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三十章:人鱼的眼泪
    通过的人以三灵根居多,双灵根都是凤毛麟角,秋鸣看到那群通过者里有一个衣着光鲜的女子眉梢一挑愤恨地看着擂台上的石白花,可见是相识的,不过关系只怕不好。

     还真被秋鸣猜中了,这衣着光鲜的女子算得上是石白花从小玩到大的玩伴了,只是从小就看不起石白花,还常常欺负她,如今却想不到自己一直看不上眼的人能在这样重要的关头压她一筹,可见心里落差有多大,她心中多么愤恨。

     “442号,上台测试。”又开始冷血的声音。

     秋鸣缓缓走上去,裙摆随着步伐摇曳生姿,丝毫没有像其他姑娘们一样战战兢兢,惹得连一向无情的传号修士都多看了几眼。

     似乎能感觉到左侧瞟来的灼热视线,不以为杵,不用说也知道是石白花的视线,她就纳闷了,什么原因被盯上都不知道。

     芊芊玉手轻轻搭上测试水晶,不一会,水晶里充满了雷电,噼里啪啦作响,似乎下一刻就能打破水晶球,被释放出来,就连灼热的太阳都避到了云后,天瞬间就暗了下来,只余电光照亮了秋鸣精致秀丽的面庞,秋鸣能听到周围人传来的惊呼声,就连台下什么都不懂的女孩子都觉得非凡间之物。

     说实话,连秋鸣自己都吓了一跳,隐隐觉得怪异,同样是变异灵根,怎的石白花就没自己这样大的声势,像惊到一般,瞬间收回手。

     传号修士若说看到冰系灵根惊得嘴巴大张,那他这次看到这雷系灵根,那绝对算是下巴都要惊掉了。要知道,变异灵根本就难得,更遑论最为少见的雷系灵根了,千年难得一见,还是能引起天地异象的雷系灵根。

     今年真是人才众多啊,竟一口气出现了这么多变异灵根,传号修士结结巴巴地报着:“442号,雷系灵根,合格。”有些复杂地看了一眼秋鸣,心里暗忖:比刚刚怀有冰系灵根的女子还要美上几分,柔柔弱弱却又暗含男子拥有的坚毅,眼眸深幽,深山远黛,不禁摸了摸脸,想到:难道这长得越好灵根越好么。

     又是一道道或复杂或羡慕或嫉妒的眼神往秋鸣身上招呼,然,秋鸣只是转身下了台。

     到左侧站好,也不知是有意无意的,变异灵根好像被孤立了,其他姑娘并不往这边站,甚至秋鸣往哪站,那些姑娘就往别处挪,无奈,只能在石白花旁边站定。

     秋鸣并没有理会石白花眼中的挑衅,转身峨眉微蹙地看向台上,现在轮到湛大小姐了。

     秋鸣并不担心她的考核成绩,只是好奇湛大小姐会用什么灵根来应对。

     ”443号,海底火灵根,合格。“唯有火系灵根分为好几种,有炉火灵根、冥火灵根、地火灵根。。。里面最珍贵威力也最强的就是海底火灵根,海底火灵根据说只有祖祖辈辈长期靠海生活的人才有可能拥有。

     若照往期测试,必能一鸣惊人,奈何这次优秀的人太多,更有引起天地异象的雷系变异灵根,相比之下有些普通。

     但是也是一般人可望而不可及的啊,接连出了好几个极品灵根,台下的姑娘们眼睛又亮起来了,说不定自己也有极品灵根呢,不求变异灵根,单系灵根她们就满足得不行了。

     然而事与愿违,接下来的测试并不随人愿,似乎好运气都被这几个变态吸引走了一般,反而比之前测试合格的比例更少了。

     直到快晚饭时间,测试全部结束后,通过的人两百人不到,这一关果然是难,刷下这多人。

     通过的人都各自散去,明日便是初试放榜的日子,而没通过灵根测试的,必然不算在内。

     回到客栈后,湛大小姐仍旧笑容嫣嫣的换着衣服,看样子就知道她的周大哥又来约她了,秋鸣不由感叹一声女大不中留。

     秋鸣看着湛大小姐居然难得要带琴出门。

     ”湛金,你今天咋带琴出门?“看着湛大小姐吃力的搬着扬琴,有些不解,急急忙忙上前帮忙。

     湛大小姐擦了擦额角的汗,笑道:”周大哥说要指点一下我的琴艺,这不,我才打算带琴去呢。“秋鸣有些无语道:”你就打算这么搬去?“

     刚搬出房门。

     ”不啊,他有马车。“湛大小姐往秋鸣身后指了指,回头一看,玉身直立,不是周子骄是谁。

     周子骄自然的接过手,轻轻松松抬起整座扬琴,不由感慨,力气真大。

     回到房间,秋鸣又安安静静的在床上修炼起来,顺便等一等白衣少年。

     直到天黑,才传来敲门声。

     秋鸣背上琴出了门。

     依旧是那个小山坡,少年笑嘻嘻地递上一摞纸,不,是一摞琴谱。

     秋鸣接过琴谱,这都是依照她的意思找来流传比较广的曲谱,这一看就看了许久,少年有些坐不住,一下窜到秋鸣旁边搭话,秋鸣正研读着呢,哪里会去理会,一会又躺在草里看星星,总而言之,活脱脱一泼猴。

     秋鸣倒是好耐心,不仅一张张看过去,还一首首弹奏,让少年直呼过瘾。

     ”听说你身具雷灵根,真的还是假的,城里可都快传遍了。“看秋鸣弹奏完,少年躺在地上,嘴里还叼着一根草,问道。

     秋鸣斜了他一眼,越发熟了,这小子越发不像样,道:”煮的。“这冷笑话说得少年直翻白眼,含糊不清地说道:”看来那就是真的了。“

     好端端的俊俏公子哥,非得跟小痞子一样,怪让人看不惯的。

     秋鸣懒得理会。

     似想到什么般,地上的少年突然翻身,吓得秋鸣一惊:”干嘛,一惊一乍的!“少年依旧是一张笑脸,让人看着都没法生气,秋鸣也是一肚子火瞬间消了一半,少年笑道:”没啥,就是突然的自我了一下。“其实刚翻身过来,他就想问问,明天初试放榜,她紧张不,但又想到女子脱俗不凡的琴艺,就觉得多此一举,如此反复,少年就相出这句话应对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