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十一章:人鱼的眼泪
    秋鸣甩了甩金色的鱼尾,真好有些不适应。远处涌来许多海水,秋鸣忍不住用手挡了挡海水的冲击力,眯起的眼睛看到三条鲛人甩着金色的鱼尾向她游来,,脑子里冒出三个名字:湛金,胜金和汝金。这三人是和原主一起玩到大的伙伴。

     “秋鸣,你真要去帮助那个男人吗?我怕...嗨”急躁的是胜金,他停在秋鸣石礁的上方,焦急地问道,问到最后不知道该怎么说直接一甩手。

     秋鸣恍然,看来还是来晚了,男人早已被救,现在估计是在骗原主的眼泪。不待秋鸣回答,一向胆小的汝金弱弱说着:“对啊,祖母说了,人类不可信,特别是修真者,更是惦记我们族人,好多族人被抓走后都被杀了。”说着说着,竟哭了起来,泣不成声。

     湛金瞟了眼汝金,劝道:“哭什么,总之,秋鸣你千万别去,我看那男人估计没安好心,你可别被骗了。”记得原主也被这样醇醇劝导过,最后原主反而气这三人,一句你们不懂爱情,那漠然的表情把三人气走了。

     秋鸣听着他们的七嘴八舌,揉了揉额角,急忙制止:“停,停停停!谁说我要去帮了,我经过一夜已经改变主意了。”汝金听了秋鸣的话立马破涕为笑。湛金双眼一瞪,眼里满是惊讶和不可思议,她们不是一次来这里开劝她放下男人回族,每次都是很坚定的拒绝了,怎么就突然改变了主意,这次来劝她也只是抱着试试的心态,不过这样真是极好的。胜金一个大男人在一群女人中间不知如何是好,连忙道:“既然秋鸣你想通了,那我先去道场修炼去了。”说完,转身走了。

     “秋鸣,你怎的突然想通了?”汝金疑惑地问道,连着一向自持族长千金的湛金也睁大眼睛望着她。秋鸣挠挠头,蓦然笑道:“也没什么吧,天天趴在那里看他又有什么意义呢,那男人都有妻子了,我们鲛人又怎会和人类女子一般共侍一夫,更遑论去救他妻子了,我人没好到那种地步。且我觉他不像普通人更像是修真者,如此看,要的不止是鲛人泪那么简单罢。”

     两鱼类点头称是,想他们鲛人个个都是光灵根,自古以来,飞升的鲛人数不胜数。鲛人对于修真者来说就是宝物,从头到脚都是宝,狡猾的修真者为了鲛人身上的宝屠杀了他们多少同族,使尽了万般手段,人类,确不可信!

     “好姐姐,带我回族吧,我想好好修行。”秋鸣抓起湛金的手摇了摇,一脸希翼地望着她。原主因为天天跑到海边石礁上眺望着他的居所,族内人发现后为了防止人类找到他们,将她驱赶出族并搬离了居所,而只有族内才有修行的办法,所以只有先回族才能有办法报复男人。

     湛金想了想:“我可以跟族内长老去说一说,但是你得保证再也不来海边看他。”秋鸣举手再三保证,湛金才起身离开。

     一回头,是汝金可怜兮兮的脸“秋鸣姐,你真的不再留恋他了吗?”秋鸣笑笑:“自然,这等连恩人都不分的人自是不再留恋,我资质甚好,何不等成仙后前去羞辱他一番。”伸手敲了敲如今的头:“我不在你有没有偷懒。”

     “哪有,湛金姐姐总是逮着我,我都没有自由时间了,偷懒就凶我。”汝金满脸的委屈。自小湛金就刻苦严谨,而汝金最怕的也是她。

     鲛人在水中移速极快,就这会功夫,湛金就带着喜色回来了。

     “秋鸣,我爹和大长老都同意你归族了。”湛金难得露出小女儿态在水中开心的翻滚。汝金也高兴极了:“太好了,以后我们又可以在一起玩了。”

     “你呀,就知道玩!本小姐和秋鸣是要成仙的,不与你为伍,,看我们成仙后你这丫头如何自处。”湛金高傲地说着。只逗得汝金连连求饶才答应带着她修行,直看得秋鸣笑眯了眼。

     三人结伴归家,金秋鸣的父母早早在族门口等候着了,夫妇都向远处张望着,看到秋鸣的时候,眼泪唰得一下落下,形成了一粒粒蓝粉色的珍珠,代表着苦涩和喜悦。

     原主隐藏的情绪在这一瞬间爆发了出来,忍不住的泪水变成了紫红色的珍珠。

     “爹,娘!”秋鸣早已泣不成声,快速游过去抱住了夫妇,鲛人永不衰老,两人依旧是俊男美女的模样。

     “我的儿啊,回来就好,回来就好...”第一个抱住她哭泣的是父亲,还掏出小手帕抹了抹泪。两人早已修炼出了人腿,一回到海里便成了鱼尾。当年原主被抓走后,因远离族群夫妇并不知情,后来原主的尸身飘来后再找人拼命却寻不到,待寻到已是多年之后,却被狗男女杀害买成灵石,想到这原主恨意滔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