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三十九章:人鱼的眼泪
    拜入师门的过程枯燥而繁琐,直到最后,陈舞阳拜在大长老门下,齐俞丹则拜在掌门门下,而秋鸣和湛金拜在二长老门下。

     这几对师徒中,在秋鸣眼里最匪夷所思的组合莫过于陈舞阳和大长老了。两个人冷若冰霜的就不会把对方冻死吗,两个人还都那么傲气,有分歧了难道不会看对方都不顺眼?

     三长老这次无功而返,不由嘟起了嘴,一脸羡慕嫉妒恨地看着掌门和其他长老们:“为什么你们每次徒弟收的都那么多,以往就算了,这次天才这么多,我却一个都没有!”

     大长老听到三长老抱怨的话,不由一挑眉梢,睨了三长老一眼:“一天到晚没个正形,哪里有为人师的样子,谁会愿意拜在你门下,外面都在传...”

     二长老适时的轻咳了一声,打断了大长老说的话。

     掌门发话了:“好了,新进的弟子想必都累了,你们先下去吧。”

     秋鸣倒是蛮喜欢三长老的,但是确如大长老所说,感觉三长老并不适合当师父。

     二长老的飞行法器是一把巨大的灵剑,她轻轻一跃便站稳了。

     秋鸣有些惊愕,说好的音修呢。

     似是看出了秋鸣的疑惑,二长老淡淡笑了笑:“只是飞行法器罢了,快上来吧。”说完伸出了如玉般的手。

     秋鸣看着二长老鼓励的眼神有些踌躇,这样薄的飞剑,她真的不知道怎么下脚,重心不稳摔个大马趴吧。

     转头看看其他人都有说有笑得站上师尊的飞剑了,这样拖下去也不是办法,试试吧。

     一咬牙心一横,秋鸣手放在二长老手掌上,一只脚踏上飞剑以作支撑。

     上了飞剑的秋鸣松了一口气,望向湛金。

     湛金果然也是一脸犹豫,秋鸣下意识脱口而出:“放心吧,飞剑很稳,不会重心不稳的。”

     一瞬间,周围很静。

     看着其他人忍俊不禁的表情,秋鸣感觉有些窘,好丢脸。

     这些人家中也有修士,从小没少乘过飞剑,还是第一次有人这么说。

     秋鸣这样一说,湛金也放松下来,效仿着秋鸣的姿势上了飞剑。

     只见二长老一捏手决,飞剑缓缓升起,离地面也越来越高。

     峰顶越变越小慢慢被白雾笼罩起来,好一个仙境。

     秋鸣紧紧抓着二长老的衣裙,探头往下一看,又紧紧闭住双眼,心中欲哭无泪,尼玛,我恐高啊。

     不知飞了多久,反正秋鸣觉得过了好久好久。

     飞剑终于停下了,落在一个平平的峰顶上。

     “这将是你们修炼的地方,直到你们结丹,你们先去内门登记处领取身份牌和生活用品。”说完,拂了拂洁白的袖,就走了。

     内门登记处在哪?

     自然有人解惑,二长老刚走,一名穿着灰色道服的男修士走了过来。

     “两位是新进的内门弟子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