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四十四章:人鱼的眼泪
    王列致有些不好意思道:“是我们输了,还望师妹手下留情,放过他们吧。”

     王列致说完这话只觉脸一热,毕竟自己挑衅人在先,现在还盼望别人高抬贵手。

     更是因为自己想让不知好歹的新晋弟子出洋相,反被打脸的尴尬。

     本也没有什么深仇大恨,只是有些恼怒这两人下手不知轻重罢了,自己也好好磨了一下两人,也算是出了口恶气。

     秋鸣收回抚琴的手,随着音符不再飞出,地上两人慢慢平静下来,不再似之前一样抱头打滚了。

     只是脸色惨白,额角挂着汗珠好不狼狈,过了好一会,才缓过来。

     ”师妹,我服了,甘拜下风,想不到你真的能以筑基期修为运用琴法,下手重了点还望海涵。“缓过来的谢师弟脸色仍旧有些苍白,眼神有些复杂地冲秋鸣抱拳道,态度诚恳。

     秋鸣笑笑:“误打误撞做到的,运气好罢了。”

     围观的修士心中哀嚎,他们也多希望自己误打误撞越级使用琴法啊,但是如何在炼气期温养乐器,且筑基期就能拥有结丹期那强悍的神识,简直就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务,在场没有一个修士相信秋鸣的话。

     秋鸣无所谓,她只是说出了事实,别人信不信是他们的事。

     倒是一旁的柳师妹扭过头去,尽管嘴唇都是白的也不愿意低头。

     但修士向来尊重强者,且愿赌服输,这时候摆出这种姿态着实令人不喜。

     顿时,围观的修士开始窃窃私语,时不时手还指向王列致那个方向。

     看得王列致眼角不由得抽一抽,这个任性的柳师妹是嫌还不够丢人吗!

     狠狠瞪了一眼柳师妹。

     柳师妹心中一颤,别看王师兄平时嬉皮笑脸的,真正凶起来队里没一个不怕的。

     这才不情不愿的上前给秋鸣道歉。

     看着那张原本娇俏的小脸上布满了疲惫和苍白,秋鸣也不与她计较。

     秋鸣收拾起皎月就打算走了。

     “敢问师妹姓甚名谁,”王列致开口道,“我叫王列致,师妹能以筑基修为使出结丹期才能运用的琴法,匪夷所思且令人敬佩,我们也算是不打不相识了。”

     王列致有些遗憾,若是没有这次冲突说不定能把这名神秘女修纳入小队中,实力绝对脱出其他小队一截。

     但想到没有这次的“切磋”也必然遇不到她,便有些释然。

     秋鸣脑中转了千百圈,刚刚还倒戈相向,结果战败了完全没有记恨的模样,倒反过来呵斥自己的队友,现在还来问自己的名字。

     又用眼角观察了一眼围观的修士,发现他们也只是指责那个柳师妹,对那个领头的修士做法倒是没什么猜疑,难道是自己想的太邪恶了?

     千思百转也不过一瞬,秋鸣笑着抱拳道:“我叫秋鸣,旁边这位是我的朋友,湛金。”

     修真界最好的地方就是不以世俗男尊女卑为标准,而是十分崇尚丛林法则,这也是许多世俗可怜的女子摆脱悲惨身世和未来的一种渠道,以世俗界对修士的尊重程度这些成功的女子不仅能逆转自己的命运还能够惠及后人。

     一旦入仙门,必是成仙人。

     这是凡间广为流传的话,表达了对修真门派和修士的向往和憧憬。

     听闻秋鸣的自我介绍,围观的修士只有一小部分变了色,十年一届的选拔对世俗界来说是巨大的轰动,但对修真界而言基本就和现代两三年一度的超女快男差不多,除了前几届关注的人多了些,近两届根本没什么天才出现,所以没人放在心上,自然也就对秋鸣不熟捻。

     但这些变了脸色的修士明显就是听说过直通内门榜和秋鸣的,这不正在对身边的人耳语。

     ”既如此,我也不打扰秋师妹了,有机会再续。“王列致依旧是裂了一张嘴笑道,显然并没有关注其他修士的反应。

     说完,带着两男两女离开了山脚的广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