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五十五章:人鱼的眼泪
    回到自己的小偏殿,苏沐清正在沐浴,秋鸣匆匆撇了一眼,也有些惊到了。

     不是说她有多惊艳,而是惊吓到了,裸露的皮肤青筋盘亘,十分吓人。

     嘴巴懦嗫了几下,看到苏沐清清亮的眼睛闭了嘴。

     “很吓人?”苏沐清盯着她的眼睛。

     秋鸣犹疑了一下,点了点头。

     任谁看到全身青筋暴起的人都会吓到的。

     “你等一下,我穿上衣服。”秋鸣转身过去,同时对苏沐清身上的迹象也产生了好奇。

     等苏沐清穿好衣服后,两个人面对而坐,难得地充满了严谨的气氛。

     “其实我是一名修士。”说完,清亮的眼睛看着她。

     修士?秋鸣又用神识扫了她一遍,并没有发现灵气的迹象,莫不是使用了什么敛息术?

     “没有灵气存在的痕迹是不是?实际上我夺过舍了,在夺舍的过程中伤及了丹田,不能修炼却神识仍在。”说完,又看了看秋鸣的反应。

     要知道夺舍是被所有修真者所憎恨恐惧和厌恶的法术,基本上发现了宁可错杀一百也不肯放过一个,因此,哪怕为了自己的安危,苏沐清也要再三确认。

     关于夺舍一词,她在汝金取回来的杂记里看到过,自然也是知道含义的。

     秋鸣倒是无所谓,在某种意义上,她做的与夺舍也差不多。

     但是接下来的话,让秋鸣惊讶了。

     苏沐清郑重又严肃地看着她:“所以,我需要你帮我。”

     帮她?

     “我?我帮你?怎么帮?”是不是找错人了?这种情况不是应该找什么神丹妙药吗?

     莫不是知道她的身份了?想到这里,眼光灼亮的看着苏沐清,生怕她有什么企图。

     苏沐清不知道秋鸣心中所想:“我知道你是一名琴音修士,也知道你是一名能用琴法的修士,只有你才能帮到我。”

     秋鸣一头雾水:“可是弹琴和治伤有关系吗?”

     苏沐清第一次感到自己的选择是错误的,眼前的女人连这最基本的常识都不知道,也是,刚进门派什么都不清楚,自己怎么就贸然找上来了。

     复杂地看了秋鸣一眼,娓娓道来。

     原来,丹药是会产生丹毒的,本就对经脉、丹田损耗极大,更别提疗好她的伤了。

     只有琴音师用琴声来洗涤进化,才能从根本上滋养修复经脉和丹田。

     秋鸣久久不语,两人谁都没说话。

     “你是因为这样才刻意接近我的,对吗?”秋鸣语气里带着客气和疏离。

     苏沐清看着有些陌生的秋鸣,嘴唇蠕动了几下:“我..”继又沉默了,事实也是这样的。

     秋鸣看到苏沐清的表现,心中有数了,只是失望极了。

     这些天的相处和船上的事件,秋鸣已经把她当做能交替后背的朋友了...

     闭着眼深呼吸了一口气:“我会尽最大的努力帮你,就当做还你救命之恩了,以后我们桥归桥路归路。”

     她不能容忍刻意接近,虽然她能看得出后来苏沐清是把她当成朋友来看,但是这是原则问题。

     听到意料之中的答案,苏沐清心中说不出是什么感觉,反正没有想象中的欢喜。

     “我三天后要去新的秘境,等回来后再着手吧。”说完,就向里屋走去。

     她没有再看身后落寞的苏沐清。

     进到里屋的秋鸣呆呆地坐了一会儿,才打起精神开始看那本泛黄的御剑决。

     她还要继续她的任务。

     翻开御剑决,古老的文字与现在略有不同,但仔细辨识还是能看懂的。

     这本御剑决很奇怪,内容很少,要领也就是寥寥几行字而已,而整本书却有些厚,空白纸面足足有几十页。

     秋鸣尝试过各种方法想看看有没有隐藏的内容,却都不得要领。

     最终放弃了挣扎,把书收入怀里,出了皇宫。

     拿着白清霖给的玉佩,倒是在皇宫里出入无虞。

     来到初遇白清霖的海边,除了远处寥寥的十几户人家,倒是没什么人了。

     从储物袋里唤出师门赠送的飞剑,看上去与凡俗界的剑相差无几,唯一区别就是这飞剑上几不可见流窜过的奇怪的文字,这便是符文吧?秋鸣想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