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六章:艺术人生
    不知何时,秋鸣发现自己的身后总有一个肉尾巴,尾巴名字叫菲奥,是班上最受欢迎的男生,最近哪都能看见他,令秋鸣很是不解。连正主都有所察觉,班上关注他的女生们都对秋鸣咬牙切齿的,待秋鸣都没那么好了,甚至有些对她充满了敌意。

     树林里的树随风摇摆,阳光透过树叶洒下金色斑驳,知了叽叽喳喳叫唤个不停。

     “菲奥,你为何最近总是跟着我。”秋鸣定定地看着眼前的人,皮肤白皙,湛蓝色的眼睛深邃,此时竟是有些羞涩。

     “其实那晚我听到你在演奏室的琴声了,弹得非常棒,用中国人的话就是我很倾慕你。”秋鸣有些苦恼,果然就没有不透风的墙。秋鸣和菲奥说了很多,菲奥也只是反反复复说不会打扰她,远远跟着就足够了。秋鸣对此一点办法也没有,毕竟脚长在别人身上。

     最近因为菲奥又多了一件烦恼事,秋鸣正手杵在课座上唉声叹气,就在那天和菲奥交谈过后不久,年级里一名女生向她发出了挑战,她的名字叫做莎娜,钢琴水平在年级组里也是佼佼者。原因就是菲奥这个蓝颜祸水,秋鸣输了不仅要退出并且在操场裸奔一圈而莎娜输了不仅要退出还要把年底世界级钢琴比赛的名额拱手让人,这个消息一天之内传遍了学校。

     奥地利的挑战都是以艺术为主的,所以她们系比的是钢琴,赢的人能得到学生们的赞美和憧憬,其实“退出”她乐意至极,裸奔什么的她这个地道的中国女人真的无法接受,而且她对年底的世界级比赛势在必得,所以她不能输!

     今晚是最激动人心的时候,多久没有人发起这么隆重的挑战了,不仅钢琴系大多数人来观看,就连别系也有人来看热闹,还有导师们。秋鸣表示亚历山大,她在寝室里就唤出了乐器,并让人搬到现场来了,搞音乐的都有使用自己乐器的习惯,并没有引来大家的侧目,秋鸣其实很紧张,没有听过莎娜的弹奏,她对自己并不自信,毕竟不是国内,这是世界各地来的学生,其中更是不乏古老的音乐世家。

     透过露天舞台,后台的秋鸣看到了台下的观众,他们的脸上写满了狂热,甚至高呼莎娜和她的名字,手里举着荧光棒和名牌,除了秋鸣班上的同学,其余人都高举着莎娜的名字,看来在他们的眼中莎娜的胜率高出太多。而菲奥坐在离舞台最近的高台上,十分醒目,他就是本场的战利品。

     莎娜姗姗来迟,一路从观众席走来,伴随着尖叫,她挑衅又高傲的朝秋鸣昂起了头,秋鸣紧抿着嘴唇,毫不退缩的看着她,这是无声的宣战。

     “我是莎娜是第一个演奏者,为大家弹奏一首《梦中的婚礼》。”莎娜说完优雅的坐在钢琴前,台下的学生们陡然寂静,这是对艺术和艺术家的尊重。

     钢琴声优雅的回荡在夜晚里,月光下灯光下,莎娜就像一名虔诚者一般谱写着这首曲子,闭着眼就如曲子中的女主角一般似乎进入了梦里,台下的人们陶醉在了这美妙的声音里。弹奏完毕,莎娜走到了台前,90度鞠躬,这时掌声猛烈的响了起来,就连导师都是一脸的赞叹。

     秋鸣与下台的莎娜错身而过,莎娜一脸的骄傲,似无声的说着,胜利属于我的,又朝菲奥所在的高台上抛了一个媚眼。秋鸣没有理会她,径直走向舞台:“我是秋鸣,来自中国,带来的曲目是《梦中的婚礼》。”似是觉得莎娜的琴声养刁了他们,并没有把她放在心上,各自聊着天,应该是在讨论莎娜的歌。

     秋鸣坐到自己的钢琴前面,缓缓抬起手,又压向琴键,随着清澈动人的琴声,台下的人似乎都如梦游般,停止了言论,停止了偏见,每个人都如痴如醉地看着舞台,他们似乎看见了,男孩向公主表白却又伤心地离去,归来时为爱挡住了射向公主的箭,看着他在临死边缘公主惊恐的眼神,还有那场梦中的婚礼...所有人都在啜泣,在感动,这就是曲子的精髓。

     直到秋鸣鞠躬下台,众人才反应过来,遂即是如雷的掌声和呐喊声!导师们更是面面相觑,他们没有一个人敢说自己比她弹得更好。

     秋鸣出名了,不仅是系内,也不仅是学生之间,就连老师都议论纷纷,他们学校今年又有望连蝉冠军了,谁让他们学校来了一个天才留学生呢。

     而菲奥更是名正言顺的跟在秋鸣身后,不管秋鸣怎么赶他,他总是一句话就堵住了秋鸣的嘴:谁让你赢了呢,我只是尽一个战利品的职责。秋鸣只能翻个大白眼,不过这个战利品真的很划算,不仅三餐送到,还经常带着她去购物,都无法拒绝。

     年底,秋鸣顺利地夺得了世界级比赛魁首,全校沸腾了,班里更是荣耀至极,举行了全系的庆祝晚会,而明天就是她回国的日子,也是毕业的日子。

     秋鸣在晚会上醉的一塌糊涂,第二天醒来发现身边是个裸男,是菲奥!一脚就把他踢下了床。

     “秋鸣,你要对我负责,我要和你一起去中国。”一个俊美如神坻的男人这样可怜巴巴的眼神秋鸣表示抗不住,这一年来如伺候小姐一样伺候着她,说不动心都太假,于是匆匆打包带回了国内。