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十六章:人鱼的眼泪
    秋鸣从不忍受莫名的敌视,何况原主悲剧的源头就是这女人,对着她陡然冷笑,这一眼一笑居然让小白花汗毛一竖,这才发现自己看不出这女人的修为,不由自主低了头。

     秋鸣惊讶的发现这小白花竟然有炼气期三层的修为,看来昨天宁渣男还是找了个鲛人给这女人解除了禁制,为了能让石白花拥有参赛资格,还找人渡了修为给她,感慨女主角的光环果然不是人为能改变的。在炼气初期是能够渡修为的,不过对渡修为的人而言可以说是断了修真这条路,轻则止步于现有的修为,重则成为废人,连普通人都不如,也不知道是哪个倒霉蛋,更是恶心宁渣男的残忍。

     “秋鸣,湛金,你们果然在这,”周子骄一路小跑过来,头上流着汗水,看到湛金露出了一抹笑,“原本抽空想来看看你们的,最近帮着门派张罗分不出身,现在才来,莫要见怪。”

     而湛金更是矜持中带抹娇羞,低着头:“周大哥甚忙,我们都不好意思打搅更何来见怪一说。”

     周子骄闻言有些羞赫地一笑,果然是他看中的人,温柔又体贴。若是门内师妹们看到,定要瞪圆了眼睛,这哪还是她们认识的正儿八经不苟言笑的周师兄。

     看着两人两情相悦扭扭捏捏地模样,秋鸣摸了摸胳膊溜号了,她可不想当个电灯泡。

     出了比赛场地,门口都是些小商贩,卖着各种各样好吃的,什么煎饼果子面条、炊饼、茶叶蛋还有很多见没见过的美食,诱人的香味让秋鸣口舌生津。

     “老板,这个是什么?”秋鸣指着托盘上一个个椭圆形的面团问道,炸熟的面团呈金黄色,散发着阵阵香甜气息,仔细看去,面团上似乎还有果仁。

     卖小吃的商贩是一个慈祥的老爷爷,他笑道:“这个啊,叫酥黄独,很好吃的,姑娘要不要来一个。”

     秋鸣吃着美味的酥黄独,悠闲地走在大街上。

     “让开,都让开。”嘈杂地声音从身后传来,一回头竟是许多马匹呼啸而来,所有人往旁边避开,秋鸣退开后竟发现还有一个小孩在路中间哇哇大哭,而一旁哭泣地妇人嘴里沙哑地呐喊着“谁来救救我的孩子!”无奈她被人牢牢拉住。

     没有想太多,秋鸣冲了上去,而马蹄已近在眼前。所有人都为二人感到惊恐和忐忑,甚至有人捂住眼不敢看,就连孩子的母亲都惊恐地停止了呐喊。

     就在逃不掉,而骑马人也勒不住马的这一刻,秋鸣做出了惊人的举动。

     “唔....”随着秋鸣发出声音,长发似有风吹过一般高高往后扬起,在她身前奇迹般出现了一堵看不见的墙,居然阻挡住了疾奔的马蹄。

     这一幕深深地刻进了在场的所有人的脑海里。翻飞的长发,秀丽中带着妖冶的女子,在十几匹奔跑地骏马下只需一声就避免了骨肉分离的人间惨剧。

     这是一名修士!苍天保佑!苍天保佑啊!孩子的母亲心中感激着。

     “秋鸣!”马匹上下来一名俊俏的白衣少年,满眼惊喜地冲过来。

     此时秋鸣早已停下了施法,把孩子送到母亲的手上,听到有人喊她,回头一看竟是海边听她弹奏的少年。

     “是你啊,你怎么来辰国了?”秋鸣看了看后面呆在原地的马儿,“那是你的人。”是肯定句。

     “对不住,今天这件事是我的不对,我有急事赶路,下次不会了。”少年看到秋鸣揪紧了眉头,着急着解释反而语无伦次,“我这就叫他们先行过去,不会再扰民了。”

     说罢,他过去交代了几句,人马们了然地朝秋鸣看了一眼,转身慢悠悠地骑着马继续前行。

     两人漫步离开。

     少年有些好奇问道:“你是来参加千音阁选拔赛的吗?”说完,也不待秋鸣回答,自己回答:“是了,你弹得这样好肯定是了,当初我看不出来你的修为,还以为你只是凡人呢,既然是这样,你修为肯定比我高。”

     少年接着又说:“你住在哪里,有时间我去找你,对了,你还不知道我的名字,我叫白至凤。”

     这是秋鸣才有说话的机会:“我住在风悦客栈地字一号。”

     两人聊了几句,少年因有事才恋恋不舍的离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