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十三章:人鱼的眼泪
    秋鸣打算出去游荡一下散散心,毕竟心境不够,闭门造车也不会有什么收获。第一次下海就在海水里泡了这么久,无论到哪都是水,有多久没有接触空气了?这么想着,秋鸣微微有些失神,不禁抬头看了看天空的方向,除了水就是微微透进来的阳光,心里的空荡让她自嘲一笑,果然陆地生物无法适应海洋,内心深处就想要蓝天白云。

     秋鸣收拾收拾了自个儿,扯了扯身上略显破旧的鲛纱,有些窘迫,看来还得先去一趟小夫妻家讨件衣服穿穿。

     根据小夫妻指的方向,秋鸣很快来到小夫妻的家,对于鲛人的移速,几千米确实不算什么。

     远远地就能看到错落有致的珊瑚礁和巨大鹅卵石极富美感地排列着,像田园人家门口的篱笆墙一般,再往里望去有一座精美别致的亭台楼阁,在海洋里别有一番风味。海里可没有人建屋造房的,估计这也是件法宝了,秋鸣如是想道。

     秋鸣通过珊瑚礁来到门前,敲了敲门:“爹,娘,你们在吗?”

     门“吱呀”一声向内敞开,迎着门就是两张美丽的笑颜。说实话,秋鸣认为如果不是那两条鱼尾巴,场面会更加和谐。

     ”儿啊,你来啦,来来,进屋坐。“父亲一向比母亲更加热情,堆笑地脸似乎都要笑成菊花了一般。似乎鲛人中的女性都以高冷风为主,想到这她笑笑摇摇头。

     父母之命难为,秋鸣进去后就是大厅,屋内的异象让秋鸣啧啧称奇。法宝就是法宝,屋内竟没有一滴海水,就连秋鸣进屋时都觉着门口有层无形的膜一般,自动过滤掉海水。

     ”哎哟!疼疼疼“秋鸣因为没有海水,身体重重地摔倒在地上,下巴颏直接装在地板上,疼得眼泪水都飚了出来。两夫妻则安然无恙,原来一进门两人鱼尾就化作为了腿。

     ”我的儿,都怪父亲没有提醒你,太高兴了都忘了你还不能化形,就贸贸然邀你进屋。“父亲自责地说着,就连一向高冷地母亲眼里也透着心疼,两人赶紧将秋鸣抱放在椅子上。也难怪,藏经阁虽也是建筑物,却只有书架放着水,书上也自带防水膜,所以秋鸣也没有想到会发生这样的事情。

     调整好坐姿后,秋鸣才开口:”爹,娘,我的心境遇到瓶颈了,我想在海里四处游历游历,但是鲛纱损坏地有些严重,此次前来是特地来讨衣穿的。“说完,父亲竟哈哈大笑,就连母亲也捂着嘴笑着。秋鸣有些云里雾里,她哪里说错了,她特意模仿古人的说法,难道这样说不对吗?

     ”你这小傻儿,你忘了,我们鲛人族有个地方叫做听道阁,那里专门讲解心境瓶颈如何突破,你可以去听一听,不过,你这衣服确实是可以换下来了。“说罢,母亲转身进了内屋。秋鸣这才知道,其实瓶颈的缘由都大同小异,鲛人与修真者不同,人类分姓氏,对自己人都戒备甚严,自然是不会把心境突破地方法告知给别人,而鲛人讲究的是种族区分,同族内不会藏私。

     剩下父亲和秋鸣二人,父亲一向话唠,此时更是缠着秋鸣问长道短,一会问住的地方合不合意,一会问怎么这么久都不来看他,一会又抱怨母亲铁石心肠,不让他去探望,等等。

     秋鸣感觉即将崩溃的时候,母亲捧着一件白色轻飘飘的鲛纱过来,忙让秋鸣试试她的新衣裳。赶走了父亲,就催着秋鸣换上,一抖开,轻逸如撒了一层月光一般皎洁,更有星星点点在其上。

     秋鸣穿上后更如披星戴月一般,美得不可方物。

     “我们家秋鸣这么美,只怕宁思云看到后悔当初...“门后地父亲出来后脱口而出,话说到一半忙打住,“儿啊,爹不该提起这个人,你就当我没说。”母亲剜了他一眼,似是说他嘴快。秋鸣并不想因为渣男打搅一家人的好心情,笑道:“娘,你这鲛纱做得真美,只怕我穿出去要被姐妹们羡慕死了。”

     一提这个,母亲一脸骄傲,道:“那可不是,谁不知道我金娇娘鲛纱做得是全族最漂亮的,这可费了娘不少心思,三天三夜在月光下用水灵力穿织而成,正要给儿送去呢,想不到儿倒是先到一步。”

     两夫妻又唠叨她一会后,准确是一个不停地问,另一个听着时不时问一句,才肯放秋鸣回家。

     回到家后,摊平在贝壳肉上,父亲的话让她应不暇接,真怕嘴快说错就穿帮,这一次回家比修炼还累。

     她决定听道阁什么的,明天再去。不如今天约湛金和汝金,明天三人一同前往,也不知道她们有没有空。

     秋鸣去出两张传音符,对着符念念有词,分别向两个方向扔出传音符。躺了好一会,传音符有回信了,两人都同意了,这还是她回族后第一次三人行呢,两个人在传音符里各种兴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