子啊!竟然用这20枚灵石再续租20日。”

     “这个……并不违反规定。”那执事咽了口唾沫,小声地道:“宗门有规定,若是使用铸剑大殿内的铸剑室到了紧要关头,完全可以缴纳灵石续租,而且次数不限。理论上只要方云一直缴纳灵石,我就没理由赶他出去。”

     王崇喜点了点头,冷冷地道:“不过他只有100灵石对不对?他先前租密室用了10灵石,买养精丹用了30,买活禽用了1灵石,买打铁材料用了10灵石,再加上打铁任务奖励的20,不过都拿出来续租了,他现在手里应该还剩49枚灵石,是不是?”

     那执事咽了口唾沫,取出一枚灵石,尴尬地道:“回师叔,是不是我也不知道,不过他先前还贿赂弟子一枚灵石。”

     他生怕方云的事闹大,自己要担责任,赶紧主动上缴贿赂。

     王崇喜目光淡淡地一扫,“区区一枚灵石并不影响大局,从现在开始,就算方云把手里的灵石全都拿出来续租,也无非是再租个48天而已。老夫已等了十日,便是再等两个月又何妨?”

     “哎,是是!”执事连连点头。

     张立恒和小青对视一眼,都从对方眼底看出了担心,王崇喜现在越是平静,说明此人越是将怒火压在心底。

     他俩甚至希望方云早点出来为好,否则越是拖得久,王崇喜越是等得火大,到时再出来,只怕事情会闹得不可收拾。

     难不成方云还能在里面躲一辈子?

     虽说方云不过一个外门弟子,不值得为他与王崇喜这种筑基后期的修士闹翻,但毕竟这事闹得越来越大,不少弟子都闻声赶来,围在远处指指点点,现在要是撤走,到好似自己理亏一样。

     王崇喜淡淡地扫了张立恒和小青一眼,说道:“二位会一直陪着老夫等在这里的,是吧?”

     张立恒只好硬着头皮点头。

     小青却把嘴一撇,“等就等,到时候方云出来,你当着他的面问不出个子丑卯酉,丢脸的可不是方云!”言外之意,丢脸的是你这个内门精英。

     王崇喜把脸一沉,冷哼一声:“等着瞧吧!若是方云与我侄儿之死有干系,你俩一个师父,一个包庇,统统跑不了干系,我非上报给宫主和长老会,重重治你们的罪!”

     他见方云行为怪异,心里已是越来越认定侄儿之死是跟方云有关了,只要守在门口不走,笃定方云出来之时,就是真相大白的一刻。

     王崇喜把手一翻,取出宗门任务玉盘,随手在上面点动,口中道:“老夫把所有精铁锻打任务都接了,倒要看看这方云还能在里面赖多久?”

     小青和张立恒对视一眼,心里都是苦笑,这老乌龟也太不要脸了,都在开始暗暗为方云担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