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五章 神秘锤法
    只见利剑寒光闪闪,锋利得足以映照出人的影子。

     依稀还是之前古剑的样式,只是以前的那把剑锈迹斑驳,怎么一下子变成这么锋利了?

     方云吃了一惊,在研究这把剑时,一不小心被锋利的刃划伤了拇指,一缕鲜血涌出,在流过古剑的表面时,被快速吸收了进去,其速度就好似一滴水落到了沙地里一样。

     喀喇喇!

     就在鲜血融入古剑时,古剑陡然散发出一股奇异的气息,引动天际一道落雷从天而降。

     吼~~~~

     伴随着一声怒吼,跟河里死去大鱼一模一样的一只大鱼虚影,从剑尖一跃而出,迎向了天际的那道落雷,陡然炸响。

     方云眼前一黑,整个人晕了过去。

     当他苏醒过来,发觉自己好似魂魄出窍,整个人悠悠荡荡地悬浮在半空,而自己的身体却不知去了哪里。

     四下打量,自己身处一片竹林中,竹林位于一座雄伟高山的脚下。

     那山形似一把巨剑,剑尖向下深深插入地底,昂首往山尖望去,不知有多高,就觉脖颈后仰得发疼。

     天空灰沉沉的,犹如一片铅块沉重地压下来,时而有一道道闪电划过,照亮了天际。

     方云看了片刻,自己的魂魄深处莫名地感到了一种压迫感,赶紧收回目光,不敢多看。

     他在竹林中悠悠荡荡,发觉竹林不大,约有百丈见方,一根根竹子不是圆形,而是方形,色泽如玄铁,乌沉沉的,竹叶尖利如刀。

     让他奇怪的是,竹林四周似有一堵无形的墙,想要通过却被狠狠弹回,震得他魂魄发疼,尝试了几次只好无奈放弃。

     继续往竹林中央游荡,隐约看到有一间屋舍,透出熊熊火光,一个身影在里面挥动锤子,发出叮当叮当的敲击声。

     方云好奇,赶紧往屋舍游荡过去,当凑近后,看清是一名虬髯大汉,打着赤膊,目光炯炯,单手抓着一柄铁锤,正往铁毡上锤击,那里放置着一柄剑胚,被铁锤敲击得火花四溅。

     “大叔,这里是什么地方?”方云出声呼唤,可让他奇怪的是,自己竟发不出丝毫声音。

     他焦急地喊了好几声,都没有声音,于是向着大汉靠近,想要引起对方的注意,谁知竟从大汉的身体中穿过。不过当靠近火焰时,却感受到了灼烧的温度,连忙避开。

     大汉毫无察觉,凝神敲击剑胚,时而竖砸,时而斜扫,时而旋转铁锤,时而重重落下……

     方云从来也没见过这种锤法,他以前跟师父学艺时,师父锻打的锤法就已经够让他惊叹了,那时觉得自己就算努力一辈子,恐怕都学不会师父的锤法了。

     不过此时看到大汉的锤法,忽然觉得师父的锤法就如小孩玩弄一般,这大汉的锤法竟有一种惊为天人之感,只是看了一眼,就被深深地吸引住了。

     方云魂魄沉醉,目光痴痴地看着大汉的锤法,只见那剑胚在一下一下节奏分明的锻打下,渐渐成型,剑胚中的杂质也被一点点淬炼出来。

     大汉的锤法变幻无方,主要的招式只有一百零八式,可是其起承转合,各种的微妙变化,怕不有万千?

     “这锤法似乎是一套武功?”方云一惊,连忙用心记忆。

     他一时也领悟不了许多变化,只是拼命记忆主要的招式,在大汉反复捶打了数百次后,渐渐记住了每一招每一式。

     忽然,那大汉双目绽放精光,大喝一声,锤法陡然加快,叮叮当当,叮叮当当……

     一瞬间锤法密如珠雨,快得让人喘不过气,就感觉漫天都是锤影一般。

     “什么?这锤法竟能如此快法?”方云大吃一惊。

     只见剑胚在这样密集的锻打下,杂质大量淬炼出来,体积急速变小,变得更加凝实,通体放出灼目的光芒,比起钻石来,还璀璨万倍!

     大汉猛然大喝一声,一锤砸下,借助反弹力,身体陡然跳起,在半空旋转数圈,快要落下时,锤法威力已是比之前要强上一倍,带起一股劲风。

     再一锤砸下,再次借助反弹力,身体跳起,在半空再次旋转,然后再次一锤凌空锤下,威力又增强了一倍。

     如此反复到第三锤,铁锤放出夺目的光芒,犹如一颗流星般急速坠落……

     方云瞪大了双眼,紧紧盯着这最后一锤的锤法。

     忽然,他脑海剧痛,眼前一花,空间转换,整个人躺在了流沙河的河畔上。

     天空微微发亮,一抹鱼肚白正从东方升起。

     他捂住脑袋,就觉一阵阵头痛,似乎魂魄之力大量消耗了一般。

     过了良久,才渐渐缓了过来。

     坐起身子,游目四顾,那头死去的大鱼泛着白眼,躺在他的身边,那把古剑却踪影全无。

     方云大急,四下寻找,忽然目光扫过心口位置,不由得整个人都呆住了。

     只见那柄古剑化作一枚纹身般的玲珑小剑,就印在自己的心口上,随着心跳一起一伏,犹如活的一般。

     呆了片刻,方云才清醒过来,心中又惊又喜:“这古剑附在我心口,应该秘密被破解了,就是不知这是好事还是坏事?”摸了摸心口,似乎也没什么异样。

     方云暂时收起担心,想起在那奇异空间内,那大汉施展的锤法,当即兴冲冲地在树林里折了一根树干,约莫有铁锤大小,一板一眼地练习起来。

     可是练了片刻,却不禁苦笑摇头,那些锤法当时记得清楚,眼下记起来的却只有三招,一招上劈,一招横挡,一招回头砸,而且用起来歪歪扭扭,浑身气血翻涌,完全不是那么顺畅。

     “唉,这可是仙家锤法,我一介凡夫俗子又怎么能记得住呢?”他苦笑了一下,心里颇有些失落。

     但旋即不服输的念头起来,他想要尝试大汉最后那密如珠雨般的锤法,于是加快了速度挥舞树干,就觉体内气血运行越来越快,越来越快,没挥几下,一口气息猛从丹田冲了上来,顺着树干一冲而出。

     砰的一声,树干砸在河滩上的一块岩石上,竟将岩石砸得火星四溅,手臂粗的树干一下断为两截。

     方云浑身力气都被抽干了一样,整个人晃了晃,一下瘫软在地,脸色变得煞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