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五十二章:人鱼的眼泪
    白国,

     闫城。

     闫城和彩云都完全不一样,这是给秋鸣最直观的感觉。

     若说彩云都追求对称美,人随意热情,那闫城就是街道摆放随意,人却拘谨有礼。

     一样的人流量却不如彩云都嘈杂和热闹。

     街头也没有卖乐器的店铺,人与人之间谦和有礼。

     “清霖,你家住皇宫?”秋鸣看着眼前辉煌壮观的宫殿瞠目咋舌。

     得到清霖的肯定答复又道:“你不会是哪个大太监的儿子吧。”

     清霖气笑了:“屁!本皇子可是五皇子。”

     秋鸣不信。

     秋鸣和苏沐清跟着清霖走向看守,见看守尊称他为五皇子,秋鸣才信了。

     秋鸣东看西看,能摸的都摸两下。

     不得不说古代的东西都精致无双,做工十分考究,虽然秋鸣不懂古董,但也知道这些做工精细的东西拿到现代也是价值连城。

     她的举动惹得白清霖频频注目,许久后终于忍不住道:“我们修真者最不在意的就是凡物了,你怎的...”这是他师尊师伯们经常对他说的,怕他流连荣华富贵。

     但他觉得这句话更适合秋鸣。

     秋鸣差点随口就说,这可都是古董,不一样。

     只能恋恋不舍地挪开目光,说道:“我家很穷,没见过所以好奇。”

     白清霖点了点头,想起第一次看到她在海边,应该是一个渔女。

     皇宫里丫鬟和太监中规中矩地行走着,当看到秋鸣二人眼里都闪过惊艳。

     穿过无数宫殿,先跟着拜过了清霖的母亲父亲。

     清霖的母亲是个美妇人,雍容华贵,可惜眉眼里带了几分凌厉。

     他的父亲倒是在三人到达前已经去前殿了。

     “你们就是清霖的朋友吗?”清霖的母亲眼里先是闪过惊艳,然后就是探究地看着她们。

     心里盘算着若是这两人进了后宫,自己会是什么处境。

     “母妃,秋鸣可厉害了,弹琴比陈舞阳还厉害呢,听舞阳说,秋鸣还是变异灵根呢。”白清霖倒是秋鸣的话头抢过去了。

     他朝秋鸣吐了吐舌头,没办法,他看他娘面容不善,肯定把她们想岔了。

     一听儿子的话,这个陈贵妃脸上带上了笑容,看秋鸣的眼里也多了几分真诚。

     她就是怕她傻儿子带一些不三不四的女人回来,尤其还是这样美丽的女人。

     心中松了一口气,幸亏是修真者。

     “贵妃娘娘,三殿下回来了,皇上正在前殿面见。”一个太监进来了。

     秋鸣和苏沐清相视,难不成船上那男的真是白国的三皇子?

     贵妃摆了摆手:“我知道了,你先下去吧。”

     太监退下后,白清霖带着她们也走了,本来就是走一个过场。

     白清霖的住所居然在后宫里,两人不由得疑惑的看着他。

     一般年及弱冠,皇子们不都要另立府邸了吗?

     像是知道两人的疑惑,白清霖笑道:“我回凡俗次数不多,呆的时间也不长就没有搬出去。”

     两人点了点头。

     秋鸣和苏沐清住在白清霖的偏殿里。

     傍晚,三人正围着桌子相谈甚欢。

     不得不说,经常四处奔波的苏沐清见识很广,讲的很多趣事都逗得秋鸣和白清霖捧腹大笑。

     “苏姐姐,你继续讲啊,结果怎么样了?”白清霖一脸焦急又好奇的追问道。

     这幅样子也把苏沐清逗乐了,笑道:“然后啊,我跟你说,那人...”

     “五弟,五弟!听说你带回来了两个美人?快让我瞧瞧。”门口传来因为激动有些破音的男声。

     听到这个声音,苏沐清的声音戛然而止,秋鸣和她相视一眼,都看到对方眼里的不耐烦。

     就是船上自称三皇子的登徒子。

     连白清霖也收了脸上的笑。

     脚步声由远而近,等到三皇子看到秋鸣两人眼睛一亮:“原来是你们啊,自从见过你们,我感觉世界上其他女人就是在侮辱我的眼,我需要你们!”

     看到三皇子两人瞬间乐了,就连一向和三皇子不对付的白清霖也是忍俊不禁。

     “我说,三皇子殿下,你不觉得你更需要卧床修养吗?”苏沐清眼尾一挑,眼里全是戏谑,就这样还想泡妞?

     一听这话,秋鸣和白清霖笑得眼睛都快没了。

     三皇子看了看自己一眼,有些窘迫,自己这幅样子确实不适合见人。

     满脸都是淤青,胳膊还折了一只,全靠绷带吊着。

     真的不怪三人笑话他,可这并不影响他死皮赖脸。

     看着两个美女和自己五弟更加亲密,心中不忿:这么个小屁孩子有什么好的,肯定是没尝过鱼水之欢,不如...

     看着三皇子眼里的淫邪,秋鸣有些作呕。

     “两个美人,跟我回府吧,我能让你们锦衣玉食衣食无忧,我五弟小不通人事,肯定伺候不好你们。”一张还算帅的脸怎么就长了这么一双让人想吐的眼呢?说出的话也能熏翻一帮人。

     秋鸣直觉得拳头发痒,这人真是欠揍。

     还不等秋鸣开口骂人,苏沐清已经开了口:“难道没有人跟你说过吗?你长得真的很丑,不仅样子丑心也是发霉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